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吻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7442
  清晨,顾筱筱是闻着一阵诱人的奶香醒来的。她倦倦地伸了个懒腰,像只小猫一样打着哈欠。她知道,辰澈正在厨房内忙活着,为她准备早餐。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笑了。
  自从上次之后,顾筱筱倒再也没有做多过分的事。像是在兑现诺言,她不再每晚做到深夜,好让辰澈有精力去上班。辰澈面上虽无太大的喜色,俩人的关系也算有所缓和。
  周末,她难得给自己放了个假,辰澈自然得连带着一并休息。兴冲冲的起床,便开始在厨房外面探头探脑,虽说是自己要求的,在见到辰澈时她还是惊艳了一把:白嫩的后颈上横着根细细的挂脖,下方是形状优美的蝴蝶骨,精瘦的腰肢上环着围裙的绳,黑色的绳被随意的打了个蝴蝶结,衬得腰身愈发白净。绳端垂至挺翘圆润的臀部,那处紧紧闭合住,有种禁欲的美感。修长有力的双腿站的笔直而优雅。
  辰澈全身只围了件单薄的围裙,甚至连内裤都不被允许穿。此刻他正细致的往叮好的面包上涂着果酱,旁边素色的奶锅正温吞的热着牛奶,咕噜咕噜的冒着白气,锅碗瓢盆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晨晕,时光在这雾腾腾的奶香气中缓缓流淌。可能是他的神色太过于专注,整个画面看上去竟是温馨多于色气。
  人间烟火味,最抚凡人心。自己所念的不过就是这一方温情罢了,可惜这般景象也是费了劲偷来的。
  顾筱筱缓缓向他靠了过去,将脸贴在辰澈红痕未消的肩胛骨上,双手环过他的腰间,鼻尖亲昵地蹭着他的脊背,带着晨起时独有的慵懒开口道:“辛苦了,宝贝。”
  灼热的鼻息喷洒在辰澈的背部,顾筱筱的长发也蹭在他不着一缕的肌肤上,微微的痒意引得他动作稍顿。
  这几日,对于顾筱筱真正的脾性他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她心情好时,便似眷眷柔情的情人,又是撒娇又是爱抚。若是心情急躁,她便化为无情的刽子手,一刀一刀将他凌迟。陪在这样一个人身边,时时刻刻都要准备着将自己的羞耻心扔到她脚边,任她践踏玩弄,再看着她一脸温柔的将自己的心重塑捏好,微笑着捧到自己跟前。
  顾筱筱的鼻尖还在不停的蹭着他,不安分的手也绕到他的围裙之下,抚摸着他尚在沉睡中的欲望。身后的人贴得更紧,坚硬的物体顶在他丰腴的臀上。
  “先吃饭。”他不着痕迹地躲开,有条不紊地继续忙活着。不一会儿,餐桌上便摆上了两份一模一样的早餐:带着草莓果肉的艳红色果酱均匀适中地被涂在微焦的方形面包片上,满是可爱花纹的小陶杯中盛着鲜甜的牛奶。这早餐,可以说是十分简单,当然谈不上什么辛苦,是顾筱筱昨晚蹭着辰澈的胸口自己要求的。
  辰澈眸光低垂,小小声声道:“要洗手才能吃。”
  顾筱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得不说,辰澈在某些方面实在是可爱的有些过分,自己摸了他的下身都没有嫌弃,他倒是先嫌弃了起来。
  顾筱筱听话的洗着手,看着辰澈自顾自的坐好,等着和她一起用餐,这般乖巧可口的样子又让她产生了想要欺负的心思。
  她瘫坐在辰澈修长的大腿上,找了个让自己舒服的角度,贴在了他的怀里,笑道:“那我要开动了。”
  辰澈的身子不自觉僵硬起来,望着怀中人毛茸茸的后脑勺,不再有任何动作。
  顾筱筱像是没有发现他的不自在,细细的品尝着简单的美味。醇香的牛奶被热的刚刚好,附上的一层薄薄的奶膜,入口皆是温暖。草莓果酱是极为新鲜的,嫩红的颜色,又粘又稠的质感,它的作用可不只是用来涂面包而已。只要辰澈在他身边,自己那些坏心思就一个个的冒了出来。连自己都忍不住说一句:真会玩儿。
