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流落边关后 第47节
作者:琼枝甘露      更新:2022-06-22 22:12      字数:4493
  段霄月认真想了想,道:“这么玩,风险是不是有点大?这要是突岩人学会了技术,没按照我们说的来,那咱们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78章 、大结局
  突岩那边, 穆珠儿通过这段时间三五不时地前往魏国,总算是拼凑出来了完整的信息。
  一回到突岩就跑去找穆伦达,“大王, 你猜的没错,我们去年抓回来的屁话多果然是位高人,他对虎口庄的魏人的军营十分终于,所以魏人才故意叫他小金,导致我们上次抓错了人。我这两天听几个魏兵在采买的时候提过几次小顾师傅, 估计小顾师傅就是屁话多的名字。大王, 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打听下他们那个小顾师傅,想办法再将她抓回来?”
  穆伦达撩起眼皮毫无情绪道:“抓回来?他现在在军营, 我们怎么抓?就算能抓回来,然后呢?你觉得他会甘心留在我们这里?”
  “自然是想办法抓回来, 这次咱们将人抓回来了好好对他,每天给他烤羊腿,还怕留不住他?大王,你看看,用她的法子, 我们去年种了草,如今根本不用像别的部落那样到处追着草跑了, 反而是我们想在哪里,哪里就能牧草丰盛, 牧草跟着我们跑, 这短短时间内,已经好几个难以生存的散户投靠了我们。若是能抓回屁话多, 让他也教我们怎么让牛羊多生崽, 岂不是能有更多人来投靠我们?”穆珠儿说到后面, 双眼发光,仿佛已经看见了他们部落成为了突岩第一部 落了。
  穆伦达冷笑一声,“他是魏人,在魏国好好的,凭什么来突岩?你又凭什么让他听我们的,教我们养牛羊?”
  “这……”穆珠儿如同被兜头泼下一盆冷水,瞬间清醒,表情僵了一会儿,变得狠厉起来,“他若是不听话,那就杀了他,省得他让魏人的猪羊变得越来越多!”
  穆伦达冷哼一声,沉声道:“愚昧!他已经教会了很多人养猪羊,我们杀了他,魏人照样能养出很多猪羊,而傅子恒向来护短,我们若是动了他的人,你觉得我们部落如今能和傅子恒抗衡吗?”
  “呃~”穆珠儿顿时噎住,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该怎么办?”
  “突岩该出兵了!”穆伦达似是感叹道,说完也不看穆珠儿,只是抬眼看向部落明显比去年肥壮的羊群。
  穆珠儿还想问,但见穆伦达脸色沉沉,也不敢再多嘴了,朝穆伦达鞠躬完就朝羊群走去了。
  穆伦达开始筹备着如何让突岩几个大部落,乘着傅子恒马匹还没长成,攻下虎口庄。
  可几个大部落也不傻,谁也不想先上,当那个损失最大的,突岩的部落之间开始互相推诿,穆伦达心中急,可却也无计可施。
  而另一边,段霄月在李铮旭的护送下已经在突岩买到了两匹上好的种公马,正琢么着往哪个方向走,去收购第三匹公马,就见到几个牧民骑着马赶着十来只羊朝她们迎面走来。
  段霄月赶紧让道,操着一口流利的突岩话夸奖道:“你们的马匹和羊群养得真好。”没错,段霄月来突岩后,发现与这边的牧民打交道,她们一行人根本听不懂突岩话,更别提说了。为了便于沟通,她狠了狠心,又开启了一次金手指,她想要掌握突岩话。于是一夜之间,段霄月又长了一岁。
  李铮旭第二天突然看到段霄月的时候,还以为她没休息好,憔悴了。段霄月却精神抖擞地出发,找上前一天那个牧民,操着流利的突岩话与牧民谈马匹的问题。
  李铮旭差点没惊掉下巴,但想到这是小顾师傅的师父,似乎会说突岩话就没那么稀奇了,对于前一天段霄月一声不吭,却只以为“高人自有安排!”
  因为段霄月一行人都是突岩人打扮,她说话又很地道,那几个突岩人便问道:“怎么?你们也在找穆伦达大王吗?也想去投靠他?”
  穆伦达?段霄月记得顾知意说过这个人,上次顾知意就是被抓去这个部落的,她还记得顾知意说,前世,就是这个叫穆伦达的统一了突岩,便笑道:“没有,我们是想买两匹马,不知道你们知道哪里有人想卖马吗?”
