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药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9354
  招新之后,顾筱筱顺利和社团里的人打成一片,那副自来熟的样子,不熟悉的同届学生们还以她是学姐呢。
  至于辰澈本人,并没有与她亲近多少。但顾筱筱是很有耐心的,甚至她觉得或许为了学长,她可以压抑自己的想法,像大多数人一样成为关系“普通”的情侣。等在一起之后,可以隐晦透露一下。如果学长不抗拒的话,她就可以……
  那时候的顾筱筱就是抱着这样还算单纯的想法对待辰澈。她本就不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却把所有的温柔都留给了他。以至于她没有想过,如果追求一直得不到回应自己又会怎样?
  对于辰澈来说,因为外貌而迷恋他的人,从小到大他都见多了。不论男女,对他的感情都是止于皮肉的肤浅粗鄙。所以,他与众人保持着距离,这种距离感才让他安心。
  又过了一个学期,顾筱筱对学长的嘘寒问暖从未停止过,但学长的回答总是礼貌而疏远,所以她只能和朋友们在校园门口的小吃街逛逛吃吃,排解她郁闷的心情。
  “咦,封誊学长有女朋友吗?”朋友嘴角还沾了油渍,忍不住惊讶地说道。
  “什么?”筱筱看着她指的方向,瞬间心中一凉。
  根本不是什么女朋友,远处,那个在夜色中穿着清凉的“女孩”,她一眼就看出来了,是辰澈!
  柔和的月光映在辰澈的脸上,淡化了他的清冷,平添了几分温柔。微卷的长发像海浪一样,在灯光下发出些许的亮。淡蓝色的连衣短裙,在晚风中微微吹起,吹进顾筱筱心里。
  是圣洁的女神,是邪美的妖姬。顾筱筱想起小时候听过的希腊神话故事:塞壬,传说中人头鹰身的美艳妖物。她们用动人的歌喉诱惑沿途的水手,致使所有人葬身海地,无一生还。
  明明知道不可靠近,却又忍不住被“她”吸引。
  此刻,顾筱筱却没有太多的心思来感叹辰澈的美丽,因为与他并肩走着的人是封誊。
  “筱筱,你怎么了?”朋友发现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没事,你们先回学校吧,我还有些事要找封誊处理。”顾筱筱连笑容都懒得伪装,径直向他们走去。
  “真没事?”朋友不放心的拉了拉她的衣角,神色之间充满了担忧,毕竟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顾筱筱。
  “当然没事了,你们别疑神疑鬼的哈哈哈。真有急事,不好意思呀,下次请你们喝奶茶。”她反应过来,眼睛弯成了月牙。
  “拜拜~”应付别人真的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顾筱筱更烦躁了。
  “学长,好巧啊。”顾筱筱快步跑到他们面前。脸是一张稚嫩的脸,眼神却是骗不了人的冰冷。封誊看着她,脸色并不友好。她那么直白的在辰澈身边刷存在感,是个人都知道她存了怎么样的心思。
  “我有事情要单独找辰澈学长聊聊,可以吗?”
  “不行!”封誊出声阻止,看着顾筱筱眼神里多了几分警告。
  “好。”辰澈的声音有独特的空灵感,与繁闹的夜市格格不入。
  “我不要。” 封誊难以置信的看着辰澈,辰澈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他。几秒后,封誊像没有底气似的,低下了头。
  “走吧。”辰澈踩着高跟鞋,往夜色中走去。忽略掉封誊不甘的眼神,顾筱筱也快步跟上去。
  “什么事?说吧。”辰澈走入一条僻静的巷子,冷冷的声音在巷子似有回声。
  “学长你穿女装真的很好看。”
  “然后呢?”
  “你不是说是为了社团招新才穿的吗?那今天是怎么回事?”顾筱筱的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
  辰澈看了一眼顾筱筱,眼神中有些疑惑,她竟然为这个事专门问我?“没怎么,封誊想看。”
  顾筱筱瞪大了眼睛,抑制不住自己急躁的声音,道“他叫你穿你就穿?!你不会拒绝吗?还是……你们是情侣?”
