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1章 收购花茶
作者:鹿呦呦      更新:2021-12-01 03:01      字数:3286
  盛长靖骑马并行在车子旁边,听着马车内传来热闹的说话声音,忍不住唇角向上扬起。
  尤其是今日岳父岳母二人游玩的也非常高兴。
  苏清河从马车内挑开了帘子看向外头的盛长靖道:“长靖,明日能否麻烦你带爹去上书院看看?”
  盛长颔首,苏清河则是重新坐了回去。
  等一家人回到了驿站,盛锦荣与爹娘告辞后便躲到了自己的房间,让丁香、墨香和胡蝶将摘回来的花都摆放整齐。
  她自个则是去取了书喝本子来,将那些花按照书籍中的药效分开放。
  “姑娘,您懂得可真多!”胡蝶满眼里都是佩服,这些花在她们寻常人的眼中都不过是些好看的,可在姑娘这里就能够赚银子,还能够让人喝了健康。
  丁香也在旁附和着胡蝶的话:“那可不是,咱们姑娘是最最聪明的,反正奴婢这辈子是跟定姑娘了,姑娘可别嫌我粗苯!”
  盛锦荣抬手在本在上写着东西,眉眼里也都是笑:“那是自然,你们跟着我,虽不能保证日日都能吃香的喝辣的,但是有本姑娘一口饭吃,自然也有你们的份儿!”
  “那奴婢在此先谢谢姑娘了!”丁香和墨香同时屈膝朝着她行礼。
  胡蝶也要起身,却被二人给摁住了。
  “对了,姑娘,咱们真的只给那些人两文一斤吗?”这点子钱还不够买吃食的,墨香给盛锦荣研磨,低声询问道。
  盛锦荣咬着毛笔一端道:“咱们先看看,若是这花茶卖的好,咱们再给他们涨价便是,你放心,我又不是那黑心的商人!”
  “就是,墨香,咱们姑娘的心肠最好了!”丁香好不容易能怼她一次,自然是抓住了机会。
  可惜,丁香的口才并不好,就算机会有了,到了最后还是被墨香给怼了回去,气的不行。
  胡蝶看着盛锦荣在旁写写画画,自个起身走了过去,略一沉吟道:“盛姑娘,那咱们铺子什么时候开业,还有咱们得置办好些器具,要不,明儿个咱们一块儿去街上采买吧!”
  经她这一提醒,盛锦荣这才想起来,“对,要不你说要买那些东西,咱们先列个单子,免得明儿个慌慌张张的忘记了。”
  “这法子好。”丁香在旁赞道。
  胡蝶却有些为难,踌躇片刻道:“旁的东西能买到,只是那打蛋器,还有蛋糕模具得去铁匠铺子里定制,我和师父带来的怕是不够用。”
  “哪一会儿丁香你和胡蝶带着那些东西去长街上找个铁匠铺子多定制几个,价钱高些也没关系,让他们赶紧做出来才是要紧。”盛锦荣从腰间扯下了钱袋子递了过去,“你们拿着先去用,不够回来再同我取。”
  丁香立马接了应下,而后便带着胡蝶出去定制模具了。
  秦誉芳得知这几个小姑娘已经开始操办起来了,也没闲着,和苏凝说了一声,便跟着府邸里采买的婆子们出门去买新鲜的鸡蛋和面粉等物了。
  而且,临走前,还问盛锦荣要了铺子的钥匙,打算将购买的东西直接送到铺子里。
  盛锦荣原本也要跟着一块儿去,且不能让外祖母给她们铺子添置,这岂不是让外祖母在给她掏腰包吗?
  然而,秦誉芳却不允许她跟着去,且还说了,这购买的食材,日后若是铺子赚了钱再还给她就是,没得分的这般清楚。
  盛锦荣只得依着她的话做了,不过私底下去让陪同出去的婆子好好记着外祖母都花了多少银钱,将来好补给外祖母。
  “姑娘,那咱们这花茶要收吗?”墨香垂手询问。
  盛锦荣看着本子上记的东西,微微颔首:“要收,这样,丁香你带着府邸中的侍卫去一趟,告诉里正,先将这几样花都收了,然后告诉她们三日后晒干来取,无论多少都可以。”
  “姑娘,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不快,这个天气足够了,况且咱们铺子五日后开业,收回来还要再仔细的挑拣,分装,指不定到时候会忙,只能让乡亲们先弄出来多少是多少!”盛锦荣心中早就想好了,等铺子开业那天,先做一部分花茶赠送,后面再陆续售出。
  丁香是听吩咐做事儿的,没有墨香想的那般多,反正姑娘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带了府邸中的一个侍卫,拿着姑娘交给自己的几朵花便去了村里寻了黄里正。
  黄里正一听三日后就来取,笑着道:“姑娘放心,无论多少都有的,保证您不空手回去!”
