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乡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9122
  所有的叹息都融化在月夜里。
  少女尚不懂怎样去爱人,只能用一夜无眠来抵消自己的局促不安。
  辰澈是被一束亮眼的晨光叫醒的,刚睁眼,他有些迷茫。陌生的环境,雪白的床单,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味与……石楠花香。他的脸瞬间就红了,昨天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在他脑中一一闪过。身为男人,他倒也不会寻死觅活。按照常理来讲,合该是他占便宜的事儿,不知怎的心里倒有一丝不甘。更何况,错不在她。药不是她下的,也算疏解了他的难耐,不知名的情绪悄悄发了芽……
  “咿呀——”,门开了。顾筱筱见他醒来,微微愣了一下。两只手大包小包,都提满了吃的。“饿了吧,想吃些什么吗?”顺手取来一张床上桌,将袋里的食物一一放好。
  水晶虾饺、叉烧包、奶黄包、叁明治、叁鲜馄饨、皮蛋瘦肉粥、豆浆、牛奶甚至还有果茶。原本清冷的房间,瞬间被各种食物的味道填满。
  辰澈望着一堆早餐,心情更加复杂了。这些……全都是他爱吃的,绝不是巧合 。顾筱筱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说下去,“不知道你今天早上想吃什么,就把这些都买了。哦,对了。粥让老板放得淡了一点,豆浆和果茶是少糖的。馄饨想吃的话就先吃,时间长了会坨。点心你要过会儿想吃,可以用微波炉热热。你看着想吃的吃掉就好,不要勉强,剩下的我会处理。”顾筱筱将筷子与勺子用双手递给辰澈,对方慢了半拍才迟疑地接了下来。
  “谢谢。”辰澈望着这一桌子有些为难,不知如何下手。
  “我还以为你不会吃呢。”顾筱筱盯着他的眼睛,暗暗松了一口气。
  “没有的事。”辰澈拿着筷子想了想,又把筷子放下,“这些一共花了多少钱?我把钱给你。”
  顾筱筱笑容一僵,“学长,你是讨厌我?”
  辰澈眼里平静的像一湖死水,“我不讨厌你,也不喜欢你。”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呢,“我不喜欢与他人有过多的瓜葛,况且我们不合适。我希望我们的关系只是普通朋友。”
  “每次学长话多的时候,总是在拒绝我呢。”顾筱筱自嘲地笑了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郑重道:“我喜欢你,不想给你造成压力。如果你觉得不自在,虽然很抱歉,但我也不能放弃。我尊重你的选择,理解你可能存在的不安,但是之后如果可以,请试着相信我一次。我会一直追求你,直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或者你找到你想要在一起的人。如果我能有幸和你在一起,我一定竭尽全力不给你任何伤害包括……我自己。”
  窗外的麻雀叫了叁次,少女用祈求的目光,望着眼前的心上人。那个时候辰澈还不明白,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只觉得,这个女孩和他以往见过的任何人都不一样。左手被她握在手中,虔诚的态度给人一种被求婚的错觉,不禁让人有些贪恋她给的温暖。
  顾筱筱看着辰澈呆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学长,先吃饭吧。”
  “这么多,我一个人吃不完,你也吃。”这是辰澈现在能做的最大的让步,她的承诺太重,暂且给不了任何回应。
  顾筱筱有些得寸进尺,倾下身说:“我的手好酸的,可不可以喂我啊~”
  辰澈有些恨自己过分聪明,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不知羞耻。”
  学长简直太可爱了。
  顾筱筱感叹,真是令人愉快的早晨啊。
  自从上次下药被辰澈警告,封誊心里一直憋的难受。
  “别逼我恨你。”辰澈的目光像一把冰冷的刀,刺进他的心里。
  他开始撒泼打滚,抓着辰澈的裤脚,整个人抖的像筛子一样,“不——我错了。我错了,阿澈!不要恨我!我不会了,不会了!不要抛弃我好不好,你说过你不会的——求求你——我只有你了——辰澈!求你了!哥——”
  辰澈看着他,既怜悯又无奈,“……是我欠你的。”总有些孽缘从未出生开始就已经存在,他躲不掉的。
  辰澈的室友们不禁感叹,顾筱筱现在做的更过分了。每天送早餐不说,午餐晚餐都陪着辰澈,简直就是辰澈的小尾巴。他要是头疼脑热,顾筱筱那个表情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辰澈寝室的柜子里摆了一大堆药,什么感冒发烧、胃病呕吐的药这些都忍了!最不能忍得竟然还有益母草暖宫贴?!
