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荷尔蒙分泌过剩
作者:哩花猫      更新:2021-08-02 00:56      字数:2485
  “铃铃——”
  关彤彤睡的正香,讨厌的门铃响起,她那个恼啊!
  要知道平时为了送两个活宝上学,她都没有时间睡懒觉,今天是周末,好不容易准备睡到自然醒,可该死的竟然有人按门铃。
  她以为是项可可不放心两对活宝,从床上爬起来就去开门,甚至一路眼睛都没睁,同时还带着起床气,一边开门一边就骂,“讨债鬼啊,一大早的就按……不知道我今天要补欠下的美容觉吗?”
  她骂完,并没有回应,而且她嗅到了一股不属于女人的气息,这才极不痛快的睁眼,可是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尖叫——
  “啊啊啊!!!怎么是你?”关彤彤如被狗咬了屁股。
  这样的尖叫真的很伤耳膜,周山把耳朵堵上,然后头扭向一边,“小姐,麻烦你穿上衣服好吗?”
  听到这话,关彤彤停止尖叫,然后眨了眨眼,才若有所思的低头去看,这一看顿时想撞墙。
  天杀的啊,她怎么穿成这样就来开门了?
  薄纱的吊带睡裙,几乎和没穿没有区别,而且里面还是真空的!
  这件衣服是她准备穿给喜欢她的男人看的,结果男人没有一直找到,昨天晚上洗了澡,她突然来了兴致便穿着给自己看,后来困了也没有换,谁想到一大早就被这个僵尸男撞到。
  完了,完了,她春.光外泄了!
  “还不赶紧去换?”周山见她仍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禁有些恼火,这个女人如此随便吗?任何男人都能欣赏她这样的让人喷鼻血的春景?
  经周山这样一提醒,关彤彤才反应过来,立即关门,结果砰的一声,险些撞坏周山的鼻子。
  “冒失鬼!”周山抚着鼻尖,低咒。
  关彤彤连跑带爬的回了卧室就换衣服,可是最后越想越不对劲,这个男人怎么一大早的出现在她家门口了?
  上门来找她算帐的?她可是记得自己狠狠的咬过他一口呢!
  但他似乎没必要这么小气吧?再说了那事情过去了好久……可是凭白无故,他真的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家门口。
  门外,等了好一会的周山失去了耐心,再次按响门铃,这个女人换个衣服不至于这么长时间吧?还是她房间里有男人?
  不知为何,周山竟产生了这个的想法,而且脑海里不由就浮出她那薄纱睡衣下的春景——
  没想到这个悍女竟然还有这样傲人的身材,如果不是他定力极好,刚才真的差点要喷鼻血了?
  “喂,你在想什么?”关彤彤打开房门,就迎上一双微眯的眼眸,那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色.眯眯的。
  她自然也想到了自己刚才外泄的风光,顿时又羞又恼,“我告诉你姓周的,你最好有自动失忆功能,把先前那一幕给忘了,否则我保准你生鸡眼,双眼长脓疱,然后……”
  这个女人要这么毒吗?一大早的就这样咒他!
  抬手,周山一把捂住她的嘴,恰在这时,隔壁的房门传来打开的声音,为了避免别人误会,周山一个用力将关彤彤推进了屋内,抬腿,勾上了房门。
  关彤彤一下子被按到墙上,而且由于冲力的原因,周山的身子压着她的,几乎没有任何空隙,她能感觉到他坚硬的胸膛发出的高温,那一刹那,她有种要被烤化的感觉。
  她圆圆的眼睛怒瞪着他,想骂他,可是嘴被他死死捂住,根本开不了口,只能呜呜的,像只被主人抓到的小猫。
  周山大概也是懵了,第一次他离一个女人这样近,而且还在欣赏了她的全景之后,他的所有思维像短了路,根本记不起自己是谁?他就这样捂着她,也忘记了接下来要干什么,两人就维持着这种姿势对立着,却是说不出的暧昧。
  “周叔叔,彤彤姨,你们在干什么?”直到他们的脚边,可爱的潮潮发出疑问,才将两人惊醒。
  “哥,你真笨啦,”小糖心这时也揉着眼睛出来,“他们在玩亲亲啊!”
  噗——
  关彤彤抬腿对着周山踢去,只是他很轻易的就躲过,然后也松开了关彤彤,将小糖心一把抱起,“叔叔是来接你们回家的!”
  他说的那么自然,仿佛之前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可是小糖心却是很好奇,“周叔叔,你在和彤彤姨恋爱吗?”
  就算周山想忽略,可是面对孩子的问题,也不能装聋作哑了,他清了清嗓子,眼角轻扫过还在那边一脸囧相的女人,淡淡回道,“小糖心看错喽,叔叔怎么会和她那样的人谈恋爱,叔叔要找的女朋友可以不漂亮,但一定要可爱,绝对不能像母老虎一样,对不对?”
  他这是在变相的骂她吗?
  关彤彤是笨蛋也听得出来,她抬腿就走过去,双手掐腰,“喂,姓周的,你说清楚,谁是母老虎?我看你才是老虎,是只作恶多端的公老虎!”
  她发飙了,一大早的先是看光她,现在又来骂她,这个男人简直是她的灾星。
  “彤彤姨,公老虎和母老虎是一家子哦,”小糖心不懂他们在掐架,又这样来了一句。
  这下周山乐了,哪怕平日里很严肃的他,此刻也不禁露出了微笑,“小糖心真聪明,不过不是所有的公老虎都是和母老虎是一家哦。”
  他的意思是说,他根本不稀罕她!
  疯了,疯了!
  关彤彤东看西看,拿东西就要去打人,这时,小潮潮走过来,拽住抓狂的关彤彤,“阿姨,你们就别吵了,我看过电视,上面说你们这叫欢喜冤家!”
  这话让周山也华丽丽的无话可说了,他大掌抚了下潮潮的头,“快去收拾东西,叔叔带你们回家!”
  “妈妈也在吗?”潮潮当即就问。
  周山并不知道情况有变,点了点头,“当然,你爸爸和妈妈现在和好了!”
  “哇!爸爸真棒!”小糖心对自己的父亲还是有着很深的感情。
  潮潮却是嘴一撇,“他想起了我们了吗?”
  周山有些不知怎么回答,不过思索了两秒,仍点了点头,“当然啦!”
  孩子和周山都走了,偌大的房子内只剩下关彤彤一人,可她仍呆呆的,眼前不停的浮现周山看自己的眼神,还有奚落自己的样子。
  “怎么要想他?关彤彤你是被刺激疯了吗?”她拼命的甩头,可那人的样子就是甩不掉。
  “坏了,坏了……关彤彤,你最近一定是荷尔蒙分泌过剩,所以才会这样,”她拍着自己的脸,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一脸的酡红显得很不正常。
  “思春,一定是思春!”想着自己昨晚发疯的竟穿上了那种睡衣,她就想撞墙啊。
  “不行,看来真的需要找个男人了……”
  周山走了,可是他就像是投入湖水中的一枚石子,搅乱了关彤彤这池春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