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她可爱晕啦 第100节
作者:梨昭      更新:2022-06-22 22:14      字数:3423
  原本看这大小他还以为是什么镯子之类的,也没想到居然是个发夹。不过上面这颗红宝石他有点印象,还是去年夏女士在某次拍卖会上看中后花高价拍回来的,当时原本她说是要嵌在戒指上来着。
  他这一说,鹿茗更不敢收了:“但是太贵重了,你帮我还给伯母吧,就说心意我已经收下了。”
  “不用有压力,她重视你才送这个。”他不以为意。
  “怎么可能没有压力,哎呀你帮我还一下吧。”
  “我不。”
  “……学长!”
  柏翊敛起笑意,忽然认真正经地看她:“你知道你不收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吗。”
  大概是他语气难得严肃,鹿茗一时被唬住,愣愣地反问他是什么后果。
  柏翊唇边动了动,慢慢低下头凑近她耳边,语速放缓,一字一顿道:“后果就是,你男朋友会挨骂。”
  鹿茗:“……”
  鹿茗:“……………………”
  他继续用这种荒谬严肃的口吻,贴在女生耳畔:“呦呦一定不忍心吧。”
  ……好像恶魔低语。
  太阳穴隐隐作痛。
  鹿茗开始觉得买保险柜这件事刻不容缓。
  ……
  到三月底,鹿茗那躺在微信列表里许久没动静的教练终于给她发来消息。说是科目三的考试时间终于已经排上了,这两周得抓紧把考试内容练起来。
  周末被接到场地训练,鹿茗由于太长时间没碰车,几乎连怎么挂档都不记得了。
  教练虽然嘴上没多说什么,却直接带着她回科二的训练场让她绕场转了五圈慢慢找回开车的手感。
  日子好像突然就变忙了,不单周末要被拉去练车,平常除了上课之外的空闲时间也被填满。
  就连柏翊想找她出去吃饭都一直被用“没空没时间”这个理由给驳回来。
  一连几次都如此后,柏翊忍不住在电话里问她:“最近这么忙?”
  “对呀,作业超多的,每天要画好多图纸。”鹿茗把早就准备好的理由说了,又不自觉地摸了下鼻子。
  他蹙眉:“不去远的地方,吃食堂也行。”
  “学长你专门从公司开车来学校吃食堂也太没意义啦。”
  他还想说什么,被鹿茗抢先:“等我驾照考出来以后周末就有空了,到时候再去约会吧!”
  “宝贝。”
  柏翊单手撑着额头,不满中带着一丝幽怨,“你就一直给我画饼吧。”
  “……”
  鹿茗也没办法,谁让这个时间点那么特殊。
  她觉得自己大概是最晚知道原来自家男朋友居然是在网站上有词条的人,不仅有词条介绍,就连内容都洋洋洒洒长达好几页。
  包括在亲属关系那一栏点进去,甚至还有柏修和夏女士的词条,只不过相比起来夏女士的简介比较短一些,上面只简单写着“著名企业家夏盛东之女、柏氏集团总裁夫人”。
  短短两句话,鹿茗瞬间有种瞻仰豪门的感觉。
  这些倒属于题外话,重点是她在看柏翊的词条时发现就快要到他生日了。
  看到那个四月初的日期时,她不禁后怕中又带着点庆幸,同时觉得自己这个女朋友当得未免太不称职,交往那么长时间却连对方生日在哪一天都不清楚,甚至可能差一点就要毫无准备地错过了。
  鹿茗不知道柏翊以前生日具体是怎么过的,是不是跟那些电视剧拍得一样,要办个高端豪华的宴会、并且有资格受邀来参加的都是一些名流啊什么的。
  认识到他们之间明确存在的差异后,她甚至一时连要送他什么礼物都觉得茫然。
  好在室友们及时开导,黎歌简单一句话直接把她点醒。
  “宝,你要庆生的对象是男朋友,不是柏氏的太子。”
  鹿茗愣愣眨眼:“啊,也是哦。”
  随即笑起来,笑自己怎么突然被绕进去了。她本来就是喜欢他才会答应跟他在一起,和他是谁是什么身份从来没多大关系。
  见她想通,黎歌又问她准备送什么。
  鹿茗想不出柏翊有什么缺的,本能地就想做自己力所能及、并且比较有意义的事。
  “就蛋糕吧,”她星眸含着软光,很快做了决定,“我想学着亲手为他做个生日蛋糕。”
  说完又笑,“会不会太俗气啦。”
  陶雨琼立刻拍案:“哪里俗了,要是我生日的时候收到喜欢人亲手做的蛋糕我直接哭死好吗!”
