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五芳斋开业
作者:鹿呦呦      更新:2021-12-01 03:01      字数:4441
  丁香有些气不过,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再者说了,她们开的是糕点铺子,又不是饭馆,难不成还会同他们抢生意不成。
  “姑娘,咱们就不该给他们送点心,白白浪费了。”丁香站在盛锦荣的身边气呼呼道。
  墨香一手捧着布匹,也是一脸的气愤,但却比丁香稍稍理智些,没有骂人。
  盛锦荣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回去且多看了一眼那饭馆帘子后面,很明显那里有衣摆浮动,定然是这饭馆的掌柜的躲在后面想瞧着她们的笑话了。
  “咱们回去,日后井水不犯河水便是。”盛锦荣说罢领着丁香和墨香回了铺子。
  等她们回去之后,春花和秋月已经收拾妥当,将饭菜和碗筷都摆了出来,见着盛锦荣回来,便让她和秦誉芳二人用饭,而她们自己则是将做坏的糕点给吃了。
  哪怕是做坏了,样子不好看,但味道也是好的,这可是她们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糕点了。
  “你方才去隔壁了?”秦誉芳捧着饭碗看向盛锦荣。
  盛锦荣倒是也没有瞒住她,微微颔首,“是,咱们左边是卖布帛生意的,正好去买了一匹,右边是开饭馆子的,不过掌柜的怕咱们抢了他的生意,对咱们可不客气,日后得注意着些。”
  她说完这些话,春花秋月和胡蝶三人立马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等用完了饭食,盛锦荣将糕点都摆放在了柜台里,看着那些糕点心满意足的领着众人回去,只等着明儿个一早过来开业。
  入了夜,盛锦荣沐浴更衣后,便看见丁香忙里忙外的给自己熏衣裳,而惯常伺候自己的墨香此刻没了踪影,盛锦荣略一思忖,道:“你也下去歇着吧,明日还要早起,早些弄完了好睡。”
  丁香听闻姑娘如此关怀自己,连忙躬身应了退出了房门外,转而去了墨香的房间,与她一块儿勾布帛。
  盛锦荣捧着师父送的布帛,端详着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放在榻上,将今日厨房用了多少的食材一一记录在账簿上。
  仔细算一算,明日她们大抵还能赚些银子,虽然不多,但也满足。
  等做好了账簿,盛锦荣这才去榻上歇下。
  她这边熄灯后,苏凝和盛长靖夫妇二人却睡不着,可这般晚了也不忍心去打扰孩子歇息,心中藏了许多疑问,因此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盛长靖从屏风后出来,就看见自家娘子唉声叹气的坐在榻上,一脸颓然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盛长靖上前将其揽在怀中,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复而伸手搅动着她的发丝,“明日咱们就能知道孩子操办的如何了,更何况有岳母在旁帮衬着,你不用如此担心。”
  苏凝趴在他的身前,双眸闪过一丝丝惆怅,纤细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的胸口,“锦荣是真的长大了,总感觉我这个做娘的都帮不上她什么,你说她是不是不在需要我们了?”
  这还没出嫁,她就这般不舍得了。
  盛长靖揉捏着她圆润的肩膀,喉咙上下滚动:“孩子总归是长大了,你总不能将她永远护在羽翼下,现在她能自己解决诸多问题,可见日后咱们若是不在了,她也能自个解决。”
  “可是,我还是伤心,锦荣那孩子自小就与旁人不同,我还想多疼她几年。”苏凝说着忍不住落了泪,到底是她的第一个孩子,她怎么能不伤心难过。
  盛长靖坐起了身子,伸手替她抚掉了泪珠,柔声安抚:“好了,别哭,你还有我,还有大宝和小宝,锦荣还有三年才出嫁,现在倒是哭了起来,三年后岂不是要哭成泪人,嗯?”