  顾筱筱慢条斯理的吃完了早餐,口中还残留着牛奶的香气。酒足饭饱思淫欲,她扭头盯着一言不发的辰澈,笑得愈发玩味。
  她换了个方向,跨坐在辰澈的身上,与他面对面贴得更紧了些。随手拿起另一片面包,“啊—”哄着声便向着辰澈的嘴边送去。
  他呆呆的张着嘴,任由顾筱筱一口一口的喂着他,虽是简单到极致的早餐,但这样的喂法不免让人脸红心跳。醇香的牛奶通过顾筱筱的嘴被渡到他的口中,每一口都是刚刚好的量,既能品出味儿又不会被呛到。四周的空气在这亲密的行为中悄然升温,怀中人的心思渐渐不在喂食上面,挑起他的舌尖,与之嬉戏起来。滑嫩的小舌扫过他的口腔,每一寸都被填满了奶香味,温柔的拂起春情。
  “学长,你顶到我了。”顾筱筱娇笑出声,双手搭在辰澈的颈间。单薄的围裙根本掩饰不住他的身体反应,炙热的欲望耸起一个小山,卡在两人腿根处,甚至能感受到血管的搏动。
  顾筱筱分开与他纠缠的唇舌,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唇齿分开扯出几缕银丝,色情的白色沾满了两人的唇,总让人联想到一些其他的东西。
  “学长的手艺很好,但是比起这些……”顾筱筱不知何时将厨房内的果酱拿了过来,葱白的手指搅了搅艳红的草莓酱,缓缓将之勾出,轻啄着他的唇,说:“我还是比较想吃你。”
  “舔吧。”顾筱筱将手指抵在他的唇畔,甜蜜的果酱附在他被亲红的唇上。
  辰澈缓缓伸出舌尖,试探性的添了舔,偏着头不敢看她。沾满果酱的手指不满的往口腔深处探去,搅起一片水声。他的脸是红的,唇是红的,果酱是红的,那含羞的舌尖也是红的,各种红交织在一起,迸发出妖异的色情。
  “含深一点。”
  甜腻腻的果香炸在他的口腔,混着尚未散去的奶味,刺激着他的味蕾。津液从嘴角缓缓下流,是新鲜的草莓牛奶的味道。
  顾筱筱看着辰澈的口腔被自己的手指入侵,被迫发出意味不明的呜咽声,她眼眸沉了沉,道:“宝贝,去沙发上陪我玩。”
  即使这个人再不喜欢她的所作所为,对她几乎都是百依百顺,欺男霸女什么的,做起来还真是令人愉快。
  辰澈躺在宽大的沙发上,手脚不知该往哪儿放。直愣愣的看着顾筱筱把果酱抹到他的身上,脖颈,胸口,甚至连茎体上都染上了香甜的果酱,自己就像刚才的面包片似的被涂的均匀适中。围裙全然被扔在一旁,无人问津。
  黏糊糊的果酱粘在身上有点难受,辰澈不甚舒服的动了动,又被顾筱筱按住了身子。像是在品尝美味似的,顾筱筱并不如向往日那般轻啄或是舔砥,而且大力的吸允,每一处都被吸的更红更艳,就像是要把这香甜融进肌肤之中。年轻的酮体散发着勃勃的春情,全数落到顾筱筱的眼底。她的眼也陷在这漫天的红色里,浑浊不清。
  明明是清冷的眉目,却如火一样恣意耀眼。
  辰澈舒服地发出喟叹,顾筱筱的唇手都具有魔力,照顾到哪处,哪处便烧了起来,瘙痒中交织着酥麻,烧灼着为数不多的理智,勃起的阴茎直直地指向天花板,鲜红的果酱自顶端缓缓下流。
  辰澈忍不住的想,顾筱筱总是玩的这样新奇,上次佣人们打扫完后,脸一个赛一个的红,她倒像个无辜人似的,只眼巴巴地望着他,暗暗调笑他的窘迫。今天,看这架势,又免不了一地狼藉。
  臀瓣突然被掰开,鲜甜的草莓果酱顺着会阴部流至穴口,手指毫无预警地插入臀部中央。
  辰澈的轻喘陡然变了个调,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你怎么……”你怎么能就着果酱就这样进去了,连润滑剂都不用。然而这后半句都化在了喉头,憋了半天怎么也开不了口,只能任由手指在肠道内肆虐,抽插。
  “之后我会清理干净的。我亲自帮你洗,由内到外,每个地方都一样,尤其是……这里。”灵活的手指不断刮搔着体内发烫的腺体。辰澈喘的越来越急,清冷的声线浸透了欲望,是全然的无措与哀求。
  草莓酱的触感与润滑剂大有不同。它混着糖浆和新鲜的草莓果肉,比润滑剂更加粘稠,响声也更加热烈。最要命的是草莓籽全都吸附在了肠壁上,带来无尽的瘙痒与难耐。肠道在这抽插之下非但不觉得满足,反而愈发空虚起来。
