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之寻】
作者:耳雅      更新:2021-07-03 03:04      字数:4423
  天坑边, 终于找到了赵普的众人, 发现事情朝着他们意料之外的方向发展了开去。
  那个幕后的神秘黄眸少年终于出现了, 然而本该是黄眸的他, 却成了金眸, 而更令人惊愕的是——赵普称他为, 圣灵王。
  这位身量不高但内里惊人, 那黑色的内力朝着赵普扑过去的时候那样子像是恶鬼扑食一般,好在黑水婆婆及时出现,挡回了内力。
  展昭等人这会儿倒是想起来了, 好像打从刚才就没见着黑水婆婆的面儿,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赵普身上了,倒是把她忽略了。
  可见黑水婆婆是跟赵普一起来的, 看赵普这不慌不忙的样子, 估计是两人事先已经说好了。
  黑水婆婆一掌内力气势惊人,那一抬袖一声“退下”更是压得住场, 这么大个九王爷也乖乖往山坡下跑。
  在坡下截住了赵普的展昭和白玉堂都问他怎么回事。
  赵普跟两人退到不远处殷候和天尊身旁, 就老实交代, “没事儿, 跟婆婆说好了, 引个人出来。”
  这时,远处马蹄声响, 欧阳少征一马当先带着兵马就杀到了,抬头一看发现赵普完好无视, 火麒麟白眼就翻起来了, “赵普!你丫是不是又使诈!”
  欧阳少征身后众将都不知道赵普丢了的事情——都纳闷,元帅怎么在这儿,瞧瞧先锋官这气势……这是要造&反?
  赵普想回嘴不过觉得有点理亏,欧阳少征就差在马上蹦起来拿冰铁棍丢他了,“你使诈他娘的跟我们说一声啊!大&爷差点儿吓尿了,你个不可靠谱的!”
  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包括公孙、天尊和殷候在内都斜着眼睛看赵普。
  九王爷见众人都一脸嫌弃,也是有些尴尬。
  公孙瞪他一眼,“你也是!说一声啊!吓死人了!”
  赵普赔笑,“那什么……不是事出突然么。”
  说完,对远处拿眼白瞅自己的兄弟摆摆手,那意思——没事!回去跟老贺说一声别吓死了。
  不用赵普吩咐,董仟翼已经回去报信了。
  相继赶到的龙乔广和邹良也都松了口气,不过此时,山坡上隔着天坑对峙的两个人情况有些微妙,也引起了众人的好奇。
  众人都看赵普——你给解释解释?
  赵普简短地说了一下,“我刚才正看你们四个角破阵呢,突然就发现帐篷附近出现了一个黑黢黢的洞,可邪性了,好像还有一股力量在引我往里走!”
  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赵普——所以你就真走进去啦?有洞你就钻啊你又不是老鼠!
  赵普一耸肩,“我本来也不想进去,不过一旁黑水婆婆就这么站着看着我,我瞅见她对我点点头,所以我就钻进洞里去了。然后就一路往前走,前方有光,四周黑暗,不过我想起以前师父教给我的破摄魂术的法子……渐渐就能看清楚了,发现是走出军营,往天坑的方向去。而且奇怪的是,四周的人都看不到我!”
  众人了然……原来是真么回事。
  “那你怎么说那少年是圣灵王?”众人好奇。
  赵普道,“其实之前说起黄眸之人,我就在想这人究竟是个什么身份。西域这么多年太太平平,没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要练成黄眸不容易!而且黑水宫灭了之后,应该没人再会这种上古的武功了,所以这种武功可能是黑水宫毁灭之前的……或者,是黑水宫创立之前的。夜后当年虽然杀了圣灵王,但事实上,真正会使用黑水宫&内力的,应该就是当年的圣灵王本人,那么圣灵王的内力转移去哪儿了呢?”
  众人都皱眉想了想,觉得赵普这想法倒是有理。
  “圣灵王是死在夜后手里的,那么最大的可能,他的内力转移到了夜后的身上。”九王爷说着一摊手,“跟万千被他害死的邪&灵一起,被困在了夜后的身体里。”
  众人都了然,“原来如此。”
  “夜后死的时候,内力也散尽了……圣灵王的邪&灵可能也离开了。其他邪&灵可能回归了天坑,但圣灵王却很有可能去了别处,寄宿在某个身体里,然后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
  “所以,圣灵王的目的是……”公孙惊讶,“要找到夜后?”
