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要命!
作者:一颗小豌豆呀      更新:2022-01-15 04:20      字数:2367
  “你有心了!”
  太后笑容满面,看着玉佩满眼皆是欢喜。
  她突然侧头看向顾清歌:“清歌,你帮哀家把这玉坠戴上吧?”
  顾清歌闻声微愣,乖巧的答应下来,她接过礼盒,小心的取出凉衾暖玉,绕到了太后的身子后方,动作轻柔的将玉坠挂了上去。
  楚蘅就在一旁看着,今日的他身上喜意无半分伪装,此刻的眼神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
  这一幕落在他人眼中,很快就引起了误会。
  莫非清歌郡主这般受到太后喜欢,是因为蘅王……
  一时间,众人的眼神都变得微妙起来,尤其是各位官家小姐,不少人都希望能够嫁进蘅王府,如今突然杀出一个程咬金来,换做谁都无法欢喜。
  “大哥,我怎么觉得这一幕这么刺眼呢?”
  顾延昔凑到顾今朝耳旁,小声的吐槽道,说着还不忘多打量楚蘅两眼。
  “不可胡言。”
  顾今朝微蹙眉头,制止了他还想张嘴的想法:“这里不比家里。”
  帝王面前,稍不注意都会牵连家人,可不能让他这个二弟闹事。
  “我知道,我又不傻……”
  顾延昔撇着嘴,喃喃的小声回道。
  他当然知道这里不容放肆,可他不是贴着大哥耳朵说的悄悄话吗?
  旁人根本听不到。
  顾今朝也不多言,用眼神威胁了他一番,见他彻底消停了才放下了心。
  他抬眼望去,顾清歌已经戴好了玉坠坐了下来,而楚蘅则被太后叫着坐到了另一边,两人一左一右在她身边坐下了。
  嗯……确实有些刺眼。
  不止顾今朝如此认为,一直寡言少语的顾子蹊同样觉得不太舒服,尤其是太后那过度关心的眼神,总是让他心里不踏实。
  这次召他们回京,莫非是因为太后打起了清歌的主意?
  这可不行!
  这段插曲很快过去,在楚蘅之后,几位皇子也跟着捧着贺礼送到了太后跟前儿。
  几人的贺礼都是精心准备,一件比一件珍贵。
  太后见到他们的用心,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一收了起来。
  今天的几位皇子也难得消停,虽然暗藏机锋,却没在众人面前表现出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楚皇重孝道,谁要是毁了太后的兴致,过几日就该倒霉了。
  几位皇子公主送了礼,紧接着便是朝中重臣,当今太傅谢晋。
  在他身边跟着一位气质文雅的青衣少女,举手投足间皆是浓郁的书卷气,正是京中有名的第一才女,谢长宁。
  谢晋不仅是帝师,同样也是楚蘅的恩师,又因谢长宁一直跟着谢晋读书习字,两人便成了一起长大的师兄妹。
  “长宁过来,哀家可是好些日子没见着你了。”
  太后很喜欢娴静乖巧的谢长宁,笑着冲她招了招手。
  谢长宁扬起笑容,捧着礼盒恭敬的走了过去。
  “太后,长宁也没拿得出手的贺礼,只能抄写了几份佛经,祈愿太后福寿安康。”
  父亲已经备了厚礼,她若是再送贵重的东西反而不美,倒不如送一份在寺庙中供奉过的佛经。
  “好,哀家甚是欢喜!”
  太后拿着佛经满口称赞,拉着她说了几句话才让她下去。
  顾清歌一直坐在旁边,眼里已经有了些倦意,平日里这个时候,她都在午休了。
  现在的她却只能坐在这里眼巴巴的看着,各种名贵的东西却没一件是她的……
  真惨。
  楚蘅在另一侧也一直维持着得体的微笑,只是他早已经习惯这种场合,并无半分不适。
  他不经意的往这边瞥了一眼,注意到了顾清歌的不适,眸光微闪。
  莫非是身体不适?
  思忖片刻,他向身后的贴身仆从叮嘱几句,可是等仆从离开后,心里又生出一分悔意。
  若是她又误会了可如何是好?
  仆从并没有给他后悔的机会,很快就去拿来一件黑色披风,恭敬的递给了青衣。
  青衣并没有第一时间接过,反而看向了顾清歌。
  那是一件纯黑色的披风,其中不见半分杂质,一看便价值不菲。
  不要白不要。
  顾清歌给了她一个眼神,然后才看向一旁的楚蘅,冲他客气的笑了笑。
  尤其是当感受到披风完美的材质时,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楚蘅客套的回应了一番,随即看向了前方送礼的众人。
  此时已经轮到了左相颜安,他子嗣单薄,这么些年也只得了三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还早早的夭折了,只剩下了颜瑾瑜和颜汐月两人。
  他有一腔雄心壮志,遂将希望都放到了颜瑾瑜身上,苦心栽培,一心只希望她能成为将来大楚的皇后。
  而那个普通的庶女,他只是好好的养在府里,并未对她有半分看重,唯一的价值便是她的婚事,或许能拉拢一些势力。
  如今她年岁也不小了,也是到了该利用的时候了,颜安这才将她带了来。
  第一次面见天颜,颜汐月显得有几分紧张,一直埋着头紧跟在颜瑾瑜身侧。
  相比起来,颜瑾瑜就显得得体大方,送出去的绣图也得到了太后的夸赞。
  “汐月,你准备的贺礼呢。”
  眼见小女儿还一直低着头,颜安小声的催促了一声。
  颜汐月这才缓缓抬起头来,捧起了手里的礼盒,拘谨的道:“小女颜汐月,恭贺太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颜汐月?
  原本百无聊赖的顾清歌乍然听到这个名字,猛的来了精神,眼睛里也有了光亮。
  往台下看去,一位穿着粉白色纱裙的姑娘正捧着贺礼,发顶插着几支简单又不失灵动的蝴蝶发簪,越发显得她灵气逼人。
  在她身边,是一位身上仿佛发着光的少女,浅蓝色金素纱衣里是一件白色长裙,两者叠在一起就仿佛海边天水交界处的美景。
  再看她皮肤细腻,五官精致,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神里满是笑意,只看一眼就挪不开眼。
  明明身后满是美景,顾清歌眼里却只独独容纳下了她一人。
  美人!!!!!!
  顾清歌整个人都兴奋了,懒洋洋的身子瞬间坐直,一双眼亮晶晶的盯着颜瑾瑜,一眨也不眨,就连一旁的颜汐月也忘到了脑后。
  颜瑾瑜本来也在偷偷打量顾清歌,见她看了过来,腼腆的抿唇一笑。
  顾清歌立即眼神一震。
  要命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