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你要我以身相许吗?
作者:我若无情      更新:2022-05-14 03:26      字数:2119
  胡秀兰这也才意识到自己透露了信息。
  “是不是他告诉您关于申逸的事?他还在您面前中伤申逸?污蔑诋毁申逸?呵呵,原来是他,我就奇怪嘛,竟然是他,这个王八蛋,人渣!”若说刚才杨以薰只是因为讨厌这个人而趁机发泄一下,那么此刻,她绝对是发自内心恨死了张少离,只想狠狠地揍张少离一顿,揍到他残废!
  胡秀兰一个劲地安抚道,“没有,你误会了,他没有对妈妈说不该说的话。”
  “妈,您不要骗我!我都知道的,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我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就算这个世界所有男人都死光,我也不会嫁给他的,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我要是嫁了才是这辈子的不幸和悲哀呢!”
  “薰薰……”
  “妈,申逸真的很好,我相信我没看错人,我认定了他,这辈子我只会和他在一起,如果我们真的分了,那么,我不会再找男人,不会再相信爱情!所以,请您也做好心理准备,请您支持我,包容我,也接纳他!”
  母女两人各抒己见,这件事就这样僵着,暂时没有平和的结果。
  胡秀兰终究没法接受申逸,苦苦寻思着如何劝服女儿,杨以薰也无比心烦,然而更让她晴天霹雳的是,这个节骨眼上,申逸竟然出事了!
  有人举报申逸之前拍的那部戏,涉及洗钱!
  洗钱啊,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罪行。
  网络上已传得沸沸扬扬,胡秀兰也知道了,更加排斥申逸,而且,也让她觉得自己的顾虑和看法是对的,于是再次跟杨以薰说这个男人不能要。
  杨以薰自然不会听,她不相信申逸会做犯法的事,准备去找申逸问清楚。
  胡秀兰急忙拉住她,“不要去,妈不许你去,他现在犯下滔天大罪,你去找他是想让人怀疑到你身上来,让人把你也抓起来吗?所以,你绝对不能去,妈求求你,不要去。”
  “妈,我相信肯定有什么误会,他不是这样的人,我要去弄清楚情况,而且,我要去帮他。”
  “你帮他?他是一个罪犯,你怎么帮?你不可以帮,应该让他接受法律制裁!”
  可惜杨以薰心意已决,她不惜向母亲跪下,胡秀兰悲伤无奈,最终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去。
  这个时候,申逸已被团队保护起来,根本不会见任何人,但杨以薰始终不同的,申逸知道她担心,便也让人安排她过来,见到她焦急的样子,申逸心疼不已,“傻瓜,你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找我,我若是出什么事,你也会被牵连的。”
  听到这句话,杨以薰心头那份慌乱和忐忑,瞬间消失。
  在危急时刻,他还想到这样的顾虑,这样的男人若不值得她托付,还有谁有资格被她爱的!
  而接下来,她也得以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投资那部戏的人确实涉及洗钱,但事先申逸并不知道,他只以为像其他正常合作一样,根本没想到会涉及违法。还有,根据他们目前的猜测和调查,是他一个经纪人,私下和对方合谋洗了这笔钱。
  但关键是,那个经纪人失踪跑路了,且就算找到经纪人,也未必能证明申逸就没有罪。
  “你别担心,不管事情进展得怎么样,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你一起面对。”杨以薰挽住申逸,道。
  申逸摸着她的脸,深情款款道,“以薰,你真是个傻丫头!好,如果我能安然度过这个难关,我们结婚吧,这辈子,我只爱你,一定不会辜负你!”
  “好,我也爱你一生一世!”
  在这个风暴之际,因为心中爱意,温暖和安定了彼此的心。
  接下来,申逸通过各种关系去为自己夺回清白,可这件事谈何容易,顾书瑶知道也为此担心不已,立刻找凌司辰帮忙。
  “你相信他没犯罪?以薰正在恋爱中,脑子未必很清醒。”凌司辰的意思就是,担心以薰耳根软,被那个申逸骗了。
  “不会的,我相信以薰,而且也相信申逸,他虽然混在那个圈子,但绝对是个正派的人,他也不差这笔钱对不对?”
  申逸当红明星,确实不差这笔钱,少接一部戏没什么影响,但问题是,有时候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万一事情轮不到他选择呢?
  其实,每个圈子的某些规则都差不多,都有无奈的时候,凌司辰混迹商界多年,早就清楚这些,因此,他始终对申逸持有怀疑态度。
  可大家都没想到,这个关键时刻,张少离竟然出面帮忙。
  “你确定要帮?先别说他是不是清白的,他遇到这样的事,恰好给你一个机会,一旦他没事了,你就彻底没机会了呢。”潘亦得知张少离的想法后,半认真半玩笑地提醒。
  “我听我老婆说申逸对杨以薰许诺等这件事结束后会娶杨以薰。”凌司辰也告知一个小秘密,心里始终想着自己的兄弟。
  “呵,那你绝对不能帮,除非你打算放弃这段感情,不过想想也好,你都追了她那么久,一直打动不了她,现在帮她一把,指不定还能给她记忆里留下一个美好,算了,那就帮吧,正好来个了断,否则我看着你追她那么辛苦,也脑壳疼。”
  张少离俊颜一副深沉,来回看着好兄弟,最后,还是决定帮。
  凌司辰和潘亦只好支持他。
  经过多方努力,终于洗脱了申逸的罪名。
  当杨以薰得知是张少离出面帮忙,而且为这件事可谓到处奔波操碎了心,当即百感交集,震得久久没法说话。
  当然,她不会高风亮节地说什么宁可不要他的帮忙,现在申逸化险为夷,她打心里高兴和庆幸,也打心里感激所有帮过忙的人,无论这人是谁。
  “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他能在这种危难时刻不趁火打劫,而是选择帮你们,说明这个男人的品质还是不错的,看来我们之前对他过于偏见。”顾书瑶看着杨以薰满面复杂的神色,说道。
  “你是要我以身相许吗?”杨以薰回神,忽然也冷不防地道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