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1(微h)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2041
  我去厕所洗干净了手才回了教室。远远的就看到顾晓晓等在我教室门口。
  “你让我好等啊!”她一脸苦相。
  “哎呀,一会儿请你吃晚饭吧?”我边进去拿书包边说,“反正我感觉我那亲戚不会给我做饭。”
  “你亲戚真这么恶毒啊?”她惊讶地问,“要不你跟你爸妈告状去!”
  “算了算了,也没几天。”笑死,还不知道夏逸阳会怎么颠倒黑白。
  于是等我在外面吃晚饭回到夏逸阳家里,天都黑透了。
  我开了门,下意识蹑手蹑脚起来。
  厨房和客厅的灯居然是亮着的。我偷偷四处看了一下,很好,没人。
  正准备去冰箱拿罐可乐,突然发现餐桌上放了几碟菜,荤素都有,还有一碗汤。
  不是吧……夏逸阳居然真的给我做饭了……
  不知道不给男主面子会不会死的很惨。
  楼梯突然传来脚步声,毫无疑问就是夏逸阳下来了。
  笑死,根本不敢回头看。
  “哟,安大忙人回来了?”不用回头我都知道他什么表情,“赶紧吃饭,饿死本大爷了。”
  呜呜呜真感动,男主大人等我吃饭,不过也是真的吃不下。
  但我敢说吗?必然是不敢的。
  我便含泪吃下了两大碗,尽量不露我已经在外吃过的馅。
  没想到男主不是人,在我努力吃完不空盘后,小小的脸上露出大大的惊讶,还认真地对我说“你真的跟头猪一样。”
  这句简简单单一句话,让我半宿都没睡。好吧,主要是因为吃太撑了,躺着难受,站着难受,坐着更难受。所以我亮着灯熬夜打太极……一直到凌晨两叁点才有了睡意。
  梦里也不踏实。一会儿是萧羽含笑把我送的水撒我脸上;一会儿是我摔到在地,齐知奕狠狠地用脚碾我的手背;一会儿又是夏逸阳在饭菜里下了毒,我吃了后口吐白沫中毒身亡……最后的画面竟然是陈芹笑着将我散落的头发别到耳后,轻轻说了一句,“你还有什么比得过我?”
  我被吓醒了。真的是被吓醒,一整个人从床上弹起。身子像是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浑身都是被吓出的冷汗。
  我哭着摸出手机,背着我妈的手机,却提示是个空号。
  我忘记了,我穿进书里了。
  于是我又抽抽搭搭地翻出通讯录里妈妈的备注打了过去。
  “喂?”一声带着睡意的女声响起,“怎么啦宝贝?”
  我再也没忍住大哭起来。妈妈一直在电话那头安慰我,问我怎么了。我哭了半天突然感觉怪不好意思的,小声地告诉她其实只是做了个噩梦。
  她笑了,又温柔地安慰了我一会才挂掉电话。
  窗外依旧漆黑,我看了眼手机时间,凌晨四点半。
  真的会谢,才睡了没一会儿……
  不过我此时睡意全无,呆呆地盯着窗外。若有若无的蝉鸣断断续续地传进房间里,此刻,我无比真实地意识到,我真的回不去了。
  成堆的卷子来不及做错题分析,培训机构那张卡里的钱也没用完,甚至严厉的爸妈答应毕业带我去旅游也没等到。
  哎,突然悲伤就逆流成河。
  房门突然被咚咚咚敲了叁声,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只转过头呆呆地望着门。
  直到房门被打开,我才眨了眨眼回了神。
  “我靠,你吓死我了!”夏逸阳大喊道,“你乌漆嘛黑坐那干嘛啊!”
  ……怎么床上有两个人,原来是我裂开了。
  我吸了吸鼻子,带着浓重的鼻音对他说,“你来干嘛。”
  “切,还不是某人长那么大了做噩梦给妈妈打电话,害的我妈连夜夺命似的call我,把我喊醒了来……来看看你。”夏逸阳心里默念,哄人睡觉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他妈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要你管!”我噘了噘嘴。
  我刚说完,夏逸阳就走了。
  啊?这就走了?确认完我还活着,好给他妈妈打电话反馈吗……
  我无语地躺下闭上了眼。
  半梦半醒间,一个软软的东西塞进了我的嘴,带着温热、甜腻的液体。
  “唔……”我眯开眼,夏逸阳的脸近在咫尺。
  “嗯!”我用力地推搡他。
  这人怎么又回来了?还偷偷亲我?没事儿吧?他没事儿吧?
  夏逸阳退开一点,盯着我说,“还以为你睡不着,给大小姐去热了牛奶。没想到你倒是睡得挺快啊!”
  我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哭累了不行啊?”
  “不行,我都热完了,你必须喝掉!”他抬起下巴看着我。
  “我要睡觉!你自己喝了吧要不?”我打着商量。
  他不开心地看着我,看得我都愧疚了,刚想退一步的时候,他发话了,“行啊。”
  夏逸阳还……挺好商量的嘛。
  我刚想对他温柔一笑,这家伙居然掀开被子,扯下我的吊带睡裙,将半杯牛奶洒我胸前。
  一整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我都来不及反应。
  “你到底想干嘛?”我压低了声音,气愤地问他。
  “想报仇。”他话音刚落,便一只手将我双手扣住压在我头顶,另一只手将睡裙挑的更开。
  雪白的两个小馒头突然暴露在空气里,惊得抖了抖。
  夏逸阳第一次看见女生的雪ru,耳尖早就红透了。
  他微微低头,伸出舌尖舔舐胸口的奶渍。
  觉察到他的动作,我往后缩了缩。他却直接将闲着的手附在我左边的nai子上,无师自通地揉弄。
  我情不自禁地呻吟出声。叮咛了两声后,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我想用手捂住嘴,但是手已经被他束缚住了。我只能咬住嘴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
  “你喊吧,我喜欢听。”夏逸阳从我胸前抬起头,眼睛湿漉漉地看着我。
  我哪受得了着阵势,干脆别过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