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作者:客者也      更新:2022-11-28 23:20      字数:1668
  褚师玉坐在轮椅上由孟泷推着,王梦去帮她买水了。她的腿上放着剧本,纸面空白处有密密麻麻的随笔,记号笔把剧本重点句画出。孟泷推着她走到休息区,先带她休息会儿。
  她把剧本放到桌面上,扭头看向坐下的孟泷,“泷哥,你还没找我哥吗?”
  因为孟泷的胆怯,他和褚师勉已经一周没联系了,只敢等褚师勉杀青了,抽空到片场来看看褚师玉。
  孟泷表情苦涩,“没,我不太敢找他。阿勉他空窗了五年,不像你想的通透。公司因为他的不配合,给他的本子质量越来越不行。要不是你的事情他处理的还算妥帖,可能连微博都会给他压热度。我现在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带他。”
  褚师玉泄气的一躺,倚在椅背上,“虽然我不在意这些,习惯了,但哥他脱节了,他不习惯。他需要你提示那些潜在的,泷哥你再努力一下,别还没行动就打退堂鼓。”
  她想了想,又直起身,“你要觉得实在不行,你就跟梦姐商量商量。你带我,她带我哥,梦姐跟我哥的想法一致,对应的招儿也没我哥那么直接。”
  说到这,孟泷内心更纠结了。毕竟褚师勉算是他一手带大的,如果换了,那以后难道真就和他无话可说了?
  “别别,让我再想想。”他急忙开口,深怕她一锤定音,说完复低下头去,垂头思索。
  褚师玉无奈地摇头,拿起剧本继续研究。
  休息区是波浪式遮阳天幕搭建的,他们坐在中间。她低头看剧本,身后有男女交谈的声音传来。她抬头回看,是饰演电影副cp的汪陆尔和泉衣。
  “嗨,阿玉。”泉衣率先看见她,摇着手加快走过来。汪陆尔见她甩下自己,没什么反应的慢慢走。
  褚师玉笑道:“下午好,衣衣。”
  汪陆尔和泉衣上午在c组拍摄,下午与褚师玉拍一场,然后褚师玉去c组拍摄。在休息时间过后,他们拍完对手戏就要换组了。
  孟泷见他们过来,从旁边给他们搬了两张椅子,两人道谢后入座。他借口离开,留下了他们三个。
  “阿玉吃糖吗?”泉衣笑着从兜里掏出了一颗糖,黄色包装上有黑色的文字。
  褚师玉的一只手拿剧本,一只手插在兜里。她抽出插兜的手,忽然有什么刺刺的东西划过大拇指下的厚肉,大鱼际不自觉一颤,浑身跟着哆嗦了一下。
  “唔,你怎么了?”泉衣把糖递给她,“是冷吗?”
  “没事,刚刚有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褚师玉接过,“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汪陆尔看见泉衣拿出糖,眉梢上挑,“衣衣,为什么你没给我糖?”
  “我就两颗糖,当然是给姐妹啦。”泉衣一脸坏笑,“呦~吃醋了呀~叫姐姐,明天给你带糖。”
  “……”汪陆尔没回答,但笑不语。
  褚师玉忍不住笑出声,别看汪陆尔成熟稳重的样子,其实是主演里年龄最小的,才十八岁。泉衣看起来活泼可爱,却也比他大六岁,比较喜欢逗他。
  “算了吧,他要叫你姐,那岂不是也要叫我姐,我不想被叫姐。”她笑着给他解围,“我还想继续当妹妹呢,不想当姐。”
  说到这,泉衣一脸羡慕,“也是,有阿勉当哥哥的话,我也想当妹妹。”
  “不过好险啊,”泉衣想起之前褚师玉的黑料,仍心有余悸,“幸亏阿勉及时救场,不然你真的被钉死在那了。”
  褚师玉回想那天,笑容一时僵在了那里,借着拿手机的动作遮掩了表情。她这几天一直研究剧本,尽力不去想那天的事,但总会在某个时刻,某个细节透露出她的想法。
  明明是给汪陆尔解围的话,却泄露了她还在想褚师勉的事。什么妹妹,现在的她也不想当妹妹了。
  她借口去厕所先离开了,控制电动轮椅到了一块比较清冷的片场。她抬头迎风,微风扬起她鬓角的发丝,搔过她的耳廓。痒痒的让她专心那处的异样,专心地看向远方。
  她忽然有些想喝酒,只好拿出糖,想先代替一下喝酒的欲望。可在兜里摸了半天,也没摸到泉衣给的糖,抽手的瞬间大鱼际又被什么轻轻划过。
  她呼吸一僵,忍住揉搓惊起的鸡皮疙瘩的想法,往那个地方摸索了一下。
  她拿出来一看,是一颗糖。不是泉衣给的芒果糖,是陈皮糖,划过她手上厚肉地方的,是陈皮糖包装袋上豁口。
  她蓦然把糖捏在掌心里,心开始跳的剧烈,双颊泛红。这是某人给的奖励。
  她想起了那时豁口划过手指薄皮的酥麻,也想起了双唇摩挲时的酥麻。
  ----------------
  大鱼际就是大拇指下的那一块儿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