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你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9564
  顾筱筱眼里的狠厉来不及收回,她倒是好奇,谁能在这种时候不知好歹的开门?
  看清来人后,她整个人都是懵的。慌张,害怕,无措,强烈的窘迫感压得她喘不过气。
  辰澈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荒诞的一幕,脑袋一片空白。
  顾筱筱的衣着尚且整齐,但却是他从未见过的魅惑风情。白色的液体在黑色的高跟鞋上尤为显眼,他太清楚那是什么了。跪在地上的男人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白浊,见到陌生人非但不紧张,反倒是一幅享受的表情。他甚至扭了扭屁股,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地方,满足的发出低低的喘息。
  尴尬的并不是没人开口说话,而是男人后穴里的阳具震动就没停下来过,整个房间里充斥着“嗡嗡”声和男人猫一样的低喘。
  顾筱筱很快恢复了镇静,快速将身旁男人自己的衣物盖在他的身上。她蹲下身,平视着眼前的男人说:“很抱歉客人,我有一些私人紧急事务处理,违约费用会十倍返还给您。”
  她并顾不得看男人的反应,心思全都在辰澈身上,纵有千言万语都不知如何开口。
  辰澈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他平静的望着眼前的少女,他交往了4个月的女朋友。
  “我可以……解释。”顾筱筱抬眼坚定的望着辰澈,小心翼翼地靠近他,试图理清楚其中的缘由。
  “解释?”辰澈怒极反笑,“你想怎么解释?解释你背着我和另一个男人在酒店……”他瞥过地上尚在高潮余味中的男人,迅速转过头不愿多看,“这样?”
  顾筱筱急忙上前拉住辰澈的手, “也许你不能理解,但是可以把这当做一场商业交易……你要相信我,我有多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相信你?”辰澈挣开顾筱筱的手,决绝道:“我已经信过一次了。顾筱筱……连你喝醉酒被骚扰的那天晚上你是骗我的,我们感情的开端就是你精心布局的,我身边有谁针对我,会莫名其妙的被退学被威胁,这一切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昨夜,辰澈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是个高傲到骨子里的人,臣服于人对他来说,太难。
  可是,他真的爱上顾筱筱了。
  这个女孩有着她从未见过的执着,凭着一腔孤勇一点点的侵占着他的心。他整个心上都刻着同一个名字——顾筱筱。
  他不想臣服于人,但可以臣服于爱。
  奇怪的是,第二天顾筱筱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果然要当面说吗?思及至此,辰澈脸上都烧起来。
  他找遍了顾筱筱常去的几个地方,还是没有看见她的身影。意外的,封誊拦住了他。
  “阿澈,你在找顾筱筱?”不知怎的,封誊笑得有些居心不良。
  辰澈皱了皱眉,“你想说什么?”,自从他与顾筱筱交往之后,与封誊就刻意疏远了。封誊这个人一定有所察觉,但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本来辰澈就是有些意外的,如今他的出现自然让辰澈有些许警觉。
  封誊笑得越发森冷,“我想说,你被一个女人耍的团团转,现在还想主动送上门?你知不知道她是个什么人?”
  “她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封誊此人睚眦必报,笑里藏刀。辰澈虽然同情他,但他说过的话从来不会全信。
  “我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她跟我比不过半斤八两。”封誊向辰澈缓缓逼近,“顾筱筱,顾氏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你猜猜从她十六岁开始,叁年,和多少男人发生过关系?你以为她纯情?只有你才会信,哈哈哈。”
  “你们当初在一起是因为她被骚扰吧,后来你们报警,警察告诉你找不到人?你猜他们四个现在怎么样了?一个双手全废,其他叁个人在病床上趟了叁个月,我有她狠?”封誊像只在阴沟里窥视的老鼠,默默地收集着顾筱筱做过的一切,等着给她致命一击。
  辰澈冷着脸,他的顾筱筱绝不会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她爱哭,爱闹,会在胆小时缩在他的怀里,连看恐怖片都吓个半死还不承认,只是抓住他的手不放。她是只傲娇的小猫咪,懒懒的在他怀里撒欢,就算会威胁着亮出小爪子,也会在碰到他的前一秒认认真真地把爪子上的利甲收得紧紧的。
  “你不信,对吧。你不觉得这几个月你过得太顺利了吗?辰明对你态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平时针对你的人不是退学,就是再也没有消息,就没有一点觉得奇怪?你不信,我还能带你去见见当初那几个男人,真惨啊,明明只是拿钱办事,没想到那丫头还嫌弃他们下手太狠,反咬一口。”
  “哦~你也别以为她有多喜欢你。她得到手之后对方的下场总是不怎么样,她现在不过是对你有兴趣才会耐着性子和你玩。你要是不同意,她今天就能换一个人,以她的身家,一勾手指,就有一大群男人倒贴。”封誊明白,最好的的谎话就是真话混着假话讲,真真假假混在一起,只要稍微改点小细节,就是完美的谎言。
  辰澈并不看他,冷着声音问:“你说完了?”
