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回到1983当富翁 第914节
作者:恩怨各一半      更新:2022-06-22 22:24      字数:4527
  “如果买下新城的房子,就算不以当前每平5250万日元的价格出售,按照一期价格,每平5000万日元价格出售,那我们也能赚970万米元!
  970万米元啊!
  良间,不管如何,我们不能错过这一次机会,这是我们唯一能够拥有巨额财富的机会!”
  妇人的情绪渐渐变得激动,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紧紧抓住良间的手臂。
  “那就得想办法贷款,另外把咱们的车也买了,还有股票,看看父母那里能不能帮到我们,不管如何,这次机会,一定不能错过!
  而且我们真买下这折扣房以后,也不必急着卖,挣这点差价,未来的价格还要继续涨,何况还是东京的房子,这可是我们岛国经济腾飞的开始。”
  良间最后终于是下定了决心,无论背负多大的经济压力,都要搞新城的房子了。
  “太好了,良间。”妇人紧紧把爱人拥抱在怀中,嘴角溢出的笑容比结婚时还要甜蜜。
  “高额贷款也不必急着还,我的日常工资可以支付这些开销,一定要等到房子涨得足够高了再卖,毕竟是东京的房子啊!
  而且新城那里可是未来的城市中心,等到填海计划落成,江户区成为最大的港口,无数的船只在那里停靠,我们的房子一定是中心区。”
  良间畅想着,开始回忆日照对新城项目的宣传,未来是无限美好的。
  “良间,你要是压力大的话,我也可以重新返回职场,我跟你一起还贷。”
  妇人贴心说道,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人畅想着未来美好生活,彻夜未眠。
  而像他们这样的家庭,今晚不在少数,辗转反侧,思虑着这突如其来的“幸运”!
  麻生夫与各开发商负责人的会议算是顺利,每平提价250万日元并不是影响销量的根本原因,市场过热之后,总会迎来平缓期,这是无法避免的一个时期,依旧要维持高价销售。
  最后落成的方案是增加广告的投放量,费用支出方面,由各开发商共同支出的,并不像初期那般,只由日照方来支出。
  同时,在新城项目的北部地区,那一片荒地上,有工人开始在那里进行测量,项目上多了宣传事项,就在臭水沟那里,要修建东京最大的生态公园。
  这一块公园,可是只提供给在日照新城居住的住户,势必要将生活配套做到最优,当初只是周于峰一句担忧的话,麻生夫就做到了这种地步。
  当然,工人们在那里指指画画做做样子,最后是不会真的去开发,只不过是为了项目增加热度,但没想到效果却是出奇的好。
  原本三期北部的户型,算是最难卖的户型了,窗户外是整片的荒地,客户看着这样的景色难免闹心,可现在呢?摇身一变成为了景观房。
  这里可是要成为最大的生态公园,以后看到的,是翠绿的树木和鲜艳的花朵。
  所以三期北部的景观房,价格是一分不降的,且根本不愁卖不出去。
  一边在压低市场行情,形成明显的价格差,由特别的销售人员,带着享受折扣权益的客户来内部购房,这一步是不走对外销售的。
  另一边是不断制造新城话题,提高项目的热度,以提价百分之五后的价格正常出货,虽是销量迟缓,但比刚开盘的阶段有了明显的上升。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夏为资本快速获利着,不断增加资本,争取在经济泡沫破裂时,可以全身而退
  第1247章 当初拟定的目标达成
  从炎热的夏季,跳过初秋,步入到了寒冷的冬天,对于周于峰来说,时间好似按下了快门键,每天都在忙碌中渡过,被好多事赶着、推着往前走。
  三期北部的荒地那里,这时一条长长的臭水沟被白雪所覆盖,所谓的景观房,最大的东京生态公园,此刻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白雪皑皑一片。
  荒地看着终于不再令人闹心,购房者一直让加快施工进度的话音消退,可被白雪藏污纳垢下,里面是弥漫着臭气的污水流,这又何尝不是岛国经济的现状,表面繁荣下,掩盖着种种无法解决的问题,变得恶臭。
  在十二月底,日照房地产公司给出的业务汇总,六月之后,在第二季度的销售中,以上浮降价正常购房的销量为503套,总计销售额207亿米元。
  半年多的时间,正常的浮动销售,给出这个成绩,对于日照方来说,销量是难以接受的,市场的购买力太差,而其他在新城项目的开发商,销量更是差劲,小柳美惠那边,仅仅销售了不足百套的房子。
  这给各开发商的压力是极大的。
  以当前新城房子的售价,在第三波价格浮动后,已经达到了5350万日元每平米,这个价格,别说在江户区没有优势,在整个东京来说,更没有优势,一套房这个价格,客户可选择的地就地方太多了,何必来“荒地”,出行必须得自己有车。
  而能够来这里买房的客户,皆是笃定新城项目的未来发展,就如股市中,人们对创业版块的投资,预期回报率比其他地区要高。
  项目整体降价的要求,龙田、小柳美惠等负责人不止一次向麻生夫提起,但麻生夫的态度坚决,依旧是主张在89年一月继续提价,这时新城项目的价格已经来到了5500万日元,与新宿区的均价无异了。
  “价格只有越涨才会越买!”
