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可爱晕啦 第102节
作者:梨昭      更新:2022-06-22 22:14      字数:3853
  岳岚把自己的脑洞一五一十坦白,甚至他还动过想效仿柏翊这么做的念头,后来是觉得好麻烦而且搞不好好容易穿帮才搁置了。
  谁能想到柏翊居然是真的!真的!!
  柏翊一脸复杂很不想承认自己有这么蠢的朋友,向鹿茗微微颔首,毫不留情地吐出两个字:“挂吧。”
  岳岚:“?”
  鹿茗还在犹豫:“这样不礼貌诶。”
  柏翊轻描淡写:“酒肉朋友而已,挂了吧宝贝,以后有机会再带你见他。”
  言尽于此,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细声对着手机道别:“那丘山先生就下次见啦。”
  “……”
  岳岚最后依然努力挣扎:“啥,等会儿,没聊完呢别挂啊!柏翊!翊哥!爹!!木白立羽哥——”
  虽然得到的还是无情盲音。
  ……靠他今晚就是爬也得爬回店里好吧!
  这通电话打完,鹿茗虽然还没见过这位“丘山山风先生”,印象却已经格外深刻了。
  岳岚的烧烤店开在繁华的商业街,这一片每天来往人群流量密集也一直实施着交通管制,大面积的停车场建立在步行道之下。
  柏翊他们刚进店门,早就得了老板嘱咐的经理立刻挂着专业的微笑迎上来:“柏先生、鹿小姐,包厢已经备好了,我带二位过去,来当心台阶。”
  店里生意还算火爆,大堂几十张桌子几乎坐满客人,剩余空着的几张桌子也都是提前预订下的。
  让鹿茗比较的意外的是,明明是烧烤店,装修风格走得却是一种简欧轻奢的格调。
  如果不是浓郁混着各种香料的烤肉香气蔓延四溢,单看装潢几乎都要以为这是家西餐厅。虽然少了点该有的烟火气,但开在这种繁华地段,反而因此才比较融入。
  走着走着,她视线从线条简约的天花吊顶慢慢下移,最后落到和柏翊牵在一起的手上。原本下车从地下停车场的扶梯上到街道前鹿茗还是挽着他的,她一路左看右看,什么都想关注,反而没注意到他们是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十指相扣的牵手方式的。
  预留的包厢在二楼,经理走在最前面引路,柏翊刚跟着踏上第一格台阶,忽然感觉身后牵着的女朋友停住了脚步。
  他偏身回头看她,发现鹿茗正睁大眼定定看着某个方向。
  “怎么了?”
  这又算是什么巧合。
  鹿茗感到不可置信,可驻足定睛再怎么仔细看,左前方靠近角落那张桌子前坐着的那熟悉的人无疑就是李欢意。
  她一个人坐着四人位的桌子,一直以来披散的及腰长发这会儿被随意地绑成马尾,外套和包包一起搁在另一把椅子上,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宽松卫衣。桌上餐盘里摆得烤串不多,边上绿色的啤酒瓶倒是整齐地排摆成一道直线。
  李欢意瓷白的面颊晕着酡红,不知是被暖气蒸热的还是喝酒喝的。
  跟柏翊知会了一声后,鹿茗立刻快步走到她身边喊了她名字。
  李欢意缓缓抬眼,水一样的眸子看上去还算清澄,见到是鹿茗后慢慢勾唇,懒散道:“好巧啊。”
  “是好巧哦,”鹿茗抿了抿唇,关心地问,“姐姐你一个人吗?”
  “这个给你。”李欢意随手拿起桌上还冒着热气的一串烤鸡翅,强行塞递过去后,又低头给自己面前空了的玻璃杯重新倒满一杯啤酒,倒完才回她的问题,“是啊,一个人。”
  柏翊落后一步跟着过来,李欢意还是头一次见他,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看了几眼,又笑起来,“男朋友啊?”