  “哈?”辰澈弯了弯嘴角,“你这个女孩子,真的很奇怪。”辰澈走近顾筱筱,看着她的眼睛说,“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吧,顾筱筱。我会同意过来,就是想……拒绝你,不要接近我。我们不合适。”
  辰澈从来没有一次性对她说过那么多话,这次开口竟然是为了拒绝。
  不行,忍不住了。
  她有些失控,对着辰澈的肚子就是一拳。随即,辰澈靠着墙,滑了下去,疼痛感打断了他的思绪。
  “学长。”顾筱筱死死盯着他,辰澈有点被她眼里的占有欲吓到了,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眼神?还没等辰澈反应过来,他就感到嘴上一凉。
  他,被强吻了?!这个认知让他忽略了身体上的疼痛,脑袋一片空白。女孩的唇是柔软的,力气却大的惊人。大概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被一个女孩强吻。顾筱筱的舌头很容易就探了就去,死命的与他纠缠。霸道,强势,不合时宜的危险在空气中炸开。顾筱筱将辰澈的小舌勾出,并用力的吸允。啧啧的水声在巷子里回荡,陌生的感觉让辰澈头皮发麻。
  用了很大的力气,辰澈终于将顾筱筱推开。看着顾筱筱食髓知味的笑容,他努力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够了吗?”气息有些发颤,脸上却不露分毫,可惜红的像出血样的唇出卖了他,配上他的表情简直是在挑战人的忍耐性。
  “当然不够。”顾筱筱想要再次欺上去,又被辰澈一把推开。
  “我不喜欢你,你做什么都是没有用的。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恶心。”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辰澈只得把话说重了几分。
  “恶心?”顾筱筱起身,“算我TM犯贱。”说着转身走出了巷子,脚步声渐渐远去。
  顾筱筱有悲凉的眼神留在辰澈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把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有点难受,但他是第一次和人接吻。被人夺走初吻,怎么样都不会太好受吧。思及至此,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上面还有她留下来的味道,是独属于少女的香味。辰澈眼神暗了下去,真是荒谬,他想。总之,顾筱筱应该不会再缠着他了,这件事忘了就好。
  顾筱筱冷静之后有点后悔,自己冲动了。怎么样自己都没有立场去质问学长,但是要她还是像以往一样去找辰澈,她是做不出来的,毕竟他嘴里的恶心还是有点伤到了她。真难办啊,筱筱没办法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一连几个星期,顾筱筱都和辰澈保持着距离。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要放弃了,包括辰澈。当然并没有,顾筱筱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好让她名正言顺的可以继续追求他,她总是在暗处偷偷观察,才不会那么容易放弃呢。
  终于,机会来了。
  一天下午,校门口的偏远处停了一辆保时捷。当然顾筱筱注意到那边并不是因为那辆车,而是因为车边站着辰澈和一个年纪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眉眼之间,两人似乎还有点相似。
  顾筱筱消无声息的靠近那个地方。
  “跟我回去!还以为你长大了翅膀就硬了?!”老男人恶狠狠的说,嘴里喷出来的口水有点恶心,顾筱筱想,显然学长并没有一个素质良好的父亲。
  “我不想回去。”对着学长那张脸,任谁有再大的脾气都感觉没处发。像拳头打进一团棉花似的,有劲儿没处使。
  “你以为我想来见你这个小兔崽子?!要不是你妈非要求着我来找你……”
  “别提我妈。”这还是顾筱筱第一次见学长打断别人说话,“你要是真的喜欢她,就不会还做出那些龌龊的事情。”
  “你!……”老男人越发激动。
  不好!顾筱筱快步上前,“阿澈学长”,她脆脆的出声,阻止了老男人想要动手打人的念头,半空中气势汹汹的手又尴尬地放了回去。
  “咦,辰明叔叔,好巧啊。”看着眼前这个笑容灿烂的少女,被叫做辰明的男人,显然想不起来是谁。
  “您曾经参加过我的母亲顾星瑶女士的生日宴会,您可能不记得我,毕竟我那个时候还小。”顾筱筱适时的解释。
  “是筱筱啊,几年不见,你长这么大了。”辰明话上说的礼貌,心里却多了几分警觉。顾星瑶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即使他女儿看着还小,直觉告诉他并不能放松警惕。谁知道那种女人会教出怎样的孩子。
  “辰叔叔,我有些急事想找辰澈学长,可以吗?”
