第963章 没开业就来找茬
作者:鹿呦呦      更新:2021-12-01 03:01      字数:3430
  只见里面放着的不是旁的,而是一块用棉线编制的团案布帛,四周缀满了流苏,样子着实讨人新欢。
  “姑娘,这布帛真好看,和咱们的柜台很配。”丁香忍不住在旁赞叹。
  盛锦荣也觉得这布帛十分好看,且样式独特,触手极软,摸在手里也十分的舒适。
  “回去告诉你们家公子,我很喜欢,明日开业人多热闹,他若是有空可以过来瞧瞧!”盛锦荣将帕子递给了丁香,让她收起来。
  那小厮低头应了,转身便回去将话带给了不空。
  明日铺子开业,他们家公子自然是要来的,指不定还要带些人过来专门捧场,毕竟姑娘日后要成为公子的妻子。
  盛锦荣看着那小厮离开之后,就发现自己身边的两个丫头正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布帛,打量着上面的图案。
  “姑娘,公子可真有心,将来姑娘嫁过去,定然对姑娘很好。”丁香嘻嘻一笑。
  墨香则是拍了她的手背道:“别乱说话,这可是在外面,若是被旁人听了去,会笑话咱们姑娘的。”
  “谁敢笑话,谁若是敢笑话咱们姑娘,奴婢第一个饶不了她!”丁香挥动着自己的拳头,咬牙切齿,仿佛真的有人会来笑话盛锦荣一样。
  盛锦荣瞧着她们护主的样子,没忍住,笑出声来,“好了,别贫嘴,将则布帛罩在展柜上,让我瞧一瞧。”
  墨香和丁香二人配合,将布帛展开,一小半留在外头,另外一小半则是留在内里,而后便见着自家姑娘拧着眉头的样子。
  “姑娘,怎么样?”二人看不见,但心中皆是有些不好的预感,莫非不好看。
  可这布帛明明就很好看啊。
  盛锦荣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再往后拉一些,丁香和墨香照做了,这会儿子看起来倒是自然许多。
  “可以了,就这样!”盛锦荣示意二人不要动。
  可丁香和墨香却有些为难了,因为如果这样的话,下方就会空出许多,必须得在上方压着东西才能保持不掉下来,而且遮住了后面的挡板,拿东西也不方便。
  盛锦荣转到了柜台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沉吟了片刻道:“你们去给我拿把剪刀来!”
  闻言,丁香和墨香皆是吓了一跳,姑娘这是要将这布帛给剪短吗?可这是公子派人送过来的,可是公子的一番心意,若是让他看见了,岂不是会伤心难过。
  “姑娘,要不别剪刀了,奴婢回去连夜缝制一个,这条布帛您带回府中用吧。”墨香在旁小声建议。
  丁香也附和道:“没错,奴婢们今晚回去赶制一个,这个就别剪了,怪可惜的。”
  盛锦荣却略一思忖便将剪刀给放下了,“那好吧,不过你们得辛苦了,明儿个就不要来铺子了,在府邸里歇着。”
  “不行。”二人异口同声的拒绝。
  盛锦荣摆了摆手,将布帛给收了起来准备带回去府中铺在小榻上用。
  丁香和墨香则是缠着她,纷纷表示今晚不会熬夜,保证早早的就做好,又苦苦哀求了好半晌,才得了盛锦荣的同意,二人欢喜极了。
  后厨房里,胡蝶带着二人一起做了一锅成品,秦誉芳看了一眼旁的话什么都没有说。
  春花和秋月却是有些惴惴不安的盯着胡蝶。
  胡蝶压低了声音道:“这就是好了的意思,师父这人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实际上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咱们好,好好学着吧,日后定然不会亏待你们的。”
  春花和秋月闻言立马应了,跟在胡蝶身边打下手。
  临近晌午的时候,苏凝便让人提了饭菜过来,秦誉芳则是将一些做好的糕点端了出来,让盛锦荣先拜访到柜台里。
  盛锦荣看着那盘子上的糕点,眉眼里都是笑意,不多时铺子里充满了蛋糕的香味,就连隔壁几家铺子里的客人都闻到了,纷纷驻足站在门外看。
  “姑娘,有好些人盯着咱们看了,怎么办?”丁香捋着茶叶包的手有些颤抖,还是头一回见着这么多人盯着自个看。
  墨香则是低声笑话她:“他们哪里是在看咱们,分明是想看咱们再卖什么罢了,就这香味,要是奴婢闻了叶止不住的停下来。”
  盛锦荣切了一小块糕点,分成若干份,又让丁香取了几包花茶,与她低声嘱咐了几句。
  丁香眼睛一亮,立马端着盘子和茶去到了门外。
  “各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本店于明日开业,店铺里所有商品都一律能免费尝一尝,且凡是购买本店糕点的,都能赠送一包花茶,着花茶喝了能养颜美容,清火调理肠道。”丁香高声扬言,朝着站在自己最近的一位路人走了过去。
  那路人看了一眼她盘子里的吃食,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这么一点点能够谁吃的。”
  “哎,这位客官,咱们这是免费试吃,只是让您尝尝味道,若是觉得味道不错,您可以吃到饱,另外咱们还赠送您一包花茶,丁香,先送这位客观一包花茶,好清清他的肠道,免得这位客官日后积食。”盛锦荣原本只在们铺子门口看,听得那人来找茬,这才出言讥讽。
  丁香自然听了姑娘的吩咐,将手里的一包茶递了过去,且朗声道:“不知客官可要尝一尝?”
