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7073
  顾氏,会议间。
  辰澈正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财务分析:“…企业的收益能力和发展潜力,也决定了企业的生产经营形式。因此,建议投资者对其变化进行动态跟踪与研究……”
  这项工作本不该由他完成,但是总裁坚持让他发言,大家也就不便多说什么。没想到,辰澈分析的一针见血,还改进了之前被忽略的小细节。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帅。顾筱筱看向辰澈甚是满意。他的神情认真专注,举手投足间都是自信,倒是能窥见几分B大学霸的影子。
  一个月足以让辰澈完全适应顾氏的环境,看众人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的人自然是无可挑剔的。然后她把手放进兜里,把玩着遥控器的开关,暗暗思索着该何时按下。
  没错,让辰澈上台汇报,不仅是为了让他展现自己的实力,更是为了好好欺负他。会议开始前,顾筱筱不顾他的推桑,执意把跳蛋塞到了他的后穴里。
  那颗小小的玩意儿就安安静静地躺在他体内,行动时虽有些异物感,倒也能够适应。因为紧张,辰澈的语速比平时稍快,但他面无表情习惯了,他人倒是瞧不出什么异常。后穴里像埋了一颗炸弹,不知道何时会爆发,生死定夺,全都掌握在玩弄者的手里。
  转眼,汇报已进行了一大半,辰澈用余光瞄了一眼顾筱筱,对方好像是真的在听取报告,还赞同似的微微点了点头。
  辰澈眼中一闪而过的困惑与放松都被顾筱筱精准地捕捉到了。
  对,就是这个时候!
  控制器被调到了第一档,辰澈身子一僵,后穴内的跳蛋出其不意地躁动起来。
  终于,要开始了吗?
  因为只是第一档,加之跳蛋并没有落在腺体上,轻微的酥麻感尚在辰澈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他的语调甚至没有丝毫的停顿,只颇有深意地望了顾筱筱一眼,那人反而笑的更深,弯眉轻挑,将手中的遥控器推向了更大的一档。
  明显的震动感从体内传来,肠道被迫收缩,股股的润滑剂被吐露出来,湿湿黏黏的粘在内裤上。他反射性的加紧了双臀,试图忽视掉这过分的刺激。阵阵的快感自尾椎骨向上攀升,他的呼吸都乱了几分。
  但他毕竟还是辰澈,极快的就恢复了镇定,他人全然不知他正遭遇着怎样的折磨。轻掐了自己保持住冷静,盯着顾筱筱的眼神都带上了警告。
  她的占有欲很强,他是知道的,所以应该不会让众人看到他失控的样子。但是保不准呢,万一她想将他展示于人前呢。他听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的乱响,此刻,就像一把闸刀悬在自己的头上,不知道何时会落下。
  顾筱筱反倒安慰性地看着他,眼角眉梢尽是温柔。她再也没有多加放肆,但也没有把开关按停,只是一脸认真的看着他汇报完毕。
  众人听罢皆是夸赞,掌声雷动。
  这其中的缘由除了与辰澈本身见解深刻,谈吐不俗,令人折服之外,更多的是因为顾筱筱脸上的赞同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辰澈对她而言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她的笑容与温柔只有在看向这个男人的时候才会展露出来。
  所谓当局者迷。他俩就是因为太过在乎,而变得谨小慎微,不去猜想对方的心意。
  辰澈轻轻吐了一口气,控制着体内跳蛋的方向,缓缓地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在会议开始之前,顾筱筱嘴角啜笑,问道:“给你两个选择,你是要坐我的旁边还是要坐我的对面?”那时,辰澈刚刚提好自己的裤子,稍加思索,选了对面。
  她倒并没有失望,反而说了一句,“也好。”
  椅子拉开,刚一坐下,嗡嗡作响的跳蛋便被含得更深,在接近腺体的地方震动个不停。那跳蛋并不是普通的跳蛋,除了分贝极小这个优点之外,它的周身布满了细小的凸起,牵一发而动全身,带来了刺激感成倍增加。他的脸色变得苍白,牙关都收紧了。
  突然,他觉察到有什么活动的东西在他脚踝处磨蹭。裤腿被撩开,过分滑腻的感觉让他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顾筱筱正在大庭广众之下用脚尖轻弄着他裸露的脚踝。玉足自他的脚踝向上拨弄,在小腿肚间来回的打着转,黑丝带来的滑腻感迅速爬他的全身。
  台上,另一人正在发言。原本严肃正经的场合里,在众人看不见的桌下,一场禁忌的引诱正在缓缓拉开序幕。
  顾筱筱的腿慢慢向上抬起,足部贴合着他大腿的线条,往更深的地方探去。她张嘴,无声地用口型念出叁个字:“腿打开。”
  辰澈的皱着眉,头部轻微摆动了一下,学着顾筱筱的样子,无声的回应着:“关掉!”
