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28、大结局
作者:长安喵宝      更新:2022-05-06 23:31      字数:2851
  江岚听到江呦呦的消息后,当场昏了过去,醒来后已经过了一天。
  一夜,江岚的鬓角染上了白,
  陆鸣和江岚相互瞧着,
  都发觉彼此苍老了许多。
  “她……”
  江岚语不成调,已是泪眼朦胧。
  陆鸣打开了那个信封,里面有两页,一封是给江岚的。
  他又将印着江呦呦信息的纸张递给了江岚。
  哑着嗓子问道:“呦呦以前是叫这个名字?”
  江岚的手摩梭着江呦呦冰冷的平面照片,缓缓点点头:“这是她爸爸起的,后来,出了事我们去了榆城,有一天,她自己嚷嚷着要改名字。”
  江岚抹了一把泪,继续说:“我的疏忽让她遭了罪,我哪儿能不依她,便带着她去改了。”
  “呦呦……”
  陆鸣缓缓吐出这两个字,嘴唇开始颤抖。
  他闭上眼睛,极力遏制住眼泪。
  原来不是巧合……
  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的巧合呢,
  只不过,
  是一个人拼命向另一个奔赴的结果罢了。
  可他,
  直到她离去才晓得。
  “呦呦是为了查陆严远而牺牲的,不过几天,我们恐怕都要被查,江阿姨您,早早做打算吧。”
  江岚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
  陆鸣苦笑一声,方覃告诉他的时候,辉运已经被控制了。
  包括陆严远。
  他一直忙于寻找江呦呦,竟没有关注。
  在陆鸣的帮助下,江岚很快收拾好了东西,去往江岚本给江呦呦准备的房子。
  他给江岚留下了一大笔资产。
  “本来是给呦呦的股份,她转给了我,这些虽然抵不上但起码能保您衣食无忧。”
  江岚推拒再叁,陆鸣意志坚决,她收下了。
  “我会常来看您的。”
  陆鸣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他也要接受调查,
  和陆严远并不在一起。
  漫长的调查之后,陆鸣终于解禁了。
  无论是陆严远的手笔,还是江呦呦的苦心。
  合生文娱确实干干净净。
  陆鸣在江呦呦的别墅里找到了她的股份转让书,还有一些很有年代感的小玩具。
  那是陆鸣初中的时候,学校组织的献爱心帮扶活动。
  寄出这些东西的时候,他心里并没有什么真实的帮助或是奉献的体会。
  但是他却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回报”。
  他并不想要的“回报”。
  一并找到的,还有一个电子录音。
  陆鸣带着这个录音去看望已被羁押的陆严远。
  铁罪如山,他被判刑只是迟早的事,但陆严远还是拒不认罪。
  警署厅里,隔着栏杆的陆严远明显憔悴了许多。
  皱纹爬满了他的眼角,但他仿佛还吊着一口气,
  对着陆鸣笑了一下。
  “没想到,你我父子二人引狼入室。”
  陆鸣沉着脸反驳道:“您不过是为了拿捏江呦呦的生父,又刚愎自用。”
  陆严远竟是呵呵笑了两声。
  “陆鸣,你还年轻,不懂我,合生干净留给你是我为父的责任。”
  对陆严远,陆鸣的情感很复杂,但没有像现在这样反感。
  他没有任何悔意,只有冷冰冰的私利。
  那些由于他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那些由于他失去性命,尸首无存的人们,
  并没有激起他任何的同情心。
  假若能激起,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
  “我不是为了和您吵架的,这个录音,您听听吧。”
  这是江呦呦做的最后一个计。
  由陆鸣带着赵付蓉生前最后的话去找陆严远,
  以期他能主动认罪。
  陆严远被盯上很早了,赵付蓉在车上还打了个一个电话,行车记录仪的声音在陆严远动手前提前被拿走了,只留下画面。
  经由陆严远的操作,又只剩下沉默的后半段和爆炸声。
  “王余,你以为自己只是走私稀土的棋子吗?”
  “呜……”
  “假如我没有发现你在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我还沉浸在泡沫中。”
  “陆严远,你在贩毒前……想过我吗?没有,那你想过阿鸣吗?”
