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可可,你还是我的
作者:哩花猫      更新:2021-08-02 00:56      字数:2198
  坏了!
  她一害怕,居然把自己失忆的事给忘了,项可可正准备想否认,可是却脸上一烫,他的手竟抚上了她的脸,柔柔的,如同抚着易碎的瓷娃娃。
  他离的她很近,近到他黑曜石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出慌乱的她,那样的清晰深刻,像是她早已被他刻进了心里。
  这一刹那,项可可只觉得自己一直来的怨恨像是被一把刀斩断……
  “你根本没有忘了我,你只是在惩罚我……我不怪你,是我之前做了太多伤害你的事,”他低低的声音响起,萦绕在她的身边,“可可,你怎么惩罚我都好,就是别说忘记我,别把我推开!”
  说着,他的声音低了下去,最后像是沉入她的呼吸,他的唇覆上她的,轻轻的碰触,没有深入,只是一下一下吻着。
  这样的吻阴暗晦涩,让人颤栗,让她无法拒绝。
  他眼里浓重的伤像是化开的浓雾,让她再也看不下去,只能闭上眼,可是眼泪在那一瞬间被挤了出来,然后再也停不住。
  迟枫感觉到她的颤抖,才停下来,“可可,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他越说,他越难过,最后把头埋入枕头里,呜呜的哭出声来,“迟枫我恨你,我讨厌你……都是因为你,我才会被欺负,如果没有认识你多好。”
  她想起了被迟安腾脱光衣服的一幕,尽管他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可是她仍接受不了!
  她觉得自己脏了,被另一个男人弄脏了,可是这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恨吧,我该恨!”他抱起她,去吻她的眼泪,吻她的唇,她的手再打捶打起他,可是他却不闪不躲,如果打他能让她好受一些,他原意被她打,也好过她说不认识他,说她是易少锋的女朋友。
  好在他没有信,好在他没有放弃!
  他为自己的坚定欣喜,吻着她的动作也越来越激动,可是这时,项可可却一下躲开他,“你放开我,我要回去!”
  迟枫一顿,接着就明白什么,才被温柔蓄满的双眸,霎时又阴戾起来,“这是你的家,我是你男人,你要去哪?”
  项可可想到还在重病的易少锋,一把将他推开,“迟枫你不要胡闹,少锋还在病着,我要去照顾他!”
  易少锋这个名字,就像是一枚不知何时扎入迟枫血液的毒针,随着他呼吸,都会全身的流动。
  她是他的女人,现在却口口声声要照顾别的男人,他不许,坚决不许!
  项可可趁机挣脱他,一边整理着衣服,一边就向门口跑去,可是没走两步,身子就被有力的手臂给拽了回去,她的鼻尖撞到他的肩膀,又酸又痛,让她一下子火了。
  “迟枫,你放开我……我给你说了,我现在要去照顾易少锋,你放手!”
  她不知道这样的话对他有多大的杀伤力,让他有多惶恐。
  她是他的,谁也不能把她抢走!
  心底有个声音在叫嚣,于是他再也顾不得什么,低头对着她就狠狠的吻了下去。
  两具紧紧贴合的身子,没有一点点缝隙,他的身子就像是一座大山,稳稳的挤压着她,大手更是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
  项可可再傻,也知道他要干什么?
  可是怎么可以?
  他们已经离婚了!
  “放开我,你不能碰我,我们离婚了,”她尖叫提醒着他。
  他却一笑,“可可,我们是假离婚,你还是我的!”
  她的心是排斥的,可是身体还是背叛了她,几番下来,她就如同被抽了骨一样的瘫软在他的怀里,就连锤打他的拳头也再也没有力气,软趴趴的搭在他的肩上,一副依赖的样子。
  他却不止不休,从墙壁到地毯,又辗转到大床,直到她筋疲力尽,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在这种事上,女人永远对抗不过男人,她已经累的眼皮抬不起来,可迟枫还像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一样不知餍足,但哪怕如此,他还是停了下来,他可不想累坏了她。
  对于迟枫来说,这才是他们的开始,他们有一辈子的时光去消磨,所以不能急在一时。
  她终是累的沉沉睡去,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睫梢还挂着晶莹的泪珠,看着就让人心生怜惜,被他吻过的红唇微嘟着,似是控诉他的凶暴,身子还是喜欢蜷缩,如同脱离父母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这样的她,多看一眼都会让他心痛一分,甚至让迟枫有些后悔就这样强占了她,其实并不是他精虫上脑,而是他听到她要离开自己,而投向别的男人,他真的害怕了,似乎只有这样占有了她,他才会觉得她是他的,谁也抢不走她。
  俯首,吻上她的额头,光洁的如同瓷玉,他起身,拿过睡袍随便往身上一套,走向了阳台,拨通周山的电话。
  “周山,明天你去把小糖心和潮潮接回来!”他决定了,不论是她还是孩子,哪怕再也记不起,也要重新建立新的记忆,现在他手中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两个孩子也没必要再放到别人那里。
  那边的周山并没有立即接话,迟枫眉头微微一蹙,“有什么问题吗?”
  周山在这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一脸的纠结,接两个宝贝没问题,可是要他去那个‘悍妇’那里接,还真是让人头痛的事。
  上次,关彤彤咬他的那一口,真的留下了疤痕,到现在那伤口还隐隐做痛呢!
  其实,他挺怕关彤彤的!
  “周山……”迟迟听不到回应,迟枫再次沉声叫他。
  “是,总裁!”周山回神连忙回答,“我明天就去办。”
  迟枫收了电话,望向窗外,此刻阳光正浓烈,那样的温暖,而他那颗孤寂的心似乎也随着暖了起来。
  真的是太累了,项可可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直到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才似乎将她惊醒,可是那铃声只响了两下就消失了,她睁开眼,还以为是自己幻听了。
  翻了个身,准备再睡会,可是这时却隐约听到迟枫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