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夏家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2138
  入夜,我躺在大床上准备刷会手机就睡了。
  突然房门被敲响。
  “请进。”我喊了一声。
  夏逸阳穿着睡衣走了进来。
  “怎么了?”我坐起身问。
  “真走啊?”他看着我放在门边的行李箱,闷闷不乐地开口。
  “又不是生离死别,还可以见面啊。”我跪坐起来,捧着他的脸认真地哄道。
  “哼,你是不是想远离我,好跟小白脸玩儿。”他别过脸,嘴都快撅上天了。
  我莫名地有点心虚,还真有点说对了。
  “你想多了!”我收回手,慢慢坐了回去。
  他跟着我一起靠过来,双手撑在我两侧。
  “姐姐……今晚,可以吗?”他朝我眨眨眼。
  漏!大漏特漏!一脱衣服我白天的痕迹不就全发现了吗呜呜。
  我朝他摇摇头,扯了个借口,“明天我爸妈回来了。”
  “好吧……”他委屈地低下头,“那我能不能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说看。”
  “姐姐可以主动吻我下吗?”他期待地看着我。
  实在是心虚不过了,我便点了点头。
  抬手将他的眼睛捂住,慢慢凑到他唇边。
  我作恶般地轻咬了下他的唇瓣。
  他搂紧了我,睫毛在我手心轻颤,等待着我的下一步。
  我伸出舌尖描了一遍他的唇形,慢慢吮吸他的唇瓣。
  他闷哼一声,撒娇似的挠了挠我的腰窝。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离开了他的唇。
  “姐姐笑什么!”他有些羞恼。
  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奇怪的笑点在哪。
  “既然这样,那我自己来取吧。”他不怀好意地朝我探了过来。
  他的气息立马侵入到我的口腔里。带着千军万马势地掠夺我嘴里的每一寸空气,舌尖或重或轻地扫过我的上颚,与我的舌头嬉戏。
  半晌,我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他才肯放过我。
  我趴在床上气喘吁吁,他也跟着趴了上来。
  “你干嘛!”我推他,想让他差不多得了,别得寸进尺。
  “和姐姐睡觉,要好久见不到你了。”他抱着我躺进被窝,乖乖地关了灯闭上眼睛。
  好吧,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最近做爱做多了,满脑子黄色废料。
  ---------------------------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行李,等着管家伯伯一会儿来拿。
  “你走了的话,我就回学校了哦。”夏逸阳闷闷地说。
  “好的。”我清点东西,不甚在意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见不到了,高考后才能见到了。”他不服气地提醒我,试图让我挽留他。
  “那不是很快嘛,没多少天了。”我把眼神分给了他一些。
  “哼,没我在,你可以和你小白脸安安心心上下学了吧!”他扯着脖子大声地阴阳怪气。
  “你别多想。”我想也没想就开口,说完觉得有点渣渣的样子,又补充一句,“只是因为快高考了,我觉得我们分开对复习有利。”
  他立马换了笑容,身后好像有一条大尾巴在摇晃,“嘿嘿,姐姐担心我。不过我成绩很好的!”
  谢邀,并没有很担心,因为你是男主。
  ……
  等我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坐上父母来接我的车回到家里不太熟悉的粉色公主大床上时,那种不真实感又出现了。
  仿佛不久之前我才刚来到这,还在为每天一样的生活而烦恼。但实际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我快忘记原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我趴在柔软的枕头上,细细地回忆从我来的那一天到现在。
  我和他们的羁绊不知不觉已经变了味,就算我再迟钝,也发现陈芹和萧羽不是我以为的那样。而无形间,青春期少年的懵懂好像在本恶毒女配身上萌发,说实话,还蛮窃喜的嘻嘻~
  对本小姐的魅力肯定,我谆的会飘。唉,都怪我是个迷人的反派。
  但同时,我后知后觉,剧情偏离之后,带来的可能是不同的结局。
  我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但是!往好了想,至少咱可以摆脱恶毒的称号,摆脱不好的下场不是?
  没错!我决定了!从今天起给自己的人设就是——男主们的白月光!
  嘻嘻~突然换剧本,还挺不好意思的呢。
  就是不知道我这样私自改人设,还会不会被电哎,真烦恼,论女配任务的重要性。
  还没等我想试验一下白月光温柔美好又不乏距离感的形象,高考百天就到了。
  我和主角团为了成人礼忙得晕头转向,终于在这天验收成果了。
  我穿着从学校赞助的艳丽小黑裙,蕾丝的花边点缀着其间绣着的精致红色玫瑰。一双笔直白皙的腿露在空气中,与黑色衣裙形成强烈的反差。头发特地早起打了卷,俏皮地随着我走动一甩一甩。脸上带着同款的黑色面具,露出小巧的鼻尖和涂了一点唇釉的小嘴。
  嘻嘻,又是被自己美呆的一天,男人都配不上今天的我ok?
  我一踏入活动主办场,便成功得到了一波注目礼。
  我像只花孔雀一样做作地走着猫步,一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
  “美丽的小姐,我能请你跳支舞吗?”旁边突然探出一只手。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现实中因为我比较高挑,所以体育舞蹈课上学的是男步。
  虽然我是知道这个环节的,但我没打算参与,我原本设想是走到食物区边吃边欣赏少年少女们共舞。
  “不好意思……我”我边说边抬头,视线边撞入了熟悉的温柔眼眸中。
  “齐……”我惊讶地喊出口。
  “嘘。”他食指放在唇边,“现在属于我们俩。”
  说着便拉起来我的手,带我走入舞池。
  虽然我们几个办事的全权干活,但并没有约定一起入场什么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人群中一眼认出”的狗血梗吗?
  别说,还挺喜欢的嘿嘿~
  我的嘴角翘了一半便翘不起来了。
  是的,没错,刚跳一步,我就踩上了他的脚。
  “啊哈哈,你信吗?我觉得你适合跳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