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五十五章.一己心安
作者:九鹭非香      更新:2021-07-03 02:18      字数:4073
  司命与女怨两人都是雷厉风行的脾性,事情既然已敲定要做,两人便立时开始了行动。
  这是女怨唯一一次以城主的身份徇私,却是为了彻底毁掉无极荒城与自己。
  女怨需要做的事并不多,开启城门给司命一个指引便可。真正的难题是如何在无极荒城外的结界之中找到闯入那处阵眼的入口。上次尔笙与长渊掉入其中全凭机缘巧合。这一次,司命若找不到阵眼入口,便也不会找到出去的路,将永远迷失在荒城结界之中。
  阵眼入口隐晦,岂是那么容易便能找到的,司命此举实乃搏命之举。
  “开城门吧。”司命盯着女怨浅浅一笑,就像是要去赴约,眼中没有半点迟疑。
  其实司命心底里也是有害怕的,若是此事不成,她便只有像长渊一样,此后的数万万年皆被困在无边际的黑暗之中。但她想,她若不能将长渊救出来,索性也就呆在黑暗中好了,与他一起共尝无边孤寂,如此也算另一种方式的陪伴。
  也算……不辜负他一番深情。
  女怨祭出一个小女娃娃的头,与她一起吟唱着咒语,城门“咔咔”的打开。
  司命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坚定的迈入黑暗之中。在巨大成么中的黑暗就像一个大张的虎口,笼罩了司命一身白衣,她的背影显得越发单薄而渺小,但女怨觉得,此时的司命便是被荒城之中最刮骨的风吹着,脚步也不会偏移半分。
  这个女子是那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执着而坚定的往前走着。
  这世上“未知”最令是人恐惧,女怨自诩她的脾性便是被磨得再冷淡也无法在独自面对未知之时不卑不亢,不惊不惧。有的强大,不在乎外表或头脑,只是一股骨子里的坚韧,无坚不摧得令人起敬。
  女怨心中突然起了好奇,在司命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之前,她问道:“为何要破荒城?”
  “为一心安定。”
  其实司命既已被消了记忆,她大可图一时便宜,就此随了自己以往的心愿嫁给天帝,做个威仪四方的天后。她之所以骗了天帝,瞒了所有人,甚至算得上叛离天界,费尽心思的跑来无极荒城“找死”,不过只是因为胸中这颗心它日夜不安。
  为长渊,更是为一心安定。
  白色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荒城外的黑暗之中,荒城城门阖上,关住了一城黄沙。
  女娃娃的头没有咒术的支撑颓然落地。女怨也不管,只是轻轻抚上自己的心口,出神的呢喃:“一心安定?何以心安?”
  黑暗之中,司命连眼也未曾睁开,探寻着微弱的气息。她此前已在天界翻阅过许多上古迷阵的书籍。阵眼乃是一阵中心所在,既存在生气,也暗含杀气。
  是以在此无极荒城的结界之中,应当有两个地方,一处仅有生气,乃是通往人界的出路,一处生气杀气共存,那才是真正通往那个长满上古兰草的地方的路。司命仔细的探寻着黑暗之中的气息。
  生死之气微薄而难以捕捉,需得全然静心凝神,每一丝波动都不得放过……
  不知在黑暗中行了多久,或许是几个时辰又或是几天,司命的鼻尖微微一动,她倏地睁开眼,眸中精光大作,当下她以神力为介,脚下猛的一踩,径直向右方登踏而去。
  一片空茫的黑暗之中蓦然出现一道佛光般的屏障,微微抵御着司命闯入。
  都行至如此地步,司命已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模样,当下拔了一鳞剑劈头砍向挡在眼前的佛光。神力与佛光激烈的碰撞,在司命的低喝声中,光亮飞溅入无边黑暗之中,慢慢的,司命眼前便只剩下一片耀目的白光。