  “给——”封誊递给辰澈一张房卡,“你不是在找顾筱筱吗?她在xx大酒店xxx房里,你找她的时候,她和别人玩的正欢呢。”
  辰澈犹豫着,有些不敢接过那张卡片。
  “信不信都随你,你去看一眼总不会有什么损失。或者,你怕我耍什么花样,可以叫上你那些同学们一起去看啊,我也不敢保证开门看到的是什么,顾筱筱丢脸就丢大了,这样一想倒是蛮好玩的。”
  辰澈不多说一句,拿起房卡转身就走。信或者不信,他总要自己去见见。
  他打开房门那一刻,心都凉了。
  顾筱筱还是他认识的那个顾筱筱吗?
  他想逃。
  身体就像掉进了无尽的沼泽,浑浑噩噩黑暗妄想将他吞噬,他出于本能地逃离这个地方。
  “谁告诉你的?”顾筱筱愣住了,她到底是哪里出了疏漏,语气不自觉带了狠厉。
  “所以?是真的,对吧。”辰澈后退一步,“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我都不知道应该相信你哪一句…”
  辰澈像只固执己见的蜗牛,常年呆在自己的壳里。那天阳光正好,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他说:“信我一次吧,我不会伤害你。”
  他受到蛊惑小心翼翼走出了自己的壳,一身的软肉被刺了个透。现在他迫切地想逃回了自己的壳里,被骗一次就好了,如果再执迷不悟,他就不是辰澈了。
  他有自成一派的高傲,不会将自己的自尊放在任何人的脚边任人践踏,即使他爱她。
  “分手吧,顾筱筱。”
  他转身,拾起自己的高傲。
  “分手吧,顾筱筱。”
  “我不同意!”凭什么呢?!顾筱筱从来就没有想过和辰澈分手,她竭尽所能将一切递到辰澈面前。这是她的初恋啊。她用尽全力喜欢的人,轻易就可以说出离开她的话。
  “辰澈!”顾筱筱看着辰澈离开,想要追上去又克制着自己不去追。自己的真心就这么不值吗?连让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她算什么?她喜欢这个人的骄傲,现在却恨极了他的漠然。
  他的心是冷的,天生的,怎么捂也捂不热。
  辰澈的脚步并没有停下,他害怕去看她。怕自己心软,怕自己忍不住去相信她的解释。
  顾筱筱脑子很乱,冲动容易使自己做出错误的决定。她想冷静,指甲掐进肉里,渗出血来。
  叁名侍者走进来,领头开口对她说:“小姐,顾总找你。这里我们会处理好的。”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人带着走进了自己母亲的办公室。
  顾星瑶轻蔑地看着自己的女儿,“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丢顾氏的脸。为了一个男人?我从小到大都教过你什么,你全都忘了吗?”
