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来人往】
作者:耳雅      更新:2021-07-03 03:04      字数:4621
  天尊和殷候的那一声“不好”过后……天空之中&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 说时迟那时快, 天罗地网一样的火箭坠落。
  “有埋伏!”众人身后, 右将军大喊一声, 抬手张弓……
  与此同时, 天尊和殷候双掌往空中一送……一股强劲的内劲送着龙乔广射&出的流星箭就上了天。
  头顶坠落的火箭与地面射&出的流星箭, 在空中交汇, 瞬间,火光四射。
  展昭等人尽量用内力护住身边的人,再将乱流之中落下的火星都挡开。
  一时间, 空中如同铁龙穿花一般,火星就像瀑布一样洒落……煞是壮观。
  众人挡住了这一波突如其来的偷袭,心中莫名——这是哪里来的箭雨阵?附近并没有人啊!还伴着很强的内力!
  “很远的地方过来的。”天尊站在高处举目远眺, “用内力送过来的。”
  “恶帝城几乎所有的高手都出动了。”
  这时, 站在天坑对岸的圣灵王目无表情地开口,仿佛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第一波不过是想确定一下你们的位置而已。”
  众人一愣。
  “糟了!”
  赵普猛地一抬头……
  只见在远处去天地交界的地方, 突然华光闪现……半天都被照亮了, 密密麻麻的箭雨窜上了天空, 将整个夜空都覆盖。
  众人都下意识地抬起头, 就看到那些光点再空中三开,覆盖了整个大漠。
  那一刻, 那些光点仿佛在空中停滞了一样……但众人心中明了,这短暂的停滞, 是箭雨升到极致时候的刹那停留, 之后,这些带着火的箭雨阵将会调转方向,向下坠落。
  这个时候,众人望向的,是不同的方向。
  赵普和赵家的几位将领同时回望黑风城。
  霖夜火望着火凤堂,萧良望着的则是狼王堡的方向……
  天空中的箭雨阵渐渐地散开来,绕开了天坑的位置,一大片朝着火凤堂和狼王堡的方向去了,另一片跃过众人的头顶,朝着黑风城的方向去,还有一些朝着其他不同的方向移动,此时……整个西域仿佛都被这恢弘的箭雨阵给包围了,无论是瓶钟城、辽国、西夏还是吐蕃……总之站在此处,目之所及,天空中,布满了坠落的火箭 。
  四周弥漫着火硝的刺鼻味道,头顶火光带着滚烫的内力,耳边是箭雨破空的呼啸声,其他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天坑边几乎所有的高手,都第一时间朝着那些箭雨散落的不同方向冲了出去,希望用一己之力阻挡落下的箭阵,然而……此时到达了天际的箭阵坠落之势势不可挡,仿佛流星坠落,要怎样阻拦?
  远在黑风城城楼上的贺一航、狼王堡里听到动静后披着衣服出来的萧统海、火凤堂楼顶上站着的柳寒星。
  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头顶上突然出现的箭阵,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灭顶之灾!
  天坑边会武功的人都飞出去了,只有不会武功的公孙抱着小四子,站在原地。
  公孙先生下意识地搂紧怀里的儿子,心中满是悲怆,这箭阵落下,死伤必定不计其数……西域完了!
  火光映衬下,小四子睁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天坑边,还对面对站着的黑水婆婆和圣灵王。
  小家伙眼中光芒跃动,带着一种隐隐的期盼。
  这时,就听圣灵王突然笑了,他抬起头,看着越来越近的箭雨阵,神情依旧平静。
  公孙望着圣灵王,这种眼神,他这个做郎中的最熟悉了。曾经不止一次,有久病不愈痛苦难耐的病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他,平静地对他说,“先生……让我去吧,我实在是熬不住了。”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突然而至的绝望导致的压抑感,公孙在这一瞬间,突然很是伤怀……无论是圣灵王也好,邪&灵王也好,怀着这样一份执念太久太久,还是会累的吧?除了毁灭,还有什么是能让他平静的呢?这一片疯狂的箭雨,可以毁掉整个西域……圣灵王的爱太可怕了,他当年为了灵后几乎毁灭了西域一次,如今又要再来第二次么?
  就在公孙想象着寸草不生的西域会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忽然,一个从来没听过的声音响了起来。
  公孙猛地回过神。
  那一瞬间,他好似没听清楚了,又好似没听清……那个声音说了句什么话?