  “应该是灵后吧?”展昭说,“圣灵王当年是想要灵后活下去,夜后是个意外。”
  “可夜后死了之后,灵后也死了啊!”白玉堂说,“黑水婆婆体内,最早的那一代,是之前我们见过的余些罗吧?”
  “对啊!夜后应该是在黑水天坑里的那些亡灵组成的,灵后已经死了。”展昭觉得有些糊涂,“那要怎么找?”
  “就是啊。”公孙也看赵普,“人家要你的命干嘛?”
  九王爷抱着胳膊严肃脸,“他说要我的身体!”
  “哈?”公孙一惊,音调都拔高了几分。
  展昭和白玉堂一脸嫌弃,霖夜火也疑惑,“要你个老粗干嘛?要投胎找个漂亮的么!”
  九王爷撇嘴——大&爷就是美男子!
  公孙眯着眼睛摸下巴,小声嘀咕了一句“圣灵王审美有问题!轮回千年轮瞎了眼了。”
  赵普凑到公孙跟前,“你说什么?”
  公孙一扭脸不理睬他,展昭拽了拽赵普让他别扯远了说正题,“他要你的意思是想造&反再称帝么?”
  九王爷搔搔头,“说什么要天下大乱之类……大概想把我弄成另一个夜后吧……你看那些黑兮兮的内力都是天坑里出来的。”
  赵普话刚说完,展昭和白玉堂突然同时一抬眼,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
  展昭回头看了看天坑上对峙的圣灵王和黑水婆婆,开口,“我明白了!他是觉得夜后……不是,灵后在天坑里!”
  白玉堂也点头,“当年灵后死了,但并不在黑水婆婆体内,这么说,可能跟夜后体内的邪&灵一起,融入了天坑?”
  “所以圣灵王这么折腾,目的是为了找出结发妻子?当年命在旦夕的灵后?”公孙惊讶。
  “还真没准。”赵普皱眉,“他当年会用那种方法来复活灵后,表示对她一往情深,执着多年念念不忘,可能只是为了再见灵后一面。”
  说到此处,众人都默默对视了一眼——所谓情深似海至死不渝也不过如此,这从当年圣灵王那一代&开始,一代一代传下来,圣灵王这是找灵后找来了一千年么?
  “可是……”众人正感慨的时候,霖夜火略带无奈地来了一句,“夜后没准还在……灵后不是应该已经死了么?”
  众人都一愣,随即皱眉,的确……
  “余些罗说,当年夜后死的时候内力尽散,有短暂的一刻恢复了神志。”
  一直没发表意见的殷候也终于是开了口,“灵后并不会武功……当年既然死了,那就是找不回来了。”
  众人都不知为何,觉得有些惋惜——那圣灵王该不会是找了一千来年都没找到吧?
  “他为什么会跟恶帝城扯上关系?”天尊突然开口问了一声。
  众人彼此看了看。
  “圣灵王那样的人物,应该不会被恶帝城所笼络吧……他会替恶帝城办事,表示恶帝城手里,有复活灵后的法子?”白玉堂问。
  “那恶帝是神仙不成?”公孙却想不通,“谁能让死了一千年的人复活过来?”
  “如果舍得人命的话,换一条回来也不是不行。”天尊忽然幽幽来了一句,声音冰冷。
  众人都一愣,不解地看天尊。
  殷候“啧”了一声,皱眉看了看天尊,似乎不喜欢他说的这句话。
  天尊瞟了殷候一眼,“你想得到另一种法子?那恶帝是什么人我是不知道,不过肯定是当年李昪身边的人……没准就是李昪成精了借尸还魂的。”
  殷候无奈看天尊。
  众人也觉得,天尊言语之间,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冷坚硬。
  展昭、霖夜火和赵普莫名都觉得怕怕,退后半步瞄白玉堂,那意思——你家老爷子啥情况?
  白玉堂也不清楚,不过天尊应该是猜到了些什么。
  “都别扯远了。”
  殷候开口,缓解了一下这仿佛冻住了的氛围,将众人的注意力再一次转回到天坑上对峙的两方身上,“那边的是圣灵王的话,这边的是谁?”
  “会不会是余些罗?”霖夜火问,“感觉气势像啊。”
  “不是余些罗。”天尊摇了摇头,“内力在余些罗之上。”
  众人一惊——这么高?