  她慢慢的,白光弱了下来,司命渐渐感觉到自己的脚有落在实地上的感觉。
  她收了剑,揉了揉被晃花的眼睛,待眼中的疼痛渐渐散去,她抬头一看,漫无边际的上古兰草摇摆着绽放。
  此时,在司命为救长渊奋力拼搏的时候,九重天上天帝与天后的喜宴也要摆开了。
  兰花是个聪明的灵物,又得司命亲手点化,是以她脸上的伪装现在都还没有人看破。
  但这只是在还没有见着天帝的情况之下。天帝神力与司命相当,甚至还要高出司命些许,若是在拜堂之时他察觉出兰花不是司命,只怕到时候她连哼都不能哼一声便会被活活捏死。
  兰花想,她现在已经到了司命所说的“实在熬不住”的时候了。
  当天夜里,她将自己的原身抱在怀里,准备跑路去战神的长胜天寻求政治庇护,然而哪想她这个计划在刚出门的那一刻便被打破了。门外赫然立了两尊门神,见兰花推门出来,门神天生便凶神恶煞的脸把年纪尚幼的兰花吓得差点没尿出来。
  不过因着她有个不老实的主子,她自小便见过主子许多不老实的行为,装模作样这样的小事自然是不在话下的。
  当即她往后退了一步,唇边勾了一个笑,成功的压下脸上的惊慌,她镇定的看了两门神一眼,皱眉问道:“你们大半夜的站在这儿,对本神君有何图谋?”那副斜斜挑眉的冷讽模样确实把司命学了个十足十的像。
  门神立即拱手道歉,解释道:“神君恕罪,我二小神在此实乃帝君特意吩咐,说是大婚临近,决不能让任何污秽之物沾染了司命星君您的身子。所以我们才多有冒犯。不过我记得今日应当已有仙婢告知过神君了啊。”
  好像是有那么回事,不过兰花记不起来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跑路一事,哪还有空去管其他。
  “神君这半夜出门可是有何要事?”门神问道。
  兰花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圆月,甚为忧伤道:“月色正好,让我的兰花晒晒月亮。”
  当夜兰花在院子里晒了一晚上的月亮,两位门神便守着她晒了一晚上的月亮。第二日,兰花还在思忖逃跑方法之时,那个传说中的帝君竟然在成亲前的最后一天找上门来。
  兰花一脸灰败。
  天帝看见她的那一瞬,本平静无波的眼顿时危险的眯了起来。
  “司命呢?”他转过头去问两个门神。
  门神顿觉莫名其妙,看了看坐在椅子上的‘司命’,又瞅了瞅天帝,一脸不解。
  天帝一声冷哼,袖袍一挥,兰□直从椅子上翻了下来,她的面容几番变幻,最终幻象破灭,她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模样。
  门神二人大惊失色。天帝冷冷看着兰花,沉声问道:“什么时候换的身份?你主子去哪儿了?”
  兰花在神力的压迫之下面色十分难看,她摔坐在地上,颤抖着唇角道:“就……昨天换的,主子说快成亲了,以后没有自由,想再下界去看看……”
  天帝手指一动,隔空掐住了兰花的脖子:“你若不想说实话,我留你也没用。”
  兰花怕得紧紧闭上眼,她死死咬着唇,怕疼怕死的她在此时竟愣是没多吭一声。兰花这种植物,毕竟还是有一股傲气的。像司命一般倔得要命……
  天帝眸光寒凉的盯了她一会儿,指尖一松,却是放开了她,兰花捂住自己的脖子大口呼吸。天帝眸光在屋内逡巡一圈,终是停留在外室的一个角落,他命人抬来的聘礼杂乱的堆叠在一起,箱子上的红绸未拆,她竟是连看也不曾看过里面的东西。云锦织的凤袍已成,孤零零的挂在一旁。
  他呼吸微顿,忽然觉得这一室的红碍眼得刺目。
  “青鹤。”没法再多待半刻,他怒意盛极,转身时的衣袍狠狠刮过兰花的脸,他唤来随侍的鹤仙,“将此女软禁,调三千天兵下界寻人。”
  鹤仙一直在门外,并不知屋内发生了何事,他微微一怔:“帝君是要寻谁?”
