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年之期(一)
作者:霓恩      更新:2023-01-23 10:49      字数:3325
  “哎?陆博士?想不到这次进博会你也过来。”damp;j的医药代表詹妮弗一脸惊喜地看她。
  “我过来随便逛逛。”
  女人穿着咖色loropiana羊绒大衣,内搭米色针织连衣裙,一身衣着低调朴素,穿梭在人来人往的展览会上。
  医疗器械及医药保健展区的熟人多到每走一步都要打一声招呼,陆心替师姐看完了展区,又去逛了逛新心生物科技的展区,没有看见陆瑾的身影,倒是和几个医药公司的代表随便聊了两句。
  “现在国内对一类创新药的研发很重视。”
  “原研药确实也要自力更生才好。”
  “就怕印度仿制药……”
  “唉,别说了,因为这个仿制药,我那几支股票一路飘绿。”
  “你还敢赌呢?”
  “老赌徒了……”
  几人聚在一起一会聊聊行业前景,一会探讨国内行业发展趋势,说来说去,最后总结天坑专业名不虚传。
  但至少环境有在变好,就让他们做那个挖井栽树的人吧。
  这边逛完,陆心又移步去了那边的技术装备展区,想不到在天意的展台上遇到了熟人。
  小a目光炯炯地看着陆心,不知道好几年过去了,她还记不记得自己。
  “是你呀?好久不见。”陆心对她有点印象。
  “好久不见。”美女对自己嫣然一笑,小a不自觉有些红脸。
  自从上次年会匆匆别过,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季总的女朋友,原本是把希望寄予狗仔,可是年后关于季总和女朋友的消息居然像是凭空消失一样,再也无法捕捉。
  不过这根本难不倒常年浪迹互联网的小a,说起来她都佩服自己的侦查能力,季总女朋友的ins居然让她偶然刷到了。
  于是她就开启了漫漫磕cp之旅,连带着吃瓜小分队一起边磕边在网上和那些嘴臭的键盘侠对线。
  对线很苦,cp很甜,这三年来虽然再也没有从身边获得一丁点的消息,可是却感觉处处都有关于cp的故事。
  比如季总办公室里的那个摆件、比如季总状告200多家营销号、再比如季总这几年去美国出差的次数就像吃家常便饭一样……这些有迹可循的事迹别人看不出来,他们cp党可是耳聪目明。
  季总的深情天地可鉴,cp粉更明白。
  “姐姐是来找季总吗?”小a问。
  “不是不是,我就随便逛一逛。”陆心摆摆手,想着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工作为好。
  不等小a开口,她又接着说:“你们辛苦了,我再去那边看看。”
  “好的。”
  目送美女离开,小a很是激动。
  她的cp终于不用再异地了!
  她专门为了磕cp开的账号终于可以改名了。
  原来叫‘天意小甜饼’,她决定改成‘老板和老板娘今天结婚了吗’,直接喊话催婚,她真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员工。
  今天的进博会很是热闹,陆心一家都来了,季念和老季总居然也在。
  陆天和是参加医疗卫生研讨会,这次的规模比往年都要大,请了不少院士过来参加分享。
  老季总则是开外贸进出口经济论坛会,和季念的有关国内科技创新与高智能发展的会议厅两两相望。
  季念的会比两个长辈结束得早,陆心逛完一圈以后也刚好等到男人从会议厅出来。季念和一群业内大牛边聊边出来,抬头发现前方有人在等他,于是便与众人打过招呼提前离开。
  跟在他身边走过来的还有国内外鼎鼎大名的数学科学家陈山。
  经季念介绍,陈山礼貌的和陆心握手寒暄。
  “陈教授久仰大名。”
  “不敢当,很高兴认识你。”
  正说着话,陆心身边忽然闪过一个娇小的人影,金发女人操着一口浓浓的口音说着蹩脚的中文:“chen!找到你了!”
  陈山原本不动如山的面色难得拧了拧,然后把身边的女人拉到一边,一副歉意口吻:“不好意思,季总、陆博士这位是……”
  不等他介绍完,身边金发碧眼的小美女看了陆心高兴大喊:“lu!”
  陆心也非常意外,想不到在这里还能遇到曾经的同门。
  “爱丽丝好巧啊。”
  “对呀好巧,想不到chen居然和你认识!”
  陆心解释:“我们也是初次见面。”
  她又给爱丽丝介绍了季念,朝气蓬勃的小美女笑着说道:“之前就听eason说过你新交的男朋友,百闻不如一见。”
  提到大洋彼岸的男人,陆心又赶紧岔开话题:“季念,爱丽丝在神经生物学领域非常优秀,拿到phd学位以后就在cit的实验室任职……”
  说起这个,爱丽丝摆摆手:“已经不在啦!”
