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最后信我一次
作者:哩花猫      更新:2021-08-02 00:56      字数:2158
  “她在睡觉…...有事给我说……我明确告诉你,她不是他的女佣,没有义务要照顾他,再说他病了可以看医生,而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他的专职医生,以后请你不要再……”迟枫还没说完,手机就被项可可一把抢走,而抢走电话的小女人此刻正横眉冷对的看着他,一副触了她逆鳞的恼怒。
  这个电话是易少锋家里的女佣打过来的,说是易少锋一直高烧不退,而且还直叫项可可的名字,女佣没办法只得打电话过来。
  “你有什么资格接我的电话?”项可可高声质问,此刻她的小脸鼓起,而且还胀红着,大概是因为她的衣服被他损坏了,此刻她身上套着他的衬衣,那长度只及大腿处,这画面引人无限遐想……
  “项小姐吗?”电话并没有挂断,大概那边的女佣听到了项可可的声音,连忙高声叫她。
  项可可收回怒瞪着迟枫的目光,拿起电话,“是我,你说!”
  “是易少,他病的很厉害,高烧不退,而且一直叫你的名字,项小姐你能不能回来一趟?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女佣有些慌乱。
  闻言,项可可抬眸看了眼面前的男人,快速的回道,“好,我马上过去!”
  说完,她挂断电话,还没来及转身,就听到迟枫低厉的声音响起,“你哪里也不许去!”
  他看着她,眼神犀利不说,话语更是如此霸道,项可可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想到之前他的强占,火气腾的烧了上来,“你管不着!”
  她愤愤的丢下这几个字,就转身准备去找衣服穿,想到易少锋的情况,她的心如同油煎。
  只是,她还没走两步,手腕就被突然抓住,力道很大,直接将她拖进了身后的怀里,她本能的就要去推,可是迟枫却轻易的将她固定住,大手更是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你现在似乎学的不乖了,怎么这么喜欢挑衅我?”
  他离的她很近,薄唇几乎贴上她的鼻尖,那呼出的气息顺着她的钻入她的五脏六腑,最后让她大脑一阵眩晕……
  项可可只得用力掐了下自己,才努力不让自己迷失,瞪着他道,“你放开我,少锋病的很严重,我要去看他!”
  又是易少锋!
  开口闭口都是他,她把自己当谁了?易少锋的女人吗?
  她似乎忘记了,几个小时前,和她翻云覆雨的人是他迟枫,而不是易少锋!
  “你总是记不住我的话,是不是?”他扣着她后颈的手下滑,如同黑钻般的眸子灼灼盯着她,让她有种要被他吞噬掉的感觉,同时他的另一只大手正不安份的在她身上游走,似乎在提醒着她什么。
  项可可立即吓的抓住他的手,“迟枫,你别闹了,少锋他病的很严重!”
  “与你无关!”他的眸色骤然暗了下来,语气也凌厉的不行。
  “你能不能别不讲理,他怎么会与我无关,如果不是他,我早就死了,”项可可知道那次自己能脱离迟安腾的魔爪,就是易少锋的功劳。
  迟枫也想到了什么,眼眸微微一眯,贴的她更近了一些,“你的意思是想对他感激的以身相许?”
  只是没等项可可回答,他如同撒旦般的声音就吼响在她耳边,“你休想,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
  他的手又揉上她,似乎在用这样的方式宣誓着己对她的主权,这样的感觉让项可可又羞又恼,“流氓,你放手……”
  “我不放,”他邪笑着,“老婆,别骗自己了,其实你也很想要的,对不对?”
  项可可看着他痞痞的样子,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了?想打他,手脚被他禁锢,想骂他,唇又被他贴着,她真是要疯了。
  他总是喜欢这样,以前没失忆的时候是,现在又是,可现在易少锋还病着,她不能不管。
  想到这里,她趁着他没注意,对着他的要害一项,他吃痛的松手,她脱离了他的禁锢,项可可跑远,气息不稳的粗喘着,眼眸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他微微弓着腰,脸色白的如同白纸,起初,项可可以为他是故意吓唬她,骂道,“谁让你不放开我……你就是活该……你……”
  可是不论她说什么,他都一动不动,最后看着他不像在装,她才有些慌,“迟枫……”
  这次,他整颗头都垂了下去,她才真的怕了,试探的向他走近一点,“你,你没事吧?”
  他不回应,只是身子越来越弯,似乎都要跌入地底,她才伸手扶住他,“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吓我……迟枫……唔……”
  她的唇被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笼罩,他又吻上了她,发现自己上当了,项可可再想挣开却为时已晚。
  他吻了她好一会才松开,额头抵着她的,“现在不撒谎了?你根本就是关心我!”
  “我……”她咬着唇,似乎再也无法辩驳。
  迟枫的手抚上她的脸,轻轻的摩挲,“可可,别再折磨我了,不要走……就算你恨我要惩罚我,也请留在我的身边……我已经让周山把两个宝宝接过来,我们四家在一起,重新开始,好不好?”
  项可可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搂紧她说,“过去的事,我知道自己错了很多,但是未来更重要对不对?我们还有一辈子要走,你可以再考验我,如果我真的再做混蛋事,你再离开我,行不行?”
  项可可的心突突跳着,说不心动是假的,可是她真的很怕。
  他看着她,眼睛与她的对视着,“可可别走了,哪里也不要去,不要离开我!”
  低低的声线似乎带着哀求,甚至还有些哽咽的味道,一下子击溃了她的坚持。
  “迟枫,你说过要我相信你,对吗?”她轻轻开口。
  他迟疑了两秒,才点头,就听到她说,“现在我请你相信我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