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4924
  之后的两个月,他们在各个地方疯狂的做爱,或者说是顾筱筱单方面的掠夺。
  在电影院的后座,他将皮质的椅背抠出破洞。
  在漫天烟火的夜晚,他与烟花一同射向了天空。
  在茂密的树林中,他叫的比夜莺啼歌还要婉转。
  在厕所的隔间里,他的背抵在门板上响个不停。
  在摩天轮的最高点,他透过斑白的窗口俯瞰众人。
  在豪华的轿车里,他哭红的双眼看过最美的夕阳。
  在B大的自习室内,他被实践了当年未完成的性幻想。
  在开放的泳池里,他在她的背部扯出一道惨烈的抓痕。
  在露天的阳台上,他喊的令整座庄园的仆人面红耳赤。
  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更加堕落,做爱成为了生活的中心,她带着他陷进情欲的漩涡。
  不做爱的时候,她会牢记住他的喜好,为他准备小惊喜。她会每天对他说“早安”、“午安”、“晚安”。她还会给他碎碎念生活的琐事,事无巨细,甚至偶尔涉及顾氏的商业机密。
  除了过分频繁的性事,他俩相处的模式越来越像一对情侣。辰澈自认他对这样的日子是有些心动了。
  他想开口问问她,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每次觉得时机恰好时,他又突然害怕起来。想问的话堵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开口,意外就先来了。
  某日,他在书房内碰倒了一摞书,散出来了一堆照片。照片上是各种娇弱白嫩的男孩子,露脸的,不露脸的,被捆着的,被锁着的,跪着的,趴着的。身体无一例外被拉成人类的极限,身上都是被蹂躏过的痕迹,看得他直犯恶心。他在其中一张照片上找到了顾筱筱的身影,照片上的她戴着眼罩,歪着嘴嘲弄的笑。一个男孩被弄的全身是伤,表情却是极致的享受。聚光灯打在他们身上,过分碍眼。
  非常熟悉的一幕,不是吗?
  顾筱筱寻着声进了书房,看见了散落一地的书和照片,以及在中央半跪着的辰澈,他的手里还撺着她当年公开演示的照片。
  “需要我扶你起来吗?”顾筱筱伸出手,关切的望着他。
  拍开了伸过来的手,辰澈起身,垂着眼问道“这些是什么?”
  “这些吗?”顾筱筱接过辰澈手里的一沓照片,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这些是我的作品。”
  “你刚才手里拿的那张,是我17岁的时候公开表演的现场照片。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留着了。”
  “有意思?”辰澈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镇定一点,他想起了顾筱筱也给他拍过类似的照片,所以他和那些男孩儿是一样的吗?
  辰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你经常做这种事,和其他人?”
  “也不是经常。”顾筱筱已将所有的照片规整好,放回了原本的位置,“因为我母亲的原因,所以我从小接触这些。有时候生气没处发泄,就会找一些漂亮的男孩,他们也挺乐意的。后来长大点儿,觉得有点厌倦了,也不怎么找了。”
  “所以。”辰澈实在忍不住激动起来,双手抓着顾筱筱的肩膀说:“所以当年…当年……”
  “对不起。”顾筱筱看着他突然变了脸色,赶忙把他搂着,“对不起,当年吓着你了吧。我不敢告诉你,怕你不能接受这些。那些手段我不用在你身上的。”
  “当时你为什么不听解释呢?”她把头埋在辰澈的胸口,非常委屈的说:“我不会那样对你的。我知道有些时候我看起来挺可怕,不过没关系,我可以找别人。”
  辰澈目光空洞,问道:“那你当年……到底是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和他们是不一样的,你相信我,我不会那样对你的。我……真的很喜欢你。”她知道自己在他心中份量太小,为了当年的事,她可以再说一遍喜欢。
  那时她是真的很爱他,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阴暗面。但是好像现在有点晚,他对他做的事情已经很恶劣了。
  辰澈最后不死心的问道:“还有吗?”
  “还有什么?”埋在他胸上的少女抬起了头,一脸困惑地看着他。
  她问他还有什么?
