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87
作者:三长两短      更新:2022-05-14 05:17      字数:5277
  背后说人坏话是要不得的。
  事实证明老祖宗的话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再给景灿灿一个机会,她表示再也不会附和别人的话说陈烈的坏话,也不知道是脑抽了还是怎么的,她当时就那么干了,跟个傻比一下,好吧,其实她不是傻比,她是个逗比。
  所有的人都走了,谁没敢看大老板修理小职员。
  至于周灿灿这个名字还出现在他们大股东的名单里,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的,她实在是低调,刚开始第一年她还跟陈烈参加过尾牙,后来再也没有出来过,一时间,销声匿迹了一般,再加上如今公司的规模不是当年可比的,知道周灿灿的人也有,但是谁也不会去注意到新来的小助理。
  陈烈还站在那里,偌大的空间里,就两个人,让她压力挺大,不是一般的压力,要是一般的压力她还能受着,比如一天跑几场什么的,明星都是需要助理的,但是红与不红之间有差别,红的是专有的助理,有专有的经纪人,比如像贺乐妍那样的——
  唔,贺乐妍如今更红了,红的发紫,一向洁身自好,从来没传出来什么绯闻,至于她那些过去,曾经的当事人没吭出过一句,也不会叫任何人知道,据说她今年拍的电影有可能让她封后。
  景灿灿再一度明白自己与人家的差距,人嘛不止得有智商,也得有情商,就贺乐妍那样子一直就挂着“清高”样儿,谁也别来惹她的姿态,照样有大批粉丝追捧——只是想到自己如今要面对的状况,她忍不住想要叹气。
  陈烈坐着了,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微抬头,就瞅着她,想想有多少时间没见了,一个星期?不止,一个月?好像也不止,自从她大学毕业后来了公司上班后,就再没见过,请她吃个饭都没空——
  “我冷感?”
  他冷冷地问,深色的瞳孔微微紧缩,就这么盯着她。
  她双手垂在身前交叉在一起,试图缓解一下自己的紧张情绪,一直是低着头,跟个罪人似的,被他追着一问,她到是不好意思了,悄悄地往他那边看过去,才一看,她就收了视线,不敢再看了,够她心惊的了。
  他眼里的意味,她忍不住朝后退了两步,直到背后抵着一张桌子,她才稍稍镇定下来,试着为自己解释一下,“我不、不是那个意思的。”
  “那你是什么意思?”陈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双手,瞧那双嫩白的小手纠缠在一起,眼神微深了点,“我冷感,你知道了?”
  真是……
  她真想哀叹了,他冷不冷感,她哪里晓得呀,——应该不冷感吧,她不确定地想,“我就是为表示一下自己的合群,才……”
  话才说完,她忍不住想用手扇自己的耳光,可怕的话,一点脑袋都没有,脑细胞估计都死光了吧——
  “那么你为了合群,以后还会说我什么?”陈烈笑笑,像是一点都不生气,“然后说我ed?或者说我有病?你要不要这么说?”
  她瞪大了眼睛,这回是无畏地盯着他看,一手指着自己的胸脯,忍不住呼吸也跟着急了起来,就跟她的情绪一样急,“我像是这么无中生有的人?”
  “说我冷感,难道不是无中生有的事?”
  一句话就让他给打回来,她也是快醉了。
  话不能乱说,饭不能乱吃,这话还真是没错,她真是太不小心了,双手合十,作求饶状,她矮了身,几乎就跪在他的面前,“陈叔叔——陈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饶了我这一回吧?”
  驳不过他,她求饶总可以吧,——好女孩子儿,就应该能屈能伸。
  但是没躲过去,陈烈就是不肯轻易饶过她,眼神还微有凉意,“有事求人,就叫‘叔叔’,没事求人就连你的面都见不着,本事见长了呀?”他将她的下巴抬起,见她下意识地就要躲,眼神就更冷了点,才见她老实了下来,心里略有不悦,“你说说你造我的谣,以后公司上下传我的话,不止是公司,外面都传,你让我怎么面对人?”