  “当然。”即使要叫回辰澈也不急于一时,更何况他并不想拂了顾筱筱的面子,犯不上。
  顾筱筱暗搓搓的抓起辰澈的手,这次他倒没有拒绝。“对了,我现在在追求辰澈学长。一定是叔叔良好的教育才能培养出学长这样优秀的人。虽然他拒绝了我,不过我不会放弃的,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说不定以后我会有机会呢,你说对吧叔叔?”一个小姑娘敢于在他爸面前说出这样一番话,辰澈倒是有些对顾筱筱刮目相看,也在心中暗暗思量她的家世。
  “你们年轻人自己的事,自然有自己的分寸。我还是很支持你的,先提前祝贺你了,筱筱。”辰明虽然内心震惊,面子上的工作也是要做足的。
  “伯父,那我就先告辞了。有机会再去拜访您。”顾筱筱满面春风的拉着学长的手便走了。
  辰明看着顾筱筱的背影,似乎在盘算些什么,要是能攀到顾家,倒也不失一桩美事。
  “抱歉,阿澈学长,是我自作主张了。”少女羞涩的低下了头,还在为牵到辰澈的手而开心。“上次的事是我做的不对。”小小的少女盯着地面,而辰澈看见了她的头顶的漩,有一点可爱。
  “没事,我已经忘了。”想起上次的事,辰澈心里总有些慌张,他悄无声息的别过头去。
  “那我还能继续追求你吗?”顾筱筱满眼期待的望着辰澈。
  辰澈不说话,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刚刚帮了他,就这样拒绝别人显然不太好。
  “不答应也没关系,追求你毕竟是我自己的事。只要我想,你也阻止不了我。”顾筱筱眨了眨眼,“不过我这次帮了你,可不可以收一点好处?”
  “我自己本来也可以处理的好。”辰澈并不想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面装着些什么。
  “阿澈学长,追求你好苦的。我只要一个拥抱就好了,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吧。”顾筱筱委委屈屈的拉着辰澈的衣角,“求求你了。”少女的神态就像害怕被遗弃的小猫,让辰澈不忍心拒绝。
  ………
  “嗯。”辰澈回答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顾筱筱听到了。
  少女闻言迫不及待地扑进学长的怀中,少女的体香萦绕在辰澈的鼻尖,他好像被一张无形的网给包裹住了。最要命的是,虽然顾筱筱小小一只,但是胸一点也不小好吗!软软呼呼的酥胸贴在他的胸膛,更何况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害臊,抱他抱得特别紧。
  “可……可以了吧。”辰澈耳尖有点发红。
  “学长你真可爱,还会害羞啊。”顾筱筱忍不住逗逗他,“真是舍不得呀,想一直抱着你。”
  辰澈恢复镇定,轻轻地推开了她。这次他没有用力,意想不到的是顾筱筱轻而易举的就放手了。
  进退有度的道理,顾筱筱还是懂的。有时候逼得太紧也不是一个好办法。适当的给猎物喘息的时间,不也是一种乐趣吗?
  而另一边,封誊无比愤恨的看着这刚刚抱在一起的俩人。顾筱筱主动抱辰澈的时候,辰澈并没有拒绝。而辰澈害羞的反应他倒是看的清清楚楚。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他把自己藏得更深,暗暗思索着该怎么办。
  “筱筱!大事不好啦!主席突然开会!我落在寝室桌上的一份文件,对,就蓝色文件袋的那个。求求你帮我送到社联办公室好吧。我实在是走不开。”室友无助地给顾筱筱打电话。
  “两杯一点点。”顾.无情奶茶机器.筱筱。
  “一杯!我们筱筱最可爱了!”
  “成交,看在你有眼光的份上。”顾筱筱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向办公室走去。
  “快点来后门接我!”顾筱筱给室友发着消息。
  办公室的后面缓缓打开,通过门缝筱筱顺利地把文件塞了进去。
  不知怎的,她突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室友是社长,辰澈也是社长,而封誊……社联主席。这么说,辰澈和封誊都在办公室里?
  反正她也没事,不如在这边儿蹲点,顺便等辰澈出来的时候可以和他搭话。
  脚好酸哦,追求美人的过程果然是艰难的,筱筱闷闷的想。
  终于散会了。人都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奇怪?大家都走一会儿了,为什么不见那两个人出来?
  她用力推了一下门。锁了?!