  “学长的下面吸的我好紧,这么急,是想要更粗的东西吗?”鲜红的果肉都在摩挲中化个干净,随着抽插在辰澈的体内进进出出,噗嗤作响。
  “你闭嘴……啊……嗯啊……”被戳中心事的辰澈急急地出声反驳,高高低低的调子透漏出主人的舒爽。十足的掩耳盗铃,欲盖弥彰。
  顾筱筱并不急于反驳,手上的动作越来越慢,故意不去碰辰澈的敏感之处,只是将更多的草莓酱往穴口内塞去。
  痒。
  特别的痒。
  辰澈体内的空隙愈发明显,肠壁上像是有千万只小虫子在不停的爬,简单的动作对于他无异于火上浇油,怎么样都不得解脱,好爽个利落。
  身体不自觉的扭动起来,好想,好想被填满。辰澈快被这情景逼疯了,后穴怎样都得不到满足,叫嚣着更多的刺激。
  沉浸在痛苦中的辰澈,浑然不觉自己扭出了怎样的风情。柔弱无骨的腰肢晃动的厉害,艳红的草莓酱与发红肌肤交相缠绕,像玫瑰般绽放。灼热的肠道紧紧绞着顾筱筱的手指,压制不住的低吟声带着美妙魅惑的催促, 可真是活色生香,勾人心魄。
  辰澈以往都被顾筱筱满足坏了。那滔天的刺激让他逃无可逃,滚滚的情浪席卷了他的感官。他曾以为远离这种刺激,自己会好受许多。却不料当下这般境况,自己竟是渴望被占有,被蹂躏,妄想着有什么东西狠狠地将他贯穿。
  顾筱筱赞赏的眼神羞辱的他无地自容,翻腾而起的羞耻感又被转化成辛辣的快感,抽打在他的身上。自己这下贱发骚的样子才是她最想看到的吧,浸淫过极致的情事又怎么会满足于浅浅的抽动?
  开口求她吗?
  不,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他自知身心由不得自己做主,却守着最后一道底线——绝不请求她操弄自己,这种行为与娼妓何异?主动与被迫间,是有本质区别的,更何况她看上的只是他的肉体而已。反复提醒着自己要清醒的认知,颤抖的手贴上发烫的腿间,想要强制熄灭这不干净的欲火,还未用力就被顾筱筱及时拦了下来。
  顾筱筱眉间微蹙,愠怒道:“我真是怕了你了。”想说的话在心上绕了好几圈,升腾的怒气更多的化为了疼惜。之前是咬破了唇不肯开口,这次更是想直接了断的对自己的下体出手。该是说他犟呢,还是佩服他对自己下手狠呢?
  顾筱筱知道辰澈过不了心里那道坎,所有恶劣过分的要求只能由她开口。
  辰澈全身汗涔涔的,一把被顾筱筱捞起。最后的手指也被抽出,空虚的肠道再也没了任何摩挲,痒到了极点。红透了的草莓酱顺着腿根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他虚弱的站起来,感受着果酱自穴口滑出,也不知道顾筱筱又起了怎样磨人的心思。
  两人无言的对视着,顾筱筱抬手摸了摸他微湿的发丝,他这般不甘的表情要是叫人瞧去,只怕都会啐上一句:欲拒还迎的骚货。
  这次换顾筱筱躺在沙发上,辰澈连带着被她勾着脖子倒了下去。顾筱筱精致无害的脸直接放大到他的眼底,温热的鼻息交织在一起,这还是他第一次以赤身裸体的姿态压在她的身上。说到底,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一个男人会在压着着心爱的人时下身毫无反应。但是眼下的情景来看,这样的动情只会让他腿脚酸软,欲望积聚的更加严重,后穴的草莓酱都溢出来,流的到处都是,屋内充斥着香腻鲜甜的芬芳。
  顾筱筱蛊惑的声音落在辰澈脆弱的耳膜中:“宝贝,坐上来,自己动。”
  很淫乱,又很让人心动的建议直直落入了辰澈的心里,瘙痒的感觉自后穴传来,在全身激起阵阵涟漪,在明白过来她在说什么之后,这种难耐的感觉愈发明显,身体变成了欲望的奴隶,他甚至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口。
  他支撑起自己满身是红的身子,神情复杂的望着顾筱筱,她早已将自己的裙摆卸下,那熟悉的能带来极致快感的东西,此时正摩擦在他的腿根。只要、只要将它放进去,他就能解脱,就能……