  她下巴吃疼,有些埋怨他的力道,也不知道要放点松,她可是会疼的呀,又不是洋娃娃来着,但是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敢说,就撑着个笑脸,试图将自己从困境里拉出去,“谁敢传呀,这公司都是您的,我们就是私底下说说,没当真的,今儿个我们是走出这道门,就当作自己没长耳朵跟嘴巴的,哪里会传出去,陈叔叔,您放心吧——”
  要是两年前,他这么说她还叫他“叔叔”的话,她早就不争气的觉得自己装嫩了——如今嘛,她早就想开了,事实是没办法改变的,身份证上写着呢,还是现在的年龄,又不是加了三十八的,叫他“叔叔”也没有什么错——至于他觉得她装嫩,那是没办法,抱歉,她就是这个年纪。
  她装嫩?
  没呀,她就是嫩!嫩得有自信。
  哈哈,她也是醉了。
  “要是有丁点传出去,我就找你算账。”陈烈笑看着她在那里说话,嫩粉的唇瓣一下下地动着,隐约还能见到她唇瓣间露出的粉嫩小舌,手自从她下巴处收回来,曲起个手指往她额头弹了一下,清脆的声音,伴随着她一手捂住额头的疼样儿,他脸上的笑意更深,就连眼底的那些冷意都融化了些,“知道吗?”
  “知道——”
  她迫不及待地回着。
  “知道就好。”他指了指他的侧脸。
  她立即站了起来,没有动作。
  “不给个见面礼吗?”他立即变脸,脸上的笑意全无。
  她迟疑了一下,才上前一步,在陈烈冷冽的目光下,她朝他笑笑,笑容略显局促,手就去拿放在包里的红包,摸了摸那厚度,她咬咬牙,就狠了心,将红包递给他,“喏,这是我本来要给边放儿子的见面礼,还是先给你吧——”
  刚递过去,——她手里的红包就被挥开,刹时飞落在地。
  她有点心疼,蹲着身子去捡红包,手还没碰到红包,就已经被他给拽起来,那力道大的她差点站不住,脚步踉跄地跌向他怀里,脸就贴在他紧实的胸前,强大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盈满她的鼻间,叫她闻不到别的味道,似乎就要沉醉在里头。
  双手下意识地就抵着他紧实的胸膛,不是那种累累的的近乎避人害怕的肌肉,而是紧实的,碰上去就仿佛能烧灼她的手似的,——她迫切往后退,腰间却横着他强而有力的手臂,他一个使力,她又再度跌回他怀里,跌个满怀。
  就在她惊愕之际,唇瓣被温暖湿热的薄唇给覆住,近乎霸道的,他黑色的深瞳里荡漾着叫人迷醉的因子,挟带着叫人难抗拒的魔力,她几乎是被迫地随承受着被撬开唇瓣,他滚烫的、叫人发颤的舌/尖席卷着她的神智,将她卷入他的热情里,一直蕴藏在他身体里最深处的热情——
  她被动,甚至是瞪大了眼睛盯着他,就在眼前的脸,在她面前似乎放大了好几倍,她甚至都能瞧清他脸上的任何一处,瞧得清清楚楚,没有任何一丝遗漏——他的挑逗近乎于直白,将她诱入他的吻里。
  她的喘息微微浓,“别、别这样——”
  她求着他。
  却让陈烈吻得更深,以似要抵身缠绵般的姿态,不肯放开她嫣红的唇瓣,被他深深吮/吻过的唇瓣,早就娇艳的不像话,流露着一种艳色,诱人的,她的手有些软,抵在他坚实的胸膛,是那么样的软弱无力——
  可她还推他,尽管她失去了力气,——她甚至都要觉得他的舌/尖,能勾走她的灵魂似的,尽管她不相信世上真有灵魂这回事,而现在,她是信了——他快要吻走她的魂了。
  黑亮深沉的深瞳,就那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俏脸,他甚至是舍不得移开一下视线,就那么牢牢地盯着她,恐怕他一个转身,她就不见了。
  “别怎么样?”他终于恋恋不舍地离开她的唇瓣,固执地亲吻她的唇角,一下一下的,眼里全是笑意,“两年的时间,还真是够久的,也亏得我有耐心……”
  她的脑袋有两分钟的当机,请原谅她,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她瞬间就震惊了,手微有些颤抖地指着他,“你胡说什么的?”
