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可爱晕啦 第104节
作者:梨昭      更新:2022-06-22 22:14      字数:3415
  躺着收钱:【一次生日而已。】
  顿了顿,他像是想到什么,紧跟着又发过去:【给我准备了惊喜?】
  然后柏翊看到聊天界面顶上那句“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消失了。
  她半晌没回话,他心下大概也猜到七七八八,眉眼不由愈发柔软。
  躺着收钱:【突然想到这项目其实也不是非我不可,我还是按照原计划明天回来吧。】
  这行字才刚发出去两秒,对面迅速地回了三个字:【不可以!!!】
  鹿茗向来最不喜欢因为自己的原因给他人添麻烦,何况还是这种事。
  于是又变成她反过来一板一眼地劝他:【身为成熟的成年人,就是要认真工作才行啊!】
  刚才还无所谓地说“一次生日而已”的某人此刻忽然转变态度。
  躺着收钱:【就算是成熟的成年人也想过生日。】
  被他说的没办法,鹿茗最后不得已发过去一句保证:【等你回来给你补过啦。】
  柏翊这才满意,生日什么的他自己其实无所谓过不过,但转念想到这是女朋友第一次帮他过,忽然又觉得这可太重要了。
  这番话题结束,alina正好送了文件进来。
  柏翊头疼地揉了揉眉骨,一手接过资料,另一只手按在微信语音键上,压着声音给小女朋友最后发过去一句语音。
  “秘书来找我开会了,晚点再聊。”
  “啧…好想你啊宝贝。”
  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的alina:“……”
  说得好像都是她的错似的!!
  他声音虽然沉沉的,带着几分说不上来的喑哑,听起来却好像在故意撒娇。
  鹿茗没插耳机,压根也没想太多就直接把语音外放出来,随后不出意外的也传入旁边许怀砚的耳朵里。
  “……”
  “靠,”许怀砚不住地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身子向后仰去,满脸都是鄙夷,“我聋了!”
  鹿茗瞬间面色涨红,好在餐厅为了营造气氛所以光线略偏昏暗,看上去并不明显。
  ……
  虽然说着生日可以等他回来补过,但真到临近生日的当天,柏翊还是大晚上紧盯着手机盯了很久。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二十六分。
  早就已经过了鹿茗平时睡觉的点。
  但再过半个多小时就是他生日了,或许其实她今天强撑着没睡,准备特意卡着零点给他发句“生日快乐”来呢。抱着这份期待,柏翊硬生生又在酒店套房的客厅里坐了半个小时。
  眼睁睁看着时间从十一点五十九跳到次日零点。
  几乎是一瞬间,手机里同一时刻弹出无数人发来的祝福消息。熟或不熟、认不认识的全发了,各种各样的祝福语也是一套接一套。
  同一时间冲出来的消息太多,柏翊微信界面甚至卡顿了几秒。
  他皱着眉毫无耐心地扫了眼,一条都懒得点开。视线上移,目光落到置顶那人的对话框上,随后眉头皱得更紧。
  结果偏偏女朋友她毫无动静。
  他犹不死心地点开对话框,和鹿茗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下午三点两个人的视频通话上。本来他们每天视频的时间多在晚上,可今晚有个酒局,柏翊怕结束得太晚,这才把这个环节提前了。
  在这之后鹿茗就再没发来过消息,甚至睡前连句日常报备的晚安都没有。
  柏翊凝视着安安静静的手机屏幕许久。
  倒说不上是不高兴,毕竟只是没有卡点祝福而已,可还是避免不了感到气闷。
  小客厅的窗帘没拉,落地窗外是被雨水模糊的繁华夜景。他抬眼时才感到意外,自己居然连外面什么时候开始下雨了都没注意到。
  这算什么,情景交融?
  柏翊木着脸抬手在墙上控制窗帘的开关上按了一下,厚重的窗帘很快缓缓从两端向中间移靠,挡住朦胧的夜景,也阻隔了滂沱雨势。
  又去小吧台随手开了瓶红酒,不等醒酒,倒了小半杯后干脆得一饮而尽。
  得了,睡吧,白天还一堆事儿。
  他放下高脚杯的同时缓出一口长气。
  自我安慰完,正准备回卧室时,忽然套房的门被从外敲响。
  柏翊一愣,这么晚能是谁。
  敲门声连续不断,酒店顶层的套房拢总十间,要说是意外敲错门也不大可能。
  正带着疑惑向门口走去,紧接着听到了门外的声音。
  “咳…老、老大,你睡了吗?”是alina。
  柏翊微微浮起的一颗心重归平静。
  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别的,他自嘲地在心底嘁了声,有那么一瞬间居然还在幻想门外或许是鹿茗呢。
  ……又不是拍偶像剧。
  他整理好心情,开门同时淡声道:“这么晚什么……”
  倏地噤了声。
  门外alina面上带着尴尬却不失兴奋的表情,见门开了,立刻识相地退后两步想降低自己存在感。
  原本站在她斜后方的女生抬起脸。
  鹿茗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长裙,脚下踩着双黑色小皮鞋,肩上斜背着小黄鸭造型的小包,看起来乖巧又可爱。头发似乎有被烫过,弯弯卷卷的长发搭在身前,尾端还沾着点湿。
  也不止发尾,包括她的裙摆看起来也湿湿的,下雨的缘故,让她整个人都好像笼了层湿漉漉的潮汽。
  她那双明亮的鹿眼一下又一下地眨着,眼波柔软的情绪流转,皓雪般的面颊此刻晕着淡淡樱色,唇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梨涡浅浅。
  怀里还捧着一只蛋糕盒。
  柏翊呼吸好像滞住了,思绪跟着开始恍惚,心跳却不受控制地越发激昂。
  “生日快乐呀。”
  少女弯着盈盈笑眼,温软自然的声音才刚落进他耳畔,顷刻便直接烫进了他心底。
  第74章 .