  “我不想说第二遍。”催促的声音再次响起。
  男人并不能诚实的面对自己的欲望,那顾筱筱不介意再帮他一把。我要看着你,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陷在欲望里。我会让你明白,只有我才有资格给你这种快感。堕落吧,将欲望陷进你的血液,融入你的骨髓,到那一天你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他艰难地直起身子,将穴口对准那狰狞的阳具。不像那样顾筱筱会耐心地帮自己扩张,他闭上眼,冷汗都下来了,脑中想的是长痛不如短痛,是想一坐到底。
  “啪——”警告意味的巴掌落在了他发颤的臀瓣上,力道比之前任何时候都下手更狠。被打过的臀瓣立即浮上了清晰的五指印,麻的他半边臀几乎没了知觉。
  顾筱筱用另一只手掐着他发抖的茱萸,疼的他叫了出来。她嘴角翘起,眯着眼道:“想痛?我很乐意代劳。”
  “别想着虐待自己,你是我的。“修长的指甲几乎都要陷入脆弱的红珠中,辰澈甚至怀疑那里被掐出血,顾筱筱的声音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你想要多痛,我都能满足你。”
  “只有我,你没资格。”
  “坐下。”
  辰澈疼的脑子都清醒起来,也更加清楚自己到底在做什么。自己正握着那根可怕的假阳,服从的往穴口塞去。他已不再是想着一插到底,而是缓慢的向内推进。肠道的阻力很大,他原来都不知道,假阳放到自己身体里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
  辰澈的主动让顾筱筱的占有欲和征服欲都得到了满足,他一条腿跪着,一条腿又撑起,歪着身子笨拙地玩弄着自己。他香汗淋漓,脸上的表情又是痛苦又是享受,性感极了。刚刚被蹂躏的乳头可怜巴巴的肿了起来,糖浆安抚的流到乳头上,疼痛之后是更加酥麻的快感,两颗红点就着果酱,在晨光里泛着光辉,好似泫然若泣,既可怜又可爱。
  顾筱筱凑上去含住了这颤抖的茱萸,刚刚遭受过巨大痛苦的乳头变得十分敏感,被人品尝的触感阵阵放大,断断续续的呻吟声从口中清晰的逃了出来。浑身无力,只能往下坠去。
  随着假阳的推进,身体的渴求被放大的无比明显,脑中一直有个声音叫嚣着:快一点!快一点!辰澈难受的脖子向后仰去,身子在轻柔的爱抚中沉沦的更甚,假阳已经被自己含下了一半,但他太过生涩,不懂一点技巧,喘得越来越急,又找不到让自己疏解的角度,只能无助地晃动着脑袋,一寸一寸的将假阳含的更深。这般单纯的色欲,任谁看了都想把他好好疼爱一番。
  顾筱筱按住他颤抖的大腿,一个用力,假阳彻底的埋进了他的身体里。
  “啊——”
  因为重力的原因,假阳进入了一个从未进入的深度,身体终于如愿以偿地被填满,矜持早就抛于脑后,只想随着这快感攀上高峰。
  “……啊…嗯、啊……啊……”
  顾筱筱将手托于辰澈的臀上,帮他起身,又在穴口快要将假阳全部吐出时陡然放松,假阳又被重新塞回了他的身体。赤裸的大腿被操的根本合不拢,肠道在摩擦中不断涌动,嫩红的嫩肉紧紧吸附着狰狞的假阳,辰澈的脊背都绷直,无一不在诉说着他的性感。
  “乖,自己动。”
  顾筱筱已将牵制着辰澈的手放开,热切的看着他如法炮制的吞吐着。
  辰澈发出痛苦的呻吟,剧烈的颤抖着,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想要吞进去更多。肠道在这紧密的压迫之中收缩不止,但还是不得满足。
  顾筱筱看着辰澈被欲望所吞噬的样子,只想好好将他印在自己的脑海。她从身下将手机摸了出来,玩味十足的将摄像头对准了意乱情迷的人。
  “别拍……别、啊……别拍…嗯……”
  辰澈羞耻的都快哭了,伸出手想要按住对准他的手机。还未触及到就被顾筱筱钳住了手腕,无力的手掌被放在她的唇上,手心传来像被小猫一样舔过的濡湿感,一阵电流自己手心向他的全身传去,酥麻不止。
