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后悔把你借给别人
作者:哩花猫      更新:2021-08-02 00:56      字数:2282
  项可可回到易少锋的别墅,佣人正急的团团转,看到她以后,就像是看到了救星,“项小姐,你可来了!”
  “他怎么样,还在烧吗?烧到多少?”项可可一边上楼,一边询问。
  “先生一直在烧,刚才量了一下,好像烧到了39.2,”女佣亦步亦趋的跟着。
  “大夫来了没有?怎么说?”项可可推开房门,又问。
  女佣点了点头,可是眼神却有些闪躲,项可可看出来了,“怎么回事?”
  “大夫让先生去住院,可他死活都不肯!”女佣的话让项可可皱眉,不是说他一直昏迷吗?
  项可可并没有点破,其实易少锋的那点心思,他是知道的,他只不过是想多留自己在身边几天而已。
  给他喂了药,又给他物理降温,易少锋的烧终于退了下去,项可可也松了口气,再加上之前过度疲惫,她竟不知不觉的趴在易少锋的床边睡着了。
  他睁开眼,就看到了她,那感觉真的很好!
  其实今天早上在迟枫将她带走时,他并不是一点知觉都没有,只是当时的他真的很虚弱,他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他害怕,所以才让女佣不停的打电话。
  都说爱情会让人变得不理智,看来这话一点都不假,易少锋居然为了能让她回来,竟然连药都不吃。
  “可可……”易少锋低叫了一声,大概她睡的太沉,并没有听到,于是他也放了心,继续说道,“请原谅我最后自私一回,以这种方式留住你,因为我知道以后我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他的手抚上她的头发,那样的柔软,像是丝绸一样,可惜这美好的发不是为他而蓄。
  半夜的时候,项可可才醒过来,发现易少锋的手握着她的,那一刻,她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酸胀的难受。
  回到了房间,她听到手机在响,是未读短讯提示的声音,打开来看,有好多条,都是迟枫发来的——
  “老婆,你睡了么?”
  “老婆,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回短讯?”
  “老婆,我被咱家两个宝贝给折腾惨了,刚才给他们洗澡,被弄了一身水……”
  “老婆,我想你了!”
  “老婆,我后悔把你放走……”
  ……
  那么多信息,看的项可可眼眶酸涩,她忍不住的回拨了他的号码,本以为他这个时候睡着了,应该不会听到,可是才响了一声,那边就迅速接听,好像一直在等着她的这个电话。
  听着那端略显沉重的呼吸传来,她竟发觉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嚅嚅问了句,“你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迟枫好听的声音传来,“我想你!”
  最后三个字,像是一只大浆,搅的项可可心乱起来,还有丝丝缕缕的酸甜,“迟枫……”
  “老婆,我后悔了,我不该把你借给别人……明天我就要去接你,要照顾他可以,我陪你一起!”在项可可走后,迟枫的一颗心就像是泡在硫酸里,时时都在煎熬着。
  听到这话,项可可有些担心,连忙阻止,“你不要胡来!”
  “我接我的老婆,怎么叫胡来?”迟枫似乎不乐意了。
  “你答应我的……就几天而已,他病好了,我就回去!”项可可做着保证,为了防止他再说出什么胡搅蛮缠的话,她连忙转移话题,“小糖心和潮潮乖吗?”
  说到两个孩子,迟枫皱眉,那丫头还好,几乎不费任何力气就对他服服帖帖的,只是潮潮那臭小子很难摆平,总是对他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
  不过,迟枫并不想项可可担心,敷衍的回道,“我是老子,他们是孩子,还能反了不成?”
  霸道的话让项可可哭笑不得,不过他即使不说,她也大致能猜到那情形,“潮潮心理一直有阴影,你要好好的诱导,你们是父子,血脉在那里。”
  迟枫不语,听着她软濡濡的声音,只觉得所有的躁动和不安都停了下来,最后他突的打断她,问道,“老婆,你想我吗?”
  项可可一愣,其实想吧,要是不想,干嘛这么晚还回他的电话,只是经历了这么多,有些感情她已经不敢再直于表白了。
  她的沉默,让迟枫的心微微一沉,他知道是自己造成了这一切,于是又说,“早点睡吧,女人熬夜不好,我可不希望你回来时,变得又丑又老!”
  “你嫌弃我?”项可可在这边叫嚣。
  “不会!”迟枫肯定的回答,“但我更喜欢娇嫩嫩的你……”
  暧昧的话如同催化剂让两人的心不约而同的乱了起来,听着彼此不再有节奏的呼吸,项可可急急说了句,“我困了,晚安!”
  挂掉电话,迟枫握着手机发呆,虽然一再的说服自己要信任她,可是一想到她要面对易少锋,他的心里还是很不是滋味。
  原来,信任的代价是这样的沉重,而之前,他竟然那样的要求她,迟枫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初有多过份!
  易少锋的烧彻底退了,整个人也精神了很多,只是腿骨折了,自己不能走路,都要坐着轮椅,看着他这情况,项可可有些纠结,如果说要照顾到他好为止,恐怕没有三两个月不行。
  她是没问题,能忍得住,可是迟枫呢?
  想起昨晚他的那些短讯,还有电话里的说辞,她一时有些为了难。
  “可可……”易少锋的大手在她眼前晃过,他叫了她几声,她都没有听见。
  “哦,什么事?”她回神,看着面前的男人。
  易少锋浅笑,那笑里有她看不见的落寞,“没事,就是想对你说,我新请了个保姆。”
  “什么?”项可可一愣,她天天陪在他身边,什么时候请的,她怎么不知道?
  见她惊讶的皱眉,他伸手为她抚平,“其实也不能说是保姆,应该说是我的粉丝……一直都很迷恋我,最近得知我生病的消息,非要来照顾我,把我的助理都给缠疯了。”
  眨了眨眼,项可可沉思,现在粉丝疯狂的事,她是听说过,但没料到易少锋会答应,“所以你就同意了?”
  “嗯!”易少锋点头,“我再不同意,那女孩就小命没了。”
  这话听的项可可后背全是冷汗,“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