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操的小兔子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7620
  辰澈不记得自己被压着做了多久,他只记得顾筱筱眼里满是血丝,沉默着再也不说话,不知疲倦的在他身上起伏,直到他射了许多次,再也射不出来。
  他很累,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顾筱筱把他放进浴缸里,温热的水温度刚刚好,舒服的令他发困,只能被扑面而来的倦意肆意包裹。
  他睡着了。
  迷迷糊糊之间,好像听见有人在哭。
  不是嚎啕大哭,是那种细碎的,断断续续的,含着无尽委屈的抽泣声,如果不是四周太安静,几乎是察觉不到的。
  他觉得那个声音有点熟悉,可那是在梦里,他找不到来源。
  算了,
  他太累了,哪里有精力去管什么梦呢。
  等到他醒来时已经很晚了。床边有人睡过的痕迹,似乎是离开了很久。
  他伸出手,摸了摸发皱的床单。
  果然,连余温也散了。
  他起身,全身的骨头像是被拆了一样,使不上劲。大腿和难以启齿的地方酸痛无比,轻微的动作都引得他倒吸一口凉气。费了半天的劲,他终于穿戴整齐,撑着身子,将门打开。
  他见到几名似乎是佣人的人在各自忙碌。他一从房间里出来,这些人都恭恭敬敬向他鞠了一躬,带上标准的微笑。
  “辰先生好——”
  “辰先生,您起来了。”他淡淡的望着领头的男人,看样子应该是个管家。
  “早餐已为您备好,请随我来。小姐说,您今天不用上班,请务必注意身体,少…走动。”管家的公事公办的语气,在传话时有意无意的停顿了一下。
  不知是自己心里有鬼,还是对方本来就带着戏谑的意思,辰澈觉得这几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暧昧与轻视,连谦卑的笑容都看得他发毛。
  他云淡风轻的嗯了一声,跟着管家,神色如常,整个背挺的直直的,走的不急不缓,遮掩着身上的不适。
  虽然真的很难,每走一步穴口都被磨的生疼,但是他不允许自己被人瞧出端倪。
  吃完饭后,他躺在昨晚与她缠绵过的床上。床单已经被换过了,带着花香,有点像顾筱筱身上的味道。
  他看着自己的手,那双手昨晚与她十指交扣,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占有了他。隔着布料,他将手放在胸膛,感受着心脏的律动。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他想,
  自己应该是有点想她了。
  顾筱筱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睡梦中他迷迷糊糊感觉到有双手环抱着自己。
  他睁眼,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他不说话,她也同样的沉默。
  顾筱筱其实有点想让他开口说说什么,类似于“你回来了”之类的。她想感受到有个人是在等着自己,期盼着自己回来的。但是显然,这个要求对于辰澈有点高了。
  她关灯,吻了他。
  一天的疲惫都仿佛消失不见。
  还好,这个人她是真实抱着的。
  然后做爱,
  把他的腿架在自己的肩上,听他不甘心的娇喘。
  “啊……啊、哈……”
  真好听,她想。
  这种生活维持了好几天,每天辰澈都迟迟的醒来,然后无所事事的在庄园里闲逛,他试过出门,总是被管家拦了下来,嘱咐他好好休息。
  他想说自己不用再休息了,但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如果是以前,他大可不管别人怎么想,他要走便走了。可是现在,他没忘记自己是她的人。
  答应了做她的人连外出都要受限吗?
  他无聊的坐在花园里,听到不远处佣人间在窃窃私语。
  她们在说些什么呢?