  “司命。”
  这两字已吐出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鹤仙大惊,脸色顿变,明日便是大婚,司命星君竟在这样的时候跑了,这不仅是给了帝君一个响亮的大耳刮子,更是一巴掌拍在了天界的脸上。
  适时鹤仙突然想起不久之前天界突然流传起来的传闻,说天帝脾性越发难以捉摸,酷爱施虐与人,由其是对司命星君……
  这司命莫不是是因为怕帝君成亲之后施虐……鹤仙被自己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他随侍天帝多年,深知天帝性子虽然冷漠有时刻板,可他主的是仁政,对施暴施虐这样的事半点不敢兴趣。否则天界也不会是如今这般自由得近乎散漫的模样。
  但如此熟悉天帝的鹤仙,听到这个消息也有如此想法,别的神仙更是会作此猜测。
  鹤仙在心底暗暗叹息,司命星君这一招,扇了天帝面子,毁了天帝名誉,更是将天界众神都摆了一道,心地着实狠辣了些。他瞅了瞅天帝的脸色,不敢再多言,忙领了命,急急离开。
  天帝站在钦天殿门前,垂在宽大袖袍中的手紧紧捏着一只凤簪,在金凤口中含着一颗小小的白色珠子,正是司命被夺走的记忆凝聚而成。
  指尖收紧,凤簪被生生捏得变了形。
  天帝嘴边的冷笑渐渐凝出了一股苦涩而无奈的意味:“竟是什么也记不得了凭着感觉也想报复我么?不愧是我的司命星君……”
  上古兰草漫天飞舞,幽幽划过司命的鼻尖,接触到生气,兰草化为灰烬,司命吸了些许到鼻子里,不由痒得打了个喷嚏。
  不甚在意的揉了揉鼻子,她翻过一个小山坡,看见静静躺在那方的阴阳各半的湖水,红色的光球一如既往的在湖面上各自旋转。司命唇边咧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她已兴奋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她掏出贴身放在怀中的从尔笙手上取下来的银铃,然后将神力慢慢注入到银铃之中。
  没有多余的招式,她大喝一声,飞身上前,神力蛮横的透过银铃击打在红色光球之上。
  这一瞬所有的风都停止了行径,世界仿似被什么凝滞住了。只听“喀拉”一声轻响,黑色湖水上的光球的表面裂开了一寸缝隙。另一半湖水上的光球也在同样的位置破口。大地猛的一颤,湖水激荡,空中凝滞的气息仿似被大风刮过,上古兰草尽数匍身于地,风仿似吹出了形状,和着天地梵音一层层荡开,越发激烈。
  裂口越大,反噬之力便越是强烈,撕裂的疼痛在心口蔓延,司命咬紧牙关,不顾自己心脉受到重创,只不要命的将身中神力尽数灌入银铃之中。
  司命和尔笙最大的差别或许就在于做一件想做的事时,尔笙会粗鲁的干,而司命会先有一个规划再粗鲁的干。两者在本质上的区别,不过就是一个活得久了,岁月把她打磨得谨慎了一些而已。
  在两股力量的夹击之中,银铃化为灰烬,红色光球也在此时轰隆隆的塌陷,它沉入黑色的湖中,化成了一团团红色的灰。而白色的湖水上的光球也同样沉了进去。
  世界静止了一瞬,司命听得一声巨响,抬眼一看远处的天开始慢慢塌陷,满地的上古兰草尽数枯黄,大片大片的死去。
  阵眼破了。
  司命眸光大亮,心头充溢着说不出的喜悦与兴奋。
  脚下的湖水呼啸着转出了一个漩涡,司命往下望去,在深深的黑暗之中有一个蜷缩起来的身影越发清楚。她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唇。方才神力用过头,伤了心脉,此时又是大喜过望,血气翻涌冲上喉头,她嘴里一阵腥甜,竟呕出一口血来。
  她半点不在意,随手一抹,污了一身纯白的孝服。她沉稳着脚步,一步一步向黑暗之中走去,像个凯旋归来的骄傲将军。
  长渊,长渊,尔笙来救你了。
  以后我们一起用双脚丈量世界,我陪你看尽万丈红尘,俗世繁华,我陪你品尽人情冷暖,世间百态……
  我们,再也不分开。
  啊啊~~~肿么我就忍不住日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