  等等!她记得办公室那边有一扇不起眼的小窗。她快速地绕了过去,心急的望着窗内。
  她看见辰澈的手机被封誊从衣服口袋里翻出,关机,然后把他自己的手机也关掉了。封誊眼里的痴迷几乎到了狂热的地步,他在说些什么,但因为隔着窗,顾筱筱听不清。
  这种感觉很危险,封誊绝对有什么不好的打算。不行,顾筱筱得想想办法。
  辰澈的脸越来越红,身体也不安的扭动着。这种反应顾筱筱只能想到封誊给他下了春药?虽然以她的能力能够打碎这扇窗子,但是窗口有些小了,她不一定能够挤进去,这肯定不是最优解。学长这个样子太迷人了,况且下药的人又不是她,如果能够从中获利的话……
  “兰兰!”顾筱筱跑向大家离开的地方,拉着走远的室友的手,哭的梨花带雨,“辰澈学长,发高烧了。他打我电话找我,还没说完手机就没电了。封誊学长一起被困在社联办公室里面,门锁不知怎么的被关上了,怎样都打不开,我好害怕。”
  “我求求你们,救救他。”顾筱筱哭的人于心不忍,一张小脸儿都哭花了。身边的几个男生听说学长出事了,赶忙往办公室跑去。
  “开门!——有人在吗?!”男生们敲打着门,并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不行了,把门撞开!”
  几个男生合力,终于把大门给撞开了。顾筱筱冲进去,抱着发烫的辰澈又开始哭。饶是封誊心理素质过硬,也没怎么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看得出来绝对是顾筱筱搞的鬼。他原本以为这些人走了就不会回来,谁知道突然会杀出一个顾筱筱?!
  “别哭了,既然发烧了,快把学长送到医务室。”
  “我……我已经打了120,四院离我们很近,救护车马上就到了,再怎么说也比医务室的医生靠谱!”顾筱筱面容急切,不给他人说话的机会。
  远处救护车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所有人有点惊讶,这救护车来得也太快了吧!况且顾筱筱一直在后面紧跟着,也没见她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来不及思索这么多了,大家合力把学长弄上了救护车。顾筱筱当然上了车,看她哭得这么伤心,没有人好意思说不让她上,更何况学长发烧时竟然都给她打电话,说明这两人关系也不一般。
  封誊本来也想上去,但是救护车只能一个人陪同,他没有办法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哭着的女孩子抢着上去。他知道顾筱筱一定知道些什么,什么发烧?真会扯!他马上出校门,打的往四院奔去。
  另一边顾筱筱,渐渐停止了哭声。她知道封誊一定会追上来,但是追上来又有什么用?四院那边儿她早就打好招呼了,不让任何人进来。
  时间倒回到顾筱筱刚刚离开窗边时。
  “院长,你这边马上派一个救护车到B大的x号楼下,这边有一个病人,到了之后我要上车。吩咐医务人员,把病人收入VIP病房,不要让任何人探视病人。动作一定要快。”
  “顾筱筱小姐,请您说话客气一点,我好歹是院长,更何况既然是病人,作为医生,我们当然会全力救治。”院长的语气很不悦,一个小丫头也敢这样对他说话。
  “他被下了…药。”顾筱筱顿了顿,“这样说你明白了吧。总之帮了我这次,顾家欠你一个人情,这个分量你自己考虑一下。院长是聪明人,对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
  “好的,筱筱小姐,我会记住您说的话。”果然,是个人都不会拒绝这份交易。
  辰澈顺理成章地被送进了VIP病房。
  药效发挥的更加明显了,辰澈整个人好像在红酒里泡过似的红,散发着香味,勾的人心痒痒的。看来封誊那个家伙虽然很惹人厌,买的药还不错。
  “不要怕学长,我会帮你的。”辰澈只是没了力气,并不是不能说话。这种丢人的情况,他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他喝过的水有问题,在办公室的时候封誊就告诉过他了。只是他没想到顾筱筱会带着一大波人冲进来,他又不能在众人面前解释,他没有发烧,只是被下了药,更何况他想借着救护车逃离封誊这个家伙。
  “你想干什么?”辰澈实在忍不住开口,因为顾筱筱竟然在扒他的衣服!他想往后退,但是却没有力气。
  当然是想干你呀。顾筱筱在内心吐槽。