  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暧昧,自己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她的庄园, 没人告诉他应该已何种身份自处。所有人对他毕恭毕敬,没人敢和他搭话闲谈,又总是在他背后嘀咕着什么。
  自己就是只被豢养着的金丝雀,被困在无形的笼子里,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等着被宠幸。即使这个笼子看起来很华丽,但是笼子就是笼子,他不该被束缚住自由。
  这天,顾筱筱回来的比以往要早的多。其实她很想天天都早点回来,毕竟半年的时光实在是太短了,自己不应该浪费一分一秒。但是为了得到他,她到处周旋着的关系总要花费些时间来处理。还好,她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
  “我能出去吗?”她听见辰澈问她。
  “你想出去?”她反问。
  顾筱筱原本并没有限制辰澈的意思,只是她对管家说不要让他到处乱跑,要多他的注意身体,看来管家误会了什么,他也就误会了什么。
  “我想。”
  他被拉进顾筱筱的怀里,闻到了独属于她身上的味道。顾筱筱的手臂绕在他细窄的腰上,手掌毫不客气的罩在他的臀瓣上,肆意揉搓着。
  很痒。
  “再说一遍。”她轻轻松松卸下了他下身的束缚,现在他的下半身只剩下一条女式内裤。款式是她选的,纯黑的,带着蕾丝花边的。因为是紧身的款式,所以阴茎并不能顺利的勃起。他晨勃的时候被勒的生疼,但是他不说,也有可能顾筱筱是故意的。
  “什么?”他并不过多理会顾筱筱手里的动作,她想做的时候便做了,从来也不问他。
  “我说,再说一遍,你想吗?”她看着他,手指抵在穴口处,抚摸着微颤的皱壁。每日清洁自己已经成为了辰澈的习惯,因为他不知道顾筱筱什么时候会一时兴起,压着他,把粗大的假阳直直的捅到自己的身体里。
  “我……”在这样的氛围之下,自己要是说“想”,岂不是就和主动求欢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求人,就要有求人的自觉。”她戏谑的看着他,观察着他的表情。
  她转身,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盒子,递给辰澈。本来是想着自己终于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和他好好庆祝一番。此时此景,就好像是趁机要挟似的。不过没有关系,怎么样都无所谓,反正自己确实是趁火打劫。
  “打开看看。”
  粉色盒子看起来温柔无害,但辰澈知道,顾筱筱拿出来的东西,肯定不会那么简单。
  他打开,里面的东西连他都觉得有那么一丝可爱,只是有一个看不出来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盒子里面乖乖巧巧的列着些小玩意:毛茸茸的兔耳发箍,带有兔子尾巴的丁字裤,旁边还有一串透明的玻璃珠,那珠子从头到尾依次增大,到了末尾处连接着一个环,实在是生的有些诡异。
  “学长快把衣服穿上,我想看。”她笑的纯良,甚至还带着点期待的神色。
  不再去纠结那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辰澈将自己脱个精光,在顾筱筱的火热的注视之下,换上了她准备的衣服,如果那种东西可以称之为“衣服”的话。
  顾筱筱有太多不可言说的性癖。以前她顾忌着辰澈什么都不懂,舍不得用在他的身上。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不是恨她吗?他不是不愿意吗?她就是要看着这清高的男人被她操的双腿颤抖,满面潮红的样子。
  辰澈没说错,她是个变态,她早就是了。
  她面前的男人生的极美,从初见开始顾筱筱就知道。这样的五官,放在男人脸上就是举世无双,放在女人的脸上便是芳华绝代。
  人间绝色,大多都是雌雄莫辩的。
  所以她总是非常热衷于装扮他,锦上添花,就像现在这样。
  辰澈直了直身子,不甚在意的看着顾筱筱。
  毛茸茸的兔耳衬得他的脸愈发水嫩可爱,肤色白皙到甚至有些病态,双乳生的粉粉嫩嫩,好像天生就是为了让人好好把玩的。白色的丁字裤勒在他的耻间,要是叫他转过身去,肯定能见到那短短的圆圆的尾巴乖顺的贴在小穴的上方,那情景,光是想想就让人忍不住想把他狠狠占有。
  他的阴茎并没有勃起。不过要不了多久的,顾筱筱想,很快它就会全是淫水,硬个不行。
  “转过去。”她命令着。
  其实她想温柔点,可是她控制不住。辰澈那句“恨她”日日夜夜的折磨着她,成山的工作又令她疲惫不堪。她该知道的,自己在心烦气躁的时候,压抑着的施虐欲就会浮上心头。而且,他在她面前穿成这样,她根本不可能冷静得下来。
  那就恨吧,既然你不爱我。
  辰澈转身,背部的肌肉紧实富有弹性,饱满的臀瓣泛着圆润的光辉,短短圆圆的尾巴就像她设想的那样又纯又欲。
  不,这简直比她想的还要完美。
  多可爱多欠操的一只小兔子啊。
  “弯腰。”
  ……
  “不对,再低点。”
  ……
  “做得不错,再低点。腿打直。”
  “好了,就这样,别动。”
  辰澈的身体已经弯到120度了,他感觉有一束目光紧紧黏在自己羞耻的地方。他的双颊发烫,平日里即使有什么害羞的情绪,他的脸上倒不会显露太多。但是,现在,他弯着腰,任由顾筱筱的打量,整张脸已经红透了。双腿不由自主的发着抖,妄想把自己弯成个球,躲起来。因为紧张,小穴收缩的厉害,一开一合,好像在故意邀请。
  自己简直,就是个淫娃荡妇!
