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夜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7219
  红酒、烛光、音乐、玫瑰。
  暧昧的光晕笼罩在俩人身旁,缓缓的调子浑在月色里,迷蒙不清。
  晃晃悠悠的光里藏了一个绝世脱俗的美人。辰澈眉眼冷清,四周的靡靡似乎与他无关,只有耳尖淡淡的粉色,隐隐透出他的不安。
  他看上去端庄优雅,精致的餐具泛着银辉被握在那双纤细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上,那手好看的有些过分。如果不是衣着不对,温润矜持的气质甚至让人有一种他在参加盛大宴会的错觉。
  顾筱筱漫不经心地品尝着私人厨师提供的美味,直勾勾地盯着衣着极不得体的辰澈。半透的布料根本遮不住太多肉色,淡粉的乳头羞羞的藏起来不愿见人。昏暗的烛光里他身上的每一处都像带着钩子,露着一点,又隐着几分,就是叫人看不完全,偏偏又是这样引人遐想。
  辰澈在她的庄园里,穿着她准备的衣裙,吃着她安排的食物,甚至之后他整个人都会是她的。烛光烧的她燥热,眼神也暗了。
  他是她垂涎的猎物,
  她是匍匐已久的野兽。
  辰澈姿态从容,些微动作间,一个呼吸便晃开了蜜色,一个起伏就露出雪白的腰肢。
  美人美不自知,惊起一滩春色,醉了她的眼。
  辰澈是乖顺的,对于她的安排极少有异议。叫他穿衣裙,他便穿。邀他共进晚餐,他也泰然处之。
  可以把这理解为淡然。或者,说难听点,不在乎。
  任她张牙舞爪,费尽心思,她的学长啊,对她倒比初识还要冷淡。
  “怎么不喝酒?”顾筱筱举起酒杯,笑着看他。猩红的液体在杯中摇摇晃晃。
  辰澈举起高脚杯,轻抿了一口,那味道颇为香醇,入口圆润,裹着果香,就是有丝酸味让他不太习惯,便放下了。
  辰澈的双唇沾染上了酒色,显得愈发红润起来。
  “学长,你也不说话。我都不知道这些合不合你的口味。”她的声音略带娇嗔,纤长的睫毛下掩着斑斑点点的情欲。
  “顾总的安排,自然是好的。”她赤裸裸的目光令他烧得慌,还好他的脸上看不出,不然他可不知该如何是好。
  夜太长,对于即将到来的情浪,辰澈也是极为忐忑,冰霜之下,滚烫的情绪翻涌的厉害。
  他并非不明白顾筱筱想要什么。就是因为太明白,他才更加坐立不安。顾筱筱甚至派过人来,说是给他传授“经验”,他冷着张脸把人赶了出去。
  准备的过程异常艰难,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生理上。强烈的自尊心让他甚至不愿去触碰那些清洁的物件,可是他不得不做。在雪白的,亮堂的,无人知晓的卫生间内,他沉默地清洗着,为了被人享用。
  就算现在只想起一星半点,就能让他羞愧难当。
  “学长像以前一样,总是爱走神呢。”顾筱筱不喜欢听辰澈叫她顾总,这相当于时时提醒着她,自己是靠什么才有了现在的光景。相当于他直白的对她说,他不愿。
  说什么以前?