  而对面,已经微微闭上眼睛准备与整片西域一起迎接毁灭化为焦土的圣灵王,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抬起头,望向站在他对面的黑水婆婆。
  不止公孙,急火攻心的其他人,也忽然冷静了下来,众人下意识地回头,望向黑水婆婆。
  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轻若游丝,不缓不急,只说了两个字……“痴人。”
  随着这一声呼唤,只见圣灵王猛地往前踏出一步……随着他的动作,天坑水面上矗立着的那些诡异的黑色人形也一起往前一扑……
  一阵狂风扑面而来,众人下意识地抬手一挡,只见一大片黑色,扑向了微微张开双手,似乎是迎接着谁的黑水婆婆……
  随后,地面忽然一颤。
  众人只看到一股黑色从地面涌了起来,瞬间,四周漆黑,遮天蔽日的黑暗将众人包围,再仰脸……已经看不到那些坠落的箭雨了。
  不止这里,连同黑风城、狼王堡以及火凤堂……箭雨所覆盖之处,都被蔓延开的黑暗所笼罩。
  瞬间……四周围平静了下来。那种箭雨破空和急坠的骇人声响消失了。
  展昭伸手捞了一把,黑暗中,抓&住了一只手。
  无声的黑暗蔓延着,众人好似听到小良子突然喊了一嗓子,“我是不是瞎了啊?咋啥都看不见了呢?”
  随着这个稚&嫩的声音响起,黑暗中,出现了几点光芒……渐渐地……光芒越来越多,黑暗也开始变得稀薄,已经可以看到身边的人了。
  展昭顺着手里那只手,看到了一截白色的袖子,再之后……黑色如同雾气一般,消散了。
  众人站在原地,为眼前的景象所震撼,无法言语。
  身边和眼前,无数的光点正在缓缓地降落,如同正缓缓飘落的雪花一样。
  仔细看,只见是一个一个黑色的水珠,水珠里,包裹着一点火光。抬起头……只见天地之间都是这种火光,如同是浮动在夜色中的萤火虫一样,无边无际……
  看着这一幕奇景,有人不自觉地就伸手,去接住一颗……那水珠在接触到手掌的一瞬间,传来轻轻的“嘶”一声……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水珠包裹着火星飘落,落到地面,化作一阵水汽,渐渐地,水汽蒸腾如烟如雾,寂静无声。
  还醒着的人傻傻地看着眼前的光与雾,静默不语……睡着的人安然酣睡,全然不知经历了怎样的生死瞬间。
  随着最后一点火光化作烟尘……大漠的夜空,被几缕晨光撕开。
  淡金色的晨光洒下,心中经历了几番起落的众人,终于是缓过了神来。
  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大家都下意识地望向自己关心的那一方水土。
  身后,黑风城完好无损,城楼之上旌旗招展。远方,狼王堡和火凤堂依然矗立,大漠里晨风微寒,晨露微凉……
  霞光之下,雾气在脚边萦绕,如梦似幻。
  一种大难得脱的解脱感瞬间涌上诸位高手的心头,那一刹那发生的太快了,等清醒过来回想,真真是两世为人,好险好险!
  是什么在最后一刻阻止了那场几乎避无可避的灾难?怎样强大的内力,才能让整个大漠上空的箭雨化作火星尘埃……
  天尊和殷候转过脸,望向远处依然隔着天坑相望的圣灵王与黑水婆婆。
  晨光中,众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此时,黑水婆婆正抬着头,望着远方的天空,而这一刻,婆婆的眼睛不是红色的,也不是金色的,而是黑色的……
  对面的圣灵王,那个刚才的金眸少年,此时已没有了生气,皮肤渐渐变得灰败,黑色的纹路开始在脸上蔓延,那双金色的眸子也黯淡了下去……
  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是笑着的……得偿所愿的笑容,平静而淡然。
  远处,地与天交界的地方,一轮红日露了出来。
  红色的霞光将圣灵王笼罩……光芒从他越来越透明的身体里穿过……渐渐地,圣灵王随着这晨雾一起,消失在了晨光之中。
  “啪嗒”一声,那枚浮珥掉落到了地上,顺着天坑的斜坡滚落,“噗通”一声,落到了清澈的圣灵池里,缓缓地,沉了下去。
  众人跑上了天坑,往池中望。
  此时的黑水池已然清澈见底,池底有一层晶莹的白色细沙,沙面上,静静地躺着那一枚浮珥之饰。
  霞光照射在平静的池面上,金色的波光浮动。
  展昭等人都转过脸看黑水婆婆。
  婆婆那双眼睛里的黑色不知何时已经退去,恢复了红色的琉璃石一般的大眼睛,正瞧着湖面,眨了一眨眼,她转回身,往山下走了。
  小良子好奇地追上去,仰着脸问,“太姨婆?圣灵王和灵后呢?”