  “尝就尝!”那人捻了一块儿放在嘴里,入口满是浓香绵密,且不多时就化了。
  旁人瞧着他不说话,纷纷好奇了,“怎么样,味道怎么样?”
  丁香便将盘子一一递了过去,“他说不出话来,不如大伙儿亲自尝一尝!”
  于是路过的人争先恐后的捻了一小块儿放在嘴里,而后,便纷纷问道:“不知姑娘这糕点叫什么名字,如何卖?”
  “对,着糕点怎么卖?”
  “这糕点二十五文一斤,一斤有足足四大块,明日开业来买,可优惠五文,且还能尝到别的糕点。”盛锦荣便将切好的六大块糕点端了出来给大伙儿看,“这六块二十五文,可用了十足十的好料,这东莱可只咱们一家。”
  众人瞧着那留六块糕点,又捏了捏手里的花茶,“这包里装的都是什么?”
  “都是花茶,你们放心,这茶包我都问过药堂的大夫,确实是有养颜美容,清火调理肠道的效果,不过要长期喝,根据个人的体质。”
  丁香也给自家姑娘打气,在旁解释,“这花茶用热水浸泡,茶渍不会溢出,可喝到清茶,味道也不错,非常适合姑娘家喝。”
  不多时,丁香捧出去的东西都被众人一扫而光。
  盛锦荣看的十分清楚,方才那个男子是直接拐进了旁边的铺子里了。
  这还未曾开业就碰到来找茬的了,可真是——
  盛锦荣示意丁香进来,而后将糕点一样打包了一块儿,唤了墨香与自己出去。
  “姑娘,您这是要——”墨香聪明,自然知晓盛锦荣要去做什么,只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她们这些人去做方好,免得让姑娘的名声受损。
  盛锦荣不在乎这些虚名,她能自己出来开铺子,就想到了自己将来要面对的一切,若这个时候就畏手畏脚的,将来怎么办,难不成要一直依靠爹娘吗。
  “不必再多言,随我去便是。”盛锦荣抬脚就迈出了铺子。
  墨香看了一眼丁香,忍不住催促:“快跟上,一会儿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定然要好生护着姑娘。”
  丁香忍不住在心里纳闷,这在自家铺子门口,能出什么事情。
  她们这条巷子里临近铺子左右,一个是做布匹成衣生意,另外一个就是开饭馆子,虽然规模不大,但吃食却应有尽有。
  所以当盛锦荣主仆三人拿着糕点与隔壁成衣铺子掌柜的罩面,送了吃食寒喧几句过后,盛锦荣又让墨香挑了一匹布,喜得掌柜的亲自送了她们三人出来。
  “掌柜的,您这般怎么不提醒着姑娘一二,那饭馆的掌柜的可凶的了,别将这姑娘给吓哭了去。”小二顺着掌柜的目光忍不住开口问道。
  那掌柜的狠狠瞪了他一眼:“你晓得什么,赶紧去上工,小心我扣你工钱。”
  小二瞥了瞥嘴,老老实实的跟了进去。
  掌柜的却将盛锦荣送来的吃食给藏到了后面,打算晚间回去的时候带回去给妻儿尝一尝。
  现下临近晌午,饭馆的生意正好着了。
  盛锦荣主仆三人站在台阶下,正好就看见了方才来她们铺子门口找茬的那人,可不就是这铺子里忙的热火朝天的小二。
  “姑娘,咱们还进去吗?”墨香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盛锦荣却道:“自然是要进的。”
  然而,不等她们进去,就被那小二眼尖的发现了,直接将她们主仆三人不客气的拦在了外头,“哎,我说你们怎么来了?”
  这话问的就有些奇怪了,开店做生意怎么还能将人往外赶走的道理,这不明摆着不欢迎她们。
  “我们是隔壁五芳斋糕点铺子的,你们掌柜的可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掌柜的尝尝!”盛锦荣示意丁香将另外一份递了过去。
  那小二看着那一包糕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厚着脸皮接了,随后道:“我们掌柜的忙着了,没工夫见你们,若是要来吃饭,就里面请,若是想来看咱们的吃食,哎,您慢走不送!”
  说罢,也不管盛锦荣主仆三人,直接扭头就进去了。
  丁香直接咬冲进去,却被墨香给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