  陆心微微吃惊:“什么时候的事儿?没听戴安娜说起啊……”戴安娜,她们崇拜无比的师姐。
  爱丽丝解释:“也就上个月的事情,我已经决定来华国发展了。”
  “哈?”陆心望着面前紧紧挨着的男女,一目了然。
  不等大家再细细了解,那边老季和老陆的会议已经结束,陆瑾的催饭电话随之而来。
  季念急匆匆把她拉走,她还恋恋不舍地回头约爱丽丝:“那有空一起出去玩!”
  “好哒!”金发小美女依偎在彬彬有礼的男人身边,露出可爱的笑脸对她挥手。
  今天是进博会第一天,大家都挺忙的,可难得他们能同一时间聚在一起,当然要把中午的时间腾出来约着共进午餐。
  陆瑾选的这家餐厅距离展览馆不远,包间是一早就订好了的,菜也是他亲自选的,难得两家人聚一起,当然要事事办妥了才放心。
  “卫生部那边的意思是要加强老年健康服务,医养结合。”
  “养老应该会是未来一个比较火热的话题。”
  “最主要的还是硬件问题,护工是个难题。”
  “一个行业的发展必定要催生出相关的教育专业,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供需体系。”
  长辈聊着他们关注的问题,三个小的边听边吃,并不打算插话。
  “尝尝这天麻鸡,是黔省那边放养了一年的黄油鸡做的,特别鲜嫩。”陆瑾给妹妹夹了个鸡腿。
  “好。”陆心对老哥笑了笑,正低头准备把这只大鸡腿一口吃下,可是鼻尖凑上去,闻到黄澄澄鸡皮上飘来的油腥味,胸口没由得的开始犯恶心。
  这味道实在腻人,根本无法下口。
  最后陆心忍不住,连忙放下筷子跑去卫生间,抱着马桶一阵干呕。
  季念跟在她身后一起出来,直到她跑进卫生间,男人也安安静静在外头候着,听她难受呕吐的声音,心里也焦急。
  陆心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才感觉舒坦些,站在梳妆镜前漱口,越想越不对劲。
  她的月经好像推迟了……
  幸好这边的卫生间比较隐蔽,人也少,季念等了一会,直到看见女人面色凝重地走了出来。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去医院看看?”季念走上去也是满心焦灼。
  陆心忽然紧紧抓着他的手,她看向季念,眼眶有些发红:“季念我好像有了。”
  算时间应该是两个月前她回来的那次,两人都喝了点酒,在酒精的助兴下确实有些胡闹,原本打算第二天吃药的,后来被工作的事情给耽搁就忘了。后面他们做的时候季念基本都带套,不然就是体外,她也没额外吃药做措施……
  辛辛苦苦避孕那么多年,最后还是意外中招了。
  听见陆心的话,男人的表情直接从急躁变为惊喜,笑着又确认一遍:“验过了?真有的话就太好了。”
  陆心面色忧郁,心情却有些不稳定,她带着哭腔说道:“好什么呀!”
  季念愣了,看着她擦掉眼角的泪花,声音委屈至极地继续朝他说:“我都没有吃叶酸,没有好好备孕调理身体,而且、而且我最近还在用含有a醇的护肤品……万一这个胚胎受到这些方面的影响,不健康怎么办?”
  她的话让他复杂的心情平复了。
  他还以为她不想要孩子,原来担心的是没有认真备孕这件事。
  季念抬起手格外怜爱地抚摸她的脸庞,语气是一贯的沉稳可靠:“别乱想,等会先去医院检查一下,看医生怎么说,该怎么样我们照做就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体内激素产生变化的原因,陆心也觉得自己的情绪浮动得厉害,她担心的问题正在击溃她的理智,而男人柔声的劝慰也在安抚她不安的心绪。
  “嗯,好。”她点点头,男人掌心的温度从脸颊一路传递至心里,她的丁克理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慢慢变得模糊。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待会怎么面对长辈的询问,对好证词以后才回到包厢。
  她一进去,倒是老季先开口询问:“怎么好好的突然跑出去?不舒服吗?”
  陆心摇摇头:“没事的,就是刚才在展区吃多了,有点积食。”
  “那等会让季念陪你去医院看看。”
  季念忙道:“吃完饭我们就去。”
  陆天和父子俩对于陆心积食表现得不是很在意,只交代她吃点消食片。
  陆心胸口的恶心感已经消了不少,可依旧闻不得那油腻腻的大鸡腿,她只把鸡皮扒了随便吃了几口腿肉,然后脑子里不知道怎么突然飘来一种疯狂想要吃辣椒的念想,连带着她的味蕾一起不断分泌口水。
  于是饭桌上的那唯一的一盘辣子鸡就这样被她承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