  “我也想被美少女倒追!我羡慕!我嫉妒!我恨!我恨你是块木头!恨你不懂什么叫!做!爱!”戏精室友指着暖宫贴在辰澈面前控诉,“辰澈,你笑什么笑!你在看不起单身狗吗?”
  自己笑了吗?辰澈自己也不确定,摸了摸嘴角,自己只是想起她送他暖宫贴的样子。
  “那个……学长!”顾筱筱转着大眼睛,“这盒暖宫贴你拿着,胃寒胃痛关节痛什么的都可以用。”少女大概是想看自己尴尬。不过这种程度,显然不能吓到辰澈。他想,这个女孩真是太调皮了点。
  “说起来……”另一个人好奇的凑近他身边,不习惯和他人靠的太近,突然的不适打断了他的回忆,“你俩现在什么情况?你喜欢人家?”
  喜欢吗?
  辰澈迷茫了,“我不太确定……”他虽然少年老成,天生早慧,对于感情却是十足的迟钝。
  辰澈不喜欢随便承诺,也不喜欢麻烦。如果不是百分百确定自己的心意,他断然不会给予顾筱筱任何回应。更何况他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要试着信一次吗?他始终不敢跨出那一步。
  顾筱筱深知辰澈担心什么。信自己,比信别人靠谱的多。她也用顾家的关系调查过封誊和辰澈的关系。得到的答案是相当的狗血,封誊的母亲是辰澈父亲的原配,可笑的是辰澈的父亲在结婚前就已经搞大了小叁的肚子,那个孩子就是辰澈。之后就是恶俗的肥皂剧剧情,小叁逼死原配成功上位,辰明拿着封誊母亲的钱将事业做的更大。
  至于封誊为什么姓封,那是他母亲的姓。辰明曾经说过,只要封誊敢改姓,就不认这个儿子。彼时的封誊脾气倔强又其实没什么本事,改了姓之后一直靠着辰澈的钱过活。就算现在,封誊已经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对辰澈的依恋也已经刻到了骨子里。辰澈本来可以不用管他,但到底是自己的母亲逼死了封誊的母亲,当初封誊被赶出家门一个人蹲在门口哭的时候,辰澈觉得是他抢了封誊的一切。封誊是辰澈的责任。
  他看起来冷冷的,骨子里比谁都温柔。
  我永远屈服于温柔,而他正是温柔本身。[1]
  算她天性恶劣,偏偏想利用这样的温柔。
  顾筱筱确定的不能再确定自己的想法,即使需要用点手段,她也想让辰澈看清楚自己的心意。
  [1]来源于网句:我永远屈服于温柔,而你正是温柔本身;
  “来来来——大家干杯!”顾筱筱赖在辰澈身边,厚脸皮的和辰澈一起参加聚会。
  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总能在夜晚看出些端倪。
  “你少喝点。”辰澈看着顾筱筱和别人喝了一杯又一杯,终于忍不住制止。她从开始“哎呀呀,我醉了。不能再喝了。”到“喝!不喝不是男人!”已经快和别人拜把子了。
  顾筱筱小脸红扑扑的,发丝凌乱的散落下来,惹人怜爱。醉了的她抱着酒瓶不肯撒手,甚至开始打起了酒嗝。
  “算了,我先送她回去。”实在见不得她这个样子,辰澈只能带着顾筱筱起身离开。
  “你谁啊?”顾筱筱眼神迷离的看着接近他的男人,晕乎乎地想掐他的脸。
  “别闹。”辰澈又好气又好笑。喝醉酒的顾筱筱更像个小孩子了,他无奈的想把她搀起来。
  “唔……你长得好好看哦!”顾筱筱痴痴地笑,“嗯……我不要走,我要喝酒!”
