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羽的草率结束(H)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2460
  “对不起……”他嘴上小声道歉,眼睛却是亮的很。
  我摇摇头,站起身坐到电脑桌上,张开了大腿。
  “萧羽……帮帮我。”我不敢看他,我现在肯定一副浪荡的模样。
  我手指在自己大腿根部打转,酥麻的痒意让我穴口愈发得湿润。
  萧羽能够清楚地看见内裤被一股股水浸透,那抹湿润逐渐扩大。
  我见萧羽直直盯着我下身,羞耻之余又多了股难言的干劲。
  我将手指移到了花穴上,顺着肉缝来回摩挲,嘴里忍不住轻声淫叫起来,“嗯~好舒服……嗯哼~”
  妈耶,真的很羞耻,但我看着萧羽的反应还是忍不住地想勾引他。
  我拨开内裤,花穴彻底呈现在萧羽面前。我指尖在穴口绕了几圈,又捏了捏上面的珍珠。
  淫水噗嗤噗嗤地流了出来。
  没了内裤的遮掩,萧羽更加直观地看到了女生的花穴。
  他咽了咽口水,突然很渴,想喝掉流出来的水。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我本想浅浅插进去,自慰给萧羽看,没想到他直接弯腰朝我穴口低头。
  少年的头发扎在我大腿根处,这是萧羽,他现在要给我口。这样想着,我竟隐隐有高潮的感觉。
  我干脆两只手撑着,稳住了自己的身形。
  我还没调整好最舒服的坐姿,萧羽的舌尖便猛地进入了。没有小心翼翼地试探,像是忍了很久般的,快速插了进来,在我的内壁上绕了一圈,又极其缓慢地抽了出来。
  “嗯嗯嗯!萧羽……快点!”我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他的脑袋。
  他伸手将我的腿拉得更开了,手在大腿敏感处不断抚摸,摸得我感觉全身都痒痒的。
  他开始慢慢抽插起来,舌尖在我每处皱褶处一一探索过。宽厚的舌苔摩擦着我的内壁,小穴忍不住绞紧了他的舌头。
  想要……更粗壮的东西填满我,止住我小穴的空虚。下面的痒涩蔓延到全身,乳头也变得痒痒的,我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开始配合萧羽舌头的抽插速度进行揉捏。
  “萧羽呜呜呜呜……到了、到了……嗯~”他的舌头猛一顶到g点,我勾着腰蜷缩起来,脚趾都在用力,狠狠泄了出来。
  我精疲力尽地摊在桌子上,舌头也从嘴里伸了出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萧羽拉着我的脚踝将我往下拖,“安贝,爽吗?”
  我没力气没回答他。
  他扶着gui头在我穴口出来回磨蹭。
  刚经历高潮的小穴立马涌出大流的蜜液来回应他。
  我撑起半个身子看向即将连接的下体,他肉棒的头已经沾染满了晶莹的蜜汁,看上去十分可口。
  他抬手狠狠掐着我的乳头,肉棒的头部进入了,“还想要吗?”
  我被突如其来的硬度刺激得软了身子,依旧没回答他。
  他大手沿着我的奶子慢慢地描绘轮廓,下身轻轻地抽插起来,若有若无的。
  我被磨得受不住,狠狠咬住了嘴唇。
  “求我,我就进来。”他恶劣地翘起嘴角。
  主导权好像突然被他抢走了,我不服气地继续不吭声。
  就在外面僵持不下的时候,午休结束的铃声终于响了。
  马上就要上课了。
  萧羽这才变了脸色,一发力,整根贯穿了我。
  “啊!”我忍不住尖叫。同时铺天盖地的爽意向我袭来。
  走廊上开始响起了学生来回走动的脚步声、打闹声。
  我顿时紧张的噤了声,小穴也开始不断收缩。
  萧羽额角的青筋都快冒出来了,捂住我的嘴狠狠抽插了几下,两个人人便一块到了高潮。
  萧羽爽没爽到我不知道,我爽到了,同时还有一种隐秘偷情的刺激感。
  他替我擦拭完后,我整理了一下头发,不好意思地看着他,“我、我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
  emm……虽然做都做了,还是没好意思直接从冷战中出来。
  萧羽盯着女孩落荒而逃的背影,不是滋味地捏紧了拳头。
  做了一半草率结束的感觉,谁懂?
  他低头收拾资料,又突然想到,安贝怎么会突然这样……
  在他来之前,齐知奕会不会和安贝做了什么?
  他不想去想了,不想让自己陷入嫉妒的漩涡。
  明明说过喜欢他的……
  ----------------
  放学后,我便立马回了家。
  一开门见到忙前忙后的夏逸阳,我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谆的不想在和主角团打交道了,怎么和剧情都不一样啊喂……
  我悄悄走到阳台打给我开场就出现没几天的妈咪。
  “喂?宝贝呀?怎么了,我和爸爸还在夏威夷呢。”
  “啊,妈妈我好想你,你们再不回来我就茶饭不思了。”
  “可是听阳阳说你最近胃口挺好的呀?”
  我:……
  “我不管,你们明天就要来接我放学,我不想和夏逸阳住一块了。”我试着大起胆子任性一把,咱们就是说很惶恐的等待答案。
  “好啊,正好快高考了,妈妈要每天亲自为安贝准备营养餐~”女人的声音隔着手机屏幕柔和地传过来。
  我松了口气,匆匆道别后便挂了手机。
  一转身便是夏逸阳的俊脸。
  “啊!”我一下没忍住尖叫出声,“干嘛啊你,吓死我了。”
  “没什么,吃饭了。”他脸上褪去了刚才忙活的傻笑,一下变得我有点不敢接近。
  饭桌上,我真是忍不了最近频频出现的尬场,纠结再叁看着对面一反常态、沉默不语的夏逸阳。
  “你都听到了吧。”我语气冷淡。
  别问我为什么这样,只是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句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猜这是女配的高级潜意识,所以咱就浅用一下吧~绝对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夏逸阳停了筷子,“我已经很努力让你喜欢我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昨天还很开心,为什么又要开始讨厌我?”
  我心虚了一下,反驳道,“我什么时候说讨厌你了?”
  “那你为什么要回家?”他更理直气壮了。
  “你也说了是‘回家’,拜托我一个有家的人为什么一直要住别人家,还见不到自己爸妈?”我被他的那副模样气笑了,“还有,不讨厌不等于喜欢。我想你一开始也没把娃娃亲当回事吧?”
  笑死,虽然剧情哪哪都怪,但结局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先不要给自己挖坑了。
  “我现在当回事儿了!”他噘着嘴看向别处。
  哎,弟弟就是闹腾。
  我扶额叹气,渣渣的话随口便来,“你也不是小孩了,别这样。”
  他转回了头,盯了我一会儿,眼眶慢慢变红。
  “哎哎,你别哭啊。”不是吧,我也没说啥吧?
  “我才不会哭!”他用力地咬了咬唇,“我吃完了!”
  说完便放下筷子起身往楼梯走。
  走了一半又回头恶狠狠地说,“喂,吃完碗筷放那,我待会下来洗。”
  我忍不住噗嗤一笑。弟弟还是蛮可爱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