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分不分手
作者:妧昭昭      更新:2023-01-23 10:49      字数:2300
  “快点。”林馡摩着腿催他。
  可顾潮就是不动,哪怕他的身体也受到情欲侵蚀,他依旧坚持从林馡这里听到真假参半的答案。
  “二哥让你爽不爽?”他侧过头,舌尖舔舐她小巧莹润的耳垂,在她耳边渡着滚烫的气息。
  林馡受不住了,情潮涌动,理智全无,她放纵地点点头:“爽了……好爽。”
  她不是羞涩的性格,虽然长得有些稚嫩,那也只是因为年龄尚小,不是面由心生。
  所以她不会羞于表达身体的需求。
  顾潮确实让她很爽。
  她此时就敢承认。
  但这都是一时的,只要逃脱他的禁锢,她就会全盘否认,不能让他觉得他多厉害。
  从大小姐这里得到满意的答案,顾潮依旧慵懒地吻着她白皙脖颈,嗓音玩味:“分不分手?”
  爽不爽。
  分不分手。
  这就是顾潮主导这场情事最在意的两个问题。
  林馡这回不说话了,俯身在他胸前,双手被身体里空虚的感觉折磨,胡乱地抓乱他身前衬衫。
  她不想分手。
  她刚刚找到谈恋爱的正常状态。
  这种感觉顾潮给不了她。
  哪怕他俩已经睡过几次,远超于她和齐向南的亲密关系。但他是她血缘关系上的二哥,他们就算真正相爱了,都不能把关系暴露于阳光之下。
  “谈恋爱而已,为什么不行?”
  林馡强忍着身体的不适,酡红着一张脸,神态柔弱,眼底却坚韧。
  顾潮觉得她还是没想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直白说,在我和你有关系的时候,你都不能谈恋爱。”
  他当然知道自己自私,可如果他正常,当初就不会和林馡发生关系。
  林馡被他这不要脸的样子气得性欲全无,双手推搡他肩膀,挣扎着就要从他腿上起身。
  不顾他的性器还兴致昂扬地挺在她体内,她就是要离开。
  顾潮冷眼看着,没几秒,突然出手按住她单薄的肩膀,用力把她往自己的身前压,让她紧紧贴着自己。
  “看来你喜欢欲擒故纵,或者说是激将法。”
  他嘴角勾起浅笑,顽劣的深意透过那双眼溺出来灼人的光彩,将她娇小的身影收拢其中。他盯着她看,仿佛能洞悉她忐忑的心。
  林馡什么都没说,局促地咽了口唾沫。
  就在她喉咙刚刚滑动时,顾潮没给她反悔的机会,拔出插在她穴中的性器,肌肉紧实的双臂轻松抱起她,让她在逼仄的车厢跪在他腿上。
  林馡被他粗鲁的动作吓得发出惊叫,回神过来,她的头朝着车窗,双手不得不扶着边沿,唯恐在他腿上滑下,害自己受伤。
  “你干嘛呀?!”
  她此时的动作不仅危险,还特别羞耻。
  衣衫凌乱地横趴在他腿上,林馡像只憧憬窗外风景的小猫,迭腿跪着的姿势和那些宠物像极了。
  顾潮的手没闲着,撩起她窜到腿根的裙摆,让来不及提内裤的女人暴露整个圆翘屁股的形状。
  林馡反手想拉下裙摆,但只要她松手,她的脸就会卡在车窗位置。
  两者取其轻,林馡呜咽抗拒着他在她身上乱来,双手紧按着边沿,没有和他动手。
  轻慢的笑音溢出,顾潮抬手就对她的小屁股拍了一巴掌。他对自己的手劲儿没有充分的了解,随着啪的一声清脆响声,林馡尖叫着反抗。
  “不许打我!很疼!”
  打她就算了,还是如此屈辱羞耻的姿势,林馡的自尊心受不住了。
  可顾潮不在乎,对着她红通通的臀肉又抽了两巴掌,声响一声比一声清亮,让林馡软嫩白皙的皮肤很快就浮现指印。
  “分不分手?”
  他还在执着这个问题。
  林馡原本不想分,但现在她又和顾潮发生了关系,再和齐向南谈恋爱,对他不公平。
  “你给我考虑时间,行么。”
  这就是她现阶段的敷衍,只要她逃走,管他说什么废话。就算是给出回应,她也是给名义上的男朋友,不是顾潮这个死变态。
  只可惜,顾潮也知道她在敷衍。
  眼看着他又要抽打她的小屁股,俯在窗口位置的林馡突然看到远处传来的引擎声,她一下子就慌了,奋不顾身地往车内躲。
  “有人回来了,你快把车窗关上……”
  林馡吓得魂都要离体了。
  但顾潮不怕,按着她的腰不让她动,俨然要把衣衫半解的她推到来人视线之内。
  随着越来越近的车子声,男人冷清的嗓音响起:“分手一切都好说。”
  林馡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不顾一切地往回收缩身体,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分手分手,我开学就和他分手……”她拉扯他的手,压着声音再次催促:“二哥,你快点关窗……”
  不知不觉,其实林馡已经习惯喊他二哥。
  除了二哥就是死变态,她很少再对他直呼其名了。
  得到自己满意的答复,顾潮拢紧手臂把她抱回到自己腿上,迅速关合车窗。
  车窗彻底关死时,林馡看到旁边开过去一辆白色的车。那是母亲驾驶最频繁的座驾,后面紧跟着的是林建成的车,他俩竟然是一起回来的。
  林馡劫后余生,要是被爸妈同时看到她和顾潮厮混,她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确认他们离开车库,林馡紧绷的身体才渐渐松缓下来,胸脯伏动,紧张的吞咽着唾沫。
  见腿上的女孩像是受惊的小兔,顾潮心中滋生保护欲,抬手轻轻抚弄她红肿的小屁股,眼神愈发纵容:“香香听二哥的话才不会有危险,知道了么。”
  口吻宠溺,语锋却尖锐。
  林馡强忍不愿,敷衍地点头:“我以后会听二哥的话。”
  才怪。
  顾潮的手还在给她揉着发红的臀肉,狭长凤眸微敛,聚集着星星点点的锐利锋芒。
  看了她一会儿,他笑意变得风流:“让我射出来,这事儿才能了。”
  话音刚落,男人硬得发红的性器抵在她腿心,上下滑动摩擦她水色潋滟的穴口,随后恶意满满地将龟头顶进两片贝缝,摩挲她红肿媚肉。
  他这么一弄,林馡敏感的身体差点尿出来。
  但为了让顾潮赶紧射出来,早点放过她,她全程都在故意收缩穴道,狠狠夹他的性器。
  看破她的小心思,顾潮没给她太多作弄的时间,顶着她的敏感点狠狠抽插几十下,给她颠得再也没有反抗能力。
  最终,林馡抱着顾潮脖子,低头喘着粗气埋在他肩头,痉挛着泄了好几次。
  顾潮同样,在肏得尽兴后,一股浓精射在林馡光滑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