  “爹爹。”
  这时,一直站在人群中仰着脸听众人对话的小四子,忽然拽了拽公孙的衣摆。
  公孙等人都低头看。
  就见这会儿,小四子仰着脸看着他们,小良子则是在一旁蹲着,脑袋左右移动,像是在看什么东西。
  “那些珠珠在滚喔。”小四子伸手一指地面。
  众人低头一看,吓一哆嗦。
  刚才被黑水婆婆震散了的内力,下雨一样下了一地的黑水。然而此时,这些个黑色的水珠并没有渗入地底,而是跟活了一下,一颗颗地正在地面上移动。
  五爷就见几十颗黑色的水珠虫子一样从自己白色的靴面上“爬”了过去,瞬间僵住。
  展昭赶忙去按住白玉堂……好家伙,五爷脚边的地面已经冻上了。
  “哇!”小良子和赵普一蹦多高,甩鞋面上的冰霜,公孙赶忙抱起小四子。
  再看……地上的黑色珠子正在“爬坡”呢,大片大片汇聚到了天坑之上,飞上半空,朝着圣灵王飞了过去,最终一个个的人形再一次形成,杵在天坑的水面上,分外的诡异。
  对视了好一阵子,圣灵王终于是开口,问黑水婆婆,“妖孽,我灵儿呢?”
  没等黑水婆婆回答,展昭撸袖子,“敢说我太姨婆是妖孽?!”
  白玉堂和霖夜火拽住要上前的展昭。
  殷候无奈看了一眼还有心情逗闷子的几个小孩儿,“她哪里是黑水?”
  “那是谁?”众人都好奇。
  正询问,忽然……一阵夜风起。
  黑水婆婆银色的短发被夜风吹起,众人看到了她大半张侧脸。
  与此同时,婆婆忽然往旁边瞟了一眼。
  众人一惊——眼睛!黑水婆婆的眼睛,也是金色的……
  霖夜火张大了嘴,小良子一蹦,“夜夜夜……”
  众人惊呼一声,“夜后?!”
  “她不是内力散了么?”霖夜火不解,“为什么在黑水婆婆体内?”
  殷候和天尊看着也挺震惊。
  天尊感慨,“嚯……这个厉害了!”
  “九头常说黑水深不可测,果然不假啊……”殷候也忍不住点头。
  “呵呵呵……”
  夜风里,一个略带苍凉的笑声传来,只见黑水婆婆微微仰起脸,边笑边说,“圣灵王!你找遍天涯海角,找了一千年了,还没找到你的灵儿么?你怎么不去阎&王殿找找啊?”
  随着夜后的话,夜风也寒了下来,风中带着一种刺骨的寒意,赵普将抱着小四子的公孙拉到身旁护住。
  霖夜火也将小良子提起来摆在了身旁。
  众人都皱眉——好强的内力。
  “妖孽。”圣灵王摇了摇头,“我知道灵儿在你那里,你把她还给我,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夜后似乎觉得很可笑,“我是你亲手造出来的,不死不灭,咱俩还有个闺女呢,你忘了?”
  别看夜色朦胧,隔得又远,这边围观的众人都觉得圣灵王可能这会儿脸色是青的。
  天尊忍不住点点头,“果然是家务事啊!”
  殷候也感佩,“这夫妻吵架一吵一千年,了不得!”
  不理会两位轻松吐槽的老人家,展昭、白玉堂、霖夜火、赵普和公孙倒是很认真地讨论了起来。
  “灵后应该是不存在了吧?”
  “圣灵王觉得灵后也藏在黑水婆婆身体里?”
  “那如果不在呢?”
  “别说,找了这一千年也是挺可怜。”
  ……
  “我说过了,灵后已经死了,她既不会武功,这一千年过去了,早已灰飞烟灭。”夜后说出来的话句句如刀,直刺圣灵王,“你要不然杀了我劈开来看看?没准能找到你媳妇儿和闺女。”
  殷候问天尊,“怎么看?”
  天尊沉默片刻,幽幽来了句,“出轨的下场……”
  殷候望天,“圣灵王哪里有出轨?”
  天尊严肃脸,“你刚才听到啦!他跟不是他媳妇儿的女人有个闺女!”
  远处,夜后和圣灵王都皱眉朝这边看了一眼。
  霖夜火歪头想了想,“夜后不就是灵后么?她俩是同一个人吧!”
  众人都皱着眉头琢磨这其中比七国还乱的关系,“这个么……”
  公孙见小四子这会儿仰着脸正看挂在天边的圆月,就问,“小四子,你觉得呢?夜后和灵后……”
  没等公孙问完,小四子却是突然伸手一指远天的方向,“火!”
  随着小四子话音落下,众人就感觉四周忽然热了起来,天空之中也跟闪电一样,瞬间一亮……同时,就听殷候和天尊喊了一声,“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