  “把值钱的资产握在手里,多放一些时间,那有什么好担心的,89的市场行情一定会持续走高!”
  “一期的回笼资金我想足够各位应对财务问题了吧?当初能够以极低价格拿下江户区的土地,机会只有这一次,所以我们一定要利益最大化!
  不然现在想拿江户区的土地,价格能到了多少?千万要稳住!”
  “而且盲目的降低价格,一定会有好的结果吗?万一坏了市场怎么办?这个责任谁来承担?”
  这是麻生夫在在三季度销售会上的讲话,态度十分坚决,最后在一番权衡利弊后,各负责人也皆是同意了麻生先生的提议。
  毕竟所有人对岛国的经济还是非常自信的,且麻生夫最后的说辞给了各负责人很大的压力,盲目降价出现的不良影响,这个责任谁来担负?
  而只有这样,把价格差体现出来,制造一种会持续涨价的紧迫感,才会让日照所谓的幸运客户去赚那天文数字般的差价!
  日照电话营销的方案,在幸运客户来购房时,一直都是非常隐秘的购房行为,而各购房者之间,是相互不知情的,将这件事尽可能做到最隐蔽。
  从施行电话销售以来,总销售量为4724套,平均成交价格为3900万日元每平米,总销售额达到了1401亿米元。
  截止目前为止,二期、三期总销售套数为8059套,剩余1941套房子未售,当然,这些房子的户型与楼栋皆是比较差的。
  加上一期的总盈利,新城项目的总销售额达到了恐怖的3777.4亿米元,缴纳银行贷款后,夏为资本的账户上有3339.4亿米元的资金!
  如果花朵集团要上市,作为董事长的周于峰,一定会站在福布斯的排名榜上,这个年代里,华夏出现这样一家民营企业,是多么令人无法置信的一件事,可惜周于峰要隐匿在黑暗面。
  当触及到米国企业的某些经济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后果很严重,亦或者是没收神圣的个人资产,这谁又敢保证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花朵集团,包括旗下子公司所研发的各类科技产品,以及它的营收利润,只能是华夏的,只为华夏人民带来更多的福利。
  89年,1月20日,大寒。
  “日照公司是该着手准备转型的事情了,到三月之前,日照的企业形象要营造起来,譬如华夏的峰控时代,日照可以高调地去百分百收购了,”
  大会上,周于峰沉声致辞,目光看向麻生夫时,这位却是一直咧嘴笑着,眼神迷离。
  这场战役走到这里,众人的心理压力褪去大半,按照周于峰的要求,是要在89年5月之前,售罄新城项目的所有房产,到现在只剩1941套未售,还有几个月的销售时间,麻生夫有足够的把握完成任务。
  况且,日照当前的盈利,已经符合周于峰在疯狂撬动杠杆初期,拟定的那如天文数字般的回报率了,往后的盈利皆是惊喜。
  今天会上的财务汇总,让麻生夫感慨万千,真是没有想到,周桑当时所说的天文数字,竟然实现了,无限的杠杆模式,竟然能够做到这种地步,并且全身而退,这是对市场经济的精准把控。
  “麻生?”