  连平时最爱装相称的“您”字,这时候她都省略了,足见她受到的“惊吓”。
  “我跟小家伙说好了,今天去接他。”他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自然地来牵住她的手。
  她想夺回自己的手——刚一夺,他就放开了手,明明将手抽了回来,她竟然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好像是种“失落”感,身上还残留他手心的温度,——她个脑袋还能形容得这么有文艺细胞,还是忍不住要夸她自己一下。
  “不用的,我自己去接就好了,”她连忙拒绝,硬是在嫣红的小脸上挤出笑脸来,“你别把他惯坏了,上回在幼儿园还咬人家小朋友的,我一问,他还说是你教他的,要咬回来,哪里有这么教的?”
  陈烈皱皱眉,小家伙好像不太懂什么叫说话的艺术,一下子就把他给卖了,“我小时候我爸就是这么教我的,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不对,她心说,可哪里敢指责人家早就故过的父亲,不由心里憋闷,最终妥协了,也不是不知道小家伙对他的依赖性,她还不能埋怨人,谁让她自己在学校里压根儿就没有护着儿子呢——
  偏陈烈就跟什么超人似的,什么事都会干,带孩子这种事,居然能做得风生水起,她跟爷爷找来的保姆就没怎么带过孩子,她想想也是醉了,还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事的,儿子还能跟着他,都不哭闹的。
  “你对,但不许教我儿子。”
  她就是个固执的人。
  “行。”陈烈回得很干脆,一看手表,“快四点了,现在就走?”
  她很长时间没有亲自去接儿子了,自从儿子能上幼儿园后,再也没有同卫殊出过国,只是儿子还小,但是周边的人都是讲外语,他也学会一点点,有时候也讲些,——所以她送的是双语幼儿园,那个学费可贵的哩。
  不过,一半是她付的,一半是卫殊付的,卫殊想要全付,是她不要的,因为儿子是他们两个人的,让他一个人出钱,反正她没觉得这个是好事,本来就是两个人的责任,她不能将责任全都压到卫殊身上,她需要的是好好工作,给儿子挣一份教育基金,反正她想的,她自己没得到的,全都让儿子都得到。
  给儿子最好的东西,这是她最热切的希望,在她力所有及的范围内。
  “能行吗?”她还从来没有早退过,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确定,笑得跟刚盛开的花儿一样灿烂,甚至有些个谄媚的意思,“要扣我工资吗?”
  “给我们大股东扣工资,我可是不敢的——”陈烈拉着她的手,走出去,面对着公司职员们看过来又迅速收回去的视线,坦然自若地面对众人的目光,更是牵紧了她想要逃的手,“昨天我听小家伙说他想要吃蛋挞,过去的路上买一点?”
