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意想不到的危险
作者:听风织雨      更新:2022-01-15 04:19      字数:2294
  “昱哥,今天是元旦了。新年快乐!”安德鲁说着,坏笑道,“给你来一份新年礼物吧!”
  他话音未落,我的右手背上一凉,激得我想抽手躲开。当然,现实很骨感,我的手没动,只有食指,反射性地跳动了两下。
  安德鲁大笑起来,道:“你肯定想不到这是什么。这是冰凌。前天不是下了一场中雪吗,昨天下午就晴天了,房顶上的雪一直在化。今天早晨,我在房檐看到好几个冰凌,给你挑了一只最长的!”
  说着话,他又在我手背上冰了一记。我想象着他拿着长长的冰凌,两手都是融化的冰水,突然就很想喝水。
  自打从自己的身体里醒来,我的触觉、听觉、嗅觉逐渐恢复了,右手食指可以划手写屏,然后,就再没有其他进展。
  现在,我突然想喝水,这让我心里充满希望。或许,是我的味觉、和面部神经有起色了,那将是又一个功能恢复的大跨越。
  我弹动了两下手指。这是安德鲁跟我的约定,这个动作表示,我要手写屏。
  他还在唠叨自己的冰凌,倒也把手写屏塞到我手指下面。他说的是:“昨天,老韩大晚上地叫我去看,说房檐上可能要结冰凌。今天早晨……,等等,你写了什么?”
  我写的是一个“水”字。
  他顿了一下,说道:“昱哥,你写的是一个‘水’字吗?”
  我点了一下手指,又写了一个“口”字。
  他怪叫一声,问道:“昱哥,你是想喝水吗?那我得问问栗博士。”
  安德鲁按了呼叫铃,跟栗博士说了我要喝水,栗博士说等一下,他亲自来解决。现在,还没到栗博士帮我治疗的时间。
  安德鲁的脚步声进了里间。然后,两只猫懵懂的被吵醒的声音传来,安德鲁哑着嗓子哈哈地笑着,可以想象,他正用他的冰凌,搅合猫们的清梦。
  走廊里,传来杂乱的脚步声,栗博士在给同行者讲着什么。不知道是不是我异想天开,我总觉得自己的听力比较不一般了。
  我一直在大胆假设,难道是因为我在猫的身体里,呆了一段时间,自己的感觉发生了某种变异吗?
  几个人进门了,安德鲁的声音:“哟!都来啦?新年快乐啊!”
  几个声音都在回复他“新年快乐”,但很明显都心不在焉。我想,他们大概都把目光集中在我的身上。
  而我,也从杂乱的几声“新年快乐”里,听出了旭哥、岳林的声音。难道,小娜娜没一起来吗?
  人们聚拢在我床前,旭哥道:“岳林,这就是我弟弟,他正在努力地做复健,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岳林道:“我听杜娜说,他已经能够听见我们说话了,还能回应我们?”
  旭哥道:“对。你可以跟他打招呼,他知道你是谁。”
  这句话,明显就是给在场的其他人听的。安德鲁、老韩、栗博士几个人都不知道,我曾经披着猫皮,京津两地到处跑。
  岳林笑道:“嗨!昱久,你好!我很佩服你强大的生命力和意志。另外,你跟旭哥太像了,如果你站起来,我一定会把你们俩搞混。”
  有人把手写屏塞到我手指下面,我写字:nh。这是我发明的猫语,小研究儿都能看懂,我在说“你好”。
  岳林道:“啊,你好你好!你每天都在创造奇迹,真是了不起。”
  旭哥道:“别夸他了,他会骄傲。来,这边坐。你不知道,他也很贪玩,有时,气得我真想揍他。”
  “不会吧?”岳林笑道,“昱哥这种状态,怎么贪玩儿啊?他反正无法反驳你,我看你这就是欲加之罪,你也别太欺负人了。”
  “岳警官,”安德鲁终于找到空当,插话道,“我听说旭哥和昱哥的案子都是你破的,要不要这么能干啊,我都想跟你去当侦探了。”
  旭哥道:“他是我小姑姑的儿子,叫安德鲁。”
  “啊哈,我知道你!”岳林的语调难掩揶揄,他笑道,“小三子不就是你弄丢的么?”
  安德鲁没出声儿,我也不知道他是啥表情,倒是猫小三子“喵”地叫了一声。对,我可以分辨出小三子和小研究儿的叫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分辨的。
  栗博士这边已经在低声吩咐护工小李一些事。老韩的声音道:“栗博士,昱少爷想喝水,是不是说明,他很快就能自己吃东西了?”
  栗博士正撬开我的牙齿,不知在看什么。他的声音略闷,应该是戴着口罩的,他说:“老韩,他有想喝水的想法,应该是他头部的腺体恢复了部分功能。但是,他还没做过吞咽动作,这时候喂他喝水,显然是很危险的。”
  “栗博士,”一个相对陌生的声音道,“昱哥的腺体恢复功能,是不是意味着,他可能分泌唾液?但他又不会吞咽,是不是,这也是很危险的?”
  我想起这个声音是谁了,他是安德鲁的哥哥,叫乔治。他曾经跟旭哥说,他父亲(也就是我们的小姑父),调查到我并非二夫人亲生。那时候,他还只是巧妙地暗示。后来,老韩找到了确切的证据。
  “你的担心很有道理。”栗博士说,“我的老师提醒过我,他说昱少爷这种类型的病人的恢复期,会伴随着复杂的冲突,以及意想不到的危险。”
  几个人都静默了。是老韩最先打破沉默,他说:“栗博士,是不是需要我再找几个护工?让他们24小时地盯守?”
  “唔——”栗博士含糊地应了一声,很快又道,“老韩,如果有必要,我会调用一些设备。人,终究有力所不逮的时候。”
  经过一番常规治疗,栗博士和老韩等几个人离开了。套房里,只剩下旭哥和岳林,以及小三子和小研究儿。
  岳林笑道:“过来,小研究儿,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旭哥道:“这跟原来那只手机是同型号吗?”
  岳林道:“是同型号,并且,那幅锁屏图片,我也找到了。”
  旭哥道:“难得你有心。昱久给我发微信,说这只猫一直想要这个锁屏图片。”
  岳林笑道:“我费心帮它完成愿望,是希望它能帮我一个忙。”
  “噢?”旭哥道,“原来你今天不是来看昱久的,是来求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