  周于峰又大声叫道。
  “哦?呵呵呵呵”麻生夫这才是回过神来,刚刚在回忆原来的事。
  “转型的事!”
  周于峰又一次大声强调道。
  “明白,相关峰控时代的通告我之后会去开声明的,当初赔付客户权益的事,虽是闹得沸沸扬扬,但对日照本身来说,更是一种变相的宣传。转型的事,一定能够引起很大的市场宣传力。”
  麻生夫赶忙回答道,有些尴尬地望向会议上的其他同志们。
  “该跟宁村中次谈谈合作的事了,另外见见他那位来自香江的小女友,既然是以后的合作伙伴,该给的优惠,是一定得给的。
  另外,也可以让宁村中次认识的那些香江朋友们,来新城买房子嘛”
  周于峰的一番话说得意味深长,他在香江的那些事,麻生夫皆是了解。
  “周桑,这件事我知道该怎么做,已经不光是你的事了,更是我的事。”
  麻生夫脸色阴沉,而这位很少会摆出这样满是戾气的神色。
  “那会到这里,散会。”
  周于峰站起来结束了会议,之后把孔冠军、张萍等人留到自己办公室里讨论夏为资本的存放问题,毕竟资本太庞大了
  第1248章 开始准备
  “一定要以米元的形式来持有这笔资金,赤字影响持续了这么久,岛国币的贬值将会是必然规律,在未来市场中,米元的购买力最强。”
  在办公室里,周于峰沉声说道,花朵集团的这批骨干皆是正襟危坐。
  “明白,从今天开始,财务部就要开始走兑换的程序,预计在三月,就可以完成大资金的兑换,最后所获利的资金,会存放在瑞士。”
  张萍回答道,而之后财务部的工作,就要承接这些繁重的工作,而之所以把盈利放在瑞士,而不是故土,是因为这笔资金过于庞大,担心出现不必要的麻烦。
  “嗯,那就成。”
  周于峰点点头,随之看向孔冠军,郑重道:
  “冠军,有关佳田工业的股市表现,你要从广场协议之前,开始收集盘中的数据,价格走向要有基本的汇总,另外市值,资产增值率,包括年盈利,以及资产增加率,都要一一了解清楚。”
  在接下来就该准备进军岛国的股市了,而新城项目的尾盘销售,在五月有关的货币政策收紧之前,麻生夫可以保证完成售罄。
  “嗯,已经开始做数据调研了,预计在三月初,就可以有完成相关的数据统计,但考虑到岛国股价的整体上扬,在建仓之前,最好是让佳田工业的价格跌一波。”
  孔冠军立马给出答复,而以如今佳田工业的价格来建仓,价格处在中位,并不是最佳价位。
  “嗯,这一点会跟佳田的那位董事会谈的,如果日照方作为佳田工业的董事会股东,所有的事就变得简单了,先让价格下扬,最有限的方法就是利空了。”
  “您的意思是直接收购佳田工业?”
  听得一把手这样说,孔冠军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吃惊地问道,当然以目前夏为资本的实力,拿出百亿来收购这样的企业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不存在收购,只是商业谈判,哪怕有收购岛国的企业的想法,也不会是在这时”
  周于峰摇头否决,而在经济泡沫之后,岛国的众多企业举步维艰,急需开拓新的市场来求生存,就算是要收购,也得等到那个时候。
  “铃铃铃铃”
  清脆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办公室里几人的谈话,周于峰接起电话,原来是家里的那口子。
  “这个年又不回来了吗?”
  蒋小朵问道,跟前两个孩子也叽叽喳喳地学着他妈说话:“你回不回来了?”
  “爸,过年回来吗?”
  还有狗剩的声音,也不知道这个小子像了谁,周于峰不禁笑了起来,但那句“回不去”的话,却是变得艰难,难以说出去,使劲咽了一口吐沫。
  “没事,你忙,大事要紧,我就是想起来问一问,都快忘了你长啥样了。”
  小朵最后的语气也不免抱怨。
  “小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