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流落边关后 第46节
作者:琼枝甘露      更新:2022-06-22 22:12      字数:5434
  小顾师傅怎么就成了将军夫人?
  小顾师傅居然是彭相的亲生女儿?
  小顾师傅居然和将军有婚约?
  ……
  老远看到一行马车过来,荣昌比傅子恒还急切地冲了出去,跑了两步觉得背后有点不对,转头见傅子恒凉凉地盯着他,这才收住脚步,朝傅子恒做了个请的动作,“将军,请!”
  傅子恒今天穿着一身常服,见荣昌这样,才满意地往前跨了几步,等在路边。
  马车到跟前的时候,荣昌和孟大夫都一错不错地盯着看,只见马车上下来一位一身灰扑扑衣裳梳着个道姑头的中年人,傅子恒唤了声“段师父。”接着下来三个一身男装的少年,又听傅子恒唤了道:“师姐们!”最后那位,不就是小顾师傅吗?不过换了身新衣裳罢了。
  孟大夫忍不住唤了声:“将军夫人?”
  顾知意抬头朝他笑道:“孟大夫,好久不见?”
  孟大夫想到顾知意先前在突岩偷马种那些虎狼行为,捂着胸口不敢相信,又偷眼朝傅子恒看去,不知道将军有没有被取种!
  “小顾师傅?”是荣昌的声音。
  顾知意再次笑着打招呼,“荣将军,好久不见。”
  “真的是小顾师傅?小顾师傅如今是将军夫人了?”荣昌想到顾知意成了将军夫人了,那往后他们营区的战马岂不是要成为大魏最厉害的?他们将会拥有大魏最厉害的骑兵了。想到这里荣昌满眼激动地握拳,眼中甚至闪这泪花。
  前头的几个人也就李铮旭最淡定,毕竟,该惊奇的,他在京中全程参与了。
  “夫人!段师父,两位师姐,咱们先去军营看看吧!”傅子恒上前几步,扶着顾知意对段霄月等人道。
  孟大夫看着顾知意的背影,心里只觉得,还好不是女装打扮,他实在无法想象,一身女装的将军夫人,若是再去偷马种,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眼珠子。
  除了亲兵们,营中其余人只知道傅将军如今已经有了将军夫人,却没人知道,将军夫人就是小顾师傅。
  如今再见到顾知意来军营,都高兴地同她打招呼,有听见顾知意对段霄月称呼的人,对段霄月更是尊敬跟着唤“师父好!”
  很快,“小顾师傅回来了!”
  “小顾师傅带着师父和师姐来营区了!”的消息就传遍了营区。
  没值守的将士们听说顾知意一行人朝马棚去了,也纷纷过去看热闹。
  毕竟,现在全营区谁不知道顾知意?谁不知道小顾师傅去了趟突岩,就弄回了突岩的马种,如今,他们马棚的马匹都怀上了小马驹,就等着夏天生小马驹了。
  营区别的马匹,也按照顾知意的法子,在春天都种上了马种,就等着秋冬剩下小马驹了。
  如今营区的猪羊也都怀了崽,照着这个发展,他们往后怕是能敞开了肚皮吃肉了。
  如今再见顾知意,都是一脸崇拜看偶像的目光,连带着段霄月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不同寻常的尊重眼光,偷偷在顾知意耳边道:“你到底干了什么?怎么一个个的,见了你,都跟见了财神一样?”