  还能有什么?呵。
  他是懂了,他和顾筱筱的思维根本就不一样。她道歉了,不是为和别人做了亲密的性行为而道歉。只是因为怕吓到他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是一样,她从来都没觉得自己和别人脱了衣服做那些事是错的。
  他倒是宁愿她是出轨了,而不是从根本上就不在意爱侣的想法。忠诚是什么?她的脑子里只有对他的占有吧。
  “没什么。”辰澈什么都不想再说了。
  她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却毫无负罪感的和别人亲密。这种行为,让他想起了一个人,这么多年,他真的看够了这种无耻的行径。
  “你还在生气吗?”顾筱筱感觉到辰澈的身子冷得不行,抱着他怎么也暖不热。
  “为什么要生气?”辰澈推开了她,“你随便怎么对我都行,你和其他人怎么样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叁个月之后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希望你信守承诺。”
  是这样么?
  顾筱筱难过的想,只剩叁个月了吗?她刚刚说喜欢他呀,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顾筱筱沉下脸,问:“随便怎么样都行?”
  辰澈闷着声回答:“嗯。”
  顾筱筱并没有马上对他做些什么,她望着窗外的天空,思考了很久,拳头紧了又松。
  辰澈躺在浴缸里,水面上浮着几片花瓣,与顾筱筱身上常伴的花香是一个香味。他抬手嗅了嗅自己的手臂,身上的每一处都带着她的痕迹。
  他自嘲的想,自己还真是像她的所有物呢。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顾筱筱就这么闯了进来。
  辰澈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他全身青青紫紫的,性爱的痕迹都未消除,不动声色地往后缩去。发丝湿漉漉的,一滴滴水珠从他发尖儿流下滑过鼻梁滴在水面上,配合上氤氲的眼神,就是一副受尽了欺负的样子。
  顾筱筱随手将带进来的东西甩在洗手台上,一件一件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
  辰澈的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看东看西就是不看她,耳边全是衣服磨擦过身体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能和你一起洗吗?”她的声音在狭窄的浴室内显得尤为干净。
  他垂下的眼只看见一双腿缓缓地向自己走过来。
  就算他不去看,他也知道,顾筱筱身上和他一样什么也没穿。但或许他该抬头看一眼的,看一眼他就知道,她的脸上难得袭上少女害羞的粉色。
  她是第一次在异性面前完全裸露自己的身体,赤裸的,没有丝毫阻挡。就好像这样,他俩就能坦诚相待。
  顾筱筱没有犹豫,直接跨进了浴缸,泛起的水纹拍打在辰澈的身上,一阵一阵的痒,他干脆直接闭上了眼。
  肌肤与肌肤相触的时候,他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她牵起了他的手,执意地将他的手掌放在她的胸膛。
  “你睁眼看看我好不好?”
  “阿澈。”声音里都带着颤抖。
  闻言,他忍不住把眼睛微微张开,从狭窄的缝隙里,看见的是她发红的脸和少女美好的胴体,他的手实在放在了不该放的地方。
  “你摸得到吗?我的心跳。”蒸腾的水汽附在她颤抖的睫毛上,她一字一顿的说:“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他摸得到。她非常快速的心跳频率像是通过他的手连接到了体内,顺带着他的心也一起狂跳起来。
  他没办法骗自己,他也是喜欢的。
  顾筱筱用带着雾气的声音坚定的说:“我最爱的人,是你。”
  这句话,直接戳中了辰澈内心最不愿回想的地方。
  彼时,他父亲对他说,他最爱的是他的母亲。
  然后呢?
  然后他同时喜欢着很多人,左拥右抱。
  他见够了,一个不知忠诚为何物的人,能把人逼成什么样子。
  顾筱筱不知道,自己鼓上勇气的告白精准的触碰到了辰澈的雷区。一腔孤勇无意间化成利箭插在他的心上。
  “那你呢?”顾筱筱喉咙滚动了一下,直直的看着他说:“你还、喜欢我吗?”
  曾经喜欢过。
  那现在的你呢?
  我想问你一次,你还喜欢我吗?
  “我说过,我恨你。”辰澈用最冰冷的表情看着她,不带着一丝犹豫。
  她无意之间向他心上捅了一刀,他也回敬着,将她伤了个透。
  顾筱筱的眼泪就这样落了下来,一边笑一边哭。
  自取其辱。
  对,她就是在自取其辱。
  她直接把人按在了冰冷的墙上,疼的他龇牙。墙上并不如同寻常人家那般贴着瓷砖,而是一面墙的玻璃镜。
  “我记得你说过,随便我做什么都可以吧?”她笑着取过进来时带上的东西,手里握着一对明晃晃的金属乳夹,乳夹下还挂着金灿灿的小铃铛。
  她抓起他湿润的头发,强迫他仰着头,向她的方向靠去,她贴着他的身体,一边咬他耳朵上的嫩肉一边说:“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你自己。”
  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乳夹被她直接夹在了他发烫的乳头上。猝不及防的痛感,急速的从他身上蔓延,他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蒸腾的水雾气把两人的身体都熏得红红的,更不要说是这种肌肤相贴的情况。此刻,他红的发烫的身体上两个乳点胀得格外的大,沉甸甸的乳夹的将肉粒向地心的方向拉去。
  “疼吗?”她摸着他面容扭曲的脸,一边心痛一边又止不住的兴奋。
  当然很疼!