  他这不说还好,一说苏凝哭的更狠了些。
  无奈,盛长靖又是道歉又是哄着,最终采用直接的办法,堵住了她的红唇,哭声渐渐的变成了讨饶声。
  室内的烛火渐渐的暗了下去,盛长靖拿了帕子给昏睡过去的人轻轻擦拭着眼角,看着那红肿的眼睛,忍不住叹息一声。
  等收拾妥当之后,这才拥着她一块儿睡下。
  翌日,苏凝是被院子里的说话声给吵醒的,听得盛锦荣似乎在廊下说着什么,盛长靖则是在安抚她不要着急。
  “爹,要不我先过去,您和娘一会儿过来,成吗?”盛锦荣本来是要和爹娘一块儿去,但是这会儿自家娘亲还没有醒过来,她就想着先过去。
  正巧这话就被苏凝给听见了。
  盛长靖本想应允了,可话还没说出口,就见房门突然被人从内里拉开,苏凝直接披着外裳出来,一脸慌张的道:“娘同你一块儿去,你且再等一会儿,娘马上就收拾好。”
  说罢,也不等盛锦荣回复,转身就朝房里去开始收拾着自己,因着太过慌乱,还险些撞到在桌子上。
  看的盛长靖眉毛上挑着,同盛锦荣说话时也严肃了几分,“去前头等着。”
  盛锦荣见自家父亲似乎动怒,不敢辩驳,只得乖乖听话去前面等着了。
  丁香和墨香护着自家姑娘往前去,一边走一边小声道,“姑娘,您就不该这般着急,这样大的事情,合该全家人一块儿去。”
  “可不是,姑娘,您没瞧见夫人方才都着急。”
  盛锦荣面上也有些难为情,她只是着急去铺子,并不是嫌弃亲娘慢,只是她考虑的不够周全,罢了,既然知道了,日后慢慢改了便是。
  主仆三人在前头等着。
  苏凝则是在房间里迅速翻出一套簇新的衣裳,穿戴整齐后,正在妆奁匣子内挑选朱钗,这会子见着盛长靖进来,连忙开口询问:“你觉得佩戴哪一个好些?”
  盛长靖顺手拿起一个,亲自给她戴在头上,“这个就很好,方才可撞疼了没有?”说着手就伸到了她的腰间,想要替她揉一揉。
  苏凝挥开他的手,嗔怒道:“不正经,快和我一块儿出去,别让孩子等急了,今日可是她铺子开业的好日子,要是耽误吉时可不好。”
  盛长靖瞥了瞥嘴,那铺子开业吉时自然是没有苏凝重要,但为了不让母女二人伤心,还是领着苏凝去与盛锦荣汇和,一家人便都去了铺子。
  秦誉芳早早就领着徒弟,还有春花和秋月在铺子准备了。
  盛锦荣从马车上下来后,便径直朝着铺子里去,且还抬头看了一眼被红布遮住的牌匾,盛长靖则是让侍卫提了鞭炮在旁候着。
  铺子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不多时,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喊了一声吉时到,开張大吉,鞭炮齐鸣,挂在牌匾上的红布绸缎被盛锦荣给揭下,往来的人被邀请入内,顿时五芳斋内人声鼎沸,试吃的人也是众多。
  春花和秋月早就又所准备,一个招待顾客,一个替人打包。
  盛锦荣与爹娘站在外面笑脸相迎,不多时就看见许多熟悉的面孔,苏清河带着上书院的同僚也过来捧场,带了些糕点打算回上书院,而古玄鹤也来了,虽不知道这糕点的味道如何,但他们的关系,怎么也得一样买一些回去尝一尝。
  不空的来的时候,盛锦荣眼里便只剩下他了。
  偷偷瞥了一眼爹娘,发现他们正在同外祖父还有巫祝大人说话,遂拉着不空站到了槐花树下。
  “你怎么过来了?”盛锦荣仰着头看着她,她自从及笄后,个子也长高了不少,只是这会儿站在他的面前,倒还是只及他的肩膀。
  因此,与他说话的时候必须得往后退一步,才能看清他的脸。
  不空将一四四方方的锦盒递了过去,“送你的礼物。”
  “这是什么?”盛锦荣接过锦盒,入手颇有些分量,刚想打开看一眼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东西,就被不空给制止住了。
  “现在人多,回去再看。”不空脸颊微红,视线也不敢在落在她的面上。
  今日盛锦荣穿了一件洒金石榴花长裙,衬的她如同海棠花一般明媚,且她的容貌自小就妍丽,所以这会儿倒是惹得不少人频频回头看向此处。
  不空原本还有些高兴能单独与她说话,可这会儿意识到这些人的视线落在小姑娘身上时,哪里还能高兴的起来。
  盛锦荣自然察觉他的不高兴,但还是依言将锦盒收到了怀中,且从袖子里掏出一帕子,将里面包裹的东西递了过去。
  “这是我给你绣的香囊,我针线功夫不是很好,你不要嫌弃!”盛锦荣低着头自然也不敢看他,且面上也是羞红一片。
  不空连忙接过贴身放在了怀中,“我会好好佩戴的。”
  正当他还想同盛锦荣说些什么话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了盛长靖似乎正在寻她的声音,且她身边的丫鬟也被派了出来,这会儿子正朝着她们走过来。
  “姑娘,盛大人让您和公子过去!”墨香朝着二人屈膝行了一礼。
  盛锦荣颔首,同不空一块儿走了过去。
  二人这般并行,当真是郎才女貌,看的众人都只停下盯着他们看。
  “爹,娘,巫祝大人!”盛锦荣朝着长辈们屈膝行礼。
  这是在外面,她自然要规矩些,不给爹娘丢脸。
  “起来吧,方才巫祝大人说要再多订一些糕点,且问你有没有时间做,他好往宫里头送一些去。”盛长靖开口道。
  盛锦荣却有些踌躇,朝着古玄鹤盈盈施了一礼,“巫祝大人需要多少?”