  顾知意却笑着在段霄月耳边道:“这种感觉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不错吧?好好干,往后你肯定比我更厉害。”
  第77章 、将计就计
  顾知意和段霄月在营区的猪牛羊马养殖区转了一圈, 发现,傅子恒手下的人确实不错,这段时间, 虽然顾知意没在这边,但这些人都是按照她离开前教他们那样做的,丝毫不打折扣。
  上一世,顾知意没少和一些养殖场(户)主打交道,很多养殖场(户)主他们有问题会很积极主动地来咨询, 请求帮助, 一旦解决了眼前的困境,只要顾知意不在场, 他们就这里省点事情,那里省点事情, 省到最后,再出事。
  等一行人转完营区的几个养殖区,已经到了下晌。
  傅子恒请段霄月一同去了他的大帐,“段师父,大家先去我大帐中坐会儿吧, 营区简陋,还往段师父和两位师姐多多包含。”
  “你这里挺好的!”段霄月由衷道, 说完又转头与顾知意说些引种方面的事情,这才想起去突岩的事情, 便又朝傅子恒道:“傅将军, 不知道能不派人护我去一趟突岩,那边马匹不错, 我想去买点种马回来, 哦, 你放心,我大概也就买个三五匹种公马,在突岩人眼中也就是小商贩而已,不会引起突岩人的注意,我只是怕万一遇到不讲理的。”
  “段师父还带师门中别的弟子吗?”傅子恒这些天回了营地才想起,顾知意先前明明都是说的大师兄、二师兄的,可他这趟进京城,却只见着了顾知意的两位师姐,而顾知意对两位师兄的事情只字不提,傅子恒差点忘记了两位师兄的事情。今天见道顾知意师徒四人全做男子打扮,心中隐约有个猜测,便试探问道。
  “我就带思齐去,她力气大,遇上些紧急情况还能帮着应付,芷林和知意留下干别的。”段霄月说完,又朝顾知意道:“对了,你们回头去趟山里,挑些种畜送来营区。”
  顾知意没说什么,姜芷林却道:“师父,我也想去突岩,我还没去过呢。”
  “你去突岩干嘛?突岩人最是好吃,若是暴露了你的好手艺,小心被突岩人抓去当奴隶。”说完,像是怕姜芷林不害怕,又补充道:“那种又要做饭又要暖床的奴隶!”
  姜芷林听完,果然面色变了,“那,还是算了,我和知意一起留下。”她可是听顾知意说过突岩人怎么对待奴隶了,一天一顿汤水吊着命的,在突岩,就算是对奴隶顶顶好了。
  段霄月直白的话,让傅子恒和李铮旭等随行人员很是尴尬,他们平常在军营比这露骨的话也听过不知道多少,可是女子说这些,他们还真是第一次听见。而看这师徒四人,似乎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傅子恒终于明白,顾知意为什么能面不改色偷马种了。
  李铮旭和荣昌互看一看,都在心中赞一声,“将军夫人的师门,果然生猛!”要是孟大夫在场,恐怕能当场敬佩得磕一个。
  一路上,顾知意与段霄月讨论着如何对营区的马匹进行品种改良,到了大帐内,两人还在商量。
  傅子恒也知道马匹的重要,听师徒二人说了一路,虽然不是很懂,大概也明白了些,因为李铮旭上次去过一趟突岩,便直接名李铮旭去点几个人手,只等段霄月收拾好了就去突岩。
  这天,顾知意与段霄月正在街头采买,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脸庞,准备的说,应该是熟悉的眼睛,因为那个人用一条汗巾半围在颈间,鼻子以下都藏在汗巾后面,看到顾知意,那人还皱眉多盯了两眼。
  电石火光间,顾知意突然想起那人不就是称她为“屁话多”的穆珠儿吗?
  顾知意装作随意的转身,往一旁的脂粉铺子走去,姜芷林不知道状况,还以为顾知意又要买胭脂水粉,高兴地跟过去,“小师妹,你这次买什么?咱们从京城带来的胭脂我都快用完了,正好试试这边关的胭脂。”
  穆珠儿显然听见了姜芷林的话,摇摇头,和身边的一个同伴大步离去了。
  顾知意见外头已经看不见她了,便对跟在身边的亲兵护卫道:“派两个身手好的人去跟着那两人,有什么情况,随时来报。”
  亲兵互看一眼,立马有两个穿着常服的亲兵从顾知意附近走远,远远地跟着穆珠儿二人。
  顾知意也没了逛街的心思,拉着段霄月就带着管思齐和姜芷林回王府了。
  段霄月在街上见顾知意的神情就知道不对,但她不敢乱问,这会儿一进将军府,就连忙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姜芷林也连忙凑上来。
  “我刚才看到个认识的突岩人了,幸好今天出门穿的女装,又是和你们几个他们没见过的,不然,我还真怕那个突岩人找我拼命。”顾知意有些后怕道。
  段霄月和姜芷林睁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段霄月更是直言道:“边关还能混入突岩人?看来傅将军不行啊!”
