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龙王小太子嘛(17完)敖定
作者:七月遇景      更新:2022-09-21 22:32      字数:1531
  作者叨叨:
  有亿点仓促。
  欣赏一下我肿成猪蹄的右手,被蜈蚣咬的:)
  左手不说骨节分明,也可以勉强算是线条明显,但是右手!我要骂脏话了!每次都咬我,我睡觉睡得好好的!他二姨娘的!为什么!痛死了!
  气死我了:)
  万里无云,又是好天气的一天。
  许知意没有仔细算自己到底在这个世界待了多久,日子就那么过着。
  中间碧落天境与魔界发生了一次大战,不用说,其事件的中心就是那个玛丽苏洛汐。
  魔界原来的少主拿的是个被救赎的剧本,洛汐作为他的白月光,他当然要把人抢回去当老婆啊。
  但不乐观的是彼时男女主已经互生情愫,就差临门一脚捅破窗户纸,魔界少主老工具人了,原本敖定缺了的戏份也大差不差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总而言之,玛丽苏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
  魔界的力量在剧情buff的加成下变成了碧落天境的一大威胁,再加上其挑衅在先,两边不可避免地打起来了。
  彼时许知意和敖定在家里一边带孩子一边吃瓜看戏。
  妖不参与仙魔的战争,当然乐得开心。
  最后两边都死伤惨重,男主凌渊也受了重伤,还在和魔界少主单挑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洛汐捅死了。
  洛汐在濒死之际,表达了自己对凌渊的爱慕之情,最后在他的怀里咽了气。凌渊的法器也是个相当厉害的存在,他当时直接打了一个杀招,被击中者的下场只有魂飞魄散。
  所以,虐心的来了。
  老婆不仅是自己捅死的,还是在自己的怀里咽了气,最后他还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仙体溃散,一点一点地消散在空气中。
  凌渊因此闭关百年不出,然后偶然发现,在曾经洛汐送给他的一件礼物上,覆着洛汐的一缕元神。
  人话:死了,但又没完全死。
  反正最后是起死回生了,但复生的洛汐又失忆了。
  然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虐恋——和追妻火葬场。
  凌渊和洛汐发展到这一步的时候,敖定终于成年了。
  一千岁的敖定和五百零一岁的敖定有什么区别呢?
  许知意的回答是区别不大,除了外貌稍稍长大了一两岁,敖定还是那个爱撒娇求抱抱、会给她将好看的布料找回来做裙子的敖定。
  “知意啊——”礼堂之上,身着金色鳞甲的敖定秘密传音给她。
  今天是龙王小太子大婚的日子,宾客满堂,热闹非凡。
  许知意掩在鲛珠凤尾扇后的唇角上扬,由敖莹牵着缓缓迈向长长的红毯。
  两人遥遥相望,高座之上,龙王与王后相视一笑。
  敖定大约是等不及了,左右妖族没有那些繁琐的规矩,他长腿一迈,叁步并两步地来到自己的新娘的跟前。
  敖莹小声地吐槽了一句:“瞧瞧你这个不值钱的样子。”
  虽说如此,敖莹还是配合地松开了扶着许知意的手,将人交给自己哥哥。
  敖定充耳不闻,等以后抓着八扶了再跟敖莹算账。现在他的眼里只有闪闪发光的许知意,等了快五百年,他终于能与心爱的姑娘向天道互许终身了。
  叁拜过去,宫娥端来一柄以先祖龙鳞龙骨制成的匕首。敖定拿过匕首,现在自己的掌心划破一道口子,而后又帮许知意在同样的位置也划破一道。
  二人掌心相对,血液相融,脚下浮现出一个金赤交加的符文。
  一道声音划破空间响彻于礼堂之上,同时,两抹赤色纠缠,一丝一缕地构成一条红绳,绳子的两端分别系在两人的手腕上。
  “赤绳早系,白首永偕。”
  金光闪过,红绳连接的部位隐去,两人掌心的伤口也消失不见。
  这是来自天道的祝福。
  只有敢于向其立誓结成魂契,且从此往后互为唯一的新人才能得到这个祝福。
  符文消失,融于两人的血脉之中。
  自此,礼成。
  许知意抬眼望向敖定,那双金色的眼眸一如当初熠熠生辉,自始至终都只望向她一个人。
  “你终于是我的了。”敖定轻叹一声,拉着许知意的手忍不住摩挲着她的手背,“我也终于是你的了。”
  许知意挑了挑眉,说:“我们难道不是早就已经是对方的了吗?”
  “的确。”敖定笑眼弯弯。
  往后的日子也要好好在一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