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作者:杯卡      更新:2022-09-21 22:32      字数:2198
  昏迷前最后的画面是涌进卧室的人,架起林谦与,收拾鲜血和碎片,而我一动不动地瘫在原处,像废墟里的垃圾,无人愿意问津。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右手缠了绷带,左手挂着吊针,我顺势望上去,一滴一滴透明的药水,是我回到人间的证据。眼前时不时还会闪过大片的红色,头钻心地疼,短暂的清明里,我看到了坐在一旁似乎等候多时的覃野。
  火灾之后第一次再见他,眼底一片乌青。我断然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是为我守夜导致的,想必这段时间陪着宋颜忙前忙后恢复生意,费了不少心神。
  “醒了?”
  似乎有很久很久,没有听见人的声音,像平静湖面扔进一颗石子,我下意识抖了一下。
  “别怕,挂完这袋葡萄糖就能出院。”覃野轻轻覆上我裸露在外的指尖,我条件反射般缩了回来。
  自然,这时候的林家不可能惊动警察,我暂时可以无恙。不过就算之后会有任何更糟糕的结果,我都没什么可怕的了。
  过了几日,我向覃野提议,陪我一起回海镇,安葬奶奶。从拿到骨灰盒那一日到现在,我一直没得到机会,如今仅剩这一个心愿。
  路上他找了几个话题,都被我零星几字敷衍过去,最后索性闭上眼,企图装睡回避。那场大火烧尽了我和覃野之间最后的温情,他看向我的时候,我总能从我们之间的空气里嗅到那些满天飞舞的呛鼻灰烬,顺着我的喉咙蔓延,堵住了我的每一次回应。
  但既然是回海镇,冥冥之中走有一股力量促使我叫上他一起。
  我只当自己是占便宜占惯了的懒惰。
  海镇还是记忆里的样子。无论毗邻它的尚城怎样风云变幻搭台唱戏,海镇都笼在一种亘古的平静里,烟火葱茏,悠然自在。街上的行人为了眼前的生计奔波,匆匆步履的尽头,是日复一日永远敞开的家门。
  海镇是那么小,一天时间就可以环绕骑行一周,却满满当当承载了我全部的青春记忆,也足够埋葬我迟迟不愿放手的痴心一片。
  奶奶的老宅早就被拆,原先的位置改成了一处小型广场,正是黄昏,几个刚刚放学的孩子绕着圈奔跑追逐着,玩闹声不绝于耳。
  我在一旁的旧店铺买鲜榨的果汁,出于礼貌问了覃野一嘴喝什么,他挑眉,“一样呗。”过去我们曾无数次在这里买软饮,我尝遍了店里的所有口味,他却只喝柠檬水。
  最后总要吻过我的嘴唇,点评一番我的选择。而我竟也只记住了柠檬水的味道,其他好喝与否早已模糊。
  几年不见老板憔悴不少,见到我们却也闪过惊喜,“你俩又来啦?这都多少年了。”
  我难得真心笑:“您还记得我们呢。”
  “当然了,”他把两杯柠檬水递给我,狡黠眨眼,“漂亮小姑娘,不好好上学一天到晚到处疯跑。”
  覃野从我手里接过去,也冲老板点了一下头,对方紧接着打趣:“想不到感情这么稳定哦。”他竟也笑得开怀,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我在十几岁的时候都不曾多见。
  他们这些人,有个通病,就是爱自我感动。
  突然被恶劣的情绪攫住,我不再多言,转身就走。
  奶奶被我葬在后山,简单立了块石头占个位置。
  覃野真假难辨地愧疚起来,承诺我过段时间再带人过来,正经立块墓碑。我转过头和他对视,突然正色,“那你别忘了,这算承诺吧?”
  他眼里百转千回的情感一时波动,似乎有些难以招架,“当然。”
  我们并肩坐在地上,山间的风卷起细小的尘埃,吹得我们都有些灰头土脸。我盯着那块石头看了良久,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知该跟奶奶说些什么,她如果看得见,恐怕也不会满意这所有,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所有的局面。
  “明明。”覃野轻轻唤我,不知怎的,许是海镇的空气特别,我总觉得他的声音是从回忆里穿越而来,席卷着我和他如胶似漆的过往。
  他摊开手掌,深蓝色的丝绒,盒盖开启,尽管我不为所动,但仍不吝承认,那枚钻戒闪耀着的光,像辽远宇宙里的柔和月色。
  夕阳西下,火红色的晚霞瀑布般倾下,从他深情的眼角浸染而来,涌向我的每一处感官,攻城略地。
  一瞬,我想到年少时他机车的后视镜,也曾折射过这样肆意的暮色,层层渗进他炙热的颈窝里,我在那里埋下年少全部的呼吸,就像把自己的生命种进了他的身体。
  又一瞬,我想起那一晚的大火,他惊慌失措的神情,我在此后的每个夜晚,都从心底废墟鲜血淋漓地挖出来反复品味,那时候,他也会因为害怕失去我,而如此紧张吗?
  “你那天说的话,我回去想了很久。”覃野唇角翘起来,尾音微颤,几乎成功扮演了一个无比忐忑的有情郎,“奶奶临终前的那段时间,反复叮嘱我要照顾好你,我从未见过她那么担心的样子。”他垂眼久久望着坟前的那捧花上,风吹草木,万物作响。
  “我想,我可以给你一个家。”
  “嫁给我吧,明明。”
  我可以,而不是我想要。我能够,而不是我想要。我应该,而不是我想要。
  他甚至连“你愿意吗”都没有问,跟17岁时一样,自信满满地承诺,只要我想,就可以为我采摘星辰。
  我笑出声,从未如此释然。
  他爱宋颜,他需要宋颜,他会一直在宋颜身边,而宋颜永远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所以妻子这个角色,是谁,不重要。
  我乖顺着伸出手去,仍是笑得前仰后合,由他将戒指戴上我左手的中指,最后被紧紧揽进怀里。不知他是否真的从我们交迭的身影里品尝出幸福的意味,但我心血来潮地想在此刻配合到底。
  奶奶,你也看见了吧?17岁时我发疯一样想要嫁给他的那个人,如今终于要娶我,却不是因为爱我。确切地说,恰恰是因为他不爱我。
  我拉过覃野的左手,缱绻地抚摸着无名指侧面的那轮月亮,一下又一下,像要抚平所有记忆里的皱褶。
  “先让我去一趟悉尼吧,我自己。”有些事,在这之前,我应该处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