  夸张是夸张了点,不过得到室友全票支持,鹿茗也算彻底下定主意。
  要做蛋糕首先得一步步学,鹿茗对自己在厨房的动手能力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并不打算按照网上那些热门的教学视频自己埋头自学,第一步就是去找正经的甜点师傅。
  正好校外那家常去光顾的甜品店也承接教学体验diy等项目,虽然时费有点高,但胜在位置近比较方便可以有空随时来,加上店长拍着胸脯说包教包会包满意的保证,鹿茗去了解完之后当即就报了名。
  这项活说难也不难,如果只是为了单纯体验的话,在师傅的指点下一个下午就能做出比较看得过去的成品。但鹿茗想做到更好,时常为了抠一个细节花上半天功夫,就是挤一条漂亮的奶油花纹都重复练了好久,课时便这样被无限延长。
  这段时间就是这样重复着一有空便向校外的甜品店跑的节奏。
  周一半个下午的电影赏析选修课结束,鹿茗跟在室友们身后边慢慢吞吞地向外走,边低头给甜品店的店长发消息,想问他现在店里忙不忙,她可以过来继续练习吗。
  店长微信消息回得也快:【不算太忙,可以过来哦。】
  鹿茗刚在聊天框打出一个“好”字,还没发出去,忽然走在前面的陶雨琼抬起胳膊肘向后轻轻撞了她一下。
  鹿茗茫然抬眼,看到了倚在教学楼外石柱旁的柏翊。
  最近温度回暖,柏翊单薄的风衣敞着前襟,内搭米色的t恤和黑色工装直筒裤,身形修长,偏向日系的着装衬得他更多几分少年感。
  他偏头看过来,薄薄的眼皮半掀,眼角微挑。面上虽然没什么表情,却又明晃晃地表露着不太高兴的意味。
  袁梦婳掩着嘴和姐妹们小声感慨:“太子不拍偶像剧真是可惜了。”
  陶雨琼笑了声,和黎歌一起半回头看向落后一步的太子妃。
  鹿茗先是快速地微信上把那个“好”字删了,又回了店长一句今天不去了,而后收了手机,向男朋友的方向过去前跟室友们挥手道别:“那我先过去啦。”
  “赶紧去吧你。”
  “嘿呀,”袁梦婳摩挲着下巴又道,“收回我之前的话,电视剧哪有真人cp好嗑。”
  鹿茗抓着肩上的包带一口气跑到柏翊跟前才驻足。
  一双眼睛晶晶亮亮的:“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呀。”
  柏翊抱着胳膊低眸看她,语气有点凉:“我再不来怕你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个男朋友。”
  “怎么可能!”
  还怎么可能,他伸手不满地捏她脸:“你自己算算我们多久没见面了。”
  到底舍不得捏疼她,力道放得很轻,但手却一直没松开。
  鹿茗嘴角连带着被扯动,说话时声音也变得有点含混:“唔…一个星期?”
  “……这你记得倒是清楚。”柏翊气得想笑,“有这么忙?忙得半天功夫都抽不出来?”
  鹿茗有点心虚地顿了一下。
  随后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并眨巴着眼,难得主动地上前,胳膊环在他腰际,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开始软声撒娇:“对不起嘛。”
  柏翊不争气的一秒心软,伸手搭在她脊背上,又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
  ……毕竟是这种等级的美人计,想必把持不住也是情有可原。
  虽然脸色暂时还是板着,语气先缓了:“最近到底在做什么?”
  “就,练车还有写作业啊。”鹿茗眼神微微闪烁。
  她本来就不擅长撒谎,隔着电话还能勉强不露馅,一旦当面立刻哪哪儿都显得底气不足。
  怕他追问,她果断转移话题:“对了学长,给你吃这个。”
  就是做法拙劣了点。
  柏翊看着她从包里翻出一根……奶酪棒。
  然后语塞。
  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儿童食品。
  鹿茗甚至把包装撕开,煞有介事:“不骗你,这个超级好吃的。”
  而且属于一吃就停不下来的那种小零食,她原本买了整整一大包,没两天功夫就造到只剩下这最后一根了。
  拆出来的瞬间浓郁的芝士奶香味便萦绕在鼻尖,柏翊看了眼她握在手里的奶酪棒,又把转移目光到她面上,不为所动:“做了什么亏心事,这就开始贿赂我了。”
  “哪有!”
  鹿茗刚反驳完,口袋里的声音就响了一声。
  是收到新消息的提示音。她抓着奶酪棒,一时僵住。
  不会是店长发来的消息吧……
  她要是当着学长的面看消息,去学做蛋糕的事肯定立刻就会被他发现。瞒了他那么久就是想到时候给他惊喜,被提前知道了好像所有的努力就都功亏一篑了。
  但假装没听到提示音不去管的话会不会又太明显了。
  正纠结时,忽然手里的奶酪棒被抽走,同时头顶传来淡淡的声音。
  “没事,我不看。”柏翊如是道。
  鹿茗忽然脑子里亮起三个红色感叹号。
  明明他也没说什么,语气也正常,但她依然觉察出一丝不对劲。
  在当下上升到信任问题之前,她果断地做出决定:“可以看啊。”说着便拿出手机。
  蛋糕的事被发现就发现吧,大不了再想点别的惊喜好了,总比现在产生什么不得了的误会要来得好。
  她这么想着,把手机拿出来时毫不犹豫地解了锁。
  好消息是,并不是店长发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