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正文完结
作者:遥风      更新:2022-08-04 21:48      字数:4522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男人定定地望着她,语气很平静,神色中却泄露出一丝焦急。
  孟安沅也看着他,觉得自己的眼角又酸又涩。她知道他是在关心她,可此时他的关心多一分,她心中复杂难言的情绪就激烈一分,最后堵在喉咙里什么都说不出来。说是一定要说的,因为两人已经决定要彼此坦诚,但她又觉得这件事很难开口。
  似乎看出她内心的挣扎,男人不再说话,只是默默揽着她的肩膀,和她一起靠在门边。孟安沅发了一会儿呆,在他胳膊上抹了抹眼泪,摊开手掌给他看自己掌心的一个纸团。
  “进去看吧。”她轻轻拉住他的袖口,两人一起回到了病房。还没等她说什么,男人就顺手反锁了房门。
  女孩一屁股坐到床边,低着头吸了吸鼻子。
  “是这个秘密惹你哭的吗?”男人俯身蹲下去,仰起脸凝视着她,双手握住她的两只手。
  “……我没哭。”想到自己最近哭得有点多,孟安沅开始不好意思起来。“就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要不你还是自己看吧。”
  “这是机密吧?”叶晗看了一眼那鼓鼓囊囊的纸团。
  “你怎么知道?”
  “从你的表情看出来的。”
  女孩忍不住撇了撇嘴。他现在确实很会察言观色,只是很多时候对象仅限于她。
  “是机密,但我相信你不会泄露情报,所以不算违反保密需求。”孟安沅知道自己在胡扯,可她也知道自己说得不会错。她把纸团展开递给他,“更何况这是清姐给我的,要违规也是大家一起违规。”
  “她为什么会给你这个?”男人接过那皱巴巴的两张纸。
  “不知道,她说我应该‘警惕一些’。”
  “警惕?警惕我吗?”
  “不,我想不是指‘你’。应该是……”女孩沉默了一瞬,表情小心翼翼的,“让我警惕那个可能存在的叶悠的孩子吧。”
  叶晗的视线从纸面上移到了她的脸上。他已经把那两张纸的内容浏览了一遍,但出乎孟安沅的意料,他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你看完了?没有看不懂的字吧?”孟安沅有些紧张。
  “大致能看懂。”男人看上去没什么情绪波动,甚至相当冷静,“其实这些——孟小姐,其实我并不需要看这份资料。”
  “不需要?”女孩皱眉,开始感到疑惑,“为什么?你……是不是不想知道当年的事情?”
  “相反。”男人缓缓摇了摇头,“我从一开始就都知道。我母亲是当事人,她清楚所有的真相,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清楚地记得一切。
  “一切?”孟安沅的手指颤了颤,“包括我妈妈的事吗?”
  “是。”
  男人半跪在她身前,伸长手臂,手指抚上她沾着泪渍的脸颊。他凝视着她,目光里有怜悯,也有深沉的悲伤和爱意。那些动人的情感像流动的风一样将她温柔地包裹进去,让她躁动又惶恐的心脏瞬间被安全感拥抱和抚慰。
  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看了不叁秒,孟安沅的眼角就迅速滚下两行泪珠。她心里发闷,伸手覆在他的手背上,忍不住抽噎了几下。
  他这样对她,只会让她越来越依赖他、越来越离不开他。她明知道做人要独立,却还是忍不住像此刻一样寻求他的安慰,整颗心都沉浸在他给她带来的慰藉之中。
  她早就栽在他身上了。
  “可是……为什么?你妈妈怎么会知道……”哭完后她才恢复一点理智。
  “这份资料并不完全是准确的。”叶晗拿过那两张纸,“当然,我并不是说军方有意隐瞒事实。但在这份记录里,有人可能在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地方撒了谎。”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孟安沅好奇又紧张。
  还没等到叶晗回答,门口就响起了脚步声,紧接着是推门声、敲门声。来人是医生,她只好生生咽下好奇心,配合对方去做检查。
  不过她坚决要叶晗陪她一起,一直拉着他的衣袖不放手。男人随她去,半真半假地继续饰演听话的好弟弟。
  说话说到一半被打断的感觉很不舒服,更别提还是十分重要的事情,生生被截断简直让人抓心挠肺。然而现在这个检查也很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接下来的住院时长,因此她只能耐心对待。
