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满级大佬穿成圣父 第219节
作者:千尽欢      更新:2021-07-03 02:59      字数:2296
  墨泠月丝毫没有理会这群人,径直往前走。
  “看来阁下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粉衣青年脸色难看了一分,朝身后的人挥手,“大家上!”
  墨泠月步伐丝毫没停下来,大街旁边的柳树的一片叶子自动飞舞了过来,带着庞大的力量,扑上来的人直接被击飞好一米远。
  墨泠月毫无波动,继续往前走。
  而这一次,这群人终于看见了眼前人隐在衣袖下若隐若现的红绸带。
  传闻有一人,右手手腕绑着一条红绸带,手执一把银色长剑,实力高深莫测,连渡劫期大能都不接其半招。
  本来还想放狠话的粉衣青年愣在原地,将嘴里的话给咽了下去。
  甚至在见人缓缓走过来后忍不住害怕的抖了抖。
  就在他准备求饶时,那人走过了他的身边,丝毫没有停顿。
  那群人这才反应过来,这人根本就不是要阻碍他们,而是他正好要往他们那个方向走。
  那群人:“……”你倒是早说啊!
  当然,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锦衣少年见状立马跑上去跟在了墨泠月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人,“哇!你好厉害!你是什么修为?”
  墨泠月恍若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
  那群人见目标跟人跑了,也没敢跟上去。
  锦衣少年见人不理并不死心,他将视线移到墨泠月手中的剑上,“哇!这把剑好霸气!它有名字吗?”
  墨泠月身影顿住,他猛的转头直直的看向锦衣少年,声音十分沙哑,仿佛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一般,一字一顿,“你说什么?”
  锦衣少年被墨泠月的眼神看的一缩,有些害怕的开口,“它,它有名字吗?”
  “上一句。”
  锦衣少年被眼前人的气势吓到了,颤颤巍巍的开口,“这这把剑好霸气?”
  墨泠月瞪大了眼睛,瞳孔微缩。
  哇!这把剑好霸气!
  嘻嘻,真符合我的气质。
  少年,赶紧交代一下遗言就走吧!
  他怎么还不死啊,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死?不知道我假装没扶稳摔他一下会不会死的快一点?
  爹在给你挖坟。
  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因为我看你很想要的样子。
  粉色,还挺好看的。
  还肯定是还不起的,我肉偿。
  如果你想要奇迹,那我就给你奇迹。
  师弟,我已经乖了,现在是不是能看了?
  只要你不想死,我就不会让你死。
  不管如何,我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阿月乖,抬头看着我,说信我的时候坚定一点儿,你这话一听就知道太假了。
  前方地狱,邀君同行,可愿?
  墨泠月想起来了。
  他要找的那个人,名为顾叶枫。
  而顾叶枫,在十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
  眼泪瞬间不断从墨泠月眼中滑落。
  骗子。
  顾叶枫这个骗子。
  他又骗他。
  说什么地狱邀君同行,明明就只有他一人身处地狱,看不到任何光。
  甚至连记忆都被剥夺。
  何其残忍。
  墨泠月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眼泪不管不顾的滑落,眼尾哭红一片,声音呜咽中带着无助和绝望,看起来异常的可怜兮兮。
  天地之大,却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一人一般。
  锦衣少年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刚刚有说什么过分的话吗?
  怎么还把人弄哭了?
  就在他手足无措蹲下想要安慰眼前人时,墨泠月站起了身,身影消失在了原地,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墨泠月从来不想要什么永生。
  这不是世界的偏爱,对于他来说这只是痛苦的根源。
  墨泠月再一次站到了噬魂涯边上。
  这一次他将一把剑置于涯底。
  其中有魔剑,有仙剑,也有神剑。
  然后他再一次一跃而下。
  剑插入他体内,大量血迹染红了地面。
  墨泠月吐出一口血,血染红他精致的脸颊,然而他却只感觉到了被剑刺入体内的痛苦,丝毫没有生机流失的迹象。
  果然如此。
  他死不了。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
  之前是死了无限轮回,而这一次是直接无法死去。
  墨泠月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之后尝试了各种办法。
  然而依旧无法杀死自己。
  天道看不下去了。
  就算死不了也不是这么个折腾法。
  毕竟他只是死不了,不是不会疼痛。
  祂在墨泠月再一次尝试后直接出现在了他身边,“只要世界本源还在你体内,你就永远无法死去。”
  而世界本源,已经无法分离出来了。
  也就是说,墨泠月永远无法死亡,与这个世界同生。
  墨泠月闻言表情淡漠,没有一丝波动。
  天道叹了一口气,“月枫绝不想看到你如此。”
  墨泠月缓缓爬起来,看都没看天道一眼,浑身血迹的缓缓走远,仿佛根本就没听见一般。
  天道:“……”一个二个都这么难伺候!
  不知道是不是天道的劝告起了作用,墨泠月自那以后没有再尝试死亡。
  然而他状态却更加糟糕了,宛如一具朽木将枯的腐尸一般,毫无生气的四处游荡。
  无欲无求,仿佛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也无半点儿生机。
  有时候眼神空洞的盯着手上的红绸带看,一看就是半天。
  有时候直接一睡就是好一天,甚至是一个月。
  就算世界本源在他体内,整个人看起来也憔悴不已,再也不复当初风光霁月,宛如谪仙的模样。
  就连在睡觉中也睡不得安宁,眉头紧皱,仿佛十分痛苦一般。
  醒来便继续宛如行尸走肉,毫无目的的游荡。
  没有方向,也不期待明天。
  当初那个不染一尘的谪仙恍若是幻觉一般,只留下一副空壳。
  不想生,不得死。
  天道看着连睡着都不安慰的人有些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果然当初就应该抹除他的记忆。
  祂当初怎么就信了月枫的鬼话。
  当活着只有无尽的痛苦时,还不如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当初世界本源还没彻底融合在一起时祂还能抹除他的记忆,现在祂已经无法抹除他记忆了。
  除非得到墨泠月的同意。
  天道提议过。
  但被墨泠月拒绝了。
  天道的身影开始变淡,最终消失了。
  墨泠月缓缓睁开眼,看了一眼红绸带,然后将红绸带放到胸前,侧着身蜷缩着,再次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墨泠月猛的挣开了眼睛,死死盯着手腕上的红绸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