  辰澈狠了狠心,出言讥讽道:“顾总想做什么就做,不用演这么多花样。”太过暧昧的气氛让他难受,他宁愿顾筱筱是发狠的,不近人情的,被她温柔以待,会让他有种被珍视的错觉。就算他明白,这个人是激不得的,最后也只会是自讨苦吃。
  “想做什么就做?”她眯着眼,望着眼前大言不惭的男人,自己的深情,从来比草还贱,“不急,让我先喝点酒吧。”
  她提着暗色的红酒瓶,带着审视的目光接近着自己今晚的猎物。
  “张嘴。”她用虎口钳住他的下颚,强迫他扬起头。
  绝佳的红酒毫不客气地涌入辰澈的口中。
  “咕咚咕咚——”一瓶酒直直的灌下去,呛得他咳嗽不止。艳红的液体顺着下颚流至全身,在锁骨处汇成一湾小泉,又浸透了整个衣裙。
  他全身散发着红酒的香醇,本来就半透的衣物,现在更是接近透明,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两处红点沁进了酒色,阵阵晕染开来。突如其来的酒水,刺激得他浑身一颤,两颗红乳更是因为凉意而战栗起来,彻底暴露在顾筱筱的目光之下。
  辰澈本能的想将酒吐出来,又被顾筱筱堵住了嘴。这酒不烈,偏偏激的他喉咙发疼,口唇也火辣辣的。唇齿交融,他的整个呼吸都被夺去。炙热的唇紧紧吸允着他的唇珠,辗转厮磨间涎水混着酒水都被顾筱筱一饮而尽。暧昧慵懒的音乐也掩盖不住在房间里回荡的水渍声。
  “学长…你好甜。”顾筱筱哑声望着眼前人,他眼尾泛红,水光粼粼,表情带着一丝痛苦,又透着些许茫然,让人忍不住的想欺辱。
  不知道是因为被呛着,还是因为别的原因,辰澈整个身子都泛着淡淡的粉色,耳朵更是要滴出血来。她轻舔过他的耳垂,圆润润的肉球像颗珍珠惹人喜爱,忍不住放在口中好生研磨。酥酥麻麻的触感惹得他想要躲,又被一只手固定住,动弹不得。黏黏糊糊带着香味的热吻啄过他的喉结到达锁骨,她耐心的用嘴临摹着辰澈身体的形状,另一只手也不安分的收紧,摸索,探寻。
  辰澈整个脖颈生出了大大小小的红痕,淫靡不已。身上的衣裙被撩了起来,浸湿的衣料滑溜溜的,又引得他一阵轻颤。
  “叼住。”
  闻声,辰澈竟生出一丝庆幸。被人这样玩弄,他快要受不住了。他害怕,他怕克制不住想要出声的欲望。主动叼起衣裙任人采撷的样子虽然羞耻,但好歹可以堵住自己的嘴。
  顾筱筱望着辰澈的目光越来越沉,他湿漉漉的眼睛冒着水汽,有些不知所措的偷瞄了顾筱筱一眼。
  糟糕,被发现了。
  目光汇聚之处,像有一把火要把他俩烧个干净,烧成灰揉在一起。
  黏腻的吻落在发烫的乳首上,一遍又一遍,细致的清理残余的酒渍。她的手在另一只的乳晕上打着圈,似碰未碰,总是略过关键之处。
  辰澈想逃开这磨人的桎梏,往后退了退。指尖又在这摩擦之间撩拨出火来,一直被戏弄的乳头像是得到了抚慰,兴奋的挺立。察觉到了辰澈的扭动,她便用两指夹住红乳,来回揉搓。口中的乳尖也胀大起来,被吸的通红,舌尖上的细纹给辰澈带来别样的颗粒感,口中衣料上水渍的色泽更艳了几分,他的牙齿收紧,有点发痛。
  顾筱筱缠绵悱恻的细吻渐渐转化成热烈的舔砥与轻啃,不论力道是轻还是重,总是能轻易拨动情欲的弦,一下又一下,起伏不止,丝丝入骨。
  她一路吻到了腹股沟处,那处格外敏感,引得辰澈忍不住弓起身子往外送去,又在触碰后弱弱的收回。太刺激了,就算是简单碰一下,也是叫人受不了的。
  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地方,顾筱筱将双手都扶在他的腰间,动作轻的像羽毛似的,让他又痒又酥。嘴里的动作也没停下,每落到一处,他都忍不住颤抖,水雾罩在眼帘,好似要滴出水来。
  身体很奇怪,明知不该如此,又享受着这极致的情事。他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在欲海里沉浮。
  “学长,去床上吧。”
  口中的遮羞布被拿开,他陷在软绵绵的大床里,浑身找不到着力点,只能随着她的动作不安地扭动。
  他已经一丝不挂了,整个人就躺在顾筱筱的身下。嘴被自己咬破了皮,渗出血丝,看得她愣住。
  “你是傻了吗?”
