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像唐伯虎的那几个兄弟
作者:听风织雨      更新:2022-01-12 02:36      字数:2102
  “江伯伯,今天由我掌勺吧?您在旁边看着,您看着,我心里才能踏实点儿。”
  “好啊!”江伯伯放下手里的东西,跟我对调了位置。
  客人还没来,要把一些需要提前过油焯水的食材处理好。这些最寻常的工序,只是看上去简单,如果想要保留更多营养成分,保证最佳的口感,呈现最漂亮的菜色汤色,火候自然是天大的事儿。
  江伯伯已经跟我念叨许多遍了,今天就没再说话,只是不错眼珠地盯着我做事。
  “老板,外面来了一位女客,带着一个小孩。老太太和老板娘正跟着说话呢!”阿明跑来报信,鬼灵精地给我递眼色。
  我赶紧说:“伯伯,您也看了我这么半天,火候和顺序都没错吧?放心吧,快去看看谁来了。”
  江伯伯穿戴着厨师的白衣白帽就出去了。我在心底暗笑。
  阿明去而复返,道:“娜姐,那位姐姐也太漂亮了!跟圈儿里的艺人有的一拼。她是谁呀?”
  我瞥他一眼,笑道:“快别提那些艺人了,你知道哪个是做的假脸?这位姐姐可是原装儿的,开眼去吧你!她是老板的儿媳妇儿。”
  由于还没客人,志清那边闲着,伸长了脖子往外看,不自禁地说:“做梦都梦不到。”
  阿明一巴掌撸在他的头顶,道:“头发洗干净了吗?再让我看见掉屑,就扒了你的皮!娜姐好说话,我可是眼里不揉沙子!被退货的话,别回头又跟我哭!”
  哟!这个阿明还管着志清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呀!
  担心他们有规矩不能说,我也不问他们的事。我只跟他们要求,让他们自然一点,小伙计就该有小伙计的样子,别露出自己是练家子的底细。
  我想他们小小年纪就能出师做事,一定是同伴中的佼佼者,过来端盘子洗碗的,或许会觉得委屈。
  但是,多少威名远播的大老板,都曾经有过微贱的时刻,如果小事都做不好,大事就轮不到名下了。
  这个道理我是懂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看待的。看上去倒还不错,做事很认真,眼神儿也伶俐。
  我想,旭哥根基尚浅,这些人手,怕都是老韩派出来的。老韩的风格,我多少了解一点,谨小慎微,不肯让别人揪住错儿处。
  周末的上客时间,会晚半个小时左右,这会儿,我做完了眼前的事儿,从玻璃窗看出去。
  大堂里,菊菊奶奶和江伯母都坐着,林老师站在中间,江伯伯摘了厨师的高帽子,追着小孙子跑。小家伙虎头虎脑地,就是身上没肉,比照片上还显瘦。
  上次去室内游乐场玩,我知道了小家伙的名字,叫江君,小名叫君君,四岁半。
  林老师说她跟江老师念研究生期间结婚,意外地有了这个孩子,担心导师不高兴,一直不敢说,就带着五个月的孕肚,去论文答辩。
  后来,她挺着大肚子去看望导师,老师和师母居然特别开心,还帮她介绍了现在的这份工作。
  林老师说,尽管自己的脾气不好,但是运气一直很好,一再地遇到贵人相助。
  我问她跟江老师怎么认识的,她笑道:“是他走了狗屎运!”
  我笑出来,她又来阻止我,恨不能直接来捂我的嘴。她窘道:“都怪他,气得我想了好些难听的话,来骂他,我以前根本不会骂人,现在倒好,张嘴就来。可是他就是不松口,无论怎么骂,也不答应离婚。”
  我笑道:“江老师才舍不得呢!”
  她也笑,看着小江君在设施上,跟别的小盆友聊天,她说:“好在君君没见过我骂人的样子,不然我后悔都没脸哭。”
  “君君真会长,净遗传你跟江老师的优点。”我由衷赞叹,“长的漂亮真的是上天的恩赐,在人群里总是最受瞩目最受宠爱的那一个。”
  “你这话也不全对,”林老师说,“我从小到大都没有男生喜欢。”
  我诧异地瞪大眼睛,道:“江老师不会是你的初恋吧?”
  她脸上泛红,嘴上却没有扭捏,她说:“他就是第一个说喜欢我的那个人。”
  我都蒙了,冲口而出,道:“从小到大,你周围的男生都是瞎的吗?”说出来了,我突然有了醒悟,“噢,我知道了,一定是他们都不敢说。你太漂亮了,学习成绩优秀,性格也骄傲,所有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你,见到你就自惭形秽了。”
  她大方地承认,道:“或许吧。所以,江伟盛说喜欢我的时候,我就想,至少他敢跟我说出来,就说明他是个有胆的。”
  我从心底佩服,笑道:“江老师这辈子哪怕就这一回有胆,我也佩服他一辈子!”
  林老师笑起来,道:“可不是,他就有胆了那一回。事后还跟我承认,自己喝了一杯白酒,才跑过来说的!”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江老师也有这么搞笑的一面。
  林老师眼里都是笑,说:“我是毕业两年后又考的研究生,所以比他大。但我们俩硕士是同一届毕业。那年研一刚入学,在津高校联合办了个中秋诗会,他在诗会上朗诵了自己写的诗。舞台上灯光布景氛围特别好,他穿着古装,摇着折扇,挺像唐伯虎那几个兄弟的。”
  我又忍不住笑,林老师幽默起来,也是没谁了。不说像唐伯虎,只说像唐伯虎的那几个兄弟。
  “后来,他穿着戏装就跑来找我,说那首长诗是写给我的,因为他喜欢我。”林老师的美目里闪烁着一点泪光,她笑道,“可是我都不知道他是谁。然后他才说,他是我师母的学生,在师母那里看到过我的照片。又从师母那里了解了我的所有情况。后来,师母也跟我承认,她是有意要撮合我们俩。”
  (本章完)