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
作者:茶茶      更新:2021-08-01 22:43      字数:5510
  “您就是辰澈的母亲吗?”顾筱筱看向眼前的妇人,轻柔的出声。
  妇人闻言从呆愣中回神,连忙微笑着说:“啊……对,你来了。快,请坐。”
  妇人穿着朴素,浅浅的梨窝看上去颇有亲切感。不知道是不是顾筱筱的错觉,她看上去有些憔悴。
  “不好意思,你这么忙…还要抽出时间来见我。”
  “哪里的话,伯母你来找我,我很高兴。”
  “你叫筱筱对吧。长得真好看,名字也很好听。”她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全是说不出的柔和。顾筱筱有点恍惚,那双与辰澈相似的眼睛溢出了些许宠溺。
  阿澈已经很久……没有用这样的眼神看过她了。
  妇人的手微微交叉,总感觉有些局促不安。好在顾筱筱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举止谈吐都透出良好的修养。
  顾筱筱点了壶碧螺春。条索纤细的茶叶银绿隐翠,嫩香清鲜的芬芳使妇人的肩膀慢慢放松了下来。
  “小澈说你总是很忙…所以这次我自作主张来找你了。”
  准确的来说是通过辰明来找的她。
  一天前,顾筱筱接到了辰明的电话。男人的声音里透露着疲倦,言辞间也没了锋芒。他低微的请求她与辰澈的母亲见上一面。
  “顾总,她真的以为你们现在是情侣关系。如果可以的话,请……不要告诉她真相。这次,算我辰某求您的。”
  辰明并非猜不出来顾筱筱对自己的儿子做了些什么。顾氏的闲言碎语都能传到他夫人的耳朵里,他想瞒也瞒不住。
  “我只是想来见见,小澈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妇人的表情突然落寞了起来,“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有点怕…如果现在不来见你,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
  “伯母,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生病了。”她的笑容夹杂着一丝苦涩,“能陪着小澈的时间已经不是太多了。”
  “听说他交往的对象是你的时候,我真为他感到高兴。小澈他……虽然对人有些冷淡,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好孩子呢。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知道。他就是习惯把很多话憋在心里,跟他在一起总是要费心些的。你们平日里相处的怎么样?小澈要是让你受委屈了,你就告诉我,我替你好好说说他。”
  顾筱筱轻抿了一口茶,说:“我们很好。”
  “阿澈他确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会让我受委屈,跟他在一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
  “看得出来,你也是个好孩子。”
  顾筱筱微微一愣,随后淡淡的笑了笑,点头道:“谢谢,伯母。”
  妇人慈爱的看着她,说:“虽然等不到你们结婚的那一天有些遗憾,但我很欣慰你们重新在一起了。”
  “我曾经在小澈的手机里见过你的照片,那个时候吓了一大跳,自己的孩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长这么大了,也竟然悄悄的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你们应该分开过一段时间吧。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但小澈他真的很喜欢你。”
  “有次他生病发高烧,脑子烫糊涂了,他就抱着我‘筱筱’‘筱筱’的喊了一晚上。做母亲的是又心疼又无奈。病好后我再问他,他却什么也不肯说。”
  妇人看着眼前的眼眶发红的顾筱筱,连忙反应过来说:“抱歉抱歉,过去的伤心事我不该提的。”
  顾筱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说:“没事,伯母您不用道歉。”
  妇人语重心长地说:“失而复得的感情,应该好好珍惜。”
  “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的。”顾筱筱将杯中的茶喝完,“只是我与伯母见面这件事,希望你不要告诉阿澈。”
  “当然可以,本来这次我就是瞒着小澈过来的。”妇人看了一眼手里的表“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了。”
  顾筱筱连忙起身,拉住了想要走的妇人,说道:“伯母等等,我叫司机送您。”
  “不用了,筱筱。”妇人憔悴的脸上难得有了生动的表情,这或许可以称之为羞涩?她低下头小声的说:“辰明他还在门口等我。”
  “你们两个人一定会幸福的。”说罢,她便消失在了顾筱筱的视线之内。
  顾筱筱没有去顾氏,她独自一人开着车,驾驶到了Darry Ring实体店的门口,一进门,便开门见山的说:“我要定制一枚求婚戒指。”
  店长非常诧异地看着她,说:“不好意思,DR从未给女士定制过求婚戒指,或许您稍等一下,我…去报告给总公司好吗?”
  是的,店中广告语明晃晃的打着“男士一生仅能定制一枚”。
  “谁规定了只能男人向女人求婚?”闻言,众人纷纷扭过头看着她,“如果结婚是因为相爱,为何要拘泥于谁向谁求婚?”
  “我要定制一枚求婚戒指。”顾筱筱再次强调了一遍。
  她用的是“要”,而不是“想”,话语中全是笃定。
  店长从惊讶中回神,回答道:“好……好的,女士。请随我来。”他想,这真的是一位很特别的客人呢。
  设计师用颇为欣赏的眼光看着顾筱筱,对她说:“您的要求我已经全部了解了,一个月后会亲自送到您的府上。”
  顾筱筱与他握了握手,轻声说了句谢谢。
  “祝您幸福。”设计师顿了顿说,“请允许我问一个私人的问题,我很好奇您有没有想过为这枚戒指命名?”
