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不中用的人不必留
作者:鹿呦呦      更新:2021-12-01 03:01      字数:3302
  盛锦荣让丁香将收回的花茶都挑选了一番,便开始按照书籍中的记载,仔细配着茶包。
  众人分工明确,赶在铺子开业前,做了不少的茶包。
  且她们现如今喝着的就是盛锦荣自己配的茶,就连她身边的丫鬟春花和秋月也有份儿,毕竟大伙儿忙碌了这些天,也该尝尝。
  “姑娘,铺子里的食材都准备好了,我先带着春花和秋月过去和师父准备。”胡蝶朝着盛锦荣道。
  明儿个就是铺子开业的日子,他们得提前准备好糕点。
  盛锦荣哪里放心让她们几个人去,自然也带着丁香和墨香跟着一起去了。
  临行前同苏凝夫妇二人打了声招呼,苏凝便知晓她们肯定要在铺子里忙碌一天,便道:“一会儿娘给你送些吃食过去。”
  “谢谢娘!”盛锦荣朝着她屈膝行了一礼。
  苏凝替她扶正了发髻上的一根钗子:“和娘还这般客气,手中的银钱可还够,要不要娘给你些?”
  “够了,娘您不用给,我先去了。”盛锦荣说完就带着人往外走,生怕自家娘亲会朝着她手中塞银子。
  苏凝无奈的朝着盛长靖道:“旁人家的孩子开铺子都是自家爹娘贴补,咱们家的孩子倒好,自个往外掏,生怕咱们给银钱占她便宜似的。”
  盛长靖知晓她这都是气话,牵着她的手坐下:“锦荣那孩子不想让你操心,哪里是你想的这般,你呀,就是有太多的思虑了,等孩子需要咱们的时候,咱们再出手,一样的。”
  苏凝哼了哼,没有搭理他。
  盛长靖则是带了袖箭,腰间挎着佩剑,略整理了衣襟,便打算出门。
  苏凝看了他一眼,将他唤住。
  “娘子,可还有什么吩咐?”盛长靖朝着她笑道。
  明明比自己还大上几岁,可偏偏这近几年他倒是越发显得沉稳,岁月可真是待他不薄,竟没给他脸上留下丝毫皱纹。
  可她自个,今日早上明显就能看见眼角有一丝丝细长的鱼尾纹。
  “领子!”苏凝提醒道。
  盛长靖正要抬手,却被苏凝给制止了,微微踮起脚尖,替他抚平了衣袍领子。
  盛长靖趁此机会,揽着她的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在两个孩子到来之前立马松开,朝着他们母子三人摆了摆手,出门办公去了。
  苏凝在府邸里照顾孩子们。
  苏清河继盛长靖走后,也同苏凝说了一声要去上书院。
  苏凝唤住了他,一时间有些犹豫,但到底还是说了出口:“爹,路上小心,若是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您大可以回来,不必委屈自己。”
  苏清河怎么会不明白女儿的好意,“你放心,爹知道怎么做。”
  苏清河昨儿个回来后,便告知了大伙儿,他要去上书院教导那些孩子们启蒙,这对苏清河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一件事情。
  可苏凝却认为,他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去了,被旁人无端欺侮怎么办,所以一直有些不大放心。
  最终还是盛长靖与秦誉芳与苏凝说了几句话,这才让苏清河顺利的进了上书院,没有她的阻拦。
  五芳斋铺子门口,这会儿子,秦玉芳正焦急的在门外等着她们这群小姑娘,远远的瞧着她们到了,连忙走过去相迎。
  “这工具啊都已经被我消过毒,食材也准备齐全了,就差你们到位,快,快随我进来!”秦誉芳招呼着众人,春花和秋月有些害怕,不敢上前。
  倒是胡蝶先做了表率,她跟在秦誉芳身边许久,自然知道自己师父的为人,麻利的将围裙拢在身上,又将袖子给挽起,看着春花和秋月:“你俩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和我一样穿戴起来。”
  一会儿可是要费好些功夫的。
  春花和秋月回头去看盛锦荣,想听从她的指令。
  谁知自家姑娘也开始佩戴起这围裙起来,不过就在她系带子的时候,被秦誉芳给拦住了,“你添什么乱,只在旁边看着就成,咱们用了多少的成本,你记下来。”
  说完,直接抢走了盛锦荣身上的围裙,递给了春花。
  春花整个人愣怔了片刻,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就听见她家姑娘正在唤她和秋月的名字,“你们二人以后在铺子里就听胡蝶和我外祖母的吩咐就成。”
  秦誉芳已然将炉灶的火升了起来,打断了盛锦荣的话,“这刚开始了,听我的话,等你们日后渐渐上手了,我不在的时候,就听胡蝶的,若是有拿不准主意的在来问我和姑娘的,明白吗?”