  虽然只是看到了口型,但顾筱筱依然能感觉到辰澈语气中的咬牙切齿。他的一只手已经伸到了桌下,试图扒拉开她裹着黑丝的脚。
  她疑惑性的歪了歪头,轻轻撅起了嘴,表情看起来就像是个有些任性刁蛮的小丫头。
  “腿打开。”她又重复了一遍,将手中的遥控器调到了第叁档。
  “唔——”
  生生咽下了在喉头的呻吟,强烈的屈辱感让他全身轻微的颤抖了起来。胸口正快速的起伏着,身体像是放在炭上烤似的烧得慌。
  辰澈的腿间被迫微微的开了个小口,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顾筱筱的腿顺着方向往内贴近,直至触碰到西装裤下鼓囊囊的硬物。
  她一边用足尖挑弄着他的裆部,一边欣赏着他脸上的表情。他正视着她,眼睛微微眯起,牙关都闭紧了,刀锋似的嘴唇紧成一条直线,耳尖淡淡的红色最为诱人。
  “脱。”第二个命令传来,辰澈的眼睛都睁大了。
  在这里?
  在这个满是人的会议厅?
  厅内,人与人之间坐的并不算紧密,如果不刻意往下看,就不会有人发现会议桌下涌动的春情。
  辰澈不敢再次摇头,他害怕顾筱筱真的将他逼疯。
  “叁”
  “二”顾筱筱威胁地开始倒计时。
  一字还未说出口,辰澈就悲愤地点了头。颤抖的手将裤子的拉链拉开,被包裹的小家伙没了一层束缚,瞬间在内裤上突起一个小山丘。
  顾筱筱挑眉,将下巴抬高,示意让他继续。
  辰澈不敢脱得太狠,又不能违抗她的命令,只能将内裤边拉下来,透过拉链,挺立的阴茎彻底暴露在空气当中。
  滑得像蛇一样的丝袜裹着玉足尽情的蹂躏着脆弱的阴茎,她的脚趾头十分灵活,在冠状沟的沟槽处来回摩擦。足尖的触感越来越湿,辰澈的不甘愿眼神就像不幸被捕捉住的小动物那般,倔强的可爱。
  随时有可能被窥视的紧张感加重了心理上的刺激,辰澈的下体硬的发疼,喉结不由得上下滚动。
  “啪嗒——”
  某人的笔突然掉在了地上,他弯下腰,十分自然地想要将它捡起。
  辰澈紧张的心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咬着下唇,眼尾都欺上了红色。
  那样子,当真是可爱得紧。
  “陈伟。”顾筱筱淡淡出声,那人闻言便将头抬起,“刚才主管提出的方案,你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
  突然被点名,顾总还目无表情地看着他,陈伟只能哆哆嗦嗦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他回答的小心谨慎,生怕自己哪个地方说错了。
  “行吧,别再乱动了。”顾筱筱的语气缓和了下来 ,目光重新回到辰澈的脸上。
  陈伟闻言坐下,连笔都不敢去捡了,想着是顾总嫌自己小动作太多,或是有点吵。
  她那句话哪里是对陈伟说的,分明是对辰澈的安抚。她刚刚在谈话间,还一下一下的踩弄着辰澈发烫的下体,不论外界形势如何,她足尖的动作都没停下来过。
  “散会吧。”顾筱筱简单的做了个总结,就开始将所有人赶走,“辰澈,你留下来,我有事和你说。”
  人来人往,密集的脚步声像催命的鼓曲。
  辰澈将身子前倾,想要将暴露的地方藏起来。无形之中,又将自己送入更深的虎口。压迫感加深,腿尖的刺激磨得他大气都不敢出,闭上了眼,不敢看她。
  人终于走完了。
  随着最后的关门声,顾筱筱将控制器调到了最大的一档。
  辰澈惊呼一声,全身每一个毛孔就像过电一般扩张开来,他身子一软,扑通一声,趴在了桌上。