  回应她的只有轻微的闷哼,他的眼神太倔,刺的她眼角发酸。
  “别憋着,叫出来!”话语间的怒气让俩人都微微一征。
  她回神,不断的默念,要给他一个美好的初夜,要冷静,要温柔相待。可是手却覆上了已经泛紫的阴茎套弄起来。
  她感受得到,手中茎体里血管的汹涌,它在一点点的胀大,大到她一只手根本握不住。她受到鼓舞,加快了拨弄的速度。
  辰澈的额头附上一层薄汗,难受地抬起脖颈,突出的喉结清晰的落入顾筱筱的眼中。
  她贪婪地吻了上去,力度发了狠,着了魔。
  口中是搏动的血管,身下是颤抖的心上人。
  顾筱筱太了解该怎么让他兴奋到难以自已,她所有的技巧都是为辰澈准备的。一波又一波的快感堆积在下腹部,辰澈整个人都飘飘然,想要叫喊,还存着最后一丝理智。
  不!
  不可以!
  被压到极致的闷哼引得顾筱筱回忆起当初被抛下的时候。她微微起身,看着辰澈满是情欲,又明明白白写着拒绝的脸。她不免有些哀伤。
  “阿澈。”
  她望着他。他明明离自己那么近,她却觉得他离自己好远好远,远到抓不住。就好像一切又是一场梦,她还在那叁年里忍着煎熬,每次醒来都是自己一个人。
  床是空的,心是冰的。
  自己不该看她的,辰澈想,她的眼怎会生的如此深情。
  她唤他,区区两字盛满了浓得化不开的哀伤。
  顾筱筱很少叫他“阿澈”,总是在情动万分时,含着浓烈的占有欲,珍重的唤他。
  “阿、澈。”
  正是因为他们之间有着理不清的过去,她才能轻易的触碰到他的软肋。
  发紧的双唇有了松动的迹象,没人去细想是何缘由。
  自己的底线总是在她面前一点点被打破,什么原则,什么骄傲,遇上这个人,统统不作数。
  他的阴茎被含在顾筱筱炙热的口中,时隔多年,这种被包裹到窒息的感觉依旧令他疯狂,甚至更胜于往昔。
  铃口被照顾的极为周到,湿润的舌尖来回扫过各个边边角角,口中紧密的热气足以把他烫伤。辰澈真的无奈,阴茎仿佛不是自己的,乖顺的不像话,一股股的水不停的往外冒,贪恋地痴迷为它带来快感的樱桃小口。
  太难受了,耳畔传来顾筱筱在自己腿间吞吐的声音,他只要稍低下头,就能看见她的嘴塞满了他的胀大,神色认真细致的讨好他。
  对于情事,顾筱筱一贯认真。
  那,她会不会像这样舔过别人的身体,感知别人的情绪,满足于别人在她身下承欢?他们一定更能讨得她的欢心,不像自己这般不情不愿。
  当年被他撞破的那场她与别人的“性事”,始终是他心底羞于启齿的阴影。
  “乖,叫出来。”她继续哄诱着他,像是在哄小孩子。
  他确实受不住了,理智缓缓决堤。连自己都没发觉,他竟是带着点“争宠”的意味放弃了他的抵抗。
  “嗯……”
  不会刻意讨好、不会矫揉造作、不会故意捏着嗓子发出甜的腻死人的声音,她的学长,连呻吟都带着矜持与克制。
  多年的冰霜在她的口中化为一汪春水,汹涌的,炙热的,滚烫的,全数流进了她的嘴里。
  她毫不客气的,全部,吞了下去。
  辰澈的眼圈都红了,总是这个样子,自己真心喜欢过的人,即使是心里再怎么不愿意,身体又怎么可能不为所动。压抑不住的呻吟声,他自己都听得心悸,怎么可以放荡到如此地步?