  “我送你回家再喝,乖,听话。”辰澈难得这么哄人。
  顾筱筱扑进辰澈的怀里,喃喃道 “好~那我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众人看俩人的眼神都带上了心知肚明的暧昧。
  千年冰山融化,前排在线吃瓜。
  顾不得其他人看戏的眼神,辰澈把顾筱筱抱离了喧闹的酒桌。顾筱筱黏在他身上像八爪鱼一样,一会咬他耳朵,一会手又不安分的乱摸。辰澈实在拿她没有办法,身体也不自觉的起了反应。其实他也不知道顾筱筱家在哪里,只能先找个酒店把她安顿好。
  走到一处还算僻静的角落,顾筱筱开始不安的动起来“不行了,小哥哥。我……我要吐了,放我下去!”辰澈赶忙将她放下。
  顾筱筱一阵阵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额……呕……难受……想喝酸奶……”顾筱筱扶着树干,蹲在那里不肯起来。
  辰澈看着前面正好有一家24h便利店,也就50米的距离。他不放心顾筱筱一个人蹲在这里,想拉她起来走,没想到喝醉酒的人力气却出奇的大。
  “唔……我不走……呕……难受……乖……在这里……呆……嗝”顾筱筱把自己团成团,种在草丛里。
  “那我马上回来,你不要乱跑好不好?”辰澈摸了摸她的头,看着四周没有一个人,便快速的跑向便利店。
  快速结完帐之后,辰澈出门时却看见了他万万没想到的一幕。
  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不怀好意地接近顾筱筱,顾筱筱也是傻乎乎的,见有人来猛地起身抱住对方。
  “小哥哥……回来了……喝奶奶……回家……”被抱住的男人笑的一脸猥琐,甚至准备上手撩起她的裙摆。
  那一刻辰澈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连呼吸都忘记了,全身的血液像火一样烧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竟然可以发疯到这个地步。
  “放手。”沉浸在意淫中的几个男人,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惊到。
  面前的青年眼神冷的可怕,双手死命地捏紧着,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可是那又怎样?他们这边有4个人,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就凭眼前这个小子还想和他们抢人?
  和辰澈距离最近的人向前一步,手用力地拍在他的肩上,说:“哥们儿,我劝你聪明点。或者给我们点好处,等咱哥几个用完了,说不定心情好,还能……”
  辰澈没等人把话说完,抬手挥开了他肩上恶心的爪子。他一向以礼待人,但并不代表他没有底线。这一刻,顾筱筱就是他的底线。
  辰澈像一条疯狗似的拳打脚踢,甚至就算被人制止住了也发了狠的往死里咬住对方的手臂。他身上溅满了血,有他的也有对方的。一身的衣服也在扭打之中撕破,这个样子哪里像往日凛若冰霜的美人?
  “放开我!……呜……”顾筱筱像是清醒了几分,开始挣扎,“救命!放开……”喝醉了的她根本不是眼里油腻男人的对手,更何况男女的力气有生理性的差距。
  顾筱筱的哭声让辰澈心慌,一个不留神他就被人按住。叁个男人同时制服了他,任凭他怎么挣扎也挣不开。
  少女的酥胸被肆意揉搓,拼命躲掉想要亲他的男人。“救命……”顾筱筱的声音都是抖的,整个人充满无力感。
  辰澈真的怕了,顾筱筱的分量在他心中比自己想象的重要的多。自他有意识开始,他的情绪从来没变化过这么大。
  “什么人在那里?”一束手电光晃的人刺眼。巡逻的两个警察好巧不巧出现在众人面前,他们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儿,连忙大喊:“放开那个女孩!”
