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杨清池柴秋番外(下)
作者:顾南西      更新:2022-09-28 01:24      字数:3634
  她明白了,杨清池此番前来是做足了准备,来势汹汹。
  “你不介意我杀了你的父亲?”
  他看着她,眼神炙热:“你没有做过,七年前我就知道你在骗我。”他很笃定,“我了解你,我看人的眼光没有那么差。”
  “那你了解现在的我吗?我们七年没联系了。”
  杨清池把随意脱在茶几旁的拖鞋捡起来,走到柴秋前面,蹲下,放下鞋子,然后坐在茶几上,与她隔得很近。
  “除了保密任务,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
  她穿上鞋:“谁告诉你的?”
  “胡纣千收了我的钱,和我一直有联系。”
  纣千刚进GoldenWorld的时候,是在柴秋手底下做事,那时候他很不服,觉得柴秋是靠着老九爷的收养之情才居高位,配不上GoldenWorld的金色徽章。
  柴秋也经常觉得纣千很欠打。
  柴秋把擦头发的毛巾扔在一边:“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杨清池起身,碰倒了桌上的水杯,水滴毫无章法地洒了一地,他眼底的慌乱和急切显而易见:“我等你。”
  “别等我。”
  他张了张嘴,把挽留的话咽了回去,一言不发地看着柴秋进屋,她换了衣服背着个包就走了,不说去哪,不说何时回来,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留。
  纣千说的一点都没错,柴秋的心是石头做的。
  ****
  柴秋先去了一趟总部,把纣千打了一顿。
  杨清池等了一夜,柴秋没有再回酒店,电话里纣千疼得倒抽凉气,肿着腮帮子告诉杨清池:柴秋去泌沽执行任务了。
  纣千为什么帮杨清池,当然是为了钱,另外他觉得柴秋挺可怜的,认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见柴秋留过长头发,也没见她穿过裙子,一个女人,拼出一身伤算怎么回事。
  柴秋的那枚金色徽章不是老九爷给的,是她用命拼来的。
  次日中午,柴秋联系了杨清池。
  “你还在瓦内亚?”
  杨清池还在酒店:“我说了会等你。”
  “我短时间内回不去,你先回帝国。”
  他不做声。
  柴秋语气轻缓了一些:“你先回去吧,你说的话我会好好考虑。”
  他笑了,说好。
  真好哄,他暗骂自己没有半点出息。
  六月十九,帝都大学百年校庆,景见作为帝大商学院出来的创业型企业家,校方特别邀请他回校演讲。景见摇骰子赢了杨清池,于是把杨清池推去当了挡箭牌。
  演讲地址在主教楼,十点半开始,现在已经十点十七了。
  秘书小声提醒:“杨总。”
  篮球场在去主教楼的必经路上,杨清池驻足在路边,出神地看着球场。
  秘书上前:“杨总。”
  “你先过去准备。”
  打发走了秘书,杨清池一個人往前走,走到隔开马路与球场的铁网前。
  就是在这里,他第一次见到柴秋。
  那天天气很热,他出了很多汗,额头的发带被汗浸湿了。他站在线外,轻轻松松地投了一个漂亮的三分球,球场四周围了许多人,有一半的异性都在有意无意地看他。景见总说他太招摇,是有点,但也不能怪他,他这张脸太会长,用方路明的话说,是标准的游戏建模脸,得天独厚,想低调都不行。
  这不,他刚打完半场,有人来送水了。
  “师哥。”
  是同专业的一个女生,眼神很羞怯,不敢看杨清池的脸。他看了眼女生递过来的水,没接,直接绕过她,走到球框后面,抢了景见正在喝的那瓶水,一点也不客气地灌完了景见喝剩的半瓶水。
  景见瞥了他一眼,都懒得骂了。
  咚的一声,瓶子被杨清池扔进了垃圾桶里,他刚坐下,过来一个陌生女孩。
  “那个,”女孩看着杨清池,目光直接大胆,“能加一下你的微信吗?”
  杨清池也不扭捏,报了个号码。
  女孩走后,景见收到了一条好友申请,这是某狗的常规操作。
  景见删掉申请,从杨清池扔在地上的外套里翻出一包纸巾,擦了擦台阶,坐下:“以后少拿我当挡箭牌。”
  某狗:“你也可以拿我当挡箭牌。”
  景见觉得不合适,他们两个这样“纠缠”会有闲话。确切地说,是已经有闲话传出来了。
  景见觉得杨清池应该找个女孩子来“纠缠”,于是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杨清池倒真的认真想了想:“得长头发,得皮肤白,得是双眼皮,最好比我小三岁,得温柔。”他起身,回头冲景见一笑,“还得听话。”
  他话刚说完,一颗不长眼的篮球从隔壁场子飞过来,就对着他的脸,球速很快,带起了风,他下意识地别开脸,抬起手去挡,手指没碰到球,碰到了一截硬硬的骨头,那骨头磕得他有点疼。他转过头,看清了手的主人。
  短头发,皮肤偏黑,单眼皮,很英气。
  和杨清池的理想型完全不符。
  被截停的篮球掉在地上,又被地面弹起来,她伸手控住球,运了几步路,起跳,投篮。
  空心入网。
  全场的男生都在喝彩,只有杨清池像个傻子,愣在原地,直到投球的女生走远,他才找回神智。
  “喂。”
  女生停下来,回头。
  黄昏时有风,撩起了她的短发。
  他呆呆地看了一阵,莫名其妙地问:“你大几的?”