  亲兵想为将军争辩几句,顾知意却先开口道:“最近镇上可还发生过人口失踪的事情?”
  亲兵连忙道:“没有啊,自从上次在镇上发生那样的事情,将军就将城中彻查了一遍,也封了好几条通往突岩的偏僻险道,对于各个客栈也都会定期排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夫人是不是看花眼了?”
  “不会!”若只是她看花眼,那个人不可能对她露出那种疑惑的眼神,分明是觉得她眼熟,但又不是他认识的人,“那个突岩人还看了我好几眼。”
  亲兵一听,脸色变得凝重,“夫人,属下这就给将军传信。”
  过了好一会儿,前去跟踪穆珠儿的一个亲兵回来了。
  顾知意看那个亲兵的黑沉脸色,心也跟着一沉,“出什么事了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看这亲兵衣衫齐整,也不像是打斗过的。
  “回夫人的话,属下们远远地跟着那两人,发现了一处密道,我等不敢贸然进去,就留了一人守在密道口,由属下回来禀告。”
  “密道?”顾知意说完看向那个说给傅子恒传信的亲兵,“将军会回来吗?”她记得傅子恒与属下有信号弹,镇上和边关这点距离应该在他们信号弹传信范围内吧?
  那个亲兵点头,“嗯,将军传消息说已经在路上了。”
  顾知意倒是没多问他们是怎么传消息的,点头道:“你们先派人暗中查探一番最近镇中有什么异常,比如某样东西是不是又如去年的农具那般卖得特别多。”
  亲兵领命下去办事,段霄月和姜芷林这才问道:“去年的农具是怎么回事?”
  顾知意便将她在突岩教穆珠儿他们种草养牛羊,然后故意让他们来边关买锄头的事情说了,“我也只是抱着万一的心思,没想到还真让将军发现了异常,顺着农具的线索救回了我们。”
  段霄月竖起大拇指道:“那这个傅子恒不错啊,这么厉害,要是我的话根本不会因为多卖了几套农具就发现异常。”
  “知意师妹,那你觉得,这个突岩人这次来大魏是做什么的?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他们不就是缺人,想抓些人手回去当奴隶吗?可如今镇上没有哪家少人口的啊?难道他们从大魏别的地方去抓人了?”姜芷林认真道。
  “不可能!”段霄月抢答,“跑那么远,最后还要经过这里,还不如直接从这里抓几个人呢!”说完戳了戳姜芷林的脑袋,“你这小脑袋,改修理修理了,比我还笨。要不你直接去给我准备干粮吧,反正我们说话,你也听不懂。”
  姜芷林一手揉着脑袋,一手拉着管思齐,“快走,别跟笨师父说话了,不然我们会越来越笨。”说完,人已经跑出去了。
  段霄月指着姜芷林的背景朝顾知意道:“哎,哎,怎么这么没大没小?她以前没这么对你吧?”
  被姜芷林这么一打岔,紧张的气氛被瞬间冲散。
  师徒三人吃过晚饭,傅子恒还没回来。
  眼看着天色渐晚,顾知意忍不住问亲兵,“不是说你们将军在路上了,怎么都这个时候还没回来?不会出事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传来马蹄声,以及一声声“将军!”的问候。
  顾知意伸着脖子朝外看去,就见傅子恒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让你担心了!”傅子恒大步走过来,本想揽住顾知意,又收了手,道:“我先简单洗漱下,换身衣裳再来同你们说。”
  傅子恒离开后,段霄月“啧啧”两声,“这眼里全是你啊,我这大活人坐这呢,居然没看到?我是隐形人?算了,你们两口子商量吧,我睡觉去了,养足精神,早点去突岩。”说完就起身离开了。
  等傅子恒再过来的时候,厅中只有顾知意,疑惑道:“段师父呢?”