  “买马?是给银子吗?”
  段霄月点头,“嗯!”
  那几个牧民来了兴致,“那你看看我们的马匹可以吗?”
  段霄月扫了一眼,指着其中一匹枣红马道:“那匹马卖吗?”
  “多少银子?”
  “二十两!”段霄月伸出两根指头道。
  牧民惊讶地跟同伴对视,皆从对方眼中看见了震惊,立马跳下马,道:“卖!”
  收到银子后,才道:“你们如今都是这个价钱收马吗?能挣钱吗?”正常情况下,这种马最多十五两,大多数时候都只能卖到十二三两。牧民见段霄月一行人只他一个人说话,身后那四五个人都没怎么开口,而且这几人没有羊群,就牵着几匹马在突岩问马匹,牧民便直接将这些人当做是马贩子了。
  突岩也会有人跟魏人做马匹生意,每次也就是段霄月他们这个规模,不过三五匹。这些人有自己的路子,将魏国的布匹卖到突岩,再将突岩的马匹卖去魏国。不过最近,魏国查得很严,已经很久没见过这样的商队了。
  这几个突岩人还以为段霄月是突岩人,身后那几个是魏国人,这才直接打听起来。
  段霄月神秘地朝那几个牧民说道:“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魏国那边在高价收购大个子的公马、公牛、公羊呢,据说个子特别大的能卖一百两!”
  牧民皱眉,悄声在段霄月耳边道:“魏人到底懂不懂马啊?马匹哪里能光凭个子定价?”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魏人那边有个叫小顾师傅的,他如今在魏军中搞了个人工授精给马匹配种,一次能配很多匹母马,他说啊,公马个子越大,配出来的小马长得越好,大公马长得不好没关系,生下的小马从小伺候好了,往后可就是又高又大又厉害了。”段霄月说得神秘。
  牧民来了兴致,还往她手里塞了一两碎银,道:“真的?你跟我们讲讲那个人工授精呗?”
  段霄月将那两银子又推了回去,故作为难道:“我如今还不会呢,不过听说那位小顾师傅准备在边关镇上教魏国的老百姓给猪牛羊配种,我觉得,跟马匹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吧,到时候我准备想办法去看看,等学会了,我来回来投靠穆伦达大王,到时候大王一定会给我很多奖赏。”
  牧民露出羡慕的眼神,他也想去魏国呢,不过他没有门路,肯定去不了,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将手里那两银子塞给段霄月,就带着人急匆匆往穆伦达他们部落那边去了。
  段霄月看着那行人的背影,满意地点头,她之前已经跟好几个牧民说过一样的话了,如今也买到了三匹种公马,看那几个牧民的样子,肯定是要去穆伦达那边传消息卖好了,便道:“咱们赶紧撤,可别让穆伦达待会儿派人来抓我们。”
  穆伦达得到消息,果然亲自出来寻人了,自然是没有找到段霄月她们。
  随即又派了穆珠儿从密道去了趟魏国,果然,虎口关的小镇上比往常热闹了不少,很多附近的百姓听说了军营的小顾师傅要教大家养猪羊,虽然知道了确切日期,却依旧没事就来镇上转一圈,万一哪天提前了或者他们记错了呢。
  穆珠儿兴奋地回去跟穆伦达汇报了打听来的情况,“大王,是真的。”
  穆伦达这边便也开始准备着派人过去偷学,一边开始收集体型特别大的公马,为了确认消息真假,还特意让人往魏国带去一匹个子较大却浑身暗淡无光的马匹,没想到一进集市,就被穿着兵丁服装的魏兵以八十两的高价买走了。
  穆珠儿回来激动得只错手,“大王,我觉得我今天应该开价一百两的,我若是叫价一百两,他们肯定也会买。”谁能想到,他哆嗦地报了个八十两,那魏兵竟然像捡了大便宜一般直接塞了他一张银票。
  穆珠儿不喜欢银票,直接去钱庄换了现银,八十两啊,沉甸甸的一箱呢!一匹破马,竟然能挣八十两!
