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饭1(微h)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8      字数:2001
  车是齐家的。
  齐知奕拉下前排与后排之间的隔板的刹那,我就知道处境不太妙了。
  下一秒他便凑到我身前,伸出舌头钻入我的嘴里。舌头搅动发出的水声,淹没在车内激昂的交响乐中。
  萧羽顺着我白皙光洁的大腿摸向了大腿根,隔着安全裤和内裤或轻或重地按着两片阴唇。
  我伸手阻止萧羽的前进。
  这俩人开什么玩笑,一会儿不是还干饭吗?!
  萧羽见我反抗,直接将我抱在了身上。随手一掀,裙子就被掀到了肚子上。
  “你穿四角裤?”萧羽惊讶地挑挑眉。
  “你才穿四角裤!”我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这是女主穿裙子的安全裤!”
  齐知奕在旁边笑道,“他的确穿四角裤。”
  我想起了什么,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怎么还容易脸红啊?”萧羽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我的大腿,“太久没做了?”
  “你们别在车里行不行!一会儿不是还要吃饭吗?”我小声道。
  明明想好了饭桌上断关系的,现在又叁个人开始“纠缠”了。
  “没关系,别害怕。”齐知奕说着,便又过来和我亲吻。
  萧羽架起我的两条腿,一手颠起我的屁股顺势将安全裤脱了下来。
  这个小儿把尿似的姿势真的让我每次都有种羞耻感。
  连衣裙是绳结吊带式的,齐知奕吻着吻着便扯开了一个绳结,没了衣物的束缚,一只雪兔瞬间跳了出来。
  齐知奕驾轻就熟地撕开奶子上的乳贴,被长时间贴住的乳头扁扁的。
  齐知奕俯下身去,伸出舌尖看着我。
  太太太太羞耻了,我几乎在视线相交的刹那便闭上了眼。
  胸前传来一阵轻笑。
  闭上眼后其他感官便无限放大了。
  我能清楚地感受到萧羽的舌尖沿着乳头的形状轻扫。
  而身下那只手也将内裤拨到一边,大力地揉搓着花丛里的珍珠。
  两点都被刺激到了,我不禁呜咽出声。
  “这么快安贝就要叫了?”萧羽恶劣地开口,“记得小声点哦,司机叔叔可是会听到的。”
  很好,真的有被吓到。
  我一个小紧张,竟吐出了些淫水。
  萧羽摸了一手水,特地伸到我面前摩挲了下两个手指,“哇,安贝好厉害,前戏刚开始就吐水了!你自己看看,多不多?”
  他又将手往我面前递了递。
  “你变态!”
  萧羽笑了,当着我的面,舔了舔手指,然后弯着嘴角道,“好甜。”
  萧羽将舔过的两根手指直接插了进去。突如其来的进入使得小xue分泌了更多蜜水包裹它。
  齐知奕粗厚的舌乳头刮擦着我的乳尖,刚刚还扁平的乳头被舔了几下立马就立了起来。
  他见红梅初绽,便开始来回上下快速地扫弄着。
  我开始不可抑制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
  萧羽不甘落后,手上也加快了速度。
  正当我快步入巅峰的时候,车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
  司机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少爷,地方到了。”
  我立马清醒过来,推了推身前的少年。
  齐知奕见被打断,不开心地开口,“知道了,你先走吧。一会儿我把车开回去。”
  司机立马恭敬地熄了火下了车。
  “你会开车?”我惊讶地问道。
  “安贝忘记了,我复读了,早就满十八了。”他温柔地笑着说。
  “切,年纪大有什么好得意的。”萧羽呛声。
  “安贝别害怕,这是我家餐厅的私人停车库。”他对萧羽的话罔若未闻,“不会有人来的哦。”
  原来在这挖坑等着我呢……
  我无语了。
  当我被压在后座上肏得哭不出来的时候,我是十分后悔跟他们上了车的。
  -----------------------
  “都怪你们!我都没内裤穿了!”我小声地朝他们吼道,下身走两步就流水,唯一幸存的安全裤上没一会儿便被弄湿了。
  “好啦安贝,我们馋太久了嘛。”萧羽替我拨了拨耳旁的头发。
  “意思都怪我咯?”我冷笑。
  “安贝,别和这个只会打篮球的粗人计较。”齐知奕顺着我说,“累了吧?一会儿多吃点。有你最爱的小龙虾。”
  “哼~”我傲娇地甩了甩头发。
  “什么叫只会篮球?”萧羽像被踩了尾巴,“足球、羽毛球什么球都会的好吗?”
  萧羽说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别过了脸,耳尖冒红。
  我:……
  这丰富的联想能力……搞得我都快被他们带黄了!!
  夏逸阳原本和同学在包厢里吃散伙饭,没想到出去上了个厕所便碰到了日思夜想的人。只不过她此刻站在两个青年的中间,和他们有说有笑地进了一个包厢。
  凭什么他才是退出的那个,凭什么要成全他们。
  夏逸阳不甘心地盯着那扇合上的门,迅速划亮手机屏幕拨了个电话
  ……
  “听萧羽说,安贝要去a市?”齐知奕替我剥着小龙虾。
  真幸福啊,上一次有人替我剥,还是在食堂的时候,萧羽误以为我让他剥。
  现在这俩人都在替我剥,嘻嘻,人生赢家~
  “对啊。”我心安理得地吃着虾肉。
  “那我在a市买个房子,一起住吧?”齐知奕试探地问我。
  萧羽闻言也抬起头。
  我差点噎住了,想起来今天这顿饭我的目的。
  “那个……”我把虾肉放到一边,“我今天来是想说,我们呃……这种关系断了吧。”
  萧羽笑了,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我说我们这样……不太好”我心虚地低下头,“就当高叁压力大释放下压力吧,我们都忘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