  幸好,最后的结果还不错。她的伤口愈合情况良好,很快就可以出院。
  做完检查,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孟安沅并没有什么胃口,只想和叶晗把那些陈年旧事搞清楚,叶晗却态度温和地告诉她,如果她不及时吃饭,他就什么都不跟她说。
  “你现在都学会威胁我了!”站在医院食堂门口,孟安沅有些焦躁地瞪了男人一眼。
  “我没有。”男人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健康,孟小姐。”
  他牵起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离开食堂后,孟安沅一心想着找个人少的地方,于是决定拉着叶晗去天台说话。医院的天台很少有人去,再加上现在是饭点,两人爬到顶楼后推开通往天台的门一看,果然空无一人。金黄的夕阳洒在两人身上,在他们身后拖拽出长长的影子。
  “你觉得这里可以吗?”叶晗问她。
  “有什么不可以的,反正不会有人再用枪指着我们了。”她冲他笑。倒也不是撒谎,他现在给她的安全感实在太强,强到她不会再把“天台”这个地点蒙上阴影。
  男人回她一笑,默契地没有继续问下去。两人走到护栏前,俯瞰着楼下的风景。傍晚的微风轻柔地抚过他们的面颊,太阳慢慢西沉,天空也开始抹上淡淡的夜色。此时此刻一切都那么温柔沉静,蒸腾了一整天的夏日热度也在逐渐平息。
  沉默了一会儿,孟安沅往旁边挪了一步,靠在男人的肩膀上。被他吊了这么久的胃口,她却忽然有些不想谈过去的事了,只想和他一起享受当下的宁静。
  但逃避不是长久之计,该说的她还是要说。
  “叶晗。”
  “嗯。”
  “你真的……不恨我吗?”
  男人的身体动了动。他抬手揽住她的肩膀,“为什么要恨?”
  “……”
  那份绝密资料上,记录了一些完全出乎孟安沅意料的事情。比如,她的母亲在生她的时候一度情况危急,糟糕的身体状况影响了防护壁的稳定,使防护壁出现了少见的薄弱地带。否则,就算当年叶晗的父亲和其他异形再怎么天生神力,也不可能突破防护壁进入人类的领域。可以说,她的出生间接导致了叶悠被掳走。
  或许这就是林清把资料拿给她看的原因。
  而这一切,她的家人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她的生日只比叶悠被掳走的日子晚一天,但她愚蠢到从没想过这其中的因果关系。她只知道母亲从她有记忆的时候开始身体就不是很好,后来也是英年早逝。
  所以,是不是因为她的出生……
  “孟小姐。”
  孟安沅被男人的声音惊醒。他垂眸看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她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好看不到哪里去,想转头,却被男人的手指有些强硬地扣住了下颚。她瞪着他,眼眶立时不争气地红了一圈:“放手!”
  “不放。”男人另一只手揽住她的腰,两人四目相对。“你先听我说。第一,在我母亲被掳走这件事上,你不需要负任何责任——包括我母亲本人,都明白罪魁祸首是修斯科尔。就算要追究人类的责任,应该被问责的也不是你母亲。”
  “可是,如果……如果没有我……”
  “安沅。”男人温柔而不容置疑地打断她,“听我说。”
  孟安沅呆呆地望着他,心跳竟不自觉地快了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而不是给人以微妙距离感的“孟小姐”。
  “我母亲一直很清楚地记得,在她被掳走之前,有两个人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军方的资料虽然记录了这一点,但和当时的真实情况并不一致。”
  “什么?”这次孟安沅是真的吃了一惊,“你是说程池和清姐父母的记录?”
  “没错。”男人发出低低的嗤笑声,“我本来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没想到竟然是那两个人的父母……当年队伍被修斯科尔袭击后,混乱之中待在我母亲身边的有一男一女。程池的父亲也就罢了,他所谓的‘负伤’是因为头一次见到恐怖的异形而太过害怕,逃跑时扭伤了脚。林清的母亲更有意思,我母亲从她身上闻到了很重的酒味……她倒是想开枪,但喝醉的人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很好笑?”