  “现在,”顾筱筱的笑声听的她发毛,他已经打定主意了,不论她还有什么要求,自己都不会照做。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自己把手放到屁股上,掰开。”
  辰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到底听到了什么?!
  见他并迟迟没有反应,顾筱筱有了一瞬间的心软。可是,也就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
  如果是常人,看见别人被羞辱,也许会报以同情。但是对于她来说,一个自己心爱的男人,正在把他最私密的地方展现在自己面前,像只无辜的小兔子一样害怕的发抖,尾巴还会随着双臀轻轻颤动。这,只会令她更加兴奋。
  她有什么狠不下心的?
  反正她已经是个恶人了。
  “学长,你不想动手吗?”那种语气就好像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那般自然。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打电话让人把他们的手卸下来!我不动你的手,还不能动别人的?!你的家人,朋友,还有……”她止住了自己的声音,因为不想提起封誊的名字。
  她没有实质性的报复封誊,即使是现在,他仍然活的完完整整。她想时刻提醒自己,以前犯过怎样的错误。会有那么一天的,她会让他生不如死。
  辰澈到现在才清清楚楚的了解到,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恶魔。她之前怎么伪装的那样好?自己曾经竟然还傻到想保护她。
  这个人就是他的命中劫,遇上了,逃不掉。
  但怎么办呢,
  即使是这样,
  我还是好喜欢你啊。
  顾筱筱眼睁睁的看着辰澈将手放在他饱满的臀瓣上,缓缓的向她展现着小穴的诱人之处。那里天天被操的抽搐不止,却还是非常紧密。即使被掰开观赏,也只是弱弱的开了个小口。
  果然,只要牵扯到身边人,学长总是听话的要命。
  “不够,我都看不清。”
  “要开到最大哦,掰到不能掰开为止。”
  骨节分明的手将穴口展现到极致,因为用力的关系,双臀已经开始泛红,透露出淫靡的艳色。穴口被拉成了一个“O”型,大大方方的被人尽情观赏,一览无余,甚至能看见肠道的嫩红,随着呼吸张大缩小。
  “真是只听话的小兔子。”她由衷地赞叹,心情颇为轻快,“学长,你知不知道那串珠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身后传来他熟悉的,润滑剂滴上物品的声音,辰澈整个心都揪了起来,压抑得几乎喘不上气,他甚至想掐死自己。
  “我猜你肯定不知道。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冰冷的触感抵上了穴口,他突然之间明白了,顾筱筱到底要干什么。最小颗的珠子进入了小穴之中,因为穴口被掰开的关系,它甚至只是放在穴口就能自己滑下去。
  好冰!
  他忍不住闷哼一声,回应他的是另一颗更大的珠子。冰冰凉凉的玻璃珠,不带一丝温度,只是往他的体内推去。
  辰澈打了个哆嗦,第叁颗珠子又被推了进去,紧接着是第四颗,第五颗,珠子越来越大,在他的体内咯吱作响。掰开双臀的手早已脱力,扶着墙才能不让自己往下坠。他的膝盖发软,好像下一秒就要跪在地毯上。
  “别塞了……”他终于弱弱的出声,声音里带着一缕哽咽。不仅仅是胀痛,这种玻璃珠是很难被体温温热的,即使是摩擦了这会儿,他还是觉得像是有冰块溜进自己的身体里。
  “只有最后一个了哦,学长一定可以的。”尾音上扬,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虽然说是最后一个,但是这些玻璃珠都是越来越大的,这最后一颗才是最大、最致命的一颗。
  “不行——”要命的玻璃珠还在被她往里面推去,他快疯了,这个女人是真的想把这些全部都塞到他身体里面!他想反抗,又被她钳住手臂。他急的冷汗直流,不能再塞了,他会死的!
