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杨清池柴秋番外(中)
作者:顾南西      更新:2022-09-21 01:13      字数:1554
  “清池,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也该放下了。”
  杨清池不作声。
  关于柴秋,他从来不提,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杨康年叹气:“你怎么这么轴。”
  杨清池不像他那位风流的父亲,他从小认死理,恋旧又固执。
  时间如流水,又过去一年。
  上个月,杨康年突然晕倒,查出了一堆毛病,年纪大了,身体难免有病痛。杨清池给他申请了保外就医,但没有通过。
  杨清池最近来得很勤。
  聊了几句家常,话题又绕到了杨清池的终身大事上。杨康年想着自己也没几年活头了,就这一个孙子,没什么不能让步的。
  “你要是心里还有她,你就去找她吧。要是她还介意我这個老头子,你就跟她说,和我已经断绝了关系。”
  杨康年依旧不喜欢柴秋,她太厉害了,而且跟杨家还隔着仇怨。只是他怕他这个轴得要命的孙子会一直这么蹉跎下去。
  “以后在一起了也不用来看我。”
  一直没吭声的杨清池开了口,只说了一句话:“她嫌我年纪小。”
  喜欢上柴秋的那年杨清池还只有二十岁。
  这些年来,他从不缺人追。
  他身边来来往往很多人,可能因为他的家世,也可能因为他的相貌,他遇到过许多向他示好的异性,也有很优秀的,他动过试一试的念头,但也只是动了动念头,等那些念头一闪而过之后,他总会想起柴秋。
  他没有骗景见,他真的没有等柴秋,他是在等自己,等自己成熟,等自己遇到更多的人、见识更多的风景,等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和判断力,等自己看清年少时的心动能走多远。
  几年前,景召跟他说过,如果不能确定和柴秋能走到最后,就不要贸然同行。
  三十而立。
  他等到了自己三十岁。
  *****
  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哈尔顿酒店门口,车门从里面推开,然后一只脚迈出来。
  工装裤、马丁靴,是女人的腿。
  她头发剪得短,单眼皮、皮肤偏黑,周身气度冷冽,一看就不是温室里养出来的。军绿色的夹克里面穿着黑色背心,被布料裹紧的腰腹纤细有力,肌肉线条若隐若现。她背着一个很大的黑色背包,流了很多汗,鼻头微微泛红。
  她走进酒店,乘坐电梯到三十六楼,刷卡、进门。关上门后,她开始脱衣服,衣服扔了一地,她只穿着贴身的衣服进了浴室。
  她刚洗完澡,有人敲门。
  她走到门口,手摸到绑在大腿内侧的枪支:“谁?”
  “是我。”隔着门,声音低低的,绷得很紧,“杨清池。”
  屋内的柴秋怔愣了很久,然后把抽出来一半的枪支塞回去,从包里找出来一件内衣,穿上。
  她把地上的脏衣服都踢进浴室,然后走到门口,站了几秒,打开门。
  杨清池站在门口,旁边放着行李箱。
  他跟她记忆里的样子有点不同,记忆里的他像朝阳、像火、像马场上最会冲撞人的那匹马。
  而现在,他的眼睛像一潭幽深平静的湖水。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柴秋尽可能得让自己语气听上去自然。
  “来之前我问了胡纣千。”
  纣千姓胡,不过纣千很少用姓氏。
  “好久不见。”柴秋的短发还在滴水,她没怎么变,眉眼英气,有点冷淡,有点洒脱,“快有七年了吧。”
  其实没有多久。
  三个月前,柴秋一个任务结束,在帝国云疆短暂落脚,杨清池去看过她,没有走近,在机场外面,隔着很远地、单方面地见了她一面。
  杨清池没有回应她略显生硬的开场白。好久不见这种话不适合他,他每年都会见她,或是她本人、或是照片。
  “你是来旅游的吗?”
  杨清池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不请我进去吗?”
  柴秋迟疑了片刻,拉开门。
  他进去之后,她把门关上。他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她很慎重地检查了矿泉水瓶上是否有针孔,洗净杯子,倒了半杯水给他。
  “我这里只有这个,你凑合喝。”
  他喝了一口水,目光扫了一眼她没有穿鞋的脚:“昨天是我生日。”
  柴秋知道。
  “三十岁生日。”
  该祝他生日快乐吗?
  柴秋开不了口,毕竟他们那么久没见,而且当初划清界限的时候也很不愉快。
  算了,她干脆不开口,她不擅长交谈。
  “柴秋。”
  她抬起头,正视杨清池的眼睛。
  他眼里的那潭湖水从深处开始涌动:“我不年轻了,也看过了很多风景。”
  柴秋听懂了,她曾经用这个理由拒绝开始一段感情。
  她明白了,杨清池此番前来是做足了准备,来势汹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