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微h
作者:想想不出      更新:2022-05-14 03:27      字数:2454
  小说里夏逸阳是红色背景,高中起就就读特殊军校。年纪大概比女主小一岁,遇到女主前是个混世小祖宗,遇到女主后纯纯乖巧年下。
  只不过,是我未婚夫这段是什么隐藏剧情吗?我哭。
  “啊,什么未婚夫啊?”我佯装害羞地朝爸爸娇嗔道。
  “从小就定的呀,这会儿害羞上了?”爸爸叹了口气,“哎,长大咯!”
  妈妈帮我说话,“俩孩子都多久没见面了!不过最近阳阳学校批假,可以在家里呆好几天,你俩可以趁机多玩玩哦~”说罢朝我暧昧一笑。
  我:谢谢啊,我不想。
  “妈妈,我突然想起来快到期中考了,今晚我就不去了。您忘记了,我上次考太差了!我得抓紧复习!”我坚定地望着她,语气诚恳且认真。
  “啊,爸爸觉得挺不错的呀?”爸爸开口道。
  “对呀对呀,况且成绩起伏很正常的呀!”妈妈附和道。
  我突然鼻头一酸,忍不住眼泪打转。现实生活里,我曾经无比渴望听到这些话,不过却在一张张卷子和一句句嘱托中变得麻木。
  “哎呀哎呀,囡囡别哭,爸妈都依你!”爸爸见不得我的眼泪,急忙道。
  “谢谢爸爸妈妈,但今天作业真的有点多。”我破涕为笑。拜托了!能甩掉一点剧情是一点了。
  “好好,那你一会自己找点吃的,冰箱里有你爱吃的小蛋糕。”妈妈慈爱地说。
  “嗯嗯,你们快去吧!”
  好不容易送走了父母。我踩着拖鞋奔向了冰箱,看着满满一冰箱的甜食,我咧开了嘴。幸福来得就是那么突然~
  晚上十点,紧赶慢赶终于写完了作业。我正美滋滋地换了睡裙打算去大浴缸里泡个澡,房门突然被敲了敲。
  爸妈回来了?我光着脚去开门,“怎么……啦?”
  我愣了,你谁啊帅哥?一个染了黄发的高挑男生倚着门盯着我,耳钉反射走廊的灯光显得无比夺目。
  “哼。”见我看呆了,他目露嫌弃地开口,“安贝是吧?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丑。收拾一下跟我走。”
  ?丑*********美貌是恶毒千金的标配好吧!
  我心生一计,故意撩了下耳边的碎发,露出精致的锁骨。
  凑近他问道,“丑吗?”
  睡裙随着我的动作紧紧贴在胸前。
  夏逸阳的角度正好能看见半露的雪白和那两点。
  他红着脸嗫嚅半天不出声。
  我面无表情地一把关上了门,继续干我的事。
  夏逸阳:??
  过了一会,我水都放好了,准备脱衣服了,门又响了。
  我哒哒哒跑去开门,“干!……嘛呀,妈妈。”
  真险啊,人生就是不断地切换人设,呜呜。
  “安贝,不要闹脾气。”妈妈语重心长地说,“怎么给阳阳脸色看?”
  我:?拜托!!臭不要脸的,倒打一耙是吧?
  “啊,他是夏逸阳啊?我没认出来,我以为哪个色狼呢。”我一脸自然。
  妈妈叹了口气,“快收拾吧,夏叔叔在楼下等着呢。”
  “我收拾啥啊,怎么了,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吗?”我一脸疑惑,顺便不忘撒娇卖个惨。
  “阳阳没说啊?”妈妈奇怪道,“爸爸妈妈和阳阳爸妈出去旅游,你和阳阳一块儿有个照应。顺便嘛……培养培养感情~”
  我:……
  这就是不想走剧情的下场吗?这简直比和夏逸阳吃饭还要心惊动魄,难道未来几天我都要天天学校走剧情,放学了还得走剧情吗,呜呜。
  我试探着商量,“可是……我害羞。”
  “将来都要结婚生宝宝,早点适应吧宝贝~”妈妈捏了捏我的脸。
  我不得不惊叹,不愧是玛丽苏文,这搁现实父母恨不得捂紧了女儿。
  我认命地收拾了一下,跟着妈妈下了楼。
  一见到我下来,夏叔叔便站了起来,“安贝收拾好啦?时间不早了,那我们先走了。”
  这么赶?我还没撒娇向替我乱做主的爸妈讨点好处呢!
  我只好委委屈屈地拖着行李箱,一步叁回头地走了。
  听到我上车的动静,坐在副驾驶的夏逸阳狠狠地哼了一声。夏叔叔在后面帮我放行李,自然没听到。我只好尴尬地开口,“嗨?”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算了,讨厌我最好,剧情都省了。
  ------------
  到了夏家后,阿姨早就将客房打扫了出来,居然还是在夏逸阳卧室旁边的!
  我心真的很累了今天,匆匆和他们道了晚安后便打算去洗漱。
  但是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和夏逸阳房间的浴室是共通的!
  我刚走进去便看见全裸的夏逸阳在淋浴。
  “啊啊啊!”我下意识捂眼睛,“你怎么不穿衣服啊!”
  “谁洗澡穿衣服啊?”他反问,“你是不是想进来耍流氓?”
  我张了张嘴,刚想反驳,但现在的形势好像是我得了便宜。
  “是又怎样?”我给自己壮了壮胆,“姐姐见过的男人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我闭着眼扬了扬下巴。
  下一秒我就后悔了。
  夏逸阳关了淋浴头,径直朝我走来,“是吗?那姐姐怎么不睁眼呢?”
  “我先走了,洗好了喊我,我也要洗澡。”我直接转身打算走了。
  没想到他拽回了我,硬生生扒开我的眼皮。
  首先,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往下看的。
  少年粉嫩的yin茎就这么大咧咧地暴露在空气了,觉察到我的视线,隐隐有抬头之势。
  “怎么样姐姐?”他靠在我耳边,“要不要试试?”
  怎么?小屁孩还想偷尝禁果了?
  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少年被我羞辱得气红了脸。
  “谁说是偷尝了!我,我肯定不是第一次了!”他不自然地别过头,“而且你不是要嫁给我吗!你难道在欲擒故纵?”
  很好,我也被气笑了。
  我掰过他的下巴与他对视。
  “谁说要嫁给你?”我冷笑,“不过今天教教你怎么做人还是可以的。”
  我推搡着他退到浴缸处,将水放满后逼着他坐了进去。
  “你要干嘛?用冷水教我做人?”他不满地瘪瘪嘴。
  “待会好让你消火啊~”我语气轻佻。
  我站在浴缸边,伸出一只脚进了池水里。
  冰凉的水让我下意识缩了缩脚趾。
  我轻轻地踩着他下身。夏逸阳轻哼了一声,似是自己听了别扭,偷偷转过了头不看我。
  我不太娴熟地乱碰一通,毫无章法。
  夏逸阳的反应也止于此。
  刚夸下海口,现在这样倒是让我有点打脸。
  我干脆也坐了进去,慢慢爬到他身上。一手握住硬的发烫的小逸阳,一手从他唇上慢慢滑到下巴、喉结……最后在小腹上面打转。
  夏逸阳哑着嗓道,“你……你动动……”
  我如梦初醒般地红了脸,猛地从水中站起身,二话不说冲出了浴室逃走了。
  夏逸阳:“草!”
  夏逸阳:学会做人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