  鹿茗握着鸡翅“嗯”了声,本想说什么。
  却被李欢意摆手打断:“本来还想让你坐下一起吃的,既然是和对象来的那就算了。”
  她抿了口啤酒,轻轻咂了下嘴,“毕竟我今天刚分手,跟情侣吃饭我会更伤心的。”嘴上虽然讲着伤心,神态和口吻上却又好像淡然得若无其事。
  鹿茗显然诧异,分手了?
  两个多小时前沈喆川在微信上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发来的文字让鹿茗下意识的认为他们可能只是吵架而已。
  然惊讶过后她也没有想过多追问,分手也好吵架也罢,毕竟都不是她该管的事。
  虽然感情上的事不该多管,但出于相识的责任感以及同为女生的同理心,要让鹿茗就这么留李欢意一个人单独在这儿喝酒她也是不放心做到的。
  正好后面一桌的位置上也空着,鹿茗拉着柏翊的袖口问他能不能晚上就坐这儿吃饭。
  柏翊很快同意了,身后陪着的经理却见状为难:“这位置是被其他客人提前订下的,怕是……”
  “把包厢让给他们,”柏翊随口就说,“客人这都不同意的话就给你们老板打电话让他解决。”
  经理:“……”
  经理:“好的。”
  这顿饭吃得鹿茗心不在焉。
  因为总是惦记着李欢意,所以总是没吃几口就想时不时地往后转过去看一眼。李欢意桌上酒瓶空得越来越多,鹿茗秀眉也跟着越皱越深。
  鹿茗三心二意的后果就是吃东西时没注意看仔细,错拿了自己吃不了的特辣肉串,一口咬下去硬生生被辣椒呛得连声咳嗽,咳得脖颈通红。
  柏翊赶紧开了罐椰汁,插上吸管递到她嘴边,顺便在她背上拍抚。
  “再不认真吃饭?”
  嘬了好几口椰汁后鹿茗这才感觉缓过来,抱着饮料罐子软声道歉,受了点小教训后终于是肯专心吃了。
  吃得差不多时,鹿茗刚放下手里的签子,右肩就被拍了两下。
  她一回头就看到李欢意抓着一只酒瓶边晃着边看她。
  “鹿妹妹啊——”李欢意像是终于醉了,细看之下眼角也发着红,此刻拖着长音主动呼唤鹿茗,“陪姐姐喝一杯咯?”
  说完她又伸手拿了个新的玻璃杯,当着鹿茗的面往空杯里倒了约莫五分之一满的啤酒。尽管极力想保持平稳,但颤晃不已的酒瓶还是暴露了她手抖的状态。
  鹿茗接过杯子但没喝,只关切地问她:“别喝了,要不…要不我送你回家好吗?”
  李欢意视线落在酒杯上:“为什么不喝?”