  对方回:“我是老师。”
  声音不甜,也不软,年纪也比他大,没有一点符合他的理想型。
  可是,他对她一见钟情。
  他茶饭不思了半个月,再见到她是在体育课上。她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挂着一个口哨,看了他一眼,用笔在他名字后面打了个叉:“我的课不能迟到,出去,绕操场跑三圈。”
  那时候杨清池还不知道,柴秋就是冲着他来的,只不过她最终选择了他那位更好接近、更昏聩好色的父亲,作为她对付杨家的棋子。
  一开始就都是算计,只他一个人认真了。
  ****
  紧闭的教室门突然被推开,演讲戛然而止,所有人的视线都跟着杨清池一起望向门口。
  是个高高瘦瘦的人,黑t长裤,头上的鸭舌帽遮住了眉眼,投下厚厚一层阴影,让人看不清五官,难辨雌雄。
  细腰长腿,神秘的氛围感被拉满,有人在窃窃私语,问是男是女。
  杨清池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比半个月前黑了点儿。
  “杨总。”
  “杨总。”
  秘书有点着急。
  杨清池收回目光,把PPT翻了一页,这才继续演讲。
  柴秋在最后一排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下,把手机设置成静音,然后闭上眼,养养神。为了赶回帝都,她两天没怎么合眼。
  预计九十分钟的演讲,杨清池只用了七十分钟就收尾了,提问环节也被他砍掉了。
  校方领导以为是他贵人事忙,不敢多耽误,把前去合影的学生、老师都打发走了。秘书也出去了,并懂事地关上了门。
  柴秋是第一次见杨清池戴眼镜,很配他的一身黑色正装。
  他走到最后一排:“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一个小时前。”
  她眉骨旁有一道手指长的划伤,已经结痂了,应该是这两天受的伤。
  “还走吗?”
  “嗯,周末去洛伊。”
  杨清池在她旁边坐下。
  她盯着他的袖扣,四周太安静了,她有点不自在:“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回来?”
  “你为什么回来?”
  她说:“我考虑好了。”
  他没说话,等她的答案。
  “莪们试试吧。”
  炎炎夏日,树上蝉在鸣,地上一团蚂蚁扛着不知是谁遗落的巧克屑跑得欢快,角落的泥土里静悄悄地开出了一朵花。
  纣千说,男人都那样,得不到的会变成心头的朱砂,念念不忘,不停地骚动,只有等得到了,朱砂才会变成蚊子血。
  柴秋愿意和杨清池在一起,只是为了把自己变成杨清池心头的蚊子血。
  他们交往之后,聚少离多。她不是一只称职的蚊子,她分给杨清池的时间少之又少。她经常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在重症室里待了三天,医生都说她能醒过来是她命大。
  醒来时,她看见杨清池守在床边,肯定又是纣千那个大嘴巴在千里传音。
  “纣千有没有告诉你我为什么会受伤?”
  “他说是保密任务。”
  不知道他守了她多久,脸色竟比她这个刚从鬼门关回来的人还要差。她以前听一个老人家说过,经常受惊吓容易短寿,不知道他会活多久,应该比她长。
  他是天之骄子,本该无灾无难。
  “维加兰卡有个奴隶市场,那里专门买卖女性的子宫、身体,还有器官。他们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专门挑那些因为各种难处偷渡到异国讨生活的女性下手,我的母亲就是死在了那里,如果没有遇到九爷,我也会死在那里。”
  这次她端了人家一个窝点,身中四枪,对方十二个人,全部毙命。
  “我的枪法是九爷教的。”
  杨清池第一次听她讲这些。
  “你知道九爷吧?”她很虚弱,但眼睛里有光亮,“他是景召的父亲,是我这一生最敬佩的人,我想继续走他走的那条路,但我没有景召聪明,没有他有谋略,我做不到不负如来不负卿。”
  她看着杨清池,重伤之下,眼神却无比清醒:“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在说:你看,我就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我随时都可能会死,我爱信仰胜过爱你,所以你快放弃吧。
  他好像早有预料,听到这些话一点都不慌张惊讶:“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我现在还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所以能忍受聚少离多,能忍受你把我排在后面,也能忍受你一直让我战战兢兢睡不安稳,可能是新鲜劲头还没有过。”
  他知道,柴秋又想推开他。
  “这样吧。”他拿出一枚戒指,套在她无名指上,本来想求婚的,算了,她不可能会答应。
  “等我腻了,我们就分手。”
  “好。”
  柴秋一直等、一直等,等了五年也没有变成杨清池心头的蚊子血。
  她不知道,纣千那套蚊子血的说辞,是杨清池用一辆跑车和纣千做的交易。杨清池觉得该换个说辞了,比如,七年之痒,十年之痒……诸如此类的,痒着痒着一辈子不就过完了。
  但这些说辞都没有用上。
  杨清池接到纣千电话的时候是晚上。
  “清池,柴秋她……”
  杨清池没有见到柴秋最后一面。她身份暴露,死在了缅西,对方很残忍,没有留尸体,纣千只带回了她的金色徽章和戒指。
  景召和王匪都去了维加兰卡,但杨清池没有去,他总觉得柴秋还会回来。
  他照例去监狱看杨康年。
  杨康年问起了柴秋,问他们什么时候结婚。
  “爷爷,她走了。”
  杨康年已经白发苍苍:“去哪了?”
  “去找她妈妈了。”
  后来……没有后来了。
  柴秋没有再回来,她的一生不长,无愧于天地,唯独负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