  古玄鹤指着已然快空了的糕点盘子道:“这些一样给我来三盘。”
  此言一出,站在盛锦荣身后的墨香都快惊呆了,今天才开业就来了这么大一笔生意啊。
  盛锦荣却蹙着眉头,“大人,小女斗胆一问,这么多您是要——”
  “送给陛下和小皇子尝尝,你且放心,我不是特意照顾你的生意,而是你这糕点宣软,口味独特,想来皇子和陛下都会很喜欢。”古玄鹤眼中赞赏,从这件事儿来看,可见盛家夫妇教导女儿有方,不是一般生意人见钱眼开。
  盛锦荣应了一声:“我先去问问后厨,您什么时候要?”
  毕竟这单量有些大,她怕外祖母和胡蝶等人累着。
  “两日后我派人来取,可行?”古玄鹤开口道。
  不等盛锦荣进铺子里询问秦誉芳,秦誉芳已然走了出来,直接应下了。
  “成,没问题,这位大人两日后派人来取便是,您放心,咱们的糕点自然不会让您失望!”秦誉芳爽快的应下。
  古玄鹤唇角带着笑。
  众人又在铺子外寒暄了片刻,盛家便目送着众人离开,苏清河也和同僚回了上书院。
  而铺子里的糕点就这一会儿都卖光了,送出去的茶包都没了。
  看着满满一匣子银钱,丁香眼中放光,叽叽喳喳的围绕着盛锦荣说个不停。
  盛长靖夫妇二人进来的时候,就见着自家女儿同几个小丫头笑闹成了一团,当下也替她高兴。
  “爹娘,今日多亏你们来撑场子,女儿才能这么快将糕点给卖完!”盛锦荣上前开口道。
  苏凝伸手戳了戳她的眉心,“就你滑头,好了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咱们回去,娘给你们做好吃的,咱们好好庆祝一下。”
  然而,盛锦荣却摆了摆手,与苏凝撒娇:“娘,您先回去呗,我和外祖母还得留下商议着其他事情,就辛苦娘先回去,女儿忙完就和外祖母一块儿回,成吗?”
  “成,只是晌午前必须得回来,就算你不歇息,也得让你外祖母歇息,明白吗?”苏凝再三叮嘱。
  盛锦荣朗声应了,亲自送了爹娘离开。
  丁香和春花秋月在后面收拾,墨香和胡蝶则是帮着盛锦荣在数银钱,秦誉芳捧了一盏茶水坐在一旁瞧着她们三人算账。
  “姑娘,咱们就这么一会儿居然入了三十五两,另外还有一百文。”墨香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盛锦荣手中将这一笔银钱添置到账簿里,忍不住开口道:“这些银钱里还有客人提前定制的,加上咱们的成本,今日赚了——”
  盛锦荣略一沉吟,便将这账算清楚了,“赚了十五两。”
  “十五两,也足够了。”秦誉芳将茶盏放下,她在云水镇的时候一个月都赚不到这些。
  可见这糕点在东莱受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