  穆珠儿现在还十分后悔,那会儿怎么不胆大点呢!人家都告诉他能卖一百两了,哎,他当时怎么想的来着?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当时是怕被魏兵当疯子揍一顿。
  总算是到了小顾师傅现场教大家的日子了。
  为了确保现在各位都是魏国人,现场派了兵丁挨个查验了在场众人的户籍证明。
  穆珠儿等人自然没有,穆伦达却露出了笑脸,魏人这么小心,看来是真的要教真本事了。
  于是拉着穆珠儿一头扎进了一旁了小树林里。
  不能近看,他可以远远地看着,凭他的视力和听力,这点距离根本不成问题。
  于是穆伦达学会了一整套人工授精,也更加确信了魏人这次教的是真本事。因为他想起了那夜他部落中的那几匹公马的遭遇,原来那群魏人当初竟然是偷了他部落的马种!
  穆伦达瞬间拳头就硬了。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穆伦达亲自上阵,带着穆珠儿一起练习人工授精。然后将最大马匹马的马种,种进了他们的母马体内。
  那匹大马,可是他们好不容易从别处买来的。
  穆伦达又用相同的方法给牛羊都配了种。
  他一心想着打败魏人,便毫不藏私地将这个方法交给了突岩那三大部落。
  那几个部落见穆伦达那边的牛羊和马匹真的怀上了崽崽,便纷纷派人跟穆伦达学习。
  一时间,穆伦达他们的小部落在突岩打响了名声,穆伦达也渐渐得到了很多拥护者,这些连穆伦达都没有想到。
  这期间,大魏和突岩都致力于发展自己的养殖业,半年下来竟然相安无事。
  随着初冬的到来,虎口关最早那十来头母马纷纷产下小马驹。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虎口关的的其余母马也都纷纷产下小马驹,一时间营区到处都洋溢着喜气,特别是骑兵们,仿佛看见了大家人人都拥有了马匹,冲进突岩,长驱直入,一举将突岩纳入大魏的版图……
  这样大的消息,自然是全营区人人都知道了,加上傅子恒这边没有刻意压消息,很快就有采买的士兵在镇上说漏了嘴,消息在镇上逐渐传开,传去了突岩。
  以穆伦达为首的整个突岩,心情很是复杂,他们一面因为魏国添了这么多马匹而不爽,一面而兴奋期待地又想到,过不了几个月,他们也能拥有这么多马匹。
  草长莺飞,又是一年,终于穆伦达那边的马匹要生了。
  突岩人简直比自家生孩子还激动地守着马匹,可知道母马倒地死去,它腹中的小马驹也没生下来。
  马匹难产也正常!
  突岩人自我安慰。
  穆伦达心中却有些沉甸甸的,他总有不好的预感。
  所幸,没几天第二匹马又发作了,生产过程 虽然有些艰难,可到底是生下了一匹健壮的小马驹。
  穆伦达这才放心。
  当天夜里,突岩人载歌载舞地庆祝他们今年将要多出那么多马匹和牛羊。
  可接下来,那些母马陆续发作,十匹马,起码有九匹难产而亡。
  突岩的上空仿佛被厚重的乌云笼罩。
  各大部落分母马纷纷死于难产,穆伦达由突岩的英雄瞬间跌落成罪人。
  几个部落气不过,直接带人来围追穆伦达部落,要分了他们部落的牛羊和马匹以填补损失。
  别的部落见此纷纷效仿。
  一时间,突岩内乱四起。
  傅子恒营中的小马驹虽然还没有长成,但因为突岩的内乱,他带着一支小精锐,硬是趁乱将突岩搅得四分五裂。
  又过了两年,突岩人刚恢复点元气,傅子恒就带兵深入突岩。
  大魏的边界线不断往突岩扩展,最终将整个突岩吞噬。
  如今,天底下最好的马匹都在傅子恒手里,傅子恒军中的将士们有吃不完的猪羊,有时候还能吃上以前不敢想象的牛肉。
  二皇子已经接手了傅远城守卫函谷关的任务,但因为战马的问题,并不敢朝傅家下手,傅远城带着妻子在京中很是过了几年安生日子。
  ~~~~~~~
  一匹从京城来的马背上跳下一个亲兵,快步走向将军府,从怀中掏出厚厚的信封,笑着道:“小将军,少夫人,老太君和将军的信。”
  傅子恒接过,一页页看完,笑着递给顾知意道:“祖母说,过几天我们就能收到皇上招我们回京的圣旨了,父亲和母亲很想见见你。”
  顾知意接过信,“嗯!我们回京!”
  作者有话说:
  终于完结了,谢谢大家这两个月的陪伴,大概还有两个番外,下周不定时放出来。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