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知奕的加入2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2482
  齐知奕眯着眼睛看了眼门里的情形,突然含笑把我推进去。
  “原本不想再策划第二次这种活动,”他低头对我说,又朝着萧羽抬了抬下巴,“不过安贝在的话,我也来帮帮忙吧。”
  陈芹在一边焦急地看着萧羽。
  我倒是还蛮感谢齐知奕过来解救尴尬的我。
  “谢谢你啦,下次还请你吃东西。”我朝齐知奕笑了笑。
  “用我请你的再请他吗?”萧羽突然呛声。
  “想必某人不知道吧,安贝昨天下午怕我没吃饱特地去艺术楼给我送吃的。”齐知奕目色冷淡。
  我张了张嘴,情不自禁地喊出,“别吵了别吵了,不要为我吵架好吗,任何一个人为我受伤我都会很难过的。”
  在场的叁人都朝我看过来。
  我尴尬地只想原地遁地逃走。
  “好,我听安贝的。”齐知奕率先出声,温柔地对我笑。
  我真的会谢谢你啊齐知奕。
  我瞥了一眼陈芹和萧羽,萧羽直接低头干活了,陈芹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我现在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芹了,干脆低头拉着齐知奕去干活。
  一时间办公室里安静极了。
  “安贝,这周末来我家给我补课怎么样,复读了一年心里没底。”齐知奕一边把资料搁在一边,撑着手看我。
  “我……”我刚开口,萧羽便冷哼了一声。
  “安贝,你不是之前周末约我去买模拟卷吗?”陈芹突然开口。
  我:?什么时候
  陈芹明显想支开我和齐知奕。
  我看了眼陈芹,见她神色没有带着厌恶,犹豫着点了头,“好像是。”
  男主这边崩坏了,走走女主的剧情吧。
  “是么?”齐知奕转过头眯着眼看陈芹,看得我都替她竖起了汗毛,“那真是遗憾……不过买个卷子应该很快的吧?安贝?”
  “我篮球队有事,先走了。”萧羽忽地站起身,一副打算离开的样子,眼睛却是盯着我不放。
  “呃……要不大家一起学习?互帮互助……”我试探着开口。
  我一说完他直接夺门而出,留给我一个潇洒的背影。
  “安贝你……”陈芹话说一半又叹了口气,搞得我心痒痒的。
  不过为啥他俩一副这个样子,明明刚才我才像被对不起的那个。
  “行啊,安贝说什么我就听什么。”齐知奕一脸无害地笑。
  “齐知奕,现在我们任务分配完了,你……是要协助安贝是吗?”陈芹扭头问他。
  “是呀,我专门为她来的。”
  呃,好尴尬,不知道以后他爱上女主后会不会想删了这段对话。
  “好,那今天就只有你们俩干活了。”她顿了顿,为难道,“我和小明这边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萧羽没干完就走了,安贝也刚到,你俩一组的话顺便一起帮他……”
  “放心吧~我们俩可以的。”
  言罢,陈芹朝我们点点头便离开了。
  我咽了咽口水,总觉得孤男寡女在这无人打扰的办公室不太妙。
  “怎么了安贝?我脸上有什么吗?”见我直愣愣地盯着他,齐知奕下意识摸了摸脸颊。
  “啊,没什么,我在想其他事。我们快做吧!”我立马回神,拉开椅子便准备干活。
  “嗯?想什么其他事?”他跟着贴上来,弯腰从我身后凑近我耳朵。
  “没什么啦!”我只是随口敷衍啊喂!
  “那……我们做?”他故意顿了顿,直到我脑子开始想歪了才继续说,“做什么工作?”
  我吐了一口气,“你去做萧羽位置上吧,我把资料传你一份。”
  见他乖乖走过去,我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天知道,我刚才脑子里已经有办公室play的画面了好吗。
  认真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当我和齐知奕把我和萧羽的任务完成后,午休时间已经过了大半。
  齐知奕走过来帮我揉肩,我感激地朝他递去一个笑容。
  只是揉着揉着,这手就不规矩了。一手绕过我的胳肢窝,直直地奔着我胸前而去;另一只伸进我的衣服里解下内衣扣。
  “你干嘛!”我小声惊呼。
  他的中指上的茧隔着薄薄的衬衫蹭着我的乳尖,激得小红豆瞬间立了起来。
  “安贝这么大惊小怪,但是你看,它早就准备好迎接我了是吧?”说罢,他轻轻捏了捏已经立起来的乳尖。
  我不自觉地开始轻喘,“别在这……”
  “放心吧,没有人的。”他绕到我身前半蹲了下来,隔着衬衫又是吮吸又是舔舐。一阵阵麻意从乳尖开始蔓延而来。
  “这可怎么办?安贝小奶子那湿了,待会回教室不会被人发现吧?”看着他一脸绿茶样,我恨恨地推搡他的脸。
  “泥奏凯!”我口齿不清道。
  他一手揽过我的腰,一手伸进衬衫里揉捏软肉。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乳肉在他手里变幻不同形状。
  “安贝,低头。”
  我听话地照做。
  “舌头伸出来。”
  我被揉的脑子昏昏沉沉,脑子里已经没了“反抗”二字。
  见我乖乖伸出舌头,齐知奕轻笑一声,毫不客气地将我的舌头卷入嘴里。
  办公室里响起滋滋水声,听得我愈发耳红心跳。
  身下开始咕咕冒水,我能清晰地感受到内裤被水浸湿的粘腻。
  我难受的扭了扭屁股,企图让齐知奕意会到。
  齐知奕却闭眼忘我地和我接吻,只留给我颤抖的睫毛和染上欲色的红耳尖。
  突然一声电话铃声响起。
  齐知奕起先没接,第二次响的时候不耐烦地从口袋里掏出。
  我摊在椅子上喘气,腿紧紧夹着缓解痒意。
  他低声交谈几句后便挂了,起身抱歉地看着我,“对不起安贝,我家里有点事得请假回家了。”
  我搞什么,裙子都快脱了,就这啊?
  但我还是善解人意地开口,“嗯……你去吧没关系。”
  他低头吻了吻我的唇,“之后请你吃饭,乖。”
  我催着他快走。
  等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关上后,我深吸一口气,双腿蹭了蹭,最终手慢吞吞地伸向早就湿成一片的内裤。
  刚碰到下面软肉,我身子便狠狠一颤。
  我小心翼翼剥开内裤,食指在花唇的珍珠上来回碾压,舒服得脚趾都伸展了。
  我情不自禁地含着另一只手的手指,嘴里零碎地飘落几声嗯嗯啊啊。来回揉弄了一下,我便学着他们之前的样子,在花穴边打了个转,刚要往里的时候,门猝不及防地被打开了。
  门外的光猛地射过来,我眯了眯眼看着来人。
  还好身前有电脑和电脑桌挡着,我快速调整了坐姿。
  “安贝?”是萧羽的声音。
  我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
  他关了门走近我。
  “你怎么这幅样子?”他皱了皱眉。
  该死!我衬衫扣解了几颗,还有内衣也没扣好,我忘记了呜呜……
  我抬头望着他的眉眼,脑子里突然萌生摆烂的念头。
  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站起身走到他面前,勾着他的脖子便吻了上去。
  他下意识抗拒了一下,我只吻到了他的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