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龙王小太子嘛(16)敖定
作者:七月遇景      更新:2022-09-20 22:59      字数:3308
  许知意随了敖定的的想法,转过身去,敖定也很有眼力见地帮她把半挂在身上的衣裙脱下,和他自己的堆在一处。
  早前他便觉得许知意哪儿哪儿都好看。
  脸好看,身子好看,连她的头发丝他也觉得好看。
  带着热意的手指触及纤细的脊背。先是肩侧,而后往下滑过线条精致的蝴蝶骨。
  敖定拉住许知意的手腕,俯下身,在她的腰窝处落下一个近乎虔诚的吻。他的眼睫轻颤,扫过那一处细腻的肌肤,莫名地带出一丝痒意。
  许知意下意识地扭腰想躲,敖定没让,他松开扣着许知意手腕的手,说:“趴好?”
  他好像做每一步都要问一下许知意的意见。
  许知意轻声笑了一下,只觉得敖定可爱死了。
  她依言趴下身体。腰部下塌,屁股撅起,手臂收拢置于身前。许知意抬眼,冲敖定抛了个媚眼,问他:“是不是这样?”
  眼看敖定超级明显地咽了口唾沫,原本就泛着欲色的红的脸颊,此刻更像是颗熟透了的番茄。他突然就害羞了起来,红晕一路漫延到他耳根,连带着脖颈都是一片荡漾的红色。
  敖定大概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蠢,他的手抬了抬,最后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脸。
  鸵鸟行为了属于是。
  许知意心底都快要笑疯了,她也没想到敖定害羞的点居然这么奇怪。
  这看得许知意心里又冒出了逗他的想法。
  “小金龙变小红龙啦?”她拼命压抑住往上翘的嘴角,努力端着嗓子说话,“怎么还害羞啦?之前又不是没看过。”说着,许知意还冲敖定晃了晃屁股,“来呀~我都趴好了,别让我干等着呀~”
  结果一看,敖定的脸更红了。他身上的肌肉也跟着变得紧绷起来,甚至可以看见喷张的青筋。
  好在敖定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随手撸了两把自己兴奋的小兄弟,身体贴近许知意。他一手扶着许知意的细腰,手指不可避免地印在洁白的臀肉上。龟头蹭了蹭阴唇,而后一点一点地推进许知意的身体里。
  在身体终于彻底被贯穿的那一刻,敖定和许知意都为那舒爽的感觉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敖定并没有暂停自己的动作,他紧接着便挺动腰身抽插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是担心弄伤许知意,又或者是故意的,敖定动得不紧不慢。他每一次都会插到底,但也同样会退出到让龟头看看被穴口夹住,又在即将挤开子宫口的时候后撤,却依然不完全退出去,感受着小穴内的软肉依依不舍的挽留,而后又带着力道挤进去。
  杀人也不带凌迟的,次数多了,许知意就知道这死小子是故意的。
  “嗯……敖定……”许知意忍不住发出娇媚的声音,她回头去看敖定,“别折磨我……啊……嗯……”
  “我还是不是‘小孩儿’,嗯?”敖定故意在那叁个字上加了重音,揉捏着手里软滑的臀肉,而后稍微用了些力气在上面拍了一巴掌。
  落在屁股上的触感并不算是痛,只觉得是一串酥酥麻麻的痒,许知意难耐地扭着腰,主动抬臀去迎合敖定的性器。
  “快说——”敖定听不见许知意的回答,于是故意深顶了一记,在听见身下的人几乎变了调子的呻吟,往日里不可一世的龙王小太子又红了耳根——好吧,他几乎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停止过脸红。
  毕竟这一点都不像他平时的作风啊,敖定习惯了对许知意这里蹭蹭那里亲亲地撒娇,头一回掌握主动权,是有那么些不适应。
  许知意故意夹紧小穴,原本还有些耐心的敖定瞬间便绷紧了神经。凹凸不平的内壁原本就紧致,刚好将他的肉棒包裹得严实,眼下许知意几乎能感觉到肉棒上的青筋的形状。
  她挑衅地看了一眼敖定,说:“只有小孩儿才会追着大人表现,你听听你刚刚说的话,像大人吗?”