  “!啊——”最后一颗珠子不容拒绝的被塞了进去。
  他整个人直直往下坠去,像被折断翅膀的鸟,跌落在纯白的地毯上。六颗玻璃珠随着下坠在他体内横冲直撞,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却意外的撞在了他的敏感点上。
  顾筱筱蹲下身,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他。留在外处的拉环像个小小的尾巴,在他的挣扎之下荡起弧度。他用手肘将自己的身子撑起来,想要逃。
  刚一动,他似乎明白了顾筱筱为什么非要坚持把所有珠子塞进去,如果肠道被全部塞满的话,总是不可避免的会碰到他的前列腺上。只要他有任何动作,那些玻璃珠就会撞向他的敏感处,冰凉的触感又不至于让他太过舒爽,整个人不得安生。
  顾筱筱将辰澈的腰按住,他被迫趴跪在地上,臀部被托着高高翘起,那只小小的兔尾巴反而成了全身的最高点。
  她对于这个姿势非常满意,现在的辰澈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发情的小兔子,撅着屁股,向着她,门户大开。
  辰澈一动不动,任由她打量摆弄。她猜,他应该是不敢动,因为她只要一碰到他的身体,他整个人都会发出微微的呜咽声。
  “学长,这样不好受吧。主动扭扭屁股,我就帮你拿出来。”她是真的很期待,看着他主动讨好着扭动屁股的样子,毕竟学长的臀部是那样的雪白饱满,扭起来一定别有一番韵味。
  他实在没想到,顾筱筱还能提出这样无耻的要求。每次他以为这种无耻已经到极致的时候,她总能笑着告诉他,不,这还不够。
  “你可以试着拒绝,如果——你忍得住。”她将他的身子压低一只手自睾丸处滑向茎体到达龟头,又在茎体处来回套弄。
  他的双乳被迫在毛茸茸的地毯上摩擦,不是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而是像全身爬满小虫子的那种难耐的瘙痒。下体高高的扬起,在顾筱筱手上慢慢胀大。他的脚指忍不住蜷曲,身体随着她慢条斯理的动作抖了起来。
  顾筱筱将大拇指与中指按在他的阴囊系带上,反复揉搓,食指的指甲快速的刮弄着尿道口,这个动作做起来并不算容易,可是显然很受用。
  “拿、拿出去……嗯……”声音里全是说不出的性感妖媚。
  顾筱筱手上的力道时轻时重,颇有节律。故意用力时,辰澈的双臀便会紧张地往上翘起。陡然放松时,他又会因为强烈的刺激往下坠去。如此上下起伏,就如她所言,被迫扭动起来。臀缝满是淫水,拉环还调皮地随着律动拍打着他那两颗沉甸甸的肉球。他扬起了脖子,喉头逸出低吟。
  不行,他得做点什么。
  堪堪的维持着羞人的姿势,只能用一只手绕到身后,妄图将体内的串珠拉拽出来。
  意外的,顾筱筱并没有阻止他,甚至松开了在他下体活动的手,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继续动作。
  天真的小兔子。
  他全身无力,费了半天劲才触碰到不停晃动的拉环。后穴里的玻璃珠终于被体温暖热,挤得他愈发难熬。他将食指勾在拉环处,想要快速摆脱这种折磨,一个用力,又跌到了地上。
  “嗯啊……”顺势而下的玻璃珠反而被含的更深,惹得他眼里一片氤氲,情难自已。
  球形的珠子要被拖出来是十分艰难的。进入时是顺着穴口的方向,尚且如此痛苦。想要拉拽出来可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况且,现在他根本不可能靠自己将串珠拽出来,除非他愿意仰面朝天,大张着腿,将拉珠拖挤而出。以他现在高撅着臀的角度,发力方向不对,怎么做都是徒劳。
  不过呢,顾筱筱笑了笑,学长连这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懂将它弄出身体的法子。