  孟安沅已然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资料上只记载了程父林母两人“负伤”,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真相竟然是这样!
  “修斯科尔袭击他们之前,我母亲还听到那个女人在嚷嚷,说都怪有人生孩子,害得她被拉来替班。”男人微笑着,“你看……就算要恨,我母亲也该恨这两个人才对。可这些,根本没有被军方的资料记录下来。”
  非但如此,后来林母把能力者的职位传给女儿,平安无事地退了休。程父更是平步青云,成了军中位高权重的人物。
  “我……我不知道。我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些事。”孟安沅有些语无伦次,茫然地望着男人。程父的做法她无法评价什么,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克服面对异形的恐惧。而林母酗酒则违规无疑——只要当天有护卫任务,无论是否当值,所有能力者都必须随时待命。“你说……部长和程池,还是清姐,他们知道当年的事吗?”
  “程越知道。这也是他愿意帮助我的原因之一。”男人捏着她下颚的指尖冰凉,“至于他弟弟和林清,你猜他们知不知道?”
  女孩双眼越睁越大,满脸惊疑不定。男人不忍心看她这副样子,“其实都无所谓,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孟小姐,别为这些事伤脑筋。”
  孟安沅的眼神还是有点恍惚。
  “还有,瑟瓦尔和修斯科尔完全不同,是体质非常弱的种族。他们和人类混血产生的后代,在体质上也可能遗传这一点。”
  “我好像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外公确实身体不太好,我妈妈也是。”孟安沅说着说着,忍不住抓紧了男人的手。她好希望他说的是对的。
  “你父亲呢?如果你父亲体质足够好,或许你的体质就不会那么弱。”男人感受着她紧紧抓握的力度,“孟小姐,你的出生绝对不是一个错误。硬要说的话,我才是不应该存在的孽种,对不对?”
  “你……你又来了!别胡说!”孟安沅的声音立刻拔高了好几度,又气又难过。
  “我没有说错。”他慢慢收敛了笑容,“修斯科尔一直叫我孽种。我母亲也根本不愿意生下怪物的孩子,如果不是我长得和人类孩子几乎一模一样,她一定会把我掐死。”
  话音刚落,女孩就张开双臂,一把搂住了他的腰。她把脸埋在他胸前,执拗地重复:“不是!你不是……绝对不是!”
  又把她惹哭了。
  叶晗轻轻叹了口气,反搂住女孩温热的身躯。这样和她拥抱,他心里那个冰冷的空洞好像逐渐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填满了。
  “别哭……你怎么这么爱哭呢。”他闭上眼睛,心中一片柔软怜惜。“孟小姐,好好活下去吧。就为了你自己,好好活下去。”
  怀里的女孩似乎愣了愣,随即……哭得更厉害了。
  “你、你要和我一起……”她哭得声线发颤,“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叶晗,以后……都别离开我……”
  “好啊。”叶晗抿起唇角,“我和你在一起。只要你一天不赶我走,我就一直和你在一起。”
  “你!你……怎么老是胡说八道!”女孩猛地从他胸前抬起头,顶着一脸泪水怒冲冲地瞪着他,“就算我赶你走,你也不能走!你敢走试试?”
  “嗯?如果我非要走,你怎么办?把我用绳子绑起来,关在家里?”他故意逗她。
  “对!”女孩不假思索地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脸上忽然泛起几朵红晕。“总之,你不许走!”
  “哦,那你就把我绑起来吧。”叶晗笑得意味深长,俯身捧住她热乎乎的小脸。
  女孩红着脸看了他几秒,最终还是乖乖败下阵来。她往前凑了凑,小声说:“我爱你。”
  然后吻住了他的唇。
  男人眉间的阴霾已经全部消散,仿佛曾经的阴影也被一并埋葬在了过去的时光中。他毫不费力地撬开她的唇齿,勾住她的舌尖。
  男人和女孩在夕阳下热烈地拥吻,再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
  ?
  正文剧情就到这里,番外会慢慢更。其实本文设定一开始就是为了写触手肉,结果还是忍不住塞了很多剧情进去。。笑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