  “妈的!到嘴的鸭子都能飞了!”顶头的男人抬手甩了顾筱筱一个巴掌,带着其他叁个人往暗处跑去。
  “站住!”一名警察赶忙上去追。
  顾筱筱蜷缩在地上,像一个易碎的玻璃娃娃,“学长……”她闭着眼,无意识的喃喃自语。辰澈顾不得自身,踉跄走过去检查顾筱筱有没有受伤。刚刚受过惊吓的少女显然很害怕,也不看来人就拼命挣扎。
  “别怕,是我,辰澈。”辰澈尽量动作轻柔,整个心就像被揪起来了,轻轻抱住了她。
  闻言,怀里的少女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求生的浮木,靠在他的怀里抽泣起来,仿佛承受了世界上最大的委屈。
  “你们没事吧。”留下来的民警担心地看着他们。
  辰澈抱紧了少女,“我们没事。麻烦您去追那几个人。我们会自己去医院,拜托了。”他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若不是两位警察刚好出现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应该的。”民警马上追了过去,扔下一句“记得去警局报警。”
  顾筱筱哭的像小花猫似的,身子无意识的颤动,“学长……我怕……”
  辰澈慌得不成样子,他自诩聪明过人,却没法给顾筱筱安全感。之前或许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意,但就在刚刚,他明白了,这个女孩怕是比他的命还重要。
  他捧起女孩的脸,半边脸被那巴掌打的都红肿起来。“痛吗?”辰澈皱着眉头。
  “呼呼……就不痛了。”顾筱筱虽然紧张,但仍把眼前这个青年当做他的依靠。
  温热的气息像羽毛一样拂过顾筱筱的脸庞,辰澈从来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
  “……嘴巴也要……呼呼……”像是觉得舒服,顾筱筱像小猫一样眯着眼睛,半是期待半是害怕地看着辰澈。
  辰澈被顾筱筱搞得没脾气,就算这样,她还是死性不改,也不知是该笑她还是该骂她。
  蜻蜓点水的吻印在顾筱筱的唇上。
  月光如泻,风过无痕,他们一起坠入温柔乡。
  辰澈躺在病房里,怀里是死死抓住他不放的顾筱筱。她睡得很不安稳,抓的他伤口有些发痛。不过没关系,他的心是暖的。
  我想试着相信一次,辰澈想,如果是你的话。
  之后可以换我去追求你。他安抚的吻在筱筱不愿放松的眉头上,似是感觉到了什么,筱筱平静了下来。
  轻轻的呼吸扫在顾筱筱脸上,辰澈怀着小心思睡去。她睁眼,看着辰澈一言不发。
  抱歉,我骗了你。不过结果总是很好的,不是吗?
  那个男人的手挺不安分啊,竟然借机吃她豆腐,不如废掉好了。还有另外叁个,对辰澈下手也挺狠的,又该怎么处置比较好呢……
  顾筱筱没有对爱侣过分坦诚的观念。她的家教从来没有教会她这些,利益最大化才是她学会的行事准则。善意的谎言,对双方都有好处。就算使些小手段,只要相爱不就够了吗?
  “早安。”辰澈摸着顾筱筱的头,看着她刚刚睡醒的样子,他自然而然就这么做了。自己怎么会反应这么迟钝?现在才发现是如此喜欢她呢。
  “阿澈学长,我们……现在算是情侣吗?”顾筱筱不安的揉着被角,低着头,不敢看他。
  “算我输给你了。”辰澈无奈的笑笑,“以后我会陪在你身边,昨晚的事不会再发生了。”他笑的更深“,虽然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但是这句话总该是我说先出口……顾筱筱,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
  “求之不得。”顾筱筱等这句话太久了,像是怕他反悔似的吻住了辰澈,所有的爱意融化在这个吻里,两颗心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
  辰澈想,顾筱筱这个一言不合就要亲的毛病,不改好像也可以。
  喔,他又脸红了。
  之后的4个月,是B大人人震惊的4个月。
  慧星撞地球了,火山爆发了,辰澈和顾筱筱谈恋爱了!
  辰澈的狗粮是润物细无声的,本来就话不多的,他现在更是叁句离不开顾筱筱。只要在校园内看见他们,绝对是手牵手且腻腻歪歪。甚至偶尔,他们也会一起穿着裙子去逛街。
  问,裙子买多了穿不完怎么办?
  答,和男朋友一起穿。
  “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狗死的时候,没有一对情侣是无辜的!”