  刚刚离开的人,疑惑的扭了扭头,他似乎听到了一声惊叫。他转身想要把门重新打开,在碰到把手时,又生出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室内,辰澈张着嘴,大声喘着气,太过强烈的快感让他全身抖得厉害。
  “顾筱筱!”再也不用惧怕被人发现,他用力将踩在他阴茎上都玉足挪开,声音里一半是气愤一半是羞愧。
  挣扎之间,疯狂跳动的跳蛋被挤到了他饥渴难耐的腺体上,超乎想象的频率将这种折磨推到了顶峰。肠道内又痒又舒服,每一根神经都紧绷起来。发胀的阴茎卡在拉链口,被勒的发痛。
  他发出难受的低吟,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他学会依靠后穴获得快感,硬个不行的欲望就这样卡在了小小的一方拉链口处。
  “哎呀呀。”顾筱筱已将门反锁好,从身后抱住了他,揶揄道“差一点就被人发现了呢,学长。”
  炽热的气息喷洒在他发红的耳根处,顾筱筱的手不合规矩的撩起他的衬衫,摸到他的胸前,把玩着他早就胀大的肉粒。
  “你紧张的时候,下面都收缩的特别快。怎么样?害怕被人发现的时候特别舒服吧。”
  辰澈随着她手上揉搓的频率一抖一抖的,难受极了。他轻喘着别过头去,不想听顾筱筱的淫词秽语。
  他的大腿都被自己掐红了,终于冷静了几分。也顾不得许多,赶忙将手放在皮带扣上,想要将震动到发烫的跳蛋拿出来。
  “等等,”顾筱筱取下他颈间的领带,将他的手反剪在身后,顺手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先让我检查一下,等会我帮你拿出来。”
  辰澈转到与顾筱筱面对面的方向,臀部被送到冰冷的会议桌桌面上,肆虐的跳蛋在腺体上来回跳动,刚刚找回的理智瞬间又被夺走。
  许是不想让辰澈射的太快,顾筱筱将跳蛋又调回到第一档。她就站在辰澈两腿之间,看着他的呼吸逐渐平稳,眉眼放松了几分。
  他的裤子混乱不堪,流出的液体粘的到处都是,润滑剂也浸透了内裤在臀部染了一片水渍。碍事的西装裤被被脱了下来,高高挺立的欲望直直地对着她的脸。
  顾筱筱伸手一摸,他的内裤黏糊的皱成一片,用力一拧的话似乎都能滴出水来。辰澈低头,看见了自己的下身,湿的不成样子。不愿再多看一眼自己的窘况,他将头昂起,又瞬间瞪大了眼睛,像被吓着似的,迅速把头低下。
  顾筱筱早就料到了他的反应,微微的扭过头看向自己的身后。身后是一面墙的玻璃,会议室的外面是开放的办公区,里面有序的摆放着一个个电脑桌,办公区内人来人往,都各自忙于自己的工作。
  那是一块极大的单向玻璃,不仅是这间会议室,顾氏所有安装的玻璃都是这种单向玻璃。这种玻璃经过特殊的处理,从里面能够看见外面的景象,而外面却一点儿也看不清内里发生了何事。当初顾氏安装这种玻璃的目的是为了让里面的管理人员可以随时观察到外面人的工作情况。
  当然,这是顾星瑶说服其他人的说辞。此刻的顾筱筱倒是很感激母亲的高瞻远瞩。
  辰澈忍不住开始挣扎,手却被绑在身后不能动作,自己就像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尽管理智告诉他不会有人看见,但他还是没有办法把这么清晰的景象都忽略掉。
  “学长,你下面好湿啊。”
  内裤也被脱掉,他的下身不着片缕。被蹂躏的小穴已经松软一片,又红又艳,随时准备着被人入侵。因肠壁收缩而流出的润滑剂糊满了他的双腿与桌面。
  顾筱筱看见辰澈把自己的大腿掐红了一大片,不满的皱了皱眉,说:“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吗?惹我生气受苦的还是你自己。”
