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满级大佬穿成圣父 第218节
作者:千尽欢      更新:2021-07-03 02:59      字数:2425
  “不知。”
  慕晚风:“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找?”
  “不知。”
  慕晚风:“……”
  要不是墨泠月的表情过于认真,他都要怀疑他在耍他了。
  慕晚风沉默了,不知道怎么接着聊下去,他半天憋出了一句话,“要不让清言给你算算吧,他有时候算的挺准的。”
  当然,大部分时候都不太准,慕晚风把这句话给咽了回去。
  墨泠月看向江清言。
  江清言朝墨泠月点了点头,“可以。”
  墨泠月将自己所想所猜,以及想找的人都缓缓说了出来。
  他想找一人。
  一开始他以为那人是顾叶枫,也就是顾风钰,可是不对。
  他去见过顾风钰,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想找谁,但他知道顾风钰绝不是他想找的那人。
  除了他手腕上的红绸带,那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仿佛不存在一般。
  慕晚风在旁边听了半天,终于听懂了,“所以说你想找一个不存在的人?”
  墨泠月直直的盯着慕晚风,“他存在。”
  慕晚风被墨泠月看的一怂,弱弱的开口,“好的,存在。”
  真是的,说话就说话,那么吓人干什么!?
  搞得他都以为他要杀了他。
  江清言若有所思,他们与花泠月道友大部分时候都在一起,但他记忆中确实只有顾风钰道友和花泠月道友,并不存在另外的人。
  他拿出占卜的罗盘放于身前,指尖快速掐诀,罗盘飞速旋转直至停下。
  占卜结束。
  占卜结果,那人不存在。
  江清言再一次占卜。
  占卜结果,那人不存在。
  江清言丝毫没有停顿的掐诀,再一次占卜。
  占卜结果,那人不存在。
  墨泠月垂眼看着结果,脸上没有任何波动,恍若根本不在乎占卜结果一般。
  但看在慕晚风眼里,这人仿佛下一秒就要随风飘散一般,透露着脆弱和无助。
  慕晚风都有些不忍心看了。
  江清言手中掐诀,灵力运转,再一次占卜。
  而占卜结果,依旧是墨泠月所说的那人不存在。
  江清言收起罗盘,看着墨泠月柔柔一笑,语气带着肯定,“你是对的。”
  “那人,存在。”
  在场的两人皆楞了。
  “可是占卜结果明明……”慕晚风皱了皱眉头,话还没说完便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墨泠月,顿时明白了江清言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为了安慰花泠月道友吧。
  他师弟也太善良了。
  江清言见慕晚风那了然的表情就知道他想错了,他没有解释,而是再一次拿出罗盘。
  掐诀,占卜。
  占卜出结果后丝毫没有停顿,再一次掐诀占卜。
  两次结果完全不一样,也不知道他占卜了什么。
  江清言收起罗盘,“我占卜了流御派这一次能不能拿到仙门争夺战第一。”
  他说完补充道,“两次都是。”
  但结果完全不同。
  第一次,能。
  第二次,不能。
  甚至不是那种含糊的结果,而且确确实实显示能与不能,只是两次的结果截然相符。
  这就是他的占卜。
  墨泠月和慕晚风皆看向江清言,有些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江清言轻柔的开口解释,“我的占卜一直不稳定,就算是既定的事实也会占卜出错,而且还可能错的离谱。”
  “而刚刚我帮你占卜,结果却全是一个。”
  “不存在。”
  “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我的占卜,从来不存在一次占卜皆是同一个结果的情况,除非我的占卜结果被篡改了”
  而为什么要篡改,自然是因为那人,存在。
  墨泠月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
  他从来没想过存在这种可能性。
  实际上占卜他也找人试过无数次,甚至是有顾家人帮他算过,可每一次结果都是不存在。
  他虽然坚信那人存在着,可他找不到任何痕迹,时间久了,他有时候都有些恍惚了。
  恍惚到怀疑自己。
  墨泠月从未想过有果被人篡改的可能性。
  这是那人的存在第一次被肯定,而不是他虚无缥缈的感觉。
  在没有证据证明那人存在时墨泠月便想找到那人。
  在被证明后他更加想要找到那人。
  想的快要发疯了。
  可是江清言也无法占卜出那人。
  不知道那人是谁,不知道那人多大,也不知道那人容貌。
  墨泠月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流御,想要在东临大陆上寻找到那人存在的痕迹。
  然而一无所获。
  也并非是一无所获。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认定一件事,比如纸伞。
  墨泠月确定他拥有过纸伞。
  也许是那人送的。
  记忆也开始显露出不合理的地方,不再感觉那么合理。
  比如顾风钰让流御夺得仙门争夺战一事,墨泠月觉得,绝不可能是他。
  他做不到。
  更别提毁了月家。
  顾风钰天赋不算差,但绝达不到这种地步。
  为什么一开始他没有察觉到异样呢?
  有什么东西扭曲了这一切,企图让这一切变的合理,只为了抹除某人的存在。
  但他始终无法想起来那人是谁,仿佛一切都隔着轻纱一般。
  只要继续追寻下去,就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存在。
  墨泠月站在四通八达的大街上,脸上带着空洞和茫然,似乎是有些不知道该选哪一个方向。
  虽然墨泠月容貌精致绝美,但过路人仿佛只看见一个平凡人一般,没有给他多余的眼神。
  旁边忽然一个锦衣少年撞了过来。
  墨泠月侧身躲开了。
  锦衣少年见差点撞到人赶紧站直,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远处跑来一群粉衣飘飘的人,边跑边喊。
  锦衣少年容貌有些精致,他看着追过来的人立马抬头看向墨泠月,一双明亮活泼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你能救救我吗?你若是救我,我就把我身上的灵石全给你。”
  还不等墨泠月反应,那群人便快要跑到跟前。
  锦衣少年见状赶紧躲到墨泠月的身后。
  “我劝阁下莫多管闲事,他可是我们宗主的人,把他交出来”,为首的青年看向墨泠月冷冷的开口。
  这群人皆穿着粉色长衫,长相不俗,但眉眼间总流转着一股媚意。
  锦衣少年躲在墨泠月身后有些紧张,深怕被交出去。
  墨泠月淡漠的扫了一眼眼前人,丝毫不想管,直接准备离开。
  而他选的方向正是那群人刚刚过来的方向。
  所以为首的青年误会了,以为墨泠月是要攻击他们,纷纷拔剑,为首的青年声音带着警告,“我劝阁下还是想清楚,我合欢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得罪的起的!跟我们合欢宗抢人还是最好掂量一下。”
  合欢宗正是最近新起的宗门,其风头正盛,行事也有些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