  “My rose.”顾筱筱笑了。
  My rose,我的玫瑰。
  我的美艳无比,全身是刺的花。
  我的挚爱。我的阿澈。
  但笑着接受别人祝福的顾筱筱是装出来的。
  实际上呢?
  回到家的她面对的还是那个辰澈,他不会问她下午为何没来顾氏。不会关心她去过哪里,做过什么。他很安静很听话,也不会对她抱有期待。唯一关于她的期待就是算着日子离开她。
  自己真是有些冲动了,顾筱筱想。她听到结婚两个字就犯傻,特别是听说了辰澈曾对她念念不忘,她更是冷静不下来。
  “你母亲是不是身体不太好?”她还是忘不了伯母一脸憔悴的样子,如她所言,她好像真的时日无多了。
  “你,”辰澈的语气中透露出些许的愤怒,“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他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少顷,她反应过来了,连忙说“我不是,我没有要威胁你的意思。我……”
  “好了,”辰澈打断了她的话,“我回答你之前的问题。还是那句话,你对我什么都可以。”
  顾筱筱一边摇头,一边抓着他的手喊着:“你骗我!辰澈,你明明喜欢我,你为什么不承认!”
  他的瞳孔一缩,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少女的眼里全是血丝,名为“理智”的弦被拉紧。
  “那都过去了,我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喜欢你。”辰澈吃痛的轻哼出声,“你问多少次,我的回答都一样。”
  “啪——”,弦断了。
  他任由着顾筱筱将他绑在床上。
  他的脑袋抵在床头,软腰折迭,双腿以难以置信的角度分开绑在了床柱两边。那真的是一个很方便被玩弄的姿势。这次顾筱筱绑他的时候没有留情面,过不了一会儿他的足部就会因为血液不通开始泛白。
  “吞下去。”他被喂下了不知道是何的药片。冷风灌进大开的穴口,令他打颤。顾筱筱还未对有任何动作,他就开始轻喘起来。
  “唔——”
  他的嘴中被塞上了一个口球,冰冷的金属泛着寒光,硌着他的贝齿,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拒绝的话也好,冰冷的话也好,口球就是完美的滤过器,你只剩下呻吟的权利。
  全身开始热起来,他极度的渴求被抚摸,身体不受意识控制,无助的蹭着床单,胀大的阴茎不知疲倦地涌出前液。
  意味不明的呻吟声勾起人性的贪欲,失控和崩溃才最能体现色欲的魅力。我要将你从灵魂深处刨开,由最私密的洞口开始,侵犯你的大脑,亵渎你的灵魂。然后你将臣服于欲望,臣服于满足你欲望的我。
  “你看,我明明还什么都没有做,你就湿成这个样子。”他的脑子被烧糊涂了,连带着听见的声音都带着回响。
  辰澈的下体已经变为可怕的青紫色,阴茎流出的液体顺着他的微颤的腹部线条啃噬着他贪婪的乳头。水流划过激起的清浪更甚于平日的十倍。仅仅是被自己的分泌物舔着乳头就能让他兴奋的快要喷出来。
  顾筱筱轻舔着自己红润的嘴唇,露出凶狠的目光,那架势简直想把人拆入腹中,嚼个干净。
  “!”
  他流出晶莹的涎水,看着顾筱筱拿出一个陌生的硅胶制品。那东西前半部分呈极细的条状,而后连着是卵形的把手。过于细长的管形给他带来未知的惊恐。
  她用指甲刮搔着殷红的尿道口,引发了汹涌的刺激。尿道口变成了艳丽的红色,还会随着刺激收缩。细条的开端抵在了尿道口处,她竟然想把那根管子插入尿道中!
  唔——”
  软软的长条插入了狭窄的尿道,每一点微小的动作都牵拉出巨大的痛处。侵犯还在伸入,狭长的甬道充满了压迫感,阵阵的摩擦刺激着尿路神经。
  “最好不要乱动哦。否则,可是会玩出血的。到时候你连排尿都不敢,每尿一滴都特别特别的疼~你说,是憋着难受呢,还是尿出来更难受呢?”