  她起身,坐上了会议桌,将辰澈圈在自己的怀里。她用双腿将辰澈的腿扣住,性感的黑丝与光裸的腿部就这样交迭在一起,黑与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的背靠在她软绵绵的胸上,敏感的背部接触到少女独有的酥软也不再继续挣扎。
  顾筱筱将他的腿分得更开,掰开他的穴口,炫耀似的展现它的红润,冷冷的空气灌了进来。他大张着腿,穴口直面着共事的人员。她有一点说得很对,紧张的时候他的下面都收缩的特别厉害,穴口快速的收缩着,甚至能听见涌动的水渍声,水声悦耳像是一种动情的不知廉耻的邀请。
  因为是上班时间,所以顾筱筱并没有带上她一贯使用的穿戴式阳具。她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另一个震动棒,递到了辰澈的手里。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手中的道具像是烫手的山芋,差一点被他扔掉。
  “作为小小的惩罚,我现在再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我把跳蛋拿出来,你自己把东西插进去。第二,我帮你插进去,跳蛋不拿出来。不仅如此,我还会直接开到最大档。”
  手指压在美丽的入口上,贪婪的小穴迫不及待地允吸起来。她顺势进入将跳蛋放在它应该放置的位置,即使是最低的那一档,但是碾压着前列腺的快感仍然是强烈的。
  辰澈胸口剧烈起伏,双颊变红,发出甜蜜的低吟。他哪一个都不想选。
  “宝贝,你不说话的话,我默认是第二个哦。还是说,你就想我全部都插进去?”她一边拨弄着发肿的肉粒,一边往耳道里吐着热气。
  “啊……哈、啊……啊…啊……”
  不知疲倦的震动在敏感之处肆虐,顾筱筱把它开到了第二档,更加强烈的快感,让他抖得厉害。细碎的呻吟声压抑不住,在顾筱筱的面前,他忍或者不忍都没有什么意义。
  “!别……”控制器已被调到了第叁档,顾筱筱握着震动棒的一端,将顶端摩擦在穴口处。松软的小口甚至不需要任何扩张都能进去一小截儿。
  “别…我、自己……啊……自己、来……啊…啊……”想到把两样吓人的东西都放入体内,他只能被迫做出了选择。再不阻止的话,肯定会疯掉的。
  汩汩的液体沾到震动棒的前端,阳具又被“啵”的一声拿出。他的手被解开,颤抖的接过震动棒的一端,呼吸都乱掉了,默默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顾筱筱两指伸入炙热的肠道之中,刮搔着甬道,带来阵阵战栗与胀痛。左右两指将振动的跳蛋夹起,并没有刻意将它关掉,而是缓慢的将它拖出。跳蛋上细密的突起刮过肠壁,每一个边边角角都沉醉在快感之中,辰澈发出痛苦的呜咽。
  震动棒抵在穴口,他自己握着一端,缓慢的往体内送去。迫切的肠道实在是等着太久了,根本不需要怎么费力,一个劲的将按摩棒往里含住。
  被真实占有的快感填充在发红的肠壁上,辰澈舒服的眯上了眼睛,顾筱筱一只手轻抚过他腰上的敏感带,像弹奏钢琴曲似的,有节律的顺着腰上的线条跳跃,然后他被演奏出世上最动人的情歌。
  她的另一只手掰过他的头,强迫他直面前方。他看见众人的脸,一时之间仿佛所有人都在盯着他。
  所有人都知道了,他正在不知廉耻的用着按摩棒自慰,还发出勾人心魄的声音。