  “哎,多谢您了!”丁香朝着那里正屈膝道了谢,这才领着人返回。
  等他们走后,黄里正便将自家的小孙子召了过来,让他去和村里的娃娃说采摘菊花,一斤两文钱,且又叮嘱了,要孩子们仔细些,可不许滥竽充数,到时候他可是要一一检查的。
  黄斌自觉自己身为里正的孙子,就应该和爷爷一样,要公正,所以当他接到这个活计之后,立马告诉了自己同村的小伙伴们。
  趁着天还未曾黑下来,村子里的一大群孩子们,纷纷挎着小篮子,背着筐子,冲向了花田,手脚麻利的采摘着那些嫩黄色的菊花,和大朵白色的白菊。
  不一会儿,花田那一片黄色白色的花蕊就都不见了踪影,只剩下绿幽幽的叶子。
  且黄斌还交代了小伙伴们,要摘那些盛开的,像这种花苞的不能摘,要等它开过之后才许,否则下一次就摘不了了。
  孩子们都非常懂事的应了,而且他们知道除了花田里,漫山遍野其实都有,所以,当孩子们将篮子,筐子都装的满满的回去时,脸上别提有多高兴了。
  不过他们也并没有忘记要将这些花蕊都放在竹篾里晒干。
  三日后,盛锦荣派了丁香去村里收购,当看着那两筐子干花时,丁香高兴极了,且将盛锦荣交代的事情都说了。
  “黄里正,还有这些花也都一并摘了,但千万不可混在一起,就像这样不同花,不同颜色分开装,就很好。”丁香让侍卫称了那些花,又重兜里取出了一吊钱递了过去。
  当她把钱拿出来的时候,围在一旁的孩子们都欢喜的蹦跶着,叫唤个不停,还是黄斌发了话,让他们小声些,这才安静下来。
  黄里正自然是应了,但也有自己的担忧:“姑娘告诉盛姑娘,就算这些东西卖不出也不打紧,可千万别——”
  “黄里正放心,咱们姑娘都明白,那咱们说好了,等下次我在来的时候,就收购这些,多少都要!”丁香与黄里正辞别。
  黄里正送她们一行人出了村子后,刚一转身,就看着以自家孙子为首的黄斌领着一群孩子们围着自己,那小眼睛里时藏都藏不住的欢喜。
  “走,去爷爷家,爷爷给你们分钱。”黄里正大手一挥,孩子们纷纷跟在他的身后。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后,一群孩子如同鸟兽般从迅速从里正家跑了出来,脸上带着笑,手里紧紧的攥着自己的银钱。
  有的十个,有的两个,有的六个铜板,虽然不多,但都是他们自个得来的。
  黄里正看着簿子,忍不住捏着发白的胡须对着自家孙子道:“斌儿啊,这山子家得的最多,可是大人偷偷帮忙摘的,嗯?”
  之所以让自家孙子去领着孩子们,也是给自家孙子交代了的,不许让村里大人插手。
  如今这山子家居然得了三十文,倒是有点奇怪。
  黄斌将自己的六文钱朝着自家娘面前推了过去,端了凳子坐在自家爷爷身边,替他捶腿:“爷,你忘记啦,山子他有两个妹妹,他们做事儿可勤快了,不是那偷奸耍滑的人,您可别冤枉好人。”
  黄氏也端了糖水进来,递给宝贝孙子面前道:“就是,那山子家本就艰难,家里头就他娘一个大人,要不是有山子一人支撑着,哪里能过得下去哦,如今能有这个机会,你且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得了,乡亲们也不会说啥!”
  黄里正轻哼了一声,颇为不悦:“你知道什么,这是规矩,说了不许就不许,你别扯事儿!”
  “哎,我说——”黄氏刚要同他分辨两句,就被儿媳妇的话给打断了。
  “娘,这是斌儿得的钱,您给拿着。”
  黄氏看着那六个铜板,方才那怒火去了一半,不过却并没有收,而是拿了三个搁在了黄斌的手里,“拿去自个花用。”再看一眼桌子上的三个,对着自家儿媳妇道,“剩下的三个你拿着!”
  黄斌的亲娘也没矫情,立刻收了且道:“这三个娘给你攒着,等你上学的时候,可以多买些笔墨!”
  “对,就是这个理,咱们斌儿啊以后可是要读书的。”黄里正十分欣慰。
  黄氏也高兴,家里和和气气,孙子争气比什么都好。
  黄斌也格外懂事儿,将手里的三枚铜板递了过去:“那娘给我都攒着。”
  “好,娘给你攒着!”
  黄里正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心里头的想法却活络着,等到时候村里的孩子们上了学,拿他这个里正面上也有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