  “哎呀——”敖定嘴一瘪,自暴自弃似的放开自己挺动腰胯,语气颇有怨念,“你怎么不按套路来呀?我哥他们没说会变成这样呀……”
  后面一句敖定嘀咕得有些小声,但大家都是妖,耳力极佳,许知意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她差点笑出声,但随即敖定的又一次大开大合的操弄又让她歇了一心二用的心思。
  他循着记忆找到许知意的敏感点,带着小小的报复心理故意往那一处猛顶。
  许知意来不及回答敖定的问题,小穴深处被刺激得不断往外吐露爱液,冲刷着硕大的龟头,随着敖定逐渐失控的抽插溅落在床榻上。
  她舒服得差点塌了身子直接趴在床上,好在敖定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她。
  敖定一手扶着许知意的腰,虎口掐着白腻的臀肉,她胸前的两团乳肉也跟着晃成了一片雪浪。
  那片美景实在晃眼得很,敖定便没忍住伸手去揉捏了两把,又软又滑,他几乎都舍不得太过用力,可心底隐秘的占有欲又在催促着让他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可是如果用手的话她会痛的啊,而且这些痕迹又留不久,还是算了吧。
  在一番心里斗争之后,敖定放弃了留痕迹的想法,但转念又打起了了别的主意——这世界上留印记的法子那么多,总有一个可以不伤害到许知意、还能永久给她打上属于自己的标记的方法。
  改天去问一下那只讨厌的章鱼好了……yue。
  敖定真的很讨厌八扶,是他内心戏演小剧场提到一下也要yue的程度。
  思及此,敖定莫名其妙地又扬起手掌在那娇嫩的臀上拍了一巴掌,“啪”的一声炸在空气里,许知意尖叫了一声,几乎爽得头皮发麻,雪白的肌肤立刻就浮上一层粉色。
  力道并不算痛,反而还让小穴吐露着蜜液再次缩紧,死死咬着体内坚硬的肉棒,层层迭迭的媚肉推挤,肉棒撤出时带出一片艳红色。
  许知意勉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闪过好多画面。
  两人错乱的喘息和呻吟糅杂在一块儿,敖定伸手将她披散的头发撩到一边,掰过许知意的脸与她亲吻。
  这是一个相当煽情的吻,敖定像是要把自己的灵魂也一同嵌入许知意的深处似的,两人的舌头交缠了许久。
  他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摸上了许知意的胸,揪着乳尖揉捏挑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知意都要高潮了叁四次了吧,敖定才终于有了射精的意思。
  原本就硬挺的肉棒变得愈发紧绷,敖定松开许知意的唇,改用双手拽着她的手臂。
  他加重了些力道,抽插的频率变得更快,肉体相迭的啪啪声环绕在两人耳边,硕大的肉棒操得内里原本晶莹的蜜液几乎泛白。
  “要死了……嗯……敖定……啊唔……”许知意的呻吟声早就失控,在某一个瞬间忽然失声了几秒,而后才又找回自己的魂魄似的,续上了尖叫的调子,“太刺激了……”
  “瞎说什么东西,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敖定故意抓错重点,他将许知意的身体拉进怀里,纤细的背脊贴着他的胸膛。
  敖定一只手臂环在许知意的胸前以作固定,她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现在除了做爱,其他什么也想不起来。
  随着体位的变化,肉棒在小穴里埋得更深了,许知意高高地扬起下巴,优美的脖颈线条一览无余。
  她现在的角度只能看见深蓝色的床帐顶,边上缀着的流苏随着她视线的晃动也跟着一晃一晃的。
  酥麻的快感在小腹堆积,蓄势待发。终于在龟头不知道多少次顶上软嫩的花心,许知意终于再次抵达欲望的高潮。
  小穴哆嗦着吐出一大股蜜液,浇灌着还精神奕奕的肉棒,龟头几乎将花心顶得发酸,甬道内的每一层褶皱像是有意识一般缠绕着茎身,抽搐着,绞得敖定欲仙欲死。
  沉甸甸的囊袋也不甘示弱地撞在白花花的臀肉上,撞出一片不均匀的淡粉色,偏偏又被淫靡的液体润得又滑又亮。
  肉棒持续不断地抽插着,终于在不知道多少下之后抵着许知意的深处射了出来。
  两种液体混在一起被还未疲软的性器堵在小穴里,撑得许知意想逃走,但才刚起了个念头便又被敖定按回了怀里。
  她的眼前险些一片花白,敖定的体力太好了,她实在是有些招架不住。
  敖定喘着粗气,手不安分地按了按许知意被淫液和肉棒撑得有些突起的小腹,虽然隔了一层皮肉,但内里还是收到了刺激猛地一缩,夹了敖定一个猝不及防。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反正也很爽。
  “这下指定是怀上了。”敖定护着许知意,带着人躺到床上。
  语气认真,并没有开玩笑的成分。
  许知意想翻他白眼,“十个蛋的爹?”
  “倒也不用真的生那么多,烦人。”敖定想象了一下未来“承欢膝下”的美好场景,嫌弃地撇嘴,“一个就够了。”
  先前也说了,不管是龙还是蛇都是卵生。蛇蛋的孵化时间短,破壳之后就是个小崽子;龙蛋的孵化时间长,出来之后直接就是少年体,没有玩……带小孩的乐趣。
  不过他们俩种族不同,后代随谁多一点还不好说。
  两人闲扯了一阵,埋在体内的性器又有了抬头的冲动。
  敖定压着许知意又亲了一口,就着侧入的姿势,抬起许知意的一条腿,又勤勤恳恳地做起了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