  被肆意玩弄了叁个月的乳头,变得格外敏感,平时都只是被轻轻的爱抚,最多也不过是被啃了几口。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暴力,脆弱的肉粒根本不能适应。他的身体一直在抖,连带着两处铃铛响了起来。清脆悦耳的铃铛声在浴室里回荡,声音里还夹杂着他浓重的喘息声。
  她将他的腿分开,顺着水流,不用任何润滑剂就将震动棒从洞口捅了进去。
  剧烈的疼痛从肠道撕扯开,水流增加着每一个动作的阻力,没有想象中的润滑作用,反而磨的他更加难受。
  但是所幸,他们今天才做过一次。不然没有任何的扩张,他都想象不到是个怎样的疼法。
  他的胸前和甬道都匍匐在巨大的痛苦之中,疼得他身上全是水珠子。
  顾晓筱筱将振动棒的开关打开,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缓慢的递增,但是还是直接开到了令他发疯而最大档。
  又疼又爽的感觉,太过折磨人了。
  辰澈悲鸣着在水里直扑腾。
  随着时间的推移,快感渐渐盖过了痛感。在这种被虐待的情况下,他竟然可耻的感到了越来越多的畅快,铃铛声越来越响,他也喘得越来越急。
  顾筱筱贴着他的耳尖,发出愉悦的叹息,用手指捏住他已经充血的乳头,往外拉扯去。乳粒被扯得更长,疼得他没了知觉。
  “唔……”他喊的难受至极,都快要哭出来。
  她掐着他的脖子,用力的收紧。发狠的说:“宝贝,好好看看你自己,看看自己有多下流。”
  下流?
  他微眯的眼睛睁大,看向了镜子内的自己。
  镜子中的人抖得不像话,亮眼的铃铛随着身体的起伏不停的摆动。他的身上全是爱欲的痕迹,紫的是前几天弄的,红的是这两天新添的。平日衣服包裹住的地方,没有一块儿好肉。
  他盯着自己的脸,震惊于顾筱筱用词的准确。
  没错,下流。
  他完全就是一副沉浸在情欲里的脸,一双眼睛全是艳色,蔷薇花瓣似的红唇微张着,津液从口中流了下来。他急切挣扎着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能达到高潮。
  “你说你现在这副身体,一般的女人能满足你吗?”她笑着松开拉扯着乳头的手,“明明这么恨我,却露出这种表情。”
  “你离不开我的。”她眼神一暗,直接将乳夹一同扯了下来。
  “!”
  辰澈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样的疼法,痛到极点,甚至发不出半点声音,几乎都快晕了过去。
  顾筱筱不知道往他胸口上抹了些什么,惹得他两点又刺激又凉爽。疼痛感被极好地镇定了下来,升温的空气中像是有一条滚烫的舌头舔着他的乳尖,下体肿得更加厉害,他没出息的哭着射了出来。
  他们侵泡在了淡白色的液体中。
  顾筱筱用手抵住了他的后背,把他按在了冰冷的镜面上。火热的身体就贴合在了毫无温度的玻璃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的乳尖,在摩擦之中越来越痒。还未完全软下去的阴茎就在剧烈的抖动之中迅速挺立起来。双乳和阴茎都紧紧贴在玻璃上来回蹂躏,好似要被磨破皮。
  她一手按着他不停耸动的后背,一手握着震动棒将他死死地钉在墙面上。
  他看着镜子里淫靡不堪的自己,哭得再也停不下来。
  在狭窄的浴缸内,他的腿被蜷曲成极不舒服的姿势。因这非常难受的姿势,他一点一点的往下坠,肠道被逼无奈将振动棒含得更深。在猛烈的挣扎中,他被送上了又一次高潮。
  顾筱筱将所有桎梏扯下,看着被她玩弄的全身痉挛的辰澈,面无表情的说:“现在你还敢说,随便我做什么都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