  一切发生的好似很完美,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无比契合,除了性。
  顾筱筱第一次谈恋爱,害怕伤他一星半点儿,每次提到这些总是小心翼翼。奈何学长是直男,在感情方面有些天然呆,她就算明示,对方也只会回一句,“别闹。”
  昨天她终于解释清楚了,辰澈却说:“筱筱,现在我不能接受。有点太过于荒谬了。”
  她到底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舍得让他委屈。
  是的了,他是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顾筱筱在不想被讨厌和遵循本心之间来回拉扯。
  很烦很急躁,找不到出口。
  阴沟里的欲望像一把钩子,诱着她血液里恶劣的因子。
  “这里有位客人预约了下午的服务,筱筱,不如你去?”顾星瑶随意的将照片散在桌上,举手投足之间尽是风情。
  顾筱筱看都没看一眼,“我已经很久不做S了,母亲大人。”
  她的母亲,顾星瑶,不仅是顾氏的总裁,还有另一个身份—— 调教师。领权者总是霸道独裁的,有时在商场上并不能很好的发挥自己的独裁,顾星瑶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去发泄,又或者说她天生应该如此。
  顾星瑶是个优秀的S,独特的气质令人臣服。相对的价格不菲,若是想预约,得提供自己详尽的信息,照片是最基本的。即使是这样,她也能肆意挑选自己的调教对象。
  而她的女儿——顾筱筱,她将她培养的很好,手段气势都是上选。只不过女儿还小,总喜欢玩幼稚的装小白兔的游戏 。
  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顾筱筱承认自己有些施虐欲,但倒不至于像母亲一样把它当做日常必需品。只是这些想法,会在心烦意乱时颇有存在感。
  “噢?我以为你会有兴趣。”顾星瑶自信的看着顾筱筱,示意她往桌上看。
  照片上的男人,竟然和辰澈有七分相似。
  她的母亲大人果然对她很了解。可惜那双眼睛,辰澈的眼别人怎样都是比不上的。
  “我同意。”说完,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调教的地点安排在离家不远的五星级酒店。
  开门时,对方显然已跪在地上有些时候了,膝盖有些泛红,脖子上是一条黑色的皮革项圈。身材瘦弱,线条却十分流畅。皮肤白皙光滑,用鞭子抽上去一定十分不错。顾筱筱敏锐的发现,这个人奴性很重,会因为他人注视自己的裸体而感到兴奋,她甚至才刚刚进门。
  她忍不住“啧”了一声,找代替品果然不是明智之举。但调教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毕竟是自己答应的事。
  顾筱筱难得穿得性感,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紧身的黑色皮裙将臀部线条勾勒得很好,一双被黑丝裹着的玉腿踏着高跟鞋缓缓向她的调教对象走去。她走的不急不慢,充满自信,像是准备迎接自己的册封典礼。她的气势让人自动忽略了那张稍显稚嫩的脸,只想跪在脚下。
  此情此景,足以令一个M兴奋不已。
  “主人。”面前的男人顺从的将脸贴在地面,试图靠近顾筱筱的脚。
  “啪——”尖头鞋毫不客气的踩在男人的脸上,她漠然的看向地上的男人“我喜欢听话的狗。”
  自己的脸被踩在脚下,男人的呼吸声都沉重起来。“我错了主人,请您惩罚。”嘴上是这么说着,身体却因为即将到来的惩罚感到兴奋。
  她用鞋尖勾起男人的下巴,居高临下地望着他,“狗可不会说人话。”
  “汪汪。”男人显然明白她想要什么。
  “今天的安全词是开水,明白了吗?”顾筱筱可不是那种毛手毛脚的S,对待调教有自己一板一眼的认真,尽管她对自己的技术相当有自信。
  “汪。”男人乖巧的点了点头。
  她满意的摸着男人的头,挑了挑眉“好狗狗。”对方的讨好的亲昵成功的取悦了她。
  “乖狗狗,选个自己喜欢的。”顾筱筱将手里的工具箱打开,里面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阳具,跳蛋,绳子还有皮鞭等等。它们在灯光下闪着冰冷的光,光是看着就让人起了反应。
  小狗思索的嗅了嗅,叼着阳具,眼睛湿漉漉的望向她。