  ……
  “砰!”
  微弱的哭声,一声巨响,和叁句话。
  是赵付蓉留在这世上的最后声音。
  陆严远的脸色全白了,他的嘴唇和牙齿一起抖动,
  脸上的表情逐渐扭曲、痛苦。
  陆鸣嘲讽地笑了笑:“看来你真的不知道。”
  “她什么都知道,还想为你善后……”
  “你对得起她吗?将她作为棋子。”
  栏杆里的男人似乎呜咽了一声。
  “我……我替她报仇了。”
  陆鸣咬了咬后槽牙,压住怒火,恨恨说道:“如果你不犯罪,如果你不利欲熏心,如果你真的爱她,怎么会把她也拉上你的罪恶之船,当然,也用不着你给她报什么仇。”
  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瞬间苍老的陆严远。
  轻蔑道:“你若心中有愧,就悔改吧。”
  这是父子俩最后一次见面。
  不久,陆严远主动认罪,一年后他的刑期判决下来,他在狱中猝死。
  只不过那时,陆鸣还在寻找江呦呦。
  未曾见到,只是赶回去安葬了他。
  走出警署厅的陆鸣坐在车上打开了钱包。
  钱包里有一张崭新的照片,但是照片里的他们还青春飞扬。
  那是18岁的江呦呦,
  确定恋爱关系不久后的一晚,她坐在自己腿上,自拍的一张。
  只有陆鸣的后脑勺,但江呦呦明媚的脸庞。
  年轻、蓬勃。
  当时,她还不肯给他看。
  陆鸣找到了她的社交帐号,
  那是她的小树洞。
  她曾经经历的痛苦、犹豫全都在里面,
  还有对他的满腔爱意。
  他不相信,也不愿相亲,
  找不到尸体的江呦呦,也许还活着。
  半个月后,江岚见到了陆鸣,他请了一位保姆过来照顾她。
  “我打算去找她,她的尸体一直没被找到,我觉得她还活着。”
  “我听说陆家……”江岚欲言又止。
  陆鸣点点头:“陆家倒了,财产全都没收了,对了,我把合生也卖掉了,我得告诉您。“
  “呦呦的股份我擅自做了决定,和我的一起变卖为现金,一部分我捐了款,一部分留给您,剩下的,我想用来找她。”
  江岚红着眼眶,拉住了陆鸣的手:“本来也都是你的,若是找不到呢?”
  陆鸣哀伤地看着江岚。
  她是最悲痛的人,一生坎坷,到后来还要面对青春年华女儿的死亡。
  “我会带来好消息的。”
  在西南边陲,陆鸣待了整整两年。
  他的脚步深入到了每个山坳河流,运气不好的时候,夜晚在深山的陆鸣被毒蛇所咬,万幸早起采药的药农发现了他,才保住了一条命。
  他过着最简朴的生活,因为不知道自己要找几年。
  1年、2年,10年还是20年,
  他打算就这么找下去。
  循着她最后失踪的地方。
  泄过气吗?
  当然……
  无数次听闻哪里可能有漂亮的陌生女孩出现,他都会去找。
  万一是江呦呦呢?
  甚至为此解救了不少被贩卖的少女,
  但没有一个是江呦呦。
  每当那时,绝望总是最大的。
  可是江呦呦呢?
  那时候的她何尝不是如此,
  她还要冒着生命危险,还要承受着恋人的不解。
  寻找江呦呦的过程,
  也是陆鸣重新体会江呦呦经历的过程,
  难受、痛苦。
  但为了爱,
  什么都可以撑下去。
  陆鸣的运气一直很好。
  他坚信江呦呦还活着,
  她果然还活着。
  远离最近小镇100公里的深山小苗寨里,陆鸣找到了江呦呦。
  她穿着粗糙的苗族服饰,坐在老房子前笨拙地制作着银器,
  做的东西实在不算好看。
  她抬起头,迷茫地看着陆鸣,圆润的脸蛋粉霞腮雪。
  不记得他了。
  没关系,
  他还记得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锵锵,大结局辣!
  呦呦会恢复记忆的,也不是那么狗血,就是大脑有淤血需要时间和刺激,正常恢复的。
  番外给大家一些小甜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