  “学长很难受吧,我帮你好不好?”是询问的句子,却是肯定的语气。手上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下来,顺利地扒下了学长的衬衫。将脱未脱是最有风情的。在碰到他的皮带时,手却被辰澈突然打开了。
  “啪——”辰澈耗了很大的力气,终于抬手阻止她。“我告诉你,我不需……唔……”
  又被强吻了!辰澈开始感觉到这段关系的畸形,怎么说也不应该是这样。被下药的辰澈很温顺,唇齿很容易的被撬开。顾筱筱轻而易举地用舌头扫过他口中的每一寸,湿漉漉的水声回荡在病房中,辰澈整个人好像飘在空中,没有落脚的地方。
  “学长不要拒绝我,我只是想帮你。”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块纱布,塞进了辰澈嘴里,饶是辰澈也掩不住眼里的惊讶。
  虽然之后听不见学长的声音有点可惜。但是不想听他一直拒绝我,我怕我下不了手,顾筱筱心想。
  “要乖哦,学长。”卸下了辰澈的裤子,顾筱筱开始欣赏起这胴体。辰澈全身发红,像熟了的虾,开始卷曲,但他又不想在她面前露出这副模样,只能努力的克制着自己。
  “阿澈学长原来喜欢穿黑色的内裤啊。”顾筱筱出铃铛一般的笑声,轻轻的用手勾住内裤边缘,缓缓扯开,又弹了回去。“啪——”皮筋因为拉扯,辰澈耻骨处马上便出现了一道红痕。
  “唔……” 辰澈想出声阻止,但是忘了自己嘴里还塞着纱布,只能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
  没法反抗,没有安全感。可怜的内裤被一把扯下,扔在一边。现在的辰澈只堪堪的挂了一件白衬衫,其他地方完全赤裸。
  简直和梦里一模一样。
  辰澈难受的厉害,他本就中了药,还被如此的撩拨,再加上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下身止不住地挺立,涨得难受。
  “可怜的小家伙。”顾筱筱看着他的下身,“你看,都湿湿哒哒的。”说着用手指轻轻刮搔着尿道口。面对突如其来的刺激,阴茎又吐出了一小股透明的液体。
  辰澈的内心十分复杂,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都不敢往前面看,却又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一眼。只这一眼,他就看见筱筱将分泌液沾在手指上,露出小猫一样的粉红舌尖,轻轻的舔了舔。身体像过电一般,只能征征地望着她。好……好色情……
  “学长的味道,真的很好呢。”顾筱筱不在意的笑了笑,看着辰澈的耳尖都一点点红了起来,他虽然容易脸红,但表情倒一直没有太多的变化。为了看见他更多的表情,顾筱筱开始用手挑逗着辰澈的下身,她努力的在寻找学长的兴奋点。虽然为人服务的经验不足,但她似乎天分不错,可以从辰澈脸上微小的变化中感知他的情绪。随着不断的探寻,筱筱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快。辰澈不安的扭动起来,眉头也微微的皱起。
  “嗯……”微不可查的呻吟从辰澈嘴里溢出。许是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些什么,辰澈突然又不动了。
  “舒服吗?”顾筱筱轻声询问,更加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滴滴嗒嗒的水渍声,在病房中从响起来开始就没有断过。
  辰澈非常的抗拒,他拼命地忍住想要射精的冲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从下身一直到达大脑。他本就不是一个沉溺于欲望的人,平日里连自慰这种事都很少做,更不要说此刻下身落入陌生的手中。
  “可以的哦。学长很想射吧。”顾筱筱真的很善于观察辰澈的情绪,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朝他的耳朵旁吹气,适时的蛊惑他。
  辰澈拼命地摇头,努力想着其他的事情,赶跑脑袋的里的想法。
  “真拿你没办法,学长好任性。”明明是自己在撩拨他,口气确是无辜的样子。
  筱筱把纱布从辰澈口中取出,拉出的银丝缠在纱布上,滴滴答答漏了几滴在学长胸口上。没了纱布的阻挡,辰澈只能死死咬住牙关,不让一点声音泄出来。