  顾筱筱盯着自己引以为傲的母亲,“母亲,是您安排的吗?”手掌里的血迹已经干涸,皱皱巴巴,一片斑驳。
  “我没那个闲工夫。”顾星瑶直视着自己的骨肉,“封誊那个小子吧,虽然我并不想多插手你的感情,但你做事实在是太不小心了,我嫌丢人。”
  “你可以恨那小子,更多的,你多恨恨你自己。你以为你做事没有漏洞?买通人想报复又做的不够狠,才会被人抓住把柄。是优柔寡断害了你自己。你要是想要谁,使点手段就可以。他不爱你,爱的只是你装出来的假象。你倒是把他保护的很好,我不信你没想过用强制手段,我太了解你了,你身上流着我的血。”顾星瑶轻抚着自己女儿的脸,筱筱美则美矣,却少了些凛冽,毕竟还是太年轻了。
  “让人害怕,比让人爱容易得多。爱情这种东西是只有小孩子才会相信的。或者去b国留学怎么样?之后我把顾氏交给你,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
  顾氏的权势,顾筱筱很难不心动。拥有了顾氏,可以说能撼动半个x城。
  “你也可以拒绝,继续去追求你所谓的爱情。他信不信你,你自己心里还不明白吗?而且即使你们重新在一起,你不也一样得不到他?一幅小女人姿态并不适合领导顾氏,继承权你就别想了。相反,你答应去b国,封誊我会替你解决。叁年之后,你想对那小子做什么不都是很容易的事?我不在乎你喜欢谁,我只想要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
  “好。”顾筱筱没得选,她不能放弃顾氏,对于辰澈,她不敢赌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她能肆无忌惮的去追求他,背后都少不了顾氏的暗箱操作。如果连这点底气都失去了,那辰澈怕是不能再看她一眼。从小到大她都习惯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若是现在要把这份权利交出去,她是万万不肯的。有了权利,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保护想保护的人。
  “封誊您不用插手,之后我会自己解决。”区区一个封誊确实不值得自己母亲亲自动手。
  “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孩子。之后叁年,不要和辰澈有任何联系,可以做到吗?如果之后你还对他念念不忘,我也不会多说什么,你的婚姻自然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
  “这个不需要您说,我也是这样想的。”顾筱筱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要辰澈等自己叁年,不联系对谁都有好处。她拿出手机,深吸一口气,交到顾星瑶手里,“母亲,手机我叁年之后来取。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叁年,辰澈不能有交往任何对象,对您来说这轻而易举。”
  顾星瑶接过手机,一脸满意,“当然。”
  成长是一瞬间的事。
  此一瞬间无所不有,
  下一瞬间无所不失。[1]
  叁年如同白驹过隙,
  那些尘封在心里的青葱回忆,
  惊艳了时光,
  温柔了岁月。
  再回首已是物是人非,
  换了人间。
  [1]语出村上春树;
  顾筱筱,回来了。
  辰澈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没有人告诉他,是他浏览网页时无意瞄见的——“顾氏集团新任总裁年仅22岁”。没有人敢告诉他。顾筱筱像是他的倒刺,多年顽疾,无药可医。狠下心将之撕去,只会越来越疼,流血不止。然后结痂,再次生根发芽。流血,结痂,再流血,如此反复,新痕旧疤。本来是不疼的,若是没有提及。
  叁年了,我只能从他人的只言片语,猜测你。曾经,我们有最亲密的关系,听得懂两个人之间的暗语。现在,随便一个甲乙丙丁,都能说出你。随便一个男人,都比我知情识趣。
  不能再往下想了。
  “顾总,若是为了犬子,你不必如此大费周章。”辰明抓着手机不放,阴测测的声音从口中磨出。
  顾筱筱接任不过一周,却处处针对着辰明的公司,股票一路跌停,业内人倒是好奇,新官上任叁把火,这火偏偏烧在了辰明身上。每天亏损几百万,辰明实在憋不住,给顾筱筱打了电话。
  “辰叔叔说笑了。大家都是生意人,生意场上的事只求个公平竞争。我只不过恰巧看上了与贵公司相同的项目。辰总大人大量,想必不会与我计较吧。我这也刚刚上任什么都不懂。若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你多包涵。”对方满不在乎的态度,更加激怒了辰明。
  “顾总刚上任,想必有诸多不便。若是有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辰某虽然没什么本事,这么多年打拼,总规有些许绵薄之力。”这个小妮子过了叁年讲话倒是愈发虚伪了。
  “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劳烦叔叔你。”顾筱筱不自觉地扯了扯嘴角,轻笑出声,“说来不怕顾总笑话,这么大的顾氏,我竟然找不出一个可心的助理。别看我现在与贵公司项目发生冲突,似乎略有优势。可这每日遇事不顺,想来合该是辰叔叔笑到最后。不然……多年基业实在有些可惜。”
  “顾氏生意兴隆,手又伸的到我公司的地界,生意只会越做越大,何愁区区一个助理。”辰明多少有些傲气,但与顾氏抗衡无异于以卵击石。当一个人足够强大,是不在乎其他人在自己面前使什么手段的。
  “犬子辰澈与顾总多少算是旧识,想来总比外人合你的心意。若是顾总不嫌弃,正好让他去你那历练历练。”辰明冷哼,这妮子不就是看上了他儿子,又不主动开口,就等着别人来求她。
  “让贵公司未来的继承人来我顾氏当助理,我顾筱筱何德何能?何况……我与辰澈之前有些误会,他只怕不愿意。”
  “顾总都说了,只是误会,误会解开就好了。要不让犬子亲自登门拜访,向你道歉。”辰明咽不下这口气,但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她不过想要自己儿子,只要公司基业长青,自己儿子又算什么?