  问完又自嘲般笑笑:“也是,你哥当初也没陪我喝过酒。”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突然想到许怀砚的,但这话说得鹿茗陡然产生了一股莫名的亏欠感,她也说不上来原由,或许就是因为哥哥吧。
  玻璃杯不大,而且杯里就只有浅浅一层啤酒。鹿茗垂眸看着杯子,想到自己之前好歹也是喝完过一整罐啤酒的,就这一口的量应该没什么问题。
  她怀着这股莫须有的自信,刚做好心理准备,杯子就被柏翊抽走了。
  他一手拿过酒杯,另一只手无奈地把她发顶揉乱,最后向李欢意颔首:“我替她喝。”
  李欢意理解了之后稍稍眯眼,接着又把酒瓶举起来,含糊地嚷着:“行啊,但你喝就不是这个量了。”说着就要往他手里杯子继续倒酒。
  像是立刻猜到女友的顾虑,柏翊先一步低声道:“找代驾就行。”
  鹿茗两瓣刚张开的嘴唇又合了回去。
  李欢意醉意愈发上头,简单倒酒的手上动作也越来越不稳,最后一杯酒满得直接溢出来,湿了柏翊整只手。
  怕他袖口也沾上酒渍,鹿茗快速抽了几张纸巾搭在他腕上,再帮他把那边袖子往上挽了了一段。
  柏翊向李欢意简略示意了一下,而后痛快地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李欢意:“……你可以的。”
  她打了个酒嗝,像是这就满意了,又拎着酒瓶子朝自己桌转身回去。
  鹿茗仍然不太放心,干脆起身走到她桌边,俯下身又提了一次想送她回家的话。
  “不用你送。”李欢意摇着头,伸手去拿自己的包,整个人摇摇晃晃的,艰难地摸了好半天才从包里摸出手机。
  但连着按了锁屏好几下却依然是黑屏,鹿茗心猜可能是没电了。
  李欢意却还是固执地尝试开机,嘴里跟着不住地碎碎念:“我要给前男友打个电话,我必须要骂死他,这个死渣男。”
  鹿茗见她好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能拿出自己手机:“……要不我帮你打吧。”虽然不久前刚把沈喆川拉黑了。
  “谢谢你哦,”李欢意想了想就同意了,把自己手机往桌上一丢,紧接着流利地报出一长串数字,报完后又重复了一遍,确定两遍号码背得一模一样才点头,“就是这个号码,打吧。”
  听完这串数字的鹿茗当场愣住。
  这不是……自家哥哥的手机号吗?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所以李欢意口中的“渣男”其实指的不是沈喆川而是许怀砚?!
  ……
  许怀砚是在一个多小时之后匆匆赶过来的。
  他今天正好公司加班,原本正开车往家跑,接了这通电话后立刻调转了方向。
  来到妹妹微信上发来的定位地点时,走进店内环顾一圈,最后视线锁定在角落的位置,李欢意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越晚烧烤店总是越热闹,喧闹的气氛中,安静伏案在角落的女人显得格格不入。
  许怀砚大步走过去时,不经意间扫了眼桌上横七竖八的几个空酒瓶,连自己都没意识到眉头已经不受控地蹙紧。
  妹妹和未来妹夫两个人在旁边桌子坐着,鹿茗像是有些累了,半个人懒洋洋地靠在柏翊怀里。柏翊胳膊亲昵地环着她,同时捏了一小撮她的长发在手指上绕着玩。
  见许怀砚终于到了,两个人默契地齐齐把目光投向他,也不说话,就看着他。
  许怀砚:“……”你俩这是什么眼神。
  他扯了扯嘴角,结果发现自己居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就这么尬了一小会儿,许怀砚无端烦闷地在后脑抓挠了一把,缓缓叹出一口长气,最后膝盖一弯,在李欢意身边蹲下。
  “喂。”
  “李欢意。”
  “你醒……”
  他最后一个“醒”字还没出口,原本一直恬静趴着闭目养神的女人忽然掀起眼皮。
  明明眼前视线都没完全清明,声音却不受思考先一步冒了出来。
  她眼里泛着细细的红血丝,呢喃着轻唤了一声:“阿砚……”口吻是许久未有过的缱绻。
  许怀砚瞬间僵住。
  好像有太多过往回忆都伴随着李欢意这一声习惯性喊出的“阿砚”一起从记忆深处涌现。
  许怀砚感觉自己嗓子徒然堵得厉害,明明有说不清的浓烈情绪好像就要从胸腔涌出,可最后牙关一松,吐出的却只有一个平平淡淡的“嗯”字。
  鹿茗愣愣地看着哥哥最后熟练地把李欢意背起来,双手扣着她膝弯同时还有余力一起抓着她的外套和包。
  趴在许怀砚背上的李欢意也好像找到了让自己安心的依靠,一个悠长的哈欠后,脸贴在他背上蹭了蹭,眼皮又缓缓沉下,像是又要睡过去。
  “我知道她家在哪儿。”许怀砚解释过一句,走前还不忘对柏翊叮嘱,“你也早点送呦呦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