  春花和秋月早就穿戴好,闻言立马齐声应了。
  “姑娘,咱们这柜台要不奴婢个擦拭一下吧,还有咱们的花茶,奴婢也拿出来摆放吧!”墨香见众人已经开始忙碌,忍不住也想找些事情来做,她是个眼里有活计的。
  盛锦荣自然应了,且帮着她们一起摆弄花茶,又将特制作的木盘子给放在一旁,只等第一锅香喷喷的蛋糕出炉子。
  因着要带两个徒弟,秦誉芳比平日更不苟言笑,仔仔细细的教导春花和秋月每一步,这第一步便是和面,打鸡蛋。
  春花和秋月是能吃苦的性子,这电子事情对她们二人来说很容易,不多时就能上首,但等将发好的面团放进炉子里,隐隐开始期待之时,听得秦誉芳告知她们的事情后,最后竟有些担心了。
  果不其然等第一锅蛋糕出炉后,四周都烤糊了,中间则是塌软了下去。
  春花和秋月一看自己将这些食物都糟蹋了,连忙齐刷刷的跪了下去。
  这一动作快的让她们咂舌。
  秦誉芳手上还带着面粉,不便扶着她们起身,只朝着外间喊着盛锦荣的名字。
  “姑娘,您去后面看看,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否则老夫人怎么喊得如此着急。
  丁香怒了努嘴,同身旁正在整理花茶的墨香道:“肯定是那两个小丫头粗手笨脚的做坏了。”
  墨香瞪了她一眼:“别忘记咱们都是一样的,别以为姑娘对咱们好些,你就——”
  不等墨香将话说完,丁香就打断了她的话:“你胡乱说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两个小丫头胆子未免太小了些而已。”
  她可不是那种会欺负自家人的人。
  没错,在丁香的眼中,只要是驿站里的人,都是一家人。
  墨香没再言语,不过摆着花茶的手却顿了顿,竖起耳朵听着里面的动静。
  原来是两个丫头第一次做坏了,将食材都浪费了,好在姑娘和老夫人都没有怪罪,况且,她们也是刚学,做坏第一次很正常。
  胡蝶也在同她们讲述着自己的失败经历,“你们快起来,这只是样子难看了些,味道还是很好的,就算卖不出去,咱们自己吃也成的。”
  “就是,快起来,知道失败的原因,下一次改了就好。”盛锦荣也催促她们二人起身。
  秦誉芳则是冷着张脸,颇有些不高兴:“你们若是再不起来,日后就不要进这铺子,就这点小挫折值得你们跪下哭泣,日后万一遇上大事儿,是不是就要抹脖子上吊了?”
  春花和秋月被她这番话呵斥的面上发白,大气都不敢出。
  “你们若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做,就给我回去,我的后厨不留掉眼泪的人!”秦誉芳训斥完这句话之后,转身就将那做坏掉的蛋糕给挖了出来,开始清理。
  胡蝶看着还跪在一旁的春花和秋月,连忙开口催促:“还跪着做什么,快起来,姑娘买你们回来可是来帮忙的,不是来添乱的。”
  这话可比秦誉芳的那番话强多了,二人立马重新站了起身,且把眼泪给擦干净了。
  “去洗了手,赶紧过来!”胡蝶吩咐道。
  她身为师父的大徒弟,这两个人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师妹们,自然是要多多帮助的,更何况在府邸的时候,这两人也时常帮衬自己。
  “姑娘,您别担心,春花和秋月就是胆子小,等再过两日习惯了就好!”胡蝶怕盛锦荣真的嫌弃春花和秋月,连忙替二人求情。
  盛锦荣倒是十分欣慰,不过也故意冷着张脸,看向已经搭理好的二人道:“我和你们嘱咐过,好生跟着胡蝶学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不就是做坏了一锅,有什么好哭的,赶紧再继续做,直到做好为止。”
  “是,姑娘!”春花和秋月的眼角还是红的,但二人显然没有方才那般慌乱了。
  这会儿子跟在胡蝶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学习着,且将秦誉芳所有的步骤都看在眼里。
  盛锦荣在内里待了足足一个时辰,直到听见外面的丁香进来喊她,她这才出去。
  “怎么了?”站在隔间里,盛锦荣并没有动。
  丁香压低了声音道:“姑娘,公子派人送了东西过来,您快出去瞧瞧!”
  闻言,盛锦荣便跟着丁香走了出去,就看见小厮捧着一纸包裹过来给她行礼,“姑娘,小人奉命来送东西,还请您收下,这是我们公子给您明日开店的贺礼。”
  看着那包裹还有些大,盛锦荣没有片刻犹豫径直拆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