  “就不劳烦辰澈登门了,我这忙的是一刻也停不下来,也只希望公子尽早来我公司,正好也能叙叙旧。”顾筱筱眸光半掩,长吁一口气,她,已经等的太久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顾总先忙,我就不打扰了。”辰明猜的没错,说到底还不是自己那个小兔崽子惹出来的祸端。他本以为,俩人的事黄了就黄了,谁能想到叁年了,顾筱筱还能搞这么大的阵仗。他可真是养了个宝贝儿子。
  不仅是自己父亲要求自己尽快去顾氏,连封誊也拼命给辰澈打电话。
  “那个女人是疯子,求你救救我吧,哥!”
  “一切都是她算计好的。我不能落在她手里,我会没命的!哥!哥!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了!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啊!”
  身边所有的讯息都指向一个地方——顾氏。
  辰澈不奢望顾筱筱对自己有多念念不忘。叁年,他有试过打过几次她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这段感情也是不了了之。
  或许,这又是一次是心血来潮?
  他不敢去想,顾筱筱心里还爱着他的这个可能性。别傻了,感情的事终归是覆水难收。那个女人太危险了,谁知道她是真心还是假意?当年她走的比自己还要决绝。
  抱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一星小小期待,辰澈来到了顾氏。
  叁年的时光足以改变太多。
  那年青涩稚嫩的明媚少女,已经出落成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女总裁。伴随着一阵铿锵的高跟鞋声,辰澈见到了他叁年未见的人。
  笼罩在顾筱筱身上的冰霜令众人胆寒,不敢直视。她从远处走来,又似乎听到了什么趣事,微微一笑,媚态横生,艳丽无匹。她正当风华,连头发丝都是美的。
  然后从他的身边走过,一如当初他离开时的模样。
  辰澈自嘲的想,
  他又在期待些什么呢?
  “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顾筱筱背对着众人,衣着剪裁得体,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很好,如墨般的秀发泻至腰际。尽管新总裁年纪尚小,但在行事方面,下属们无不佩服。不愧是顾星瑶的独生女。
  独处的顾筱筱卸下了伪装,思绪全都飘到了刚刚与她擦肩的辰澈身上。
  叁年不见,辰澈周身清冷的气质未变,更多了多了几分沉稳。她不敢多看,只从余光里看见一双大长腿,那腿又细又直,勾的她心神荡漾。
  冷静冷静!
  自己这叁年究竟是怎么过的,只有自己才知道。她每日每夜的忙碌,就是怕自己一闲下来会忍不住去追寻辰澈的消息。
  太苦了。
  她过的黑白颠倒,辰澈不在的每一天都是度日如年。现在这个人就好好的在她公司里,叫她怎么忍得住。
  还是慢慢来吧。
  她已经成长了,步步为营才是上策。这次绝不会让他再跑掉。顾筱筱窝在自己的沙发里,抱着抱枕,试图寻找点依靠。
  “顾总。”辰澈叩开了顾筱筱的办公室。
  他来顾氏叁天了,顾筱筱把他像空气一样晾在一旁,不理不睬。对他父亲的打压也没有停止,封誊那边的电话吵的他脑仁疼,索性拉黑了他。
  “什么事?”顾筱筱手上的键盘打的啪啪作响,连看都不看来人一眼。
  辰澈这个性子,要主动提及什么还是为难了点。
  顾筱筱没有听见回答,终于把目光移到了辰澈身上。
  “辰澈。嗯,我的新助理,或者该叫你——前男友?”顾筱筱本意不想怎么为难他的,但这几年笑里藏刀习惯了,说话总要带点刺。
  辰澈不习惯她说话的腔调,他印象中的顾筱筱应该是一只软乎乎的黏人精,而不是如今随便一两句就与他针锋相对的女人。少顷,墨色的眼眸微转,道:“称呼你随意就好。只是我想知道顾总打的什么算盘,怎么样才能放过我身边的人?还是说,你只是想戏弄我?”