  他的双眼流露出恐惧,费尽全部的意志来克制住自己颤抖的身躯。下体连反抗也不敢了,任由她的把玩,直至管道进入了不能再深入的地方。
  辰澈本不是个享乐于痛楚的人,但那枚药片具有强大的魔力,即使是被是粗暴的对待,他也能从中觉出乐趣。
  呻吟声变得更加浪荡,人性本能的色欲被激发出来。
  顾筱筱渴求着他更加疯狂无措的样子,急切的将尿道仪的开关按了下去。
  向外膨胀的痛感在阴茎内撕扯,一圈一圈的涟漪在发红的体内激荡。下体内炸裂般的快感与痛感激烈的交缠在一起。
  “呜呜……”辰澈发出难受的呜咽,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哭了出来。
  好喜欢,好喜欢。
  好喜欢,阿澈被我欺负哭的样子。
  尿道里极其敏感,每一处的末梢神经都承受着痛苦。尖锐的疼痛随着顾筱筱变换的档位持续增加,每一秒都足以让人疼的晕过去,偏偏他又因为药效该死的清醒。
  鲜红的蜡烛被点燃,发黄的烛光映着幽暗的瞳孔,恶魔的献礼才刚刚开始。
  “唔…呜呜呜……”
  红蜡融化出滚烫液体尽数被滴在辰澈敏感至极的身体上。红液烧灼着突出的乳尖,又被如数倒向雪白的腰肢,接着顺着圆润的臀部,滴在了脆弱无比的小口上。每滴下一滴他都发出极大的悲鸣,特别是滴在敏感点时,他会叫的尤为悦耳。
  口球真是个好东西,他的任何话语听起来都像是甜美的求饶声。
  血红的蜡液已经凝固,一处迭着一处,交织在他红透了的身体上,属于她的玫瑰悄然绽放。
  辰澈的呻吟断断续续,已经彻底没了反抗的力气。他只会在被刺激的狠的时候扑腾两下,细微的痛楚已让他麻木,再激不起任何的浪花。
  “我真后悔…为什么当年你被下药的时候我要那样对待你?兜兜转转那么多年,还不是回到原点。”
  她看着辰澈剧烈翕合的入口,轻笑出声:“阿澈,真想把你操死在床上……”
  辰澈的眼泪糊了一脸,下意识的微微摆了摆头。松软湿润的穴口被震动棒插入,致命的地方被挑逗到了极点,全身酥麻一片。
  他呜呜的叫了出来,泪水和口水流的到处都是。诱人犯罪的肉体上裹着细密的汗珠,湿透的程度像是刚从水里被打捞上岸一样。床单上大量的水迹根本分不出来是什么,他快被折磨到晕死过去。
  压迫的痛苦完全覆盖了整个尿道,后穴又处在无休止的侵犯当中。前列腺被不停地碾压,快感数倍迭加,前端因无止境的交媾迫切的想要释放。
  但,他连射精也做不到。
  被尿道管插入的阴茎无法完成射精,这就是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口球终于被拿走,他甚至不能在第一时间说点什么。嘴角的肌肉酸痛无比,他的喘息都是从嗓子眼里冒出来的。
  “啊……哈啊…顾、筱筱……啊…你放…开我……”
  他虚弱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泪水打湿了他的双眼,他早已看不清她的面容。
  “求我。”虚无缥缈的声音刺激着他的耳膜。
  强烈的药效可以烧毁一切的理智,没有人能逃脱这种毁天灭地的快感。
  “啊……我、我不…啊啊呜……”
  尿道管被拉扯了好几下,辰澈几乎是弹了起来,颤抖的双唇再也忍不住,出声道:“疼……”
  真的,好疼。
  顾筱筱看着他因过度的痛感而扭曲的表情,终于有些心软。
  不再奢求虚无的求饶,她小心翼翼的将尿道仪从肿涨到不行的阴茎内取出。
  毫不意外的,纤长的管道被拖出时沾上了几缕血丝。
  他所有积聚的欲望立刻释放出来,大量的白色液体喷射在他的腹部与胸膛,更多却是射在了他自己的脸上。泪水与精液在痛苦的脸上混合不清,整个画面看上去既惨烈又淫靡。
  顾筱筱失神的看着沾着血迹的尿道仪,像是被扼住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后穴内的振动棒还在持续运动,辰澈的眼神突然慌乱起来,他咬了咬牙,无助的出声:
  “快…呜呜……停下……”
  “求你!停……啊…求你了……停下啊……”
  他发狂的哭了。
  顾筱筱被他的哭喊声惊住了,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动作。
  辰澈剧烈地抽动着,泪也流干了,口中流出一丝鲜血。
  “我…真的……忍不住了……”
  随着绝望的哭声,他的阴茎流出了一滩明黄色的液体,温热的液体带着淡淡的骚气流淌在他受尽折磨的肉体上。
  他失禁了。
  辰澈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只能张着嘴,大口的喘着气。
  “对不起……”顾筱筱赶忙把振动棒取了出来,因为拔出的太急,又引得辰澈抽动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不停的道歉,抖动的手连振动棒也拿不住,“啪——”的一声被跌到了床单上。
  辰澈撕心裂肺的喊着:“你别碰我!别碰我!”
  他连挣扎也做不到,只有用声音表达反抗。
  “我…我只是帮你解开绳子。”她下手太重了,要是不及时解开,肯定会导致肢体缺血而坏死的。
  她一边道歉一边松开了粗糙的绳索,心被揪的生疼。
  “你放过我吧……”他紧紧闭上了眼睛,“我受不了了……顾筱筱,你放过我吧……”
  他太脏了……
  “求你…别碰我……”
  他的骄傲没了,毁于他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