  他挣扎着扭头,下巴被死死地钳住。顾筱筱在他身后发出狼一般锐利的目光,她啃着他白嫩的后颈肉,吸允出一串串红痕,甚至用虎牙轻轻叼住了他的动脉。
  把握着对方生命的感觉真的无比畅快。她有些兴奋的难以自制,按着辰澈不愿意多动作的手,将按摩棒的开关打开,向内推的更深。
  “唔——”
  酥麻的刺激不容许任何质疑如同瀑布一样倾泻在体内深处,巨大的快感覆盖了全身的每一条神经,浑身的肌肉绷出完美的线条。
  顾筱筱将辰澈的脸转向某个方向,一个年纪尚小的女孩正端坐在电脑前,眼里充满着对未来的向往和对工作的饱满热情。
  “那个女孩好像挺喜欢你的,她看你的时候脸都是红的,”顾筱筱忍不住笑了,“就像你现在的脸那样红。”
  “啊…嗯、啊……啊……”辰澈头痛的就像脑袋要裂开一样,根本不想听她说这些。
  按摩棒的顶端被推到一个熟悉的位置,内壁被极速的摩擦,猛烈的冲击在敏感点上,辰澈被逼出了生理泪水,甜美的呻吟被费力的压抑起来,却没有多大的作用。再这样喊下去,外面的人肯定会发现的。
  “你说…她要是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是什么反应?”那个女孩看向辰澈的目光就如顾筱筱当初那样,年轻、有活力、满怀期待的憧憬。
  她想,她应该是嫉妒了。
  嫉妒别人有大好的青春年华,可以毫无保留的去爱一个人,看向那个人的时候,满眼都是星星。是清澈的,干净的温柔。她再也不能用那样的目光去看他了,她的眼里爬满了占有,撕毁与欲望。
  她撞了南墙也不回头,势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不死不休。
  “你是我的。”
  “阿澈,你是我的。”她宣誓着自己的主权,在他的脖颈上打满她专属的烙印,看起来既震撼又可怕。那失控的声调挺起来颇为诡异,像是一种诅咒又像是诚恳的祈求,只为了将人拴在自己身边。
  按摩棒被插在屁股中央,疯狂摆动。全身都每个细胞都发出喜悦的颤抖。过多的快感像猛兽出笼一般失了控。辰澈一阵抽搐,大量的白浊自阴茎顶端喷射而出,星星点点的粘在玻璃墙上,玷污了一个办公区的人。
  辰澈将按摩棒的按键关掉,失神在这高潮的余韵中。顾筱筱的手贴着他骨节分明的指节,间接夺回了振动棒的主动权。
  “别……”辰澈弱弱的出声,他不想再咬她了,上次他咬过的地方隔了一个星期前才消肿,心里说不清什么感觉。
  “好。”顾筱筱回答的很温柔,没有继续给他带来巨大的痛苦,只是将按摩棒从他身体里拔出来,简单清理了一下现场,拿出套新的衣物给辰澈换上。
  辰澈拒绝了她想要给他亲自换衣服的意愿,自己动手穿戴整齐。只是后穴内的润滑剂还是没有彻底清理掉,肠壁还在发麻,仿佛仍在被侵犯,被滋润过的脸呈现出满足的红晕。
  顾筱筱补了个口红,拉过辰澈的领带,在他发烫的脸上印上完整的唇印。
  “你带着这个口红印出去,不许擦。”其实根本不需要那个印记,他现在的脖子上布满了草莓印,怎么遮都遮不住,任谁看了都要脸红。
  “好了,出去吧。我要告诉所有人,你是我的。”顾筱筱牵着辰澈的手愉快的走了出去,将潜规则明明白白的放到人前。
  众人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大气都不敢出,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那天之后,顾氏再也没有人敢向辰澈表现丝毫的好感。他面容冷清的脸上,显眼口红印的留了一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