  顾筱筱有些微怒,双唇轻启,“我犯不着戏弄你。至于辰明和封誊,暗地里不知道给我使过多少绊子。我如今风头正好,想要有些动作不也是人之常情?我才刚刚开了个头,他们就急着把你送过来,真是好笑。”
  “顾筱筱,你到底要什么?我不想和你兜圈子。”
  “我想要你。”
  辰澈的表情有些僵硬,自然逃不过顾筱筱的眼睛。
  “当年没能上你,确实还挺遗憾的。由衷来讲,我对你确实很有兴趣,做我的人怎么样?就半年吧,他俩的事不仅可以一笔勾销,顾氏还能给你想要的优待。”
  “我拒绝呢?”辰澈的语气不带半点起伏。
  “那你家的家业估计就不保了。封誊这个我得好好想想,是剁了他的手呢?还是阉了他呢?不如两种一起怎么样?”顾筱筱噙着坏笑,似是询问,实则满满的全是威胁。
  “你确实有手段。”辰澈嘴角扯出一个弧度,那个乖巧可人的小女孩不见半点踪影,眼前的人让他感到陌生,或者说这才是真正的她,“半年就半年吧。我希望顾总言而有信。”
  让人害怕果然比让人爱容易得多啊。
  顾筱筱起身,缓缓走到辰澈面前,他的眉眼亦如当年刺眼,可惜……
  “当然。我还怕半年后学长赖着我不走呢。”她故意说着刺耳的话,小指勾起辰澈的领带。
  “不会的。”
  是的了,辰澈能有什么反应呢?辰明,封誊,哪个不比她重要?这种小孩子把戏的威胁,他都能轻易答应,只因为对他来讲很重要吧。那自己呢,自己就被他轻易放弃。
  她是恨的,她恨辰澈当年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走的也那么干脆。她有翻看过叁年未开的手机,没有,什么都没有。辰澈没有找过她,即使她每天想他想的快发疯,对方连一个电话也不愿意打。自己呢,只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她爱极了他,也恨极了他。爱恨纠缠不清,有时爱他多一些,有时恨他多一些。
  “啧,学长。”她的手指至领带处缓缓上移,轻擦过喉结,微微勾住辰澈的下巴,将他拉的离自己近一些,故意在他耳边吐了一口气。“做我的人,没有那么容易的。”她娇笑出声,“自渎给我看如何?”
  “变态。”
  丁香小舌轻舔着他的耳尖,痒痒的,让人想躲开。
  “谢谢夸奖。”顾筱筱微笑着推开了辰澈,“你现在就能离开,他人的死活与你又没有任何的关系。”
  时间仿佛静止了。
  “碰——”是皮带扣解开的声音。西装裤摩擦过肌肤的声音尤为悦耳,顾筱筱忍不住挑了挑眉。
  辰澈的动作很慢,但顾筱筱太有耐心了。她等了那么多年,就算在这与他耗上几天她都不介意。
  午间,若是有人推门而进,便会发现一屋的旖旎春光。
  俊美冷清的男人大刺刺地坐在总裁办公室的沙发上。他上装整齐,连纽扣都保守的扣到最上边的一颗,边边角角被熨的平平整整。下身的西装裤已不知所踪,蓝格内裤挂在一只小腿上,他的腿光溜溜的,流畅匀称,多一分则溢,少一分则瘦。
  “真是好风景啊,学长。”顾筱筱的目光由始至终都没从他身上移开过,“上半身一丝不苟,下半身却一丝不挂,最适合你了,不是吗?”