  因为顾筱筱的下半张脸被自己的手罩着,他更加清楚地看到了顾筱筱的眼睛。那双眼全是直白的欲望,沉得可怕,既危险又充满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是惑主狐魅,是地狱修罗。
  镜头前的男人绝望的悲鸣着,脸扭曲成了性感妖媚的模样。阴茎随着起伏上下抖动,青紫的茎体在快速的晃动下只能看到虚影,顶端半是主动半是被迫的吐出水来。
  “阿澈,你真性感。”顾筱筱由衷地赞美他。
  镜头拉进,清晰的照在穴口处,不断闪烁的闪光灯下后穴暴露得彻彻底底,每一处褶皱,每一点颤动,都被真实的记录了下来。紧密的甬道不知疲倦地吞吐着,果酱在交合处散发着勾人的香气。
  “啊…别、拍了……唔…啊……”
  辰澈抖得越来越厉害,腿根处都被磨红了。像是被欺负狠了,开始小声的抽泣起来,听在顾筱筱的耳朵里都被理解为不满足的催促。快感如雨点般密集地打在他的身上,脑袋一片混沌,身体也没了力气,动的越来越缓。腺体没有得到应有的照顾,那种可怕的空虚感再次占了上风。
  顾筱筱自知辰澈已经彻底没了力气,他脸红的都要滴出血来,湿漉漉的眼神里全是无声的诉求,整个人被折磨得异常难堪。
  “宝贝,你还真是淫荡呢。”她放下手机,将他的身子贴的更紧些。
  辰澈紧张又期待的绷着身体,那身子其实并不过分瘦弱,隐隐还能看出肌肉的形状,曲线异常优美,像花一样绽放,艳红的果酱便是他的花蜜,引人来采摘与品尝。
  手掌抚上红肿不堪的臀瓣,这次顾筱筱没有再上下抽动,而是将辰澈往下按的更深,抓着他的腿根,前后晃动起来。
  假阳震动的开关被打开,机械振动的频率是人体做不到的快速,密集的快感冲撞在发烫的腺体上。
  “不…不要…啊…一直碰…那、那里……”顾不得丢脸,辰澈啜泣着倒在了顾筱筱的怀里。
  “说着不要,其实很想要吧。”
  流下的泪珠晶莹可爱,俊美的面孔被欺负的不成样子,浸淫在果酱的湿滑黏腻里。
  “不诚实的坏孩子。”顾筱筱嘲笑着他的言不由衷,将假阳的开关被调到更大的一档,疯狂的碾压着脆弱不堪的腺体。辰澈发出难受至极的呜咽声,整张小脸都哭花了“你看,明明都爽的要死。”
  下腹部的欲望早已积聚起来,肠道内的假阳不知疲倦地撞击着,将辰澈送上了情欲的高峰,他觉得脑内似有一道白光乍现,全身每一个细胞歇斯底里的尖叫。
  “啊——”
  欲望比他本人要诚实的多,大量的精液喷涌而出与艳红的果酱混在一起,那味道又新鲜又色情。
  辰澈抽搐不止,埋在顾筱筱的怀里不愿抬头。被操到射出的难堪让他无地自容,身体竟然还因为被粗暴的对待感到满足。
  这不像他,不可能是他。
  “停下……”
  后穴内的假阳还在继续肆虐,射完精后的身体有短暂的不应期,他像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恢复了一点神智。他知道,顾筱筱根本不会听他的,自己越是哀求,她越是兴奋。
  泪眼朦胧中,他看到顾筱筱衣襟下露出的雪肩。那处细嫩无害,洁白如玉,和顾筱筱生得一个模样。
  他张口,也管不得许多,对准那处狠狠咬了下去。
  他听到顾筱筱疼的叫了出来,体内的折磨也立马停了。其实,刚咬下去他就后悔了,不管自己承不承认,他就是后悔了。他颤抖着松开牙关,雪白的香肩上血红清晰的牙印昭示着他的罪恶。
  滚烫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溅在他的背上,抱着他的手收得更紧,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只感受到轻轻的吻落在他无措的后颈之上。
  顾筱筱的笑声传来,说出的话让他无比震惊。
  她说:“宝贝,这还是我们重逢后,你第一次吻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