  直到把人拉进屋里,柏翊仍然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相比起来鹿茗适应得还挺快,进门后把捧了很久的蛋糕先搁到茶几上,又从小黄鸭包里拿出塑料刀叉和餐盘蜡烛之类的东西,摆弄的同时也在不停地碎碎念着。
  “我跟你讲哦,本来我是想做那种双层的蛋糕,上面八寸,下面那层十二寸,配色和样式我都设计好了的。可是坐高铁很不方便带嘛,我又怕万一磕磕碰碰把奶油弄乱就得不偿失了,所以最后只做了这个六寸的,你不要嫌弃呀。”
  “蛋糕那么小也插不下太多蜡烛,只插一根好啦,看我特意选的蓝色蜡烛是不是好可爱的,还有金色的花纹诶。”
  小心翼翼地把护了一路的小蛋糕从盒子里移出来,再把蜡烛插在正中间后,鹿茗微微偏头,瞥见了旁边小吧台上摆着的拔了塞的葡萄酒瓶和一只空酒杯。
  她歪下了脑袋:“学长你喝酒了啊。”
  话音刚落,背后忽然一沉。
  柏翊一言不发地从后面搂住她,下巴抵在她肩窝蹭了蹭,而后才不紧不慢地嗯了声,声线低低哑哑的:“喝了半杯…我是不是醉了。”
  他靠得太近,讲话时温热的气息落在鹿茗耳尖,连带着把她的耳垂也染上绯色。
  而且怪痒的,鹿茗笑着偏头想躲:“就半杯酒你怎么可能会醉。”
  柏翊仍锢着她,手上力道也半分不减,骨节分明的手背隐隐有青筋跳起,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情绪。
  他半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终于在鹿茗开口抱怨重时才微微松了力。
  “你先坐好,我把蜡烛点上…哎……”
  鹿茗才把人拉去沙发上坐着,刚准备去拿香熏边上的火柴盒,胳膊却又被拽住。
  她又是不备,被这股力道拉着向后仰去,最后半躺着跌进柏翊怀里。为了维持平衡,她不得不攥着他衣前的领子,宽松的领口被无意扯开,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
  再然后他便低头覆了下来。
  唇上压下柔软触感的瞬间,鹿茗纤长浓密的睫羽用力一颤。
  她都不知道这场亲吻持续了多久,总之结束时只觉得脑袋都晕了,又或许是柏翊唇齿间残留的葡萄酒让她先醉了。
  鹿茗靠在他怀里,朱唇微启,不住地轻喘着气。
  缓回来一些后,又抬手在他肩上拍打了一下,像是在发泄自己的不满。
  柏翊搂在她腰背的手微微向上用力,让她坐直一些,又把她刚抬起来的脑袋重新压回自己肩头,喟叹了一声后才问:“怎么过来的?”
  “高铁呀,”坐了整整四个半小时呢,鹿茗揉了下鼻子,“本来想坐飞机的,但是我担心蛋糕过不了安检。”
  他视线落到面前茶几上摆的小蛋糕上。
  虽然小小一个,但是弯弯绕绕的花纹线条繁多,还有几分巴洛克的风格。
  “蛋糕是亲手做的?”
  “嗯,我学了两个星期呢,你喜欢吗?”
  “喜欢。”柏翊毫不犹豫地点头,收回视线重新垂眸看她,想到前段时间她一直喊忙,原来是偷偷学这个,一时嗓子更热,“宝贝这么厉害。”
  被他夸了鹿茗还是挺开心的,但又有点不好意思:“本来还想准点敲门给你过生日的,但是下雨后路上堵车了就来晚了。”有点遗憾。
  柏翊揉着她微凉的手背,闷哼着问:“打车来的?”
  她摇头,如实告诉他:“alian姐和赵特助开车来接的。”
  “……什么时候串通好的。”柏翊失笑。
  不过这个回答也让他满意,如果是她自己一个人大半夜在陌生城市打车,那他就该后怕了。
  鹿茗抿了一下唇,没回答他的话,轻轻说:“我想给你过生日嘛。”
  她仰头看他,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真诚,口吻却带着点隐隐的不确定,“你开心吗?啊我不会打扰你太久的,alina姐姐也帮我开好房间了,我就在这儿陪你吹完蜡烛,而且白天返程的车票也已经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