  “你还说呢,她说你把她当透明人,她回屋睡觉了。”
  “我没有,我,哎,段师父没生气吧?”他是想伸手揽顾知意,忽然发现屋中还坐着段师父,一时不好意思,就直接走开了。
  顾知意拉着傅子恒坐下,“没有,师父就那样,生气的她会拿着鸡毛掸子追着人打的,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密道那边了?有什么发现?”
  傅子恒点头,“嗯,我直接去了那边,知意,这次你又立了大功!那处密道直接通往突岩。不过那密道应该也就这两年才挖通的,里头挺窄的,差不多只够一个人通过。我猜测,那条密道八成是用来传递消息的,因为太窄,不方便运东西。”
  “难怪最近城中没有人口丢失!”顾知意感叹道,突然又想起什么,惊呼道:“军营中最近没什么大动作吧?他们费这么大劲弄这条密道,总不会就是来边关逛街或者询问这边关的物价吧?”要知道,前世,突岩的最后胜利者可就是穆伦达,如今走这条密道的人又是穆伦达的手下,那这条密道,会不会其实是穆伦达让人悄悄开的?若不是知道前世穆伦达统一了突岩,顾知意也不会朝这个方向想,毕竟,如今穆伦达的部落在突岩,根本入不了那几个大部落的眼。
  只是穆珠儿在穆伦达那边,功夫并不怎么样,好像主要是负责养牛马羊的,穆伦达怎么会派他过来?
  顾知意记得前世,她到死都没听说边关这里有一条通往突岩的密道啊!
  顾知意脑中像是划过一道闪电,她站起来道:“我知道了!”
  傅子恒抬眼,毫不掩饰眼中的疑惑,“你说说看!”
  “将军,咱们知道突岩人的马厉害,可以算计着突岩的马匹,那么突岩人如今怕是也知道咱们军营中的猪羊多,想算计咱们的猪羊了!”
  傅子恒恍然大悟,是了,如今边关都传开了,去虎口关从军有肉吃,多少百姓为了有口肉吃,不远百里来投军的。突岩人既然有那么一条密道,想必没少在镇中晃悠,隔几天派一两个人晃悠一圈,不买东西,也不住店,边关的人自然发现不了什么异常,而突岩人却知道了虎口庄如今猪羊丰富。
  穆伦达和穆珠儿连种草养牛羊都能接受,并十分看好,他们通过密道前来大魏肯定会盯着军营对猪羊的买卖情况,如今军营差不多已经开始自繁自养了,穆伦达那边自然很容易发现,军营几乎没怎么购入猪羊,自然能猜出虎口庄有养猪羊的高手或者是法子了。
  顾知意看傅子恒的眼神就知道,他想明白了,便道:“他们多半是冲着打听养猪羊的法子来的。”
  傅子恒神情凝重地点了下头,要是突岩人偷了法子,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抬眼却看见顾知意笑眯眯地。
  “我想到对付突岩人的法子了!”说完几步跑到门口冲段霄月的屋子大声喊道:“师父!师父!快来,有大事和你商量!”
  段霄月本就还没睡下,听见顾知意鬼叫就立马起身走了过来,“怎么了?”
  顾知意将她和傅子恒的猜测跟段霄月说了一遍,“所以,师父,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将计就计,将人工授精的技术透露给突岩人,让它们的母畜都怀上崽崽!”
  傅子恒眉头紧皱,心里想着,这将计就计得也太便宜突岩人了,“然后呢?”总不能真让突岩的牛马翻番吧?
  顾知意朝段霄月挑眉,笑眯眯道:“师父,你知道我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