  哦?她还以为是鞭打或者束缚。毕竟他们还没有建立足够的信任,在她经验中,很少有狗一上来就开始渴求性接触。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自觉的想起了辰澈。被拒绝的无措全部转化为征服欲,不自觉的眯了眯眼睛。
  “趴下,屁股翘高。”顾筱筱真不想看见这张脸,辰澈可和这些下贱东西不一样,它转过去更能方便自己把这想成单纯的交易。
  鞋尖戏谑似的轻轻摩擦着男人勃起的阴茎,因为被触碰,他不自觉地扭起了身子,臀部在空气中暧昧地画着圈。
  “真是条乱发情的狗。”羞辱是M最好的的春药,他甚至因为这一句话开始趴在地上摩擦。
  “真是恶心,畜牲就是畜牲。”毫无预警地,她抬脚踩在男人雪白的屁股上,身体因为亢奋开始止不住的抖动。
  “啊……哈啊……”男人的屁股扭的更欢了,如果有尾巴,他一定会不停地摇。这种感觉太美好了,主人的每一个举动都给予它极大的满足感,毫无疑问,她是个优秀的S。
  “啪——”雪白的的臀上立即出现了一个艳红的巴掌印。她厉声命令道:“谁准你乱动的!屁股再高一点。”
  “唔……”狗狗发出不满的呼噜声,又不敢违抗主人的命令,只能把臀部翘的更高,阴茎分泌的水滴滴答答地往地毯上流,泛起浅浅水渍。
  “不服气?”顾筱筱挑眉。
  “主人,狗狗不敢。”脚下的男人微微抽泣,因为顾筱筱的命令不敢乱动。
  “什么时候能管好你这张狗嘴?让你说话了吗?”作为S,必须要百分百的控制对方的一切,由身到心。
  顾筱筱的巴掌不由分说的落了下来,足足打了几十下,一声又一声在房间里回荡。男人饱满的双臀红肿的厉害,像两座小山丘,被凌辱的快感密密麻麻地袭来,他几乎快昏过去。
  “主人,我错了!啊!求求您!是我犯贱!啊!”男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他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让我射吧!求您!求求您!”生理性的泪水混合着唾液全部滴在了地毯上,那里已经湿了一大片。
  “啊——”男人发出痛苦的哀嚎。顾筱筱一个用力踩在男人恶心的阴茎上,兴奋的性器马上软了下去。
  “想得倒美。”她的声音没有参杂任何感情。
  男人浑身虚脱,艰难地维持着趴地抬臀的动作。
  “疼吗?”暴风雨的抽打后,是顾筱筱轻柔地爱抚。上一秒还踩着他性器的女人,下一秒又成了温柔的情人。所有M享受的就是施虐后的温柔,这比单纯的爱抚更让人欲罢不能。
  “要听话知道吗?”顾筱筱将手指涂满润滑剂,一边安抚,一边在穴口打着圈。“啊……”毫无预警地,一根手指伸了进去,男人刚刚软下去的欲望又有了起来的趋势。
  “我允许你说话了,小狗。”穴内的手指被增加到两根“叫大声一点,让其他人听听你发情的声音。”
  “呜呜……主人……”男人开始自顾自的动了起来,引导着手指戳向那个他心驰神往的地方。
  “啊……主人!操我吧……求您……呜呜……”在手指增加到叁根的时候,男人终于忍不住大声哭起来,想被填满的欲望异常强烈。
  “如你所愿,小狗。”她开发的很充分,阳具很顺利的就被全部吞下。男人的眼神开始失焦,快感像海浪一样在冲刷,整个人随着阳具起起伏伏。
  “主人……操我……啊……操我!”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声音里含着说不出的享受。他很久没有这样畅快过了。
  顾筱筱很容易找到他的敏感点,男人的反应太大了,只要一碰到那里,小穴就像个无底洞一样,贪婪地渴求更多。
  “啊……啊哈……好舒服……啊啊……主人……嗯啊…”如顾筱筱所言,男人浪叫不止。如果不是酒店本身隔音好,怕是整个楼道都是他的呻吟。
  “嗡嗡嗡……”顾筱筱抵住他的敏感点,打开了阳具的开关。男人想挣扎,又本能地服从,敏感点被反复碾压的滋味简直太可怕了。
  终于,他忍不住想逃,却被顾筱筱死死按住。“主人……不要……我受不了了!主人!……呜呜……”回应他的是阳具被直接调到最大档。
  “啊——”男人终于忍无可忍,满足地射了出来。由于憋的太久,他足足往外吐了七次。
  “小狗,你弄脏了我的鞋。”黑色的高跟鞋与白色的精液形成鲜明的对比,标志着色欲又象征着禁忌。
  “主人,马上为您舔干净。”他转身,贪婪地舔着每一个缝隙,整颗心已经完全臣服,后穴里的阳具依旧嗡嗡作响。
  “滴——”
  毫无预警的,门开了。
  门外站着的人,
  是辰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