  黑水婆婆停下脚步,看了看跟自己一般高的小良子,微微地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小心翼翼的,像是在哄什么人入睡一般。
  随后,就见黑水婆婆仰起脸,轻轻打了个哈欠,慢悠悠地往黑风城的方向“飘”走了。
  展昭他们都站在坡上,目送着婆婆走远,心中却是汹涌澎湃,无法平静。
  霖夜火问,“所以,当年的灵后的确是在婆婆身体里么?”
  “只是不想出来吧。”白玉堂道,“圣灵王用了一个跟整片西域同归于尽的法子,就是为了将灵后引出来。”
  “那他俩现在是在一块儿了么?”公孙伸手,指了指自个儿的脑袋,“也在婆婆的身体里了,这会儿圣灵王和一群婆婆在一块儿,会不会挨揍?”
  展昭笑了,“估计不会吧,那可是他媳妇儿和一群女儿孙女重孙女……估计挺热闹。”
  赵普长出了一口气,“好险,差点被偷袭得手。”
  展昭等人想想也觉得后怕,那箭阵若是掉下来,死伤一定很惨重。
  “恶帝城下手也太狠了!”赵普有些不痛快。
  一旁,天尊也在望着远方,道,“对方也是弄巧成拙了。”
  殷候点头,“应该没人料到,最后夜后和圣灵王会合体,完整的内力全部被释放出来了……”
  “那些箭雨阵是内力操控推动的,刚才那阵黑雾是有形内力,不愧是一千年的内力,强得一言难尽啊。”天尊也忍不住感慨,“恶帝城如果出了多半高手的话,就这一下,起码损失八&九成。”
  赵普一愣,问天尊,“那些操控箭雨的高手都死了?”
  “肯定啊。”殷候点头,“内力反噬么!黑水这股内力不是闹着玩的,这等于是将当年夜后全部的内力释放了出来。”
  “所以对方与之抗衡的,无论是内力还是人,应该都会飞湮灭。”天尊摇摇头,“惨烈。”
  殷候伸手拍了拍赵普的肩膀,“恶帝城这一招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定是元气大伤,趁此机会,想法子将那万恶之源给灭了吧。”
  赵普点头,和龙乔广他们回去黑风城,准备下一步的计划。
  其他人也回到了黑风城军营。
  这一晚等于是劫后余生,众人都觉得疲累,纷纷回屋准备歇会儿。
  展昭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却是睡意全无,索性爬了起来。
  白玉堂看着展昭轻手轻脚跑出去,小心翼翼地撂下帐帘,也没出声,微微地笑了笑,翻了个身继续睡。
  展昭小跑着到了那棵黑水婆婆帐篷所在的紫楠树下,遇到了同样跑来的小四子。
  一大一小在树下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小四子伸手,那意思——抱抱!
  展昭将他抱起来,带着他一跃,落到了帐篷门口。
  帐外的落叶堆里,那条青色的巨蟒正盘着,睡的香甜。
  展昭抱着小四子轻轻跃过蛇背,撩&开帐帘,钻进了帐篷里。
  ……
  屏风后边的大床上,黑水婆婆盖着被,正睡着。
  展昭站在屏风一侧看,一如既往的,婆婆的睡颜带着浅浅的笑意。
  小四子在展昭怀里动了几下。
  展昭将他放到地上。
  小家伙就爬到了婆婆的床上。
  黑水婆婆微微地睁了睁眼,看到了坐在床边的团子,就伸手捞了过来,搂住,塞进被子里。
  小四子打了个哈欠,显然他就是跑这儿来睡觉来的。
  伸手,小四子拽了拽被子盖好,又蹭了两下,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跟黑水婆婆头挨着头,睡了。
  展昭微微地笑了笑,静静地退了出去。
  离开婆婆的帐篷,展昭穿过军营。
  军中大部分的士兵并不知道昨晚经历了怎样一场危机,这会儿他们都刚起,准备到教军场晨练。
  展昭一路跟那些称兄道弟的士兵们打着招呼,一直走到南边的城楼附近,意外地发现了城楼上站着的,正往黑风城里望的殷候。
  跑上了城楼,展昭凑到殷候身旁,顺着殷候的视线往城内望,就见这会儿黑风城的清晨也热闹了起来,商铺纷纷开门,做买做卖的,行路的,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家都忙碌了开来。
  展昭转过脸,看了看身旁的殷候。
  殷候此时正静静地看着一点点热闹起来的黑风城。
  展昭笑了笑,也不说话,双手趴在城楼上,下巴靠着胳膊,陪着殷候一起,静静地看着城楼下……人来人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