  “不要那么辛苦,学长。”顾筱筱慢慢低下身,“你应该学会好好享受的。”
  少女在给自己口交的认知,在辰澈脑中好像烟花炸开一样。温热的口腔紧紧包裹住笔挺的阴茎,灵活的小舌在冠状沟内来回挑逗,整个人晕晕沉沉,只想要溺死在这一浪又一浪的欲海里。顾筱筱吞吐的很卖力,就算口中有些发胀发酸,她还是很开心的。因为是学长啊,这么近距离的品尝到学长的味道,她简直想得快要发疯了。她的手也没有闲着,肆意地揉搓着两个睾丸,抬眼观察着学长因为自己而失控的表情,内心被满足感塞的没有一丝缝隙。
  只有自己才能给他快乐,他这副样子也只有自己见过。
  “啊……嗯……”任凭辰澈想多么控制自己,声带像不听使唤似的,只能模糊地发出诱人的声音,水渍顺着嘴角一路流到锁骨的深窝处,身上有些许薄汗,像熟透了等着任人采摘。
  “啊……”终于辰澈忍不住射了出来。少女感觉温热的液体直直地往她嘴里塞。辰澈的精液实在是太多了,膻腥味的白浊顺着顾筱筱的嘴角流了下来。
  辰澈有一丝丝失神,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呆呆的看着顾筱筱那张挂着自己精液的脸。
  顾筱筱满意的笑了笑,缓缓的压上了辰澈的身。双手将他的脸捧起来,眼神像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会发呆的学长简直太可爱了。
  她忍不住亲吻他。
  亚当和夏娃偷食了禁果,世界便由此颠倒。[1]
  辰澈瞪大了眼睛,他极少有这样情绪外露的时候。自己的精液一股脑的被送入自己口中。
  “咳咳……”辰澈被呛红了脸,膻腥味的精液令人发呕。
  “不错吧,学长自己的味道。”少女望着他,笑靥如花。
  “怎么可能……咳……不错!”脑中被这恶心的味道刺激的有些清明,辰澈嫌恶的吐了出来。
  顾筱筱轻轻摇了摇头,不在意地帮他擦拭嘴角。“我觉得很不错啊,因为是……学长啊。能让你射出来……我好开心。”她脸上满足的表情绝对不会是假的,辰澈被顾筱筱对他的爱意惊到了。忍不住去想,她到底有多喜欢他呢?
  “对了,学长,你还没满足吧。你看下面又起来了呢。”顾筱筱眼睛弯弯,“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根本不等辰澈拒绝,顾筱筱的手又活动起来。
  他简直是疯了,刚刚才会觉得被顾筱筱感动到!辰澈刚刚射过精,本来就十分敏感,轻微的刺激都能掀起巨大的波澜。
  “我不要……嗯……”强烈的快感刺激的他发疼,更何况顾筱筱太了解他的敏感点了。“放开……你这个……疯女人……唔……”逃也逃不了,辰澈在与自己本能较劲。顾筱筱眼神暗了暗,自己活在地狱里,永远见不到阳光。明知道不该玷污他,又忍不住贪恋他的温暖。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2]
  “呃啊……”辰澈放弃了挣扎,射在了顾筱筱手里。病态的满足侵蚀着她的心。
  “阿澈……”她唤得温柔,像是春风、是夏蝉、是秋收、是冬雪,是世界上所有无关情欲的美好,偏偏这个人本身就是魅魔派来折磨他的。
  顾筱筱轻轻吻了辰澈的额头,喃喃道:“阿澈,你……还想要吗?”。
  “走开。”辰澈的语气冷的让人退避叁舍。
  “骗你的。”顾筱筱有些不舍的擦干手里的精液,将辰澈的被角折好,“好好休息吧。不会有人打扰你的。”
  她转身,将门缓缓关上。
  “晚安,我爱你。”她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完成了一次郑重的告白,世界上最温柔的情人也不过如此。
  辰澈思绪太乱了,像海一样深沉的爱将他淹没,不知所措。但奈何他太累,眼皮一直在打架,一会便沉沉睡去。
  门外是顾筱筱无尽的沉默,就像当初自己设想的那样,不在他不允许的时候做太过分的事。可是……仅仅是这种程度,学长就已经很抗拒了,希望之后他不会讨厌我。
  想给你温柔,想予你保护,可是如果我的爱意对你来说是伤害,我又该怎么对你呢?
  “阿澈……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少女蹲下身,自己给了自己一个拥抱。
  [1]化用《亚当和夏娃的故事》;
  [2]取自艾米莉.狄金森《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