  她的眼神带着审视,直直的刺进辰澈的心里。羞耻感爬满辰澈全身。不由得让他想起当年也是这个女人,一边安慰着他,一边做着过分的事。那时候他就该察觉了,这个女人是不一样的。
  “不要分神哦。”顾筱筱柔声道:“虽然我不介意多看会儿。但我可不保证,会有谁突然闯进来。学长不想这个样子被别人看见吧。”
  事实上,除了辰澈根本没有谁有这个胆子主动推开她办公室的门,更何况,她暗中叫人盯住了门口,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辰澈的呼吸显然慌了,他不情愿的抚上自己的阴茎,那小家伙含羞带怯,还有些直不起来。
  顾筱筱静静地看着他,慢慢观察阴茎由小变大,仔细观察上面还覆有细细的绒毛,乖顺模样像当年那样可爱,勾人去疼惜。
  辰澈的动作刻板而缓慢,故意不去碰自己敏感的地方。太羞耻了,自己做不到。他眼角泛着水色,耳尖也爬满血色,一切放与他禁欲的脸上,让人不由得想去蹂躏。
  “学长,我记得你明明喜欢被摸这里。”顾筱筱的手覆在辰澈的手上,指引着他去触碰那些令他发抖的敏感处。“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你最喜欢了。”手指从冠状沟绕到包皮系带最后落到湿润的尿道口上,阴茎被刺激地颤抖不止,吐出水来,滑滑的黏黏的,粘在俩人的手上。
  她的指甲轻轻刮搔着泛红的尿道口,小小的穴口受不住怎么大的刺激,红的就像熟透的樱桃。辰澈紧咬着下唇,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索性闭了起来。
  “睁眼,看着我。”顾筱筱手上的力度不自觉的加大,激地对方睁开泛起水光的眼睛。
  “说好的自己动手呢?”她轻轻掐了一把手上脆弱的小家伙,它咕噜地冒出水来,离开的手指牵出一道长长的银丝。
  辰澈只能自己重新动了起来,体会过快感的阴茎不满辰澈温吞的动作,刻意放慢的动作如同隔靴搔痒,叫嚣着想要更多更快的刺激。
  不自觉的,他抚过顾筱筱刚刚触碰过的地方。妖异的快感与畸形的满足感,让他忘记自己身处何处。渐渐地,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阴囊涨的鼓鼓的,两颗大肉球上的血管凸起,昭示着主人的处境。
  辰澈涨的有些难受,想要出精的冲动一直卡在脑子里。不行,他做不到的。他怎么可能会在她面前自渎到射出来。
  顾筱筱眼神一暗,她看懂了辰澈的百般不愿。连呻吟声都吝啬给予的男人,怎么会愿意在她面前达到高潮。
  “二十分钟后来我办公室一趟。”顾筱筱按起办公室的电话,眼神挑衅的看着错愕的辰澈。
  “你别太过分。”辰澈双眸含怨,死死盯着顾筱筱。却不知道自己如今这幅模样,更是有几分欲拒还迎的意味。
  “我这是为了学长好。你看你,连高潮都到不了。”
  顾筱筱眼里满是占有欲,辰澈情动的样子是她日思夜想都想要再看到的光景。
  是的,就是这个眼神,当初令辰澈沉沦,如今也同样令他心悸不已。
  他一遍遍告诫着自己不要沉沦,又忍不住加快了自己手上的动作。曾经的回忆刺激着他脆弱不堪的神经,真好啊,如果像当初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
  他认命了,遇上顾筱筱那一刻起,他就注定逃不掉。
  积蓄已久的快感遍布全身,整个人溺在欲海里迫切的想要找一个突破口。他死死抿着唇,不让一丝声音泄露出来,这是他如今唯一的遮羞布。
  终于,潮水般的快感激的他溃不成军。所有的冲动汇集在下腹部,实化成白色的液体汹涌而出,喷在了皮质的沙发上,辰澈的大腿内侧,还有几滴还沁在了地毯里。
  辰澈已经很久没有自慰过了,射精的过程尤为漫长,阴茎喷吐了足足一分钟才停了下来,自己都有些心惊,上一次做这种事是多久以前呢?久到他混沌的脑子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顾筱筱仔细擦拭着自己染上精液的大腿,心里五味杂陈。就是因为这些细节,自己才会忍不住去相信她啊。
  “放心吧,电话并没有打出去。”顾筱筱敏锐地感觉到辰澈的不安,轻声抚慰着身旁的男人。
  每个男人射精之后的那段时间总是最为敏感的,一点柔情都能在心里泛起惊涛骇浪。
  “学长,你做的很棒。”她轻摸着辰澈的头,眼里的爱意不自觉地涌出来,“不过我希望我们还能有更亲密的关系。这次,你没有办法拒绝我了。”
  阿澈的第一次不应该是在她的办公室里,它应该是完美的,盛大的。
  她想给的是一次终身难忘的初夜,想让这个人满心满眼都是她。
  “我很期待。”她轻轻吻着他的额头,温柔的动作仿佛让时光倒流。
  辰澈想起来了,当年那个少女眸光带星,一脸虔诚地对他说,
  “请试着相信我一次。”
  他痛苦的闭上双眼。
  辰澈,不会再那么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