  辰澈不死心的继续试着拽了拽拉环,全身被激的灼热滚烫,娇喘怎么也停不住,看起来就像他正在主动抽动拉珠,靠着后穴获取快感。
  “拿出去……”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委屈,他终于明白自己对付不了这恼人串珠,只能下意识的去寻求帮助,却忘了,就是那个人将他弄到这般田地。
  好吧,自己就好心的放过他。毕竟学长这个样子可太诱人了,将他操到不能自已才是头等大事,顾筱筱难得大发善心。
  后穴很胀,巨大的珠子被水平的往外拖去,肠壁被撑得血管紧缩,穴口的肉都几乎透明快要裂开,有种正在失禁的错觉,他的脑子混乱,这种事实在过分荒唐。
  “呃啊……”他轻喘出声。
  穴口被快速的撑开,又迅速的顺着球形的弧度紧紧闭合。仅仅停留了几秒之后,下一波被撑得发慌的异样感就再次袭来。因为较之前那颗稍小,所以还算没有那么痛苦。
  终于快好了,他想。珠子会越来越小,自己也就没那么难堪了。
  顾筱筱轻佻扬唇,触碰到他稍加放松的肢体,果然是一只单纯的兔子。
  “啵——”余下的四颗珠子一股脑的全被她拽了出来,辰澈发出嘶吼,整个身子几乎要弹起来。
  太过分了!
  他死命抓住柔软的毛毯,几乎要把毯子抠出洞来。身体还处在刚刚的刺激中,抖的像筛子一样。拉珠被拽出时,甩了几滴液体在他的身上,不带凉意,散发的是他自己肠道内的热度。
  顾筱筱心情大好, 施虐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将辰澈的身体重新支起,复原成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还恶意的在红通通的臀瓣上拍打了好几下。那力道不重,是彻底的色情与暧昧。
  “阿澈,”她俯身贴着他光洁的背部,将身体的部分重量依托在他身上,吻着令她着迷的耳后小痣,向着他脆弱的耳道哈着气,恶趣味满满的说,“小兔子乖乖,我要进来了。”
  他的身体似乎习惯了这种强势的入侵,没有太多阻碍就顺利的被捅了进去。
  顾筱筱用左手撬开了他的贝齿,手指毫不客气的挑弄着他湿滑的小舌,激荡起啧啧水声。灵活的右手也没空闲着,套弄着他的下体,给他极致的快感。她挺身,将他狠狠地贯穿,魅惑十足地说:“撅着屁股供人交配,你被操的很舒服吧,真是只淫荡的小兔子。”
  不断撞在敏感点的假阳掠夺了他全部的感官,脑海里只剩下与她做爱这件事。因为顾筱筱的手指侵占着他的口腔,所以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声音的逸出,只能任由着自己的娇喘声一浪高过一浪,他甚至能听见那声音在房间内回响。
  “啊……哈、啊……”
  口中是恶意的手指,后穴被狠狠地侵犯,上下两个洞口都被堵住,来回抽插,下体被不断的拨弄,多个地方一同被刺激,辰澈整个人游走在崩溃的边缘。
  “啊——”
  毫不意外的,他很快就射了。
  顾筱筱可不管他已到了高潮,几乎是同时的,她将双手扣在他软弱无骨的细嫩腰肢上,用近乎疯狂的速度将他往自己的方向拉去,胯也肆意摆动,连带着假阳用力撞着他的脆弱不堪的前列腺。
  肉体碰撞的声音大得可怕。这样发狠的力道,带来的快感比平日单纯的撞击还要强好几倍,更何况他明明正处于高潮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再也没了喘息的空余,他彻彻底底地叫了出来。大量的精液随着剧烈的抽插,射的到处都是——地毯、墙面、他的身体、顾筱筱的身体,全部都被他弄脏了,整个场面淫秽不堪。
  ……
  终于结束了。
  他像个被肆意玩坏的娃娃,倒在了一片斑驳的白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