  景灿灿本来挺心虚的,迎上同事的视线,她躲躲闪闪地低着头,几乎就是跟着陈烈的步子走,——到是想拉回自己的手,得到他一个警告的眼神,心里想了想,还是豁出去算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的抬起了头,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公司——
  天晓得,她有多难为情,被大老板牵着手,——唔,她心里其实也在想,太纯情的想法了,她经历过的太多,现在连这种纯情的事都会觉得难为情了,“好呀,”她大大方方地应着,“就买一点,不买多的,吃多了,容易长蛀牙。”
  “让他刷牙,”陈烈眼睛都不眨,似乎还有些意外她的反应,“睡觉前记得刷牙,我上次都教过他怎么刷牙的,他都学会了。”
  景灿灿翻翻白眼,尽管不太雅观,还是控制不住地做了这个动作,“明天可坏了,不知道得传成什么样子——”她说得很轻。
  “那你可以把手拿回去——”陈烈睨她。
  她又翻白眼,“都赶我上架子了,我现在还能下得来?”
  “哈哈哈——”陈烈大笑。
  景灿灿还算是冷静,但是却是叫公司里的职员看傻了眼,难得见到大老板笑成这样子,笑得这么个夸张样儿——
  但是——
  景灿灿发现有一件事不太好,就是陈烈爱自作主张,什么事都是他安排好了,比如出去吃个饭,比如说看个电影什么的,出去走走什么的,呃,出去走走基本上没有,一般上都是出去办公,——办公嘛,压根儿就挤不出时间来出去走走。
  忍不住叫景灿灿觉得有点单调。
  自从与他从公司里出来后,她就被直接宣布了是公司大股东的事实,至于当奋斗于第一线的小助理,那是没希望的了,只得高升,——有了个特别蛋疼的职位,就是陈烈的特助,他走哪里,她跟哪里。
  陈烈除了她还有别的助理,那些助理,个个看着精明能干,她一中间进去的压力真是不是普通的大,好歹她脸皮是修炼的够好了,尽量让自己装着没事人一样,开始那些助理们还不怎么给她干重要的事,最多是整理一下文件,专注一下陈烈的行程表,再给陈烈泡泡茶什么的——
  她觉得这挺像小言的,其实她刚进陈烈的办公室门时,应该摔到五体投地的,摔在陈烈的面前,让陈烈觉得她很特别,想着想着,她一个人就在那里偷乐着。
  “周灿灿?”
  结果,有人叫她的名字。
  她立马感觉是中了一枪,赶紧不笑了,“在——”应得脆生生的。
  “我们提出的意见,你觉得可笑吗?”
  张特助冷眼瞧着她,指节敲着桌面。
  “不,没有,绝对没有。”她晓得自己走神的缘故,走神就走神,居然还笑出来,简直是最大的错误,“张特助,我只是想到我儿子了。”
  张特助自然晓得她那个儿子是谁,连大老板都要当作亲生儿子一样的小家伙,他是个头脑冷静的人,心里虽然对她有一点点的看法,但并不会上纲上线,“好吧,我们继续……”
  景灿灿的办公室就在陈烈外头,她听到内线电话在响,立即就接了起来,恭敬且有专业地问,“陈先生,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进来——”
  就是两个字,这么个简洁,叫她摇头叹息。
  好像他一贯就习惯命令,而她就是个听令的人。
  她还是挺反感这种角色的。
  但是陈烈没有一点儿收敛,她要做什么,都是由陈烈说的,他说,她办——当然,公事上是行得退的,私底下,这可是太奇怪了。
  “晚上一起吃饭。”
  就为了这么一句话,他居然叫她进办公室——而她手头还有一堆活,整理文件的活。
  把她憋屈得不行了。
  “我感觉这样子不行。”
  她退着出去,朝他看过去,依旧在不知道在做什么,反正在忙着——迟疑了一下,她才大着胆子提出来。
  他抬眼瞅她,眼神里有些疑惑,“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这样子不行。”她再重复了一遍。
  “什么不行的?”他追问。
  她眉头都皱在一起,“你老是命令我,也习惯自己作主,通常都不问一下我的意思,也不管我是不是喜欢,我不习惯这样子——”
  “我点的菜你不喜欢吃?”
  她摇头。
  “我看的电影,你不喜欢看?”
  她还是摇头。
  “那不就结了?”
  她顿时愣在那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