  “不……”他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难以置信的看着在自己腿间的女人。他感觉得到,顾筱筱的一只手指正在他感到羞耻的地方画着圈。
  “听话。”顾筱筱耐心的哄着他,声音里是藏不住的暗哑。
  渴。
  熊熊的欲火烧得她透不过气,想要急切占有辰澈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她恐怕是疯了,或许她本来就是疯子。
  她分开辰澈并拢的双腿,无比私密的地方全数落在她的眼里。粉嫩的穴口紧张的一张一合,被手指刺激个不行,含羞带怯的躲着。
  真的,太可爱了。
  顾筱筱痴痴地望着,拿出早已备好的润滑剂,抹在自己的指上。她一只手托起辰澈的臀,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往穴口探去。
  黏糊糊的润滑剂涂满了臀缝,辰澈紧张地想把腿重新并上,却也只是徒劳。双腿被分得更开,一根手指就这样滑入穴中。
  润滑剂足够的多,只是进入一根手指实在是绰绰有余。难以言喻的怪异感,侵袭着他的理智。她在他的身体里,扭动着的手指不断提醒着他正在被人探索的认知。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叁根手指。
  “住手……嗯……”太多了……两根手指进入时只是有一点难受,到了第叁根,实在是胀得他发痛。穴口的皱壁都被撑得平整起来,那里就不该是用来做这种事情的。
  “抱歉,学长你再忍耐一下。很快……就会让你舒服起来的。”顾筱筱带着急促的呼吸声,忍着欲望安慰他。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在辰澈的身体感知他的温度,听着他动情的喘息声。
  “……怎、怎么可能……会舒服…啊……”辰澈扭动的弧度更大了,手指生生往里钻的感觉太过诡异,带着凉意的润滑剂在搅动中不断升温,湿湿哒哒的水声从他的穴口处传开。
  温热的肠道紧紧吸附着她的手指,紧密的被包裹的感觉从她的手指处传来,整个人处于极度兴奋当中——
  这个人,终于是自己的了。
  辰澈将头埋进枕头里,发出小动物的呜咽声。纤长的手指还在不断地往内探寻,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受多久,穴口火辣辣的痛,每一秒钟都分外难熬。
  “!嗯……”
  顾筱筱敏锐的察觉到身下的人突然变得极其僵硬,连挣扎也停止了,抓着床单的手青筋暴起,在无声的传达着什么。
  她低下头,轻啄辰澈有些湿润的发丝,将舌尖抵在他耳后细细的小痣上,用带着水雾气的声音说:
  “找到了。”
  辰澈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令人发疯的快感,从尾椎骨一路上升至大脑,这种妖异的刺激,超越了他所能认知的范围。
  顾筱筱看着他的脸越来红,呻吟也带上了颤音。她恶劣地指着那处,来回抽插,臀肉在剧烈的动作下啪啪作响。
  “啊……啊、哈……出…出去……唔……”,猛烈的攻势精准的落在他的前列腺处,铃口也湿的不成样子,流出的液体和润滑剂混在一起,把床单弄的湿滑一片。
  辰澈抖的就像岸上快要濒死的鱼,声音控制不住地从嘴中窜出,咿咿呀呀的说不完整。
  “舒服吗?”
  太过强烈的羞耻感在听到询问时达到了顶峰。他只能一边摇头,一边艰难地挤出话来,
  “才…才、不会……变…变态…啊……”
  顾筱筱闻言,眼睛眯的愈发狠厉,是嫌她太过温柔了吗?
