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知奕生气了(h)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1968
  “这么快就想要了?就这么想男人?”他恶狠狠地咬了我一口。
  我嘴唇吃痛,委屈地睁开眼,“我没有……”
  他脱去了西装,解开了衬衫扣子和皮带。目光沉沉地盯着我,“过来。给我口。”
  我这下十分确定他知道那天我勾引萧羽了。
  学生会办公室不会有监控吧?
  “安贝不会不知道我才是学生会会长吧?”他好似猜到了我的想法,“有小野猫在我眼皮子底下偷腥哦。”
  我真不知道啊哥,我一直以为会长是女主呜呜。
  如果我知道你是会长,如果我知道你有看监控这癖好,我一定不会去犯贱的!
  我一副快哭的样子,企图撒娇过关,“那天还不是你吊着我……我受不了嘛。”
  “真就欠肏!”他猛地拉过我,掰着我的下巴往下按。
  我一下被往下拽,脸便和他的物件来了个亲密贴贴。
  “舔,它。”他一字一顿道。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握住它,张开嘴含住了头部。舌尖讨好地绕着打转,舔舐。
  “你知道我为什么回家吗?”他轻喘着开口。
  我摇摇头,抬起眼好奇地盯着他。
  “别一脸清纯地看着我。”他捂住我的眼睛,“家里给我找了个定亲对象,好让我快点成家立业,别玩画画。你猜我怎么说?”
  我被捂住了眼,一切感官都放大了。我清晰地感受到他的指尖顺着我的脊椎摩挲,一阵酥麻感向我席卷而来,下面的小嘴儿流水流得愈发欢了。
  我嘴里吞吐得更多更快起来,小手快速挠着两个囊袋。
  “我说,我有喜欢的女孩了。要我成家立业可以,只能是她。”他喘的愈发性感起来,听得我想被他抚慰得更多,不只是后背。
  “庆幸的是,他们没有反对,只让我把女孩的全部资料给他们,让他们过过眼。”他嗤笑一声,“还好是我亲自查的。没想到我喜欢的女孩骚的很,学校里和人拉扯不清就算了,家里有个未婚夫同吃同住。”
  我突然才意识到他在cue我。刚才精虫上脑了,完全不知道他要说我。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默默用嘴吸了一口,表达我的乖巧。
  “我很伤心哎,我想看看女孩在干嘛。”他继续说,“但是教室里的监控没找到她。我抱着侥幸的心态去查办公室的监控,结果呢……安贝,你知道她在干嘛吗?”
  我本能地弓了背,想要往后退。
  他一把按住我的后脑勺,狠狠地往里抽送了几下,直杵我的喉咙。
  我难受得直掉眼泪,发出小声的呜咽声。
  他抽了出来,一把推高礼裙,剥开内裤,直接插了进来。
  如此生猛毫无前戏的侵入,让我疼得直扑腾。小xue紧紧得绞住了硬的发烫的物什,阻止着它的前进。
  齐知奕被下面的嘴儿吃得紧紧的,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
  他知道我不好受。最终还是心软地没有动,为我做起前戏来。
  他将我揽了起来,手扣弄着阴核,小珠子在他手里变得肿挺起来。为了表达它的舒服,流了些许的水出来感谢他。
  齐知奕摸到水之后,便知道我准备好了。
  但他并不打算立刻满足我。他浅浅地踌躇一点,抱着我的腰肢绕了一圈。他的粗壮也在我的xue里蹭了一圈。
  我坐在他身上,忍不住扭了扭屁股,想自力更生坐下去一点。
  但是他提前得知了我的想法,双手托着我的大腿站了起来。
  一整个小儿把尿的姿态,整的我不好意思地挣扎了一下。
  “你掉下去摔到屁股也别怪我哦。”他贴近我的耳朵说道。
  我一听,乖乖地任他抱着。
  他一路走至放在门口的落地镜前面。
  我羞涩地别过头,不想看自己这副被肏的样子。
  他痴痴地笑出了声,“安贝还会害羞?”
  说罢猛地挺了挺腰,整根没入了我。
  “啊!”我惊呼一声。
  他带着我一起跪坐下来,掐着我的下巴,让我直视镜子里的自己,“怎么样?安贝想不想看自己被肏的流口水的样子?”
  “不要!”我小声地反抗。
  他轻笑一声,捏着我的胸开始大力揉弄,下面也顶撞起来。
  偏偏玩的是九浅一深的戏码,加上手上或轻或重地揉捏,惹得我爽的直叫。
  我双手按住了镜面,想借力拖住自己轻飘飘的身子。
  他在后面压得我直贴镜子。乳头碰到冰凉的镜面,身后又是滚烫的温度,我愈发忍不住浪叫。
  “呜呜,齐知奕……好爽……快点、快用你的大棒子肏死我呜呜呜…”他前面几次都磨得很慢很浅,磨得我受不了开口求他。
  现在的我一点也不清醒,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胡乱说些烧话。
  齐知奕清楚地听到了我的骚话,没忍住狠狠往里抽插了百十下,每次都直戳我的g点,我忍不住小泄了一次。
  大量的水喷薄而出,内壁不断绞起来,激得我尖叫连连。
  我一转头,刚想缠着齐知奕换个姿势,却看见414的门被开了两指开,萧羽愤怒又悲伤地看着我。
  我被吓得小xue直缩。齐知奕被我突如其来的紧夹逼得射了出来,滚烫的精液射在内壁上,我不自觉地娇喘了一声。
  喘完感觉不太妙,又捂住了嘴。
  “看来我们被发现了呢~”齐知奕直视萧羽,不怀好意地舔了舔我的耳垂,“安贝不知道吧?他看我们做爱看了好几分钟呢,想必自己也硬了吧?”
  我顺着他的话往下一看,萧羽的西装裤果然被支起了大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