  “学长,”她缓缓地从辰澈身体里退出来。被抽插到熟透的穴口还在阵阵收缩,大量的润滑剂从穴中流出来,给人一种液体是他自己分泌出来的错觉。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欠、操。”阴沉的声音让辰澈止不住打了个寒颤。
  顾筱筱掀起自己的裙摆,里面是早已穿戴好的假阳内裤。它的细节做的极为考究,质感款式都和真的无异,甚至还有震动功能。
  在辰澈的认知里,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东西。他以为最多不过是用用手指。想到把这样的东西放进自己的身体,即使是他,也不免露出一丝恐惧。
  顾筱筱轻抚他的头,像照顾大型犬一样,不急不缓地为他理毛。
  终究还是怕弄伤了他,她又倒了许多润滑剂在假阳上,抵在穴口想要挤进去。
  “乖,放松,让我进去。”
  被扩张过的穴口依旧很紧,毕竟和叁根手指相比,假阳还是粗大了两圈。
  辰澈紧张地脚趾蜷曲起来,试图放低自己的身子,但不是他想放松就能放松的,整个人就像块木头,僵硬的不行。
  顾筱筱只能用阳具的头部一点一点的蹭入小穴。虽然花费了些力气,但好歹将头部送了进去。
  辰澈的冷汗都落了下来,身体上全是薄薄的汗珠,像裹了一层糖霜,显得愈发可口诱人。
  顾筱筱试着来回抽动了几下,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像是写给她的赞美诗,让她疯狂,让她痴迷。
  她一个挺身,将阳具全部都塞了进去。辰澈觉得自己好像被整个劈开,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生生被逼出了生理泪水。
  “!啊…疼……好、疼……唔……”
  顾筱筱急急地吻去他眼角的泪水,将他死死按在床上,两人的手十指紧扣。
  阳具震动起来,抽打在他的敏感之处。
  “阿澈,乖。不疼不疼了。”
  她吻着他,挑出他的舌尖,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反复吮吸,强迫他沉溺于这场性事。接吻的动作愈发粗暴,挺动的频率也越来越快,阳具死死碾压着前列腺处,他们像两只野兽,激烈地纠缠在一起。
  “太、太快了……嗯、啊……停……停、停下——”辰澈身子发软,穴口在来回抽插中红得吓人,每个动作都给他致命的快感。阳具在退出时会带出些许嫩红的媚肉,小穴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似的,不舍地吸允着阳具,渴求着更多,然后便全根没入,彻底被塞的满满当当。如此,反反复复,仿佛没有尽头。
  顾筱筱看着辰澈溺死在爱欲中的脸,哪还有往日性冷凉薄的影子。
  整颗心都暖了起来,人间绝景大抵就是,
  皎月融进湖泊,
  春风吻遍碧色,
  我进入你。
  辰澈从里到外都湿透了,目光涣散,染遍绯色,烫的吓人。尽管已经被操地痉挛不止,还是不能只通过后穴处泻出来。
  毕竟还是第一次,顾筱筱想。
  贴心地抚上辰澈的前端,一边套弄着阴茎,一边更快速地往敏感处撞去。本来后穴处的刺激就令他发狂,现在前后夹击,更是让他失去理智。
  不行——他快要——
  铃口突然被顾筱筱用手指抵住,想要射精的欲望硬生生地被截了下来。
  “!放手……呃……”两颗阴囊已经满的不能再满,叫嚣着想往外处泄去。太难受了,欲望卡在她的手中,上不去也下不来。
  “阿澈,叫我的名字。”她迷恋着他耳后的小痣,将它舔的湿润无比。
  “啊……放、放手…嗯………”生理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散开,又被她全部吻去。
  “叫我的名字。喊出来,我让你射。”他太骄傲,就算被操开了,心中还是觉得耻辱。
  不是什么前任,不是什么顾总。
  我是你的顾筱筱,全世界最爱你的顾筱筱。
  “不……放、手……啊……”
  他不要,他不能。
  这么亲昵的称呼不适合他们的关系,
  只贪念肉体的关系。
  “阿、澈。”“阿澈。”“阿澈——”
  她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一遍遍的吻着他,诉说着不能宣之于口的爱意。
  “筱筱……”他大概是疯了吧。
  积蓄已久的欲望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喷溅到顾筱筱柔软的腹部,又滴滴答答地流到自己的腹上,他双目无神,泪痕未干,喃喃的说着什么。
  顾筱筱还在为那声“筱筱”弄得眼角发酸。
  她好想哭。
  本来就是一个喜欢撒娇的女孩子,硬生生的披上了冷漠的盔甲,去学习怎样面对商场的腥风血雨。午夜梦回,这叁年她有多想再听到他再亲昵而宠溺的叫着她的名字,再抱着她,再吻她。
  还好,她等到了。
  附身贴近他的唇畔,想听清他的呢喃。
  然后,她听清了,
  “筱筱……”
  “顾筱筱……”
  “我…恨、你……”
  我恨你,恨你明明不是深爱却不肯放过我。
  我恨你,恨你用尽温柔转身却能